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凄冷玄阴阁

    萧智桓忙扶起未央,“朝阳,你这是干什么。【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未央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下这样的重手。”

    “她是我的什么妹妹,她分明就是来历不明的贱坯子。”朝阳指着未央气愤指责道。

    韦后喝道,“朝阳,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母后,她刚才打我了。”朝阳对着韦后哭起来,又跑到她的身边,让她看,“你看看,我的脸都肿了,就是刚才她打的。”

    韦后本来就极其讨厌未央,现在看到朝阳脸上的伤,心里的心疼又多了几分,便对着未央斥道,“未央,朝阳脸上的伤是你打的吗?”

    未央心下一紧,咬着唇道:“是她说我娘是个”

    啪地一声响亮的耳光打在未央的脸上,打得她的头一懵,抬起头,她倔强地看着韦后,冷笑道:“皇后娘娘,你已经为你女儿出了气,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母后”萧智桓震惊地看着韦后。虽说她对未央不怎么好,可总是还顾及她皇后贤德的名声,没有对未央过多的惩罚刁难。

    韦后瞪他一眼,怒道:“闭嘴。”

    萧智桓接下来想要说的话还是咽了回去。对于这个母后,他总是有几分没来由的惧怕。

    “走?你不分尊卑,居然打自己的亲姐姐,像你这样目无尊长的女儿,做母后的,当然要好好管教才是。”

    未央看到朝阳嘴角那得意的笑。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硬是倔强地不肯掉下来。

    眼看着未央被人带走,他却素手无策,心中的懊悔和对自己的鄙视,几乎要将他折磨得肠子断掉。

    “殿下,殿下,你光着急也没有用啊。是韦后下的令,宫中除了皇上,哪个人敢反抗呢。”内侍张德安慰道。

    “父皇本来就在病中,如果去告诉他,只怕他和母后又是一场争吵,再一动气,只怕父皇的身体”萧智桓犹豫道。倏然,他又想起一个人,“对,可以去找靖元帝,对对。”

    张德苦着脸,“可是我们怎么去找靖元帝呢。这件事情要是被韦后知道了,他一定会责备殿下的。”

    “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责备就责备吧。”萧智桓吩咐张德准备车架,他要出宫一趟。

    可是刚到宫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萧智桓生怕未央多受一分苦,正是要赶时间,遂气急败坏道:“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拦本太子的车架。”

    话音未落,韦后的声音响起,“是本宫给他们的胆子。”

    宫门的侍卫立刻齐声给韦后行礼,“参见皇后娘娘。”

    韦后手一扬,让他们起身。侍卫们退到一边。

    萧智桓从车架上下来,低声道:“母后。”

    韦后愠怒地扫他一眼,“跟我回去,我有话跟你说。”

    萧智桓无奈地跟着韦后回到凤鸾殿,正要开口给未央求求情,却被韦后一句话给堵了回去,“桓儿,你是太子,却为了一个女子如此莽撞,你父皇怎么放心将大好的江山交给你。”

    “那个不是别的女子,是我的妹妹。”萧智桓正色道。

    韦后嗤笑一声,“妹妹!你是我生的,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难道我会不知道。未央是我恨了多少年的人,母亲和她之间,你该怎么选择,不是一目了然吗?”

    萧智桓怔了怔,她没有想到母后居然能看出来他多年隐藏的心事。

    “母后,未央的母亲从来没有进过宫,从来没有威胁过母后的皇后之位。而未央,她不过是一个公主,她更加不可能和孩儿争夺太子之位,孩儿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母后那么讨厌未央,那么容不下未央呢。”这也是他多年以来,始终压在心里解不开的疑惑。要说朝阳对未央不待见,他还可以理解,毕竟朝阳喜欢陆长风,而陆长风心里只有未央。可是母后,她的皇后之位一直都不动如山,他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曾经被尘封的往事,已经没有人再提起,就好像伤疤结了痂,便没有了疼痛一样。而萧智桓的话好比是一双强大的手,硬生生将已经好了的伤疤揭开,顿时再次血肉模糊。

    韦后的面目突地扭曲异常,冷厉之色令萧智桓的心一抖,“母后,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他咽了咽口水说道。

    但韦后竟是什么也没有说,不过冷笑一下,“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既然大的狐狸精已经不在了,现在该轮到小的狐狸精了。”

    萧智桓听着韦后的话,浑身发凉,他扑通跪了下来,拉着韦后的衣裙求道:“母后,儿臣从来都是听您的话的,从来没有求过您。儿臣保证以后也听您的话,但是母后,您就放过未央这一次吧。听说她在雪国时受了不少的苦,母后您就当可怜可怜她,母后”

