第909章 FOF

    趴在塌上正在休息的孙凯,瞅着推开门缓缓走进来的李炎。

    此时李炎脸上流露出些许失落的情绪,而孙凯和夏天宇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听孙凯笑着冲李炎念叨一句:“怎么去了这么久?不舒服是吗?”

    李炎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有点严重,今天确实不太舒服。那个……”

    “如果要是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吧。咱们这么近,想什么时候聚聚还不容易?”孙凯话音一落,李炎连忙点了点头嗯声说道:“今天确实不天舒服,改天一定好好招待一下二位。”

    “怎么能让你招待呢?当然是老哥哥我招待你了。”孙凯话音刚落。李炎用手指了指说道:“我已经结完账了……”

    一路客套着送走了孙凯和夏天宇的李炎,凝望着他们二人的背影,眉头皱了皱。

    微微翻了翻身的吴知霖,看着着毕佩琳轻声问道:“你感觉孙凯和夏天宇有问题?”

    “这还用说吗?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俩有问题。特别是那个夏天宇,一听咱们说起千禾味页,当时他脸都变颜变色的,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一样,我不信你看不出来。”毕佩琳冲着吴知霖问了一句。

    而就在这时候,李炎推门走了进来。

    “送走了?”吴知霖歪头看了眼走到自己身边的李炎,轻声问了一句。

    “嗯。”李炎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倒是毕佩琳,表情有些古怪的嘀咕道:“你那边问的怎么样?影子到底什么情况。有结果了吗?还有,你为什么突然拉我们来这种地方,你刚才是不是出去了?”、

    毕佩琳把自己脑海中一连串的问题瞬间如同连珠弩一样全都射向了李炎。

    “是的,我是出去了。我把他们拉到这里来……算是调虎离山吧。刚才我回去了一趟,找了昔日的同事帮忙查了一下。”李炎说完这话,吴知霖在旁边问了句:“有结果了吗?”

    李炎一点头,随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到了吴知霖的面前。

    这时候,李炎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一张照片,照片很不清楚,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翻拍的照片。但是就算是翻拍,到也清楚的显示出了内容。

    “夏凝云?女人?这个人是谁……她名下的账户做了大笔资金的买入,而且跟咱们的时间是吻合,只是数量不对啊!这些数量明显不够的……”毕佩琳嘀咕了一句之后,忽然一皱眉头紧接着问道:“难道她就是那个影子吗?”

    李炎瞅了几眼毕佩琳,看她拿着手机一边摆弄一边瞅着其中的信息自言自语的嘀咕时,苦笑着摇了摇头。

    她当看到最后的信息时,毕佩琳似乎心里已经确定了她就是那个在盘中和自己这边贴身肉搏的影子时,李炎忽然说道:“应该没那么简单,咱们看到的只是一个账户,抓住的也只是魔都证券这边的情况,仔细去找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资金。她全天的买入记录也只有这一把,而那个影子的资金可不仅仅是这一笔。”

    “难道说还有别的账户咱们没有发现,这也只是一个线索对吗?”毕佩琳想了想,沉声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点了点头说道:“只有最后拉升时跟进来的一笔,咱们发现的也只是这一笔。所以说,对方肯定不仅仅只有这一个账户。”

    “我突然想到而来一个问题。”吴知霖皱着眉头,突然冲李炎问了一句。

    “什么问题?”李炎歪头看了眼一副慵懒摸样趴在床榻上的吴知霖。

    …………………………

    趴在塌上正在休息的孙凯,瞅着推开门缓缓走进来的李炎。

    此时李炎脸上流露出些许失落的情绪,而孙凯和夏天宇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听孙凯笑着冲李炎念叨一句:“怎么去了这么久?不舒服是吗?”

