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男人的享受

    直到马车已经驶去一大段距离,左天赐才颔首,“我们走吧。【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又是一番折腾,马车才驶回人烟稠密的热闹街市,却已经暮色四起。亭台楼阁都笼罩在瑞都辉煌的灯火中。大街上的各个店铺,酒肆依旧热闹非凡,行人往来如梭。

    瞬间,未央的脑海中便浮现那个人的模样,这是他的家国,五年监国,他力排众议,推行有利民生的新政,改革多种积弊,令雪国的国力不断攀升。

    她总感觉,雪国在他的手中,将不只眼前的繁华。

    到下来马车,左天赐做东,就近寻了家酒楼,请他们吃饭。席间各人谈笑风生,说东扯西,讲些奇闻趣事,也不知是真是假。左天赐和林云都有劝酒,劝她少喝一点不碍事。

    但她有醉酒的经历,犹记得当时她拉着李云昊又哭又笑,狼狈不堪。所以无论左天赐和林云怎么劝,她都滴酒不沾。

    倒是兰心,一高兴就忘了形,不知不觉喝了不少,好在她的酒量不错,人还算清醒。

    “表弟,你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她担心她酒后将她们两人的真实身份说出来,所以在事情没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忙夺过她的杯子。

    “我没有醉。”似乎兰心并没有明白她的良苦用心,又去抢杯子。

    齐慕白淡淡道:“时间已不早,我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未央下意识地看了齐慕白一下,“好。”

    兰心悻悻地,心里不同意,嘴上也只好跟着未央说了句,“好吧。”

    左天赐和林云神色如常。左天赐遗憾道:“今日我们相聚,转眼就各自天涯。也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再见。”

    “左兄,你何必惋惜,人生何处不相逢,说不定没多久,我们几个人便又能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快意人生了。只不过”林云将视线转向未央,“不知道下次魏公子还记不记得我们这几个朋友。”

    未央总觉得他和自己说话时的口气很怪,不由得想起他们刚见面的时候,他问她的那些奇怪的话。听他的意思,他们两个人之前应该是见过的,但是在哪里见过的,却始终是想不起来。

    “林兄,我们在哪里见过吗?听你的口气,我们应该是见过面的,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知林兄能不能给点提示。”未央笑道。

    林云冷笑,正要讽刺她几句,但见她态度诚恳,便道:“四年前,在钦州,大家带着面具寻找自己的朋友,当时你找到了我”

    “啊,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失礼失礼。”当时她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林云凝着她道:“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没想到,真的又见到了。”

    “难怪你那么生气,的确是我的不对。”到这时,她才明白,他为什么对她冷嘲热讽的,原来是这个缘故。心里不由得想,这个林云,也太小气了。有什么当时直接告诉她不就好了,还憋在心里,不高兴这么久。气量未免狭小了些。

    左天赐挑眉笑起来,“原来你们是故人。”

    未央道:“那日我们抢花灯,他可是拿到了大彩头。”

    陆长风为了把最漂亮的一盏花灯送给她,使足了全力,所以场面甚是激烈。一番打斗下来,就只剩下他和林云,两人同时都抓住了花灯。最后,长风选择了放弃,因为他再用力,那花灯可能就会破裂。

    “对不起,我没能给你最好的。”是长风跟她说的话。但所有的一切,她都看的清清楚楚。

    “长风,我很高兴。你已经尽力,如果你不让,再争夺下去,花灯就破了,所以你选择了放手,我懂你的心思,也很高兴,你是这样善良的人。”

    但她没有料到的是,林云将抢夺来的花灯送给了她,倒是让她一怔。她连名字都没有来得及问,他就说了句“我们会再见的。”转身就走了。

    那个时候,她还对长风道:“真是个怪人!”

    “今天是左兄做东,明天,我做东如何,还是在这里,不知道几位肯不肯赏脸。”林云的话将她的思绪重新给拉了回来。

    未央还不知道明天在哪里,所以也不敢贸然答应,只好说,“我不知道我明天能不能出来。如果我能出来,我就来。”

    兰心倒是爽快地答应了,“明天一定来。”

    未央低声道:“兰公子!”