    韦后见到自己儿子为了她居然朝着自己下跪,他可是太子,未来的一国之君,居然为了一个女人下跪。

    “堂堂太子,膝盖如此软,本宫还能对你有什么指望。”韦后痛恨又失望地怒斥道。

    萧智桓在韦后的疾言厉色威胁下,赶紧爬了起来,“母后,父皇现在在病重,如果他知道您处罚了未央,父皇的病势只怕会加重。”

    “未央那个丫头,我了解她,她一定不会告诉你父皇的。她最担心的就是你父皇的身体,又怎么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就让他烦心呢。”她看着她在宫里生活了七年的时间,也揣摩了她七年,对她的了解不亚于对自己的了解。

    “可是”萧智桓还想再为未央求情,直接被韦后打断了,“你回宫去吧,好好研习治国之道。卫国最终还是要交到你的手中的。”

    萧智桓明白再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了,只好先回太子寝宫,再想其他的办法。

    驿馆里,李云昊饮着茶,穆琛侍立在一旁道:“皇上,刚才秦统领传来消息,说是朝阳公主和怡妃娘娘打起来,怡妃娘娘被皇后罚去黑屋。”

    李云昊捏着小巧茶杯的手指紧紧,背对着穆琛问:“其他人呢?皇上,太子,陆长风都没有什么反应呢。”

    “皇上和陆将军都不知道。而太子”穆琛顿一下道,“太子求过韦后,但是韦后将太子斥责了一顿。”

    “还有一事”

    “说。”听穆琛犹豫的口气,他便感觉到这件事情会比未央被关更加令他震撼。

    “卫国的太子一直都很维护怡妃娘娘,据打探的人说,似乎太子对怡妃娘娘,对怡妃娘娘”穆琛已经说不下去了,他偷偷觑一眼李云昊,道:“有情!”

    杯子啪的一声碎裂,茶水落了一地。穆琛咚的跪下。

    李云昊手一松,碎片落在地砖上,叮叮当当。一切都有了解释,为什么萧智桓会将未央迷晕,因为他喜欢未央。但总算他还知道人伦之情不可灭,他对未央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情,否则,他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皇上,我们”穆琛让内侍进来收拾,拿绢布将李云昊手上的水渍擦干,重新给他倒了一杯茶。

    “明天,我们进宫一趟。”李云昊将茶饮完,放下杯子的时候说道。

    穆琛不解,“今天不去?不知道韦后会不会用刑?而且怡妃娘娘情况,一直都留在卫国宫中实在不妥。”

    李云昊凝神道:“朕不能打草惊蛇,怡妃聪慧,很容易就发现我们在卫国派了内应,甚至已经深入到他们的皇宫之中。至于怡妃,不过是关一关。未央是朕的怡妃,她身为母后,的确有惩戒子女的权力,但是她也会顾及怡妃的身份,不敢太用强。”

    穆琛点头道,“是奴才愚钝了。”

    李云昊的嘴角却划过一丝笑痕,她还挺喜欢动手打人的,之前的宁王,还有后来的素竹,加上朝阳公主,喔,对,还有自己。

    “以后朕可得防着点。”他自言自语,轻笑着,没来由地说道。

    穆琛一愣,不明所以,“皇上”

    “你下去吧。”李云昊不给他问的机会,直接让他出去了。

    穆琛突然间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也带着笑走了出去。

    未央被关在一个黑漆漆的房子里,里面没有一扇窗,四周全是墙壁,一星半点的光线都透不进来。她靠着墙壁,双臂环住自己的肩头,睁大眼睛,却是什么都看不见。孤独,恐惧气势汹汹地涌上她的心头。

    蓦然,她想起了自己刚入宫的时候,韦后也是因为她和朝阳发生了矛盾,问都不问直接将她关进了这间黑屋子里。她吓得大哭不止,在里面拍着门,大哭着直到后来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在黑屋子里面睡了多久,躺在冰冷的地上,发着高热。要不是父皇问起她,恐怕就死在这里也未可知。没想到过了八年后,她再次被关了进来。

    可这次,她没有哭闹,毕竟已经长大了,不会再和小时候一样遇到什么事情就歇斯底里,但她还是害怕,甚至更害怕。

    “娘,娘!”她将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哭了起来。

    到了晚膳时分,韦后去见萧卫霆,萧卫霆问道:“未央怎么没来?”

    韦后打趣道,“皇上还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官仙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赘婿 神煌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