    李炎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有点严重,今天确实不太舒服。那个……”

    “如果要是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吧。咱们这么近,想什么时候聚聚还不容易?”孙凯话音一落,李炎连忙点了点头嗯声说道:“今天确实不天舒服,改天一定好好招待一下二位。”

    “怎么能让你招待呢?当然是老哥哥我招待你了。”孙凯话音刚落。李炎用手指了指说道:“我已经结完账了……”

    一路客套着送走了孙凯和夏天宇的李炎,凝望着他们二人的背影,眉头皱了皱。

    微微翻了翻身的吴知霖,看着着毕佩琳轻声问道:“你感觉孙凯和夏天宇有问题?”

    “这还用说吗?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俩有问题。特别是那个夏天宇,一听咱们说起千禾味页,当时他脸都变颜变色的,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一样,我不信你看不出来。”毕佩琳冲着吴知霖问了一句。

    而就在这时候,李炎推门走了进来。

    “送走了?”吴知霖歪头看了眼走到自己身边的李炎,轻声问了一句。

    “嗯。”李炎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倒是毕佩琳,表情有些古怪的嘀咕道:“你那边问的怎么样?影子到底什么情况。有结果了吗?还有,你为什么突然拉我们来这种地方,你刚才是不是出去了?”、

    毕佩琳把自己脑海中一连串的问题瞬间如同连珠弩一样全都射向了李炎。

    “是的,我是出去了。我把他们拉到这里来……算是调虎离山吧。刚才我回去了一趟,找了昔日的同事帮忙查了一下。”李炎说完这话,吴知霖在旁边问了句:“有结果了吗?”

    李炎一点头,随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到了吴知霖的面前。

    这时候,李炎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一张照片,照片很不清楚,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翻拍的照片。但是就算是翻拍,到也清楚的显示出了内容。

    “夏凝云?女人?这个人是谁……她名下的账户做了大笔资金的买入,而且跟咱们的时间是吻合,只是数量不对啊!这些数量明显不够的……”毕佩琳嘀咕了一句之后,忽然一皱眉头紧接着问道:“难道她就是那个影子吗?”

    李炎瞅了几眼毕佩琳,看她拿着手机一边摆弄一边瞅着其中的信息自言自语的嘀咕时,苦笑着摇了摇头。

    她当看到最后的信息时,毕佩琳似乎心里已经确定了她就是那个在盘中和自己这边贴身肉搏的影子时,李炎忽然说道:“应该没那么简单,咱们看到的只是一个账户,抓住的也只是魔都证券这边的情况,仔细去找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资金。她全天的买入记录也只有这一把,而那个影子的资金可不仅仅是这一笔。”

    “难道说还有别的账户咱们没有发现,这也只是一个线索对吗?”毕佩琳想了想,沉声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点了点头说道:“只有最后拉升时跟进来的一笔,咱们发现的也只是这一笔。所以说,对方肯定不仅仅只有这一个账户。”

    “我突然想到而来一个问题。”吴知霖皱着眉头,突然冲李炎问了一句。

    “什么问题?”李炎歪头看了眼一副慵懒摸样趴在床榻上的吴知霖。

    趴在塌上正在休息的孙凯,瞅着推开门缓缓走进来的李炎。

    此时李炎脸上流露出些许失落的情绪,而孙凯和夏天宇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听孙凯笑着冲李炎念叨一句:“怎么去了这么久?不舒服是吗?”

    李炎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有点严重,今天确实不太舒服。那个……”

    “如果要是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吧。咱们这么近,想什么时候聚聚还不容易?”孙凯话音一落,李炎连忙点了点头嗯声说道:“今天确实不天舒服,改天一定好好招待一下二位。”

    “怎么能让你招待呢?当然是老哥哥我招待你了。”孙凯话音刚落。李炎用手指了指说道:“我已经结完账了……”

    一路客套着送走了孙凯和夏天宇的李炎,凝望着他们二人的背影,眉头皱了皱。

    微微翻了翻身的吴知霖,看着着毕佩琳轻声问道:“你感觉孙凯和夏天宇有问题?”