    兰心吐吐舌头,“魏公子来,我就来。”

    林云见齐慕白没有应声,遂道:“不知齐兄肯不肯赏光。”

    齐慕白本来不想参加,但是他对自称左天赐和林云的两个人不放心,尤其是这个林云,总给他一种阴狠的感觉。

    “好,那我们就说定了。”林云笑道。

    商量好了之后,未央便对几个人拱手道:“既然都已经说好,我们明天再见。兰公子,我们走吧。”

    “我也告辞了。”齐慕白说着也要走。左天赐和林云也彼此分了手。

    四个人往各个方向离开。

    兰心问未央,道:“嫂嫂,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未央微一迟疑,咬唇道,“我们的房钱已经交了,今晚在客栈住一晚应该不碍事。不过,那些护卫被你一闹,回去肯定向皇上禀告了,说不定现在宫里面已经察觉到你悄悄出宫了。”

    兰心大喇喇道:“我又不是第一次偷跑出宫,没事的,六哥那么疼我,我到时候撒个娇就没事了。”

    未央无奈笑道:“我之前听说,兰心公主的胆子都大得可以上天了,看来都是你六哥惯出来的。”

    兰心挽住未央的手臂,笑嘻嘻道:“但我觉得宫里胆子最大的应该是你,我刚回宫,就听到了关于你的好多传闻,其实你的胆子才大到可以上天了。”

    未央的心里一痛,如真的像兰心说的那样,她是不是可以直接将安和赶走,不准李云昊册封商清,将他其他的所有妃子都发放出宫去,让他只属于她一个人,成为她一个人的丈夫,而不是这么多女人的丈夫呢。

    不由得苦笑。她终究做不到心中想的那样,因为她不是兰心。兰心是他最疼爱的妹妹,但是她却什么都不是,或许占据了一个角落。

    他是皇帝,皇帝的心是可以分成很多瓣的。或许这就是母亲说的,世间最无情的就是帝王。

    但她却笑着对兰心说,“那也是你六哥惯的。”

    兰心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嫂嫂,我好喜欢你。”

    两个正说着话,一个人冒冒失失地冲她们两个直直撞过来,“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没事。啊!原来是你!”兰心大叫起来。眼前的人不就是上午将她们两个人撞了一下,然后顺手牵羊,将她们两个人的钱袋都拿走的那个人。

    撞她们的男人也认出了她们,转身就跑。兰心当然不肯放过,跟着就追上去。未央跺一下脚,也只好追上去。

    男人一路跑,兰心一路追,未央也跟在后面跑,跑到巷道里面的时候,那个男人却突然之间不见了。

    兰心停了下来,跟过来的未央也挺了下来。巷道里漆黑一片,没有灯,未央突觉不妥,“兰心,这个位置不安全,我们马上走。”

    被未央一提醒,兰心也立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两个人的手抓到一起,立刻准备往外走,但是她们对路不熟悉,走了好会儿也没有走出去,却总是在巷道里穿行。

    恐惧感令兰心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嫂嫂,我怎么感觉这里阴森森的。要不,我们叫人吧。”

    正要叫,未央突然倒了下来,兰心大叫一声,也歪倒在了地上。漆黑中,两个拿着木棒的人似乎是互相看了一眼,得意地笑了。

    皇宫里。

    秦枫,穆琛随侍在李云昊的身侧。李云瑾,卢元庆也来了。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

    事情的始末已经很清楚,兰心先是找李云昊要得出宫令牌,然后带上怡妃,以饮茶之名,令护送她的那些护卫都中了腹泻之药,随后趁机逃走。

    李云昊整个人看上去倒还比较平静,可是兰心宫里的那些宫女太监跪在地上颤抖得厉害。尤其是那个贴身大宫女碧落,整个身子抖如筛糠。

    “机会只有一次,你可想清楚了。就算公主对你亲厚,但是她现在可救不了你。”李云昊面不改色地冷冷道:“公主去哪儿呢。”

    碧落惊骇得面无血色,跪在地上连连叩头,“奴婢,奴婢真的不知道。公主只说要出宫去玩玩,没有说具体的地方。”

    李云昊看了穆琛一眼,穆琛声音稍厉,“那公主有没有说什么特别的话。”

    碧落仔细又想了想,才颤声道:“今日公主总是念叨什么,男人有三大享受,她也要去试试。”

    穆琛一愣,“三大享受?”

    碧落咬紧唇,半晌,道:“公主说,喝酒,赌钱,吃花酒是男人的三大享受,她也要试试,看看有多享受。”

    此话一出。穆琛,秦枫,李云瑾,卢元庆等人都惊住。兰心公主都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荤话。她去享受,会不会也拉上怡妃,这时,几个人已经不敢去看皇上的脸色了。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官道无疆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