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嫡庶有别

    “不是说这个怡嫔娘娘的性子不好吗,我怎么觉得不过尔尔啊!”范诗琪不屑地说。【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婢女回道:“奴婢也不知。怡嫔娘娘曾经在梅园顶撞太后,上次还将琴弦给弄断的,大家都说她是故意的。可今天,倒真的是不一样。”

    范诗琪冷笑,“什么不一样,她刚到雪国,自觉得自己是个公主,就该有个公主的款儿,后来发现卫国的公主到了雪国什么都不是,当然就不敢再像以前那么嚣张。何况”,诗琪看一眼自己手上的镯子,“皇上宠爱谁,谁才有资格嚣张,她一个被贬的妃子还不夹着尾巴做人。”

    “可是,皇上在她那里一夜呢。”婢女不假思索地张嘴就来。

    范诗琪狠狠瞪她一眼,轻蔑地道:“那又怎样,这两日,皇上不都在我那里吗?”

    婢女知道自己刚刚说错了话,忙赔笑道:“如今这宫里再也没有人比姑娘更受宠了。”

    “哼!”范诗琪冷哼一声,继续走着。

    “妹妹,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永福宫里,贤妃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这范诗琪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当然明白贤妃是在损她,也不生气,笑答道,“当然是东风啦。”

    贤妃看着她春风得意的脸,脸色一沉,“历来帝王都有个喜新厌旧的毛病,妹妹今日有东风,明日可就难说了。”

    范诗琪看一眼贤妃,终究不敢在她的面前太过出言不逊,只得忍着气,勉强笑道,“姐姐,放眼宫中咱俩好歹是姐妹,该互相帮助才是。”

    贤妃冷笑,“妹妹正蒙圣宠,哪里需要我的帮助。”

    范诗琪笑了笑道,“姐姐,我们姐妹两个难道就不能好好说话吗?爷爷和爹爹在我进宫的时候,再三交代,我们姐妹一定要同心协力,共同侍奉皇上。”

    爷爷!范诗琪的话让脸色紫涨的贤妃陡然冷静下来。莫非诗琪入宫是爷爷和父亲的安排。

    瞅了一眼身边的宫人,贤妃淡淡道:“你们都先下去吧。”

    “是。”宫人们鱼贯而出。

    “爷爷有什么话要你带给我。”贤妃说道。

    范诗琪将袖中的信笺拿出来,递给贤妃。贤妃接过,展开一观之后,眉头皱了一皱。

    “姐姐,目前宫中位份最高的是皇后,但她是太后的人。而皇上和太后之间的关系,表面上和顺,但是实际上,两个人明争暗斗。爷爷说,这是我们绝好的机会,太后迟早是要倒台的,到时候,皇后就是姐姐的了。我们赵家有望成为继朱家之后的雪国最显贵之家。”

    范诗琪看着贤妃说道。

    “难道你不想做皇后?”贤妃望着她,脸色漠然。

    想,她当然想。只是

    “姐姐是爷爷最喜爱的孙女,只有姐姐才有资格。”她的语调听起来异常平静,好像是认命了一样。

    贤妃高傲地睨她一眼,“算你识相。”

    范诗琪从座位上起身,对着贤妃福一福,“那妹妹就告辞了。”

    “嗯。”贤妃点点头,毫无亲昵之感。

    从永福宫出来,范诗琪脸上僵硬的笑容也随之消失,她一边走着,一边骂,“什么东西,跟了皇上两年了,连个蛋都没生出来,还好意思在我的面前嚣张。”

    “娘娘还是小声点,小心被人听到。”婢女娟姑姑好意提醒。

    但范诗琪正在气头上,她一巴掌就打过去,“放肆的小蹄子,连你也敢教训我。”

    娟姑姑委屈地抽泣起来,“奴婢只是”

    “不过是一个奴婢,姑娘何必和她生那么大的气。”

    范诗琪一看是肃妃,立刻恭敬地行礼,“诗琪拜见肃妃娘娘。”

    肃妃温和地道:“不必多礼,快起来吧。”又转头对着抽泣的娟姑姑道,“姑娘也是受了委屈,你们这些多奴婢的,要多体谅姑娘的难处才是。”

    “姑娘可有空闲,不如到永康宫中坐坐。”肃妃微笑地问范诗琪,反倒让她不好意思拒绝。

    “走吧。”也不待她答应,肃妃拉起她的手,便往自己的宫殿走去。

    范诗琪一路上,心中都在思量,肃妃找她有什么事情。随着皇上进宫之后,除了皇后,她还没有给任何一个人请过安呢。

    肃妃瞟一眼她凝重的神色,自若地笑了笑,携着她继续走。

    永康宫虽不是四宫之首,但装饰也很华丽。范诗琪打量一番之后,心中的酸楚更甚。如果她不是庶出,或许当初被太子选中的侧妃就是她了。在四宫之首的也是她,而不是那个贤妃。

    “素锦,上茶。”肃妃拉着范诗琪的手,坐下来的时候,对着身边的贴身宫女吩咐道。

    “诺。”素锦应一声,退出去。

    “我邀请你过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坐一坐。”肃妃微笑着说。

    范诗琪望着她的笑脸,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身上的各种尖利的武装也就卸了下来。

    “听说,你和贤妃是姐妹?”肃妃问道。

    素锦已经将茶端来,又拿来了几种点心。

    “嗯。”赵诗琪的态度很淡。她和肃妃素不交往,不知道她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我是之前听宫人们说起,说皇上去宰相府中,带回来了一位国色天香的姑娘。而贤妃是宰相大人的孙女,所以才由此一问。不过刚才”肃妃欲言又止。

    范诗琪叹口气,“我和贤妃娘娘的确是姐妹,但她是嫡出,我是庶出,所谓嫡庶有别,虽都是爷爷的孙女,但是真正的小姐,只有她一个。”

    “不瞒姑娘,我也是庶出的女儿,所以见到姑娘觉得格外亲切。”肃妃幽幽说道。

    一下子,范诗琪仿佛找到了同道中人一样,她对肃妃的感觉更加亲切。但是同为庶出,肃妃却能够成为妃子,而自己如今连一个妃嫔的头衔都没有。想来,心中悲伤顿时涌现出来。

    “我哪里敢和姐姐比。姐姐现在已经是皇上亲封的妃子,是正经的主子,而我现在无名无分的,什么也不是。”说着,不禁用帕子拭泪。

    “妹妹国色天香,皇上又宠爱,赐封是迟早的事情。”,肃妃安慰道,“何况还有贤妃,她既然是你的姐姐,肯定也会帮着你在皇上的面前说好话的。”

推荐阅读: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傲世九重天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