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不过,在莫安娴略施小计的刺激下,他还在这山谷外头还施了另一层阵法,那是融合了君莫问所授的精髓布下的迷离阵。【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这阵法的奇妙之处,自有李东海他们亲自体会领略。

    此刻,无论是被困在山谷里头的太子,还是被困在外一层阵法的李东海他们,谁都没有意识到,今天他们会在这里走入绝境,还会因为这两重阵法而做出自相残杀的事情来。

    “将军,”前去侦察情况的士兵很快回来了,“挟持殿下的人,应该是某一位皇子的势力。”

    “就卑职查看,双方势均力敌,所以才会一直相持不下。”

    李东海思考了一会,眼神一冷,狠了狠心,才道,“我们得想个办法给殿下送个讯息,让他找机会避开,我们一举进攻进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那士兵心头一凛,“将军的意思是,只营救太子,其他的”他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眼神却是询问的看着李东海。

    李东海眉头拧了拧,才沉声道,“成大事,必要时期不拘小节。”

    士兵的心凉了一截,这个不拘小节,那可是将自己人一起射杀掉啊。

    李东海默然看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召来其他副将一齐商量着强攻的办法。

    一会之后,大家就商量出办法来了。

    很快,按照李东海的命令一一部署下去。然而,站在隐蔽的山头对山谷里面被挟持的太子使了李家独特的旗语。

    当然,因为这个法子隐蔽,又要引起太子注意又不被他人发觉,自不可能一次就奏效。

    待到太子终于领会到外面李东海率人营救之后,自是分外积极的配合。

    李东海得到确切回信,心里便安定了。

    “大丈夫,成大事自然不拘小节。”低声感慨一句,李东海沉稳的面容狠戾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将强攻的命令传达下去,“进攻。”

    低沉的音符吐出,是号召死亡的号角吹响。

    他所带这支队伍,是精良中的精良,自然少不了强弩弓箭手。而此刻,他们占据地势高处,又对山谷形成合抱包围之势,完全就是瓮中捉鳖的优势。

    所以强攻的最好方式,就是用密集的箭雨将对手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一次剿杀干净。

    进攻的命令一开始,四周山峦密林深处便不约而同发出低压的嗡嗡箭雨声。

    因为突如其来,所以这进攻几乎从开始到结束都呈压倒性的胜利姿态。

    密集的箭雨伴随着山谷中声声回荡的惨叫声,被困谷中的人似乎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除了声声不绝的惨叫声外,李东海在高处观战,只望见一批又一批的尸首倒在箭雨下。

    虽然那些人里面,有不少是忠于太子的。但是此刻李东海心里一点也不觉得惋惜,能为太子尽忠,也算死得其所。

    只要太子还活着,一切就还有希望。

    而在这场压倒性的屠戮中,李东海的眼神与面容始终都维持着沉肃狠戾的模样,从头到尾一变不变。

    只可惜,此刻踌躇满志的李东海根本不知道,他们进攻的不过是幻象中的敌人而已。

    实际上,他们锋利的箭头,每一根都刺穿了同伴的身体,每一根刺进去都让同伴身上的血更快流光。

    “啊,太子殿下”

    一声悲愤哀恸的凄厉惨叫,终于穿破云宵直达李东海耳膜。

    蓦然听闻这声凄泣惨叫,李东海无端心神一凛,这才突然意识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为什么之前,他们一直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可惜,李东海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已经太迟了。随着刚才那声悲天恸地的惨叫声,李航所布的两重强大阵法终于破了。

    而他面前真正的情况也如实的呈现出来了。

    可是突然看清眼前一切,李东海反而彻底震住了。

    他甚至在想,如果这是个噩梦,他真宁愿自己永远也不要醒来。

    眼前一幕,太过令人震惊,以至稳重坚定如李东海,这会也被眼前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完全不会反应。

    “殿、下”短短两个字,却似花光了李东海身上所有力气一样,他骇然良久才颤抖的唤出这两字,可惜,山谷里头的太子再也不会回应他了。

    眼前,他口中的殿下已经万箭穿心倒在血泊里,至死,太子双眼仍旧大大的圆瞪着,真正的死不瞑目还死得糊涂。

    在李东海艰难发声之后,其余人也纷纷从眼前震惊的一幕回过神来,可是,这山谷里再没有一个活口。

    所有人,包括太子在内都已经全身被箭雨射杀身亡。而且,所有人面上的表情都是那么痛苦狰狞,以至他们将内心深深愤怒不甘全部展露面容之上。

    李东海与其他人,只看一眼,就被他们可怖的面容惊住了。

    但是,因为再没有一个活口,所以,李东海与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眼前究竟怎么回事。