    “这还用说吗?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俩有问题。特别是那个夏天宇,一听咱们说起千禾味页,当时他脸都变颜变色的,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一样,我不信你看不出来。”毕佩琳冲着吴知霖问了一句。

    而就在这时候,李炎推门走了进来。

    “送走了?”吴知霖歪头看了眼走到自己身边的李炎,轻声问了一句。

    “嗯。”李炎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倒是毕佩琳,表情有些古怪的嘀咕道:“你那边问的怎么样?影子到底什么情况。有结果了吗?还有,你为什么突然拉我们来这种地方,你刚才是不是出去了?”、

    毕佩琳把自己脑海中一连串的问题瞬间如同连珠弩一样全都射向了李炎。

    “是的,我是出去了。我把他们拉到这里来……算是调虎离山吧。刚才我回去了一趟,找了昔日的同事帮忙查了一下。”李炎说完这话,吴知霖在旁边问了句:“有结果了吗?”

    李炎一点头,随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到了吴知霖的面前。

    这时候,李炎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一张照片,照片很不清楚,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翻拍的照片。但是就算是翻拍,到也清楚的显示出了内容。

    “夏凝云?女人?这个人是谁……她名下的账户做了大笔资金的买入,而且跟咱们的时间是吻合,只是数量不对啊!这些数量明显不够的……”毕佩琳嘀咕了一句之后,忽然一皱眉头紧接着问道:“难道她就是那个影子吗?”

    李炎瞅了几眼毕佩琳,看她拿着手机一边摆弄一边瞅着其中的信息自言自语的嘀咕时,苦笑着摇了摇头。

    她当看到最后的信息时,毕佩琳似乎心里已经确定了她就是那个在盘中和自己这边贴身肉搏的影子时,李炎忽然说道:“应该没那么简单,咱们看到的只是一个账户,抓住的也只是魔都证券这边的情况,仔细去找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资金。她全天的买入记录也只有这一把,而那个影子的资金可不仅仅是这一笔。”

    “难道说还有别的账户咱们没有发现,这也只是一个线索对吗?”毕佩琳想了想,沉声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点了点头说道:“只有最后拉升时跟进来的一笔,咱们发现的也只是这一笔。所以说,对方肯定不仅仅只有这一个账户。”

    “我突然想到而来一个问题。”吴知霖皱着眉头,突然冲李炎问了一句。

    “什么问题?”李炎歪头看了眼一副慵懒摸样趴在床榻上的吴知霖。

    的情况,仔细去找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资金。她全天的买入记录也只有这一把,而那个影子的资金可不仅仅是这一笔。”

    “难道说还有别的账户咱们没有发现,这也只是一个线索对吗?”毕佩琳想了想,沉声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点了点头说道:“只有最后拉升时跟进来的一笔,咱们发现的也只是这一笔。所以说,对方肯定不仅仅只有这一个账户。”

    “我突然想到而来一个问题。”吴知霖皱着眉头,突然冲李炎问了一句。

    “什么问题?”李炎歪头看了眼一副慵懒摸样趴在床榻上的吴知霖。

    的情况,仔细去找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资金。她全天的买入记录也只有这一把,而那个影子的资金可不仅仅是这一笔。”

    “难道说还有别的账户咱们没有发现,这也只是一个线索对吗?”毕佩琳想了想,沉声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点了点头说道:“只有最后拉升时跟进来的一笔,咱们发现的也只是这一笔。所以说,对方肯定不仅仅只有这一个账户。”

    “我突然想到而来一个问题。”吴知霖皱着眉头,突然冲李炎问了一句。

    “什么问题?”李炎歪头看了眼一副慵懒摸样趴在床榻上的吴知霖。

推荐阅读:赘婿 天地霸气诀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胜者为王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狂妃很傲娇 我的妹妹洛天依 抗日之浴血兵锋 食戟之田中秋 倾城仙途 美人肌 毒手遮天:废材逆天七小姐 未来少女 妻上瞒下,霸道老公滚远点! 我在爱情里等你 影帝的锦鲤女配 暗影骑士 武行千里 年少如他 画红妆 时空大掌柜 神秘黄金瞳 超级时空特警 位面任务奖励系统 清末文抄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