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以暴制暴

    第oo3o章以暴制暴需要大家投票支持,谢谢!】

    “瑶瑶姐,箭牌哥和钟品亮上天台去了,我们去看看?”好奇宝宝陈雨舒又按耐不住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我不去。”楚梦瑶一听见林逸的名字,就想起了上午那面红耳赤的一幕。皱了皱眉,继续看着手上的英语书,今天的单词还没背下来呢。

    “走嘛!”陈雨舒有些心痒痒:“反正也没什么事儿现在。”

    “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去呢!”楚梦瑶哼了一声道:“小舒,你是不是动春心了,看上那乡巴佬了?”

    “胡说!”陈雨舒脸色一红,反驳道:“谁会看上他呢,我就是想去看看热闹。”

    “那你就自己去吧,反正我是肯定不会去的。”楚梦瑶坚决的说道。

    “走嘛,瑶瑶姐,人家好歹也是你的伴读呀,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万一把林逸打坏了,你的面子上无光呀!”陈雨舒显然不想放弃,继续游说着楚梦瑶。

    “小舒,你怎么这么烦呀?”楚梦瑶被她烦的连手上的书都看不好了:“好吧,好吧,那就陪你去看看。”

    “嘻嘻……走嘛!”陈雨舒兴高采烈的拉起了楚梦瑶的手,两人一起向天台跑去:“希望别错过了精彩时刻哦!”

    天台上,钟品亮、张乃炮和高小福一脸溅笑的开始摩拳擦掌,钟品亮很是牛逼的叼了一支烟在嘴里,高小福眼疾手快,“啪”的一下,用打火机给钟品亮将烟点上了。

    钟品亮很是爽快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雾吐在了林逸的脸上:“**的,不是能耐么?现在再把**拿出来呀?再浇我呀?”

    “如果你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找我麻烦,那好吧,我承认是我的错。”林逸表情淡然的说道:“不过今天的事情,和我无关。”

    “呵?现在知道认错了?”钟品亮很是享受这种对手低头的感觉,不过却很叼的说道:“不过,晚了!还有,今天的事情和你无关?你是不是傻了吧?都这时候了,还嘴硬?”

    “那么多空的便池,你在我后面做什么?好像不用排队吧?”林逸一本正经的说道。

    “别说那些个没有用的了,你就算认错也没有用,小福,给他来点儿颜色看看!”钟品亮挥了挥手,对高小福说道。

    “嘿嘿,来了!”高小福奸笑着,从身后拿出来了一个凳子腿,向林逸走去。

    林逸对于昨天莫名其妙的踢了钟品亮一脚,还是有些歉意的,本想找个机会和他说一下,但是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必要了,对付这种人物,就得以暴制暴才行。

    “小子,你说你,惹到谁不好?偏偏惹到了亮哥,我看你真是不想混了!”高小福边说边举起了手中的凳子腿,向林逸的身上砸了过去。

    钟品亮在一旁得意的吸着烟,心里很是舒爽,心道,让你惹我,今天不把你打的脑袋开花,我都不姓钟的。

    钟品亮仿佛已经幻想到了林逸的额头鲜血横飞的场面,不由得兴奋的舔了舔嘴唇。

    “啪!”高小福的凳子腿挥了出去,钟品亮却没有看到林逸鲜血横飞的场面,仔细一看,才现,原来那凳子腿已经被林逸抓在了手里。

    高小福皱了皱眉,用力的拉了拉凳子腿,却现纹丝不动,顿时有些急了,不得不加大了手上的力气。

    “小福,你搞什么鬼!”钟品亮却不知道高小福的苦衷,见他和林逸在那儿拉锯扯锯的,顿时喝问道。

    “亮哥,这小子有点儿蛮力!”高小福说道。

    “乃炮,你一起上!”钟品亮有些不爽,没想到这小子还有两下子,一般的学生,还没等他们动手呢,只要上了这天台就吓得傻了。

    “林逸,小心!”见到林逸正在应付着高小福,而张乃炮从另一边拿着个拖布杆冲了过来,康晓波连忙出言提醒道。

    林逸原本以为,这些学生打起架来,也就吓唬吓唬对方而已,却没想到什么凳子腿、拖把杆这些凶器都用上了,这要是打在脑袋上,肯定是重伤。

    康晓波怕林逸应付不来,硬着头皮向张乃炮迎了过去。张乃炮没想到平时在班级里不言声不言语的康晓波居然敢和他作对,心里不爽之至!

    所以张乃炮也不急于攻击林逸了,打算先把康晓波撂倒再说。

    林逸大致的也知道康晓波的斤两,一看他迎敌时的样子,就不像是个经常打架的人,能和自己一起上天台来,完全是出于兄弟义气,这让林逸觉得十分难得。

    康晓波心里是怕怕的,他从来没打过架,也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办,只得闭着眼睛,挥舞着双手往前冲,张乃炮还没见过这么**的人呢,闭着眼睛往前冲,那不是找死么?

    张乃炮嘎嘎一笑,论起拖布杆就向康晓波硝去,林逸这回也不敢托大了,自己要是再不下狠手,那康晓波估计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林逸也就不客气了,猛地一回手,用力的向前一带,直接就将高小福给拽了一个趔趄,然后猛地一脚踢出,在高小福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就松开了手中的凳子腿,捂着小肚子痛苦的蹲了下去。

    高小福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只觉得自己中午吃的烧烤不停的在胃里翻滚,要吐出来了一样。

    康晓波什么也不知道的往前冲去,忽然觉得一股凌厉的风在自己身前扫过,睁眼一看,一条拖布杆由自己头顶的方向快的落了下来,康晓波心里一惊,完了,这下完了!

    康晓波想起了自己下岗在家的母亲,想起了在厂子里辛苦劳作的父亲,想起了自己在外打工的姐姐……自己要是受伤了,这医药费可怎么办呀……

    “啪!”一声巨响,康晓波只觉得天旋地转,什么都完了……

    “嗷……”一声尖利的嚎叫声,将康晓波吓得一个激灵,不过摸了摸头顶,似乎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呀?有些纳闷的张开眼睛,现张乃炮捂着脑袋痛苦的在地上抽搐着,不过额头上却是占满了鲜血。

    林逸下手的时候还是很有分寸的,没有对张乃炮的后脑和太阳穴这两个致命的位置下手,而是选择了前额,这个地方比较硬实,一凳子腿打下去,并不能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最多打的头破血流外加轻微脑震荡。

    当然,林逸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打在哪里,张乃炮都会脑浆崩裂。

    

推荐阅读:韩娱渣男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妙手玄医平步青云农家仙田天才相师医道官途火爆天王官术重生之温婉最强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