    让人心跳都要停止的压抑沉默,如同空气一样在血猩弥漫的山谷里无声蔓延,这沉默更如同巨大浓重的阴影一样沉沉笼罩在他们心头。

    更令李东海想不到的是,他与手下努力制定计策要强攻山谷营救太子的时候。离这处山谷大概五十里远的地方,南陈最精锐的一支帝王护卫也被人困在了阵法里。

    他更想不到的是,就在他悲壮的发现自己无端误杀了太子,还没法从这沉重的打击中喘过气的时候,一阵急骤却又轻盈的声音迅速自远处掠近。

    那是被赫连诺设法引到这来“目睹”李东海射杀南陈储君的暗龙卫,那支最高级别的天字暗龙卫。

    短短五十里路,他们不过用了两刻钟便赶了过来。

    但是,这支最精锐的帝王护卫,即使迅速赶了过来,也不过来得及看见李东海一行呆若木鸡面如死灰难以置信的模样而已。

    “李将军,没想到竟然是你”平静而冷酷的声音就那么突兀的打破了山谷令人窒息的静寂,李东海心神一凛,霍然回头。却见一个清瘦的乌衣男人迎风站立在三丈开外,一双充满狠戾气息的眼睛鹰隼一般盯住他,神情却是平静而木然。

    那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李东海不认识暗龙卫首领,但是他看得出此刻这个乌衣男人身手不凡。

    因为双眼能散发出那样无形强大戾气的男人,他竟然完全无法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一丝杀气。

    他握剑的手缓缓收紧,防护的姿势面对暗龙卫首领,“请问阁下是谁”

    暗龙卫首领嘴角古怪的扯了扯,那平静而木然的脸没有分毫波动,只听得他忽地冷笑一声,一个手势劈落,随后冷酷吐字,“拿下。”

    若在战场上论行军打仗,这支最精锐的帝王护卫未必就是李东海所带来这的精锐军队对手。

    但是,若论在这山林腹地中单打独斗或其他,李东海的人马根本半分优势也发挥不出来。

    再加上眼前射杀了当朝太子的震憾一幕还深深刺激着他们,根本不用多久,他们就尝到了被人压倒性胜利辗压是什么滋味。

    将李东海一行拿下后,暗龙卫没有多作逗留,连同太子的尸首一同秘密带回京城了。

    陈帝收到太子被李东海射杀身亡的消息后,心里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杜海只是恍惚的看见他似乎晃了晃,再然后,一声沉沉叹息盘绕在御书房里。那叹息声,似是包含着悲痛、解脱、怅然又似乎还压抑着更不明确的情绪。

    叹息声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他将自己身躯大半隐在暗影里,平日挺拔的腰杆似是佝偻了不少,就是面容也似瞬间苍老许多。

    可这一切,因为隐在暗影里又看得不是那么真切,杜海眼底也划过恍惚迷离。

    太子在外被李东海率军射杀,这消息自然还是绝密的。

    陈帝似乎大受打击,大半天都窝在御书房里沉着脸一言不发。

    夜里的时候,过了子时才刚刚睡过去的陈帝却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一声接一声压抑低沉的咳嗽声,突兀地撕开了夜的平静,也惊了泰和殿一众守夜的宫人。

    有人踮着脚尖匆匆小跑到床榻跟前,小心翼翼跪在旁边给陈帝顺背,有人斟茶递水,又有人拿了帕子替他擦拭。

    然而,咳嗽声还是没有停止,只歇了那么一会又断断续续的继续咳了起来。

    也不知是咳第几次的时候,擦拭嘴角的洁白帕子突然多了一抹猩红。

    “呀”近身侍侯的是杜海,他接过帕子,虽然忧心震惊,却十分嘴严的后面的字吞了回去。

    待到陈帝咳得气顺一些,他才试探的问道,“陛下,奴才让人请御医过来”

    陈帝眸光沉沉瞟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御医来过之后,泰和殿依然没有平静下来。即使后面煎了药服下,这咳嗽声也一晚上断断续续不停。

