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又至年关

    冬日昼短夜长,未央正闲坐窗下发愣,院子里虽点了灯,仍暗影沉沉,没有生气。【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有内监急促而规律的脚步进来,声音恭敬不慌,传旨道:“皇上口谕,赐怡妃梅园赏梅,