    就在陈帝咳得吐血的夜里,钦天监因为心绪不宁,这晚一直没有睡,而是不时的仰望头顶苍穹夜观星象。

    谁知观着观着,忽地惊愕的喃喃自语起来,“紫薇星黯淡,东南方竟有妖芒夺舍之势这”

    这漫长又极不平静的夜,终于过去了,而折腾了一夜的陈帝也终于在天色渐明时分疲倦的睡过去。

    然而,这一夜的不平静,并没有因为天明就过去。

    翌日,辰时初,在宫中一向低调存在的文妃,忽然前往太皇太后的寝殿去。

    太皇太后高寿,但在宫中一向不理俗务,且平日不喜小辈前来打扰,又因为上了年纪记忆有时糊涂。所以平常,就是陈帝也极少去打扰这位老祖宗。

    可是,一向低调的文妃竟然毫无预兆的就去了,还是如此急匆匆的模样,就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反证了文妃行事高调。

    守在福安殿的宫人乍然看见文妃,确实被她的到来吓了一跳。

    “请给太皇太后通传一声,就说本宫有急事求见,”声音方一顿,文妃又突然改口,“对了,是跟玲珑郡主有关的急事。”

    听闻跟玲珑郡主有关,前去通传的宫女不敢怠慢了,皇宫中没有人不知道玲珑郡主是太皇太后的心肝宝贝。

    记忆有时糊涂有时清醒的太皇太后,原正在偏殿里打盹,她谁都可能记不起来,偏偏对玲珑郡主记得特别清陈从来就没有糊涂过的时候,一听这事,竟然立即睁开了昏沉的睡眼,“跟玲珑那小丫头有关那还等什么快将人请进来。”

    一会之后,文妃就到了太皇太后跟前,行了一礼后,她知道太皇太后精力有限,也不待太皇太后发问,更没心思东拉西扯客套没完。

    略一思索,便口齿清晰的直接坦言,“太皇太后,臣妾前些日子偶然得到一条狗,玲珑郡主看到了甚为喜爱;臣妾想着那小东西野性未驯,驯化好之前恐会伤到小郡主,便特意在宫中多留些时日,待驯去野性再给小郡主送去。”

    太皇太后眯了眯眼,疑惑道,“现在那条小狗不见了还是死了”

    她似是自语,才说完也不给文妃接口的机会,就又道,“这种小事,直接找沐天那小子不就行了。”

    服侍她的宫女都知道她的毛病,听闻这话也不见惊讶,只站在她身后一位嬷嬷轻声提醒,“太皇太后,陛下他日理万机。”

    太皇太后眯着眼睛想了一会,才恍惚的“哦”了一声。

    这才瞥了瞥文妃,“你今日找到这来,是因为那条小狗跑到了不该去的地方”

    文妃心头一凛,心道这老太后果然不是真的老糊涂。也幸好不是,今天这事才有把握能成。

    想到这里,文妃心里又紧了紧,面上却露着恭敬,“太皇太后你目光如炬,一下就看出问题所在。”

    在这后宫,需要动用到太皇太后身份出面的地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哪里。

    文妃虽然打着玲珑郡主的名头见到了这位老祖宗,但心里却没有十成把握真能说动这位老祖宗出面。

    毕竟,这位老祖宗久不问俗事。

    可是,今天这事又非请这位老祖宗出面不可。

    就在文妃心中正暗暗揣测担忧的时候,太皇太后已然递了手示意宫女将她扶起来。

    文妃掠见她的动作,眼神就是一亮,心中顿时似吃了定心丸一样安宁下来。

    “太皇太后,那条小狗野性未驯,怕是得多带几个人手才好方便擒住那小东西。”文妃在一旁恭敬垂首而立,但眼角一直留意着太皇太后的举动,见太皇太后只是随意的叫是那么几个宫人,立时就担忧的出声提醒了。

    抱歉,今天只能一更,明天应该能大结局了。

    太皇太后面色古怪的打量了她一会,似是发现什么,又似是突然间失去记忆的毛病又发作了。直看得文妃心里着急又发毛,她才挪开目光,随即却十分好脾气的对旁边一位嬷嬷笑眯眯吩咐道,“既然如此,就叫多几个人。”

推荐阅读:
  • 妙行天下之凤嬉龙随
  • 放开那个女神
  • 狂龙战神
  • 一战飞仙
  • 大领主养成系统
  • 我的位面直播间
  • 重生日本当厨神
  • 梦幻西游之异世侠缘
  • 轮回逍遥武圣
  • 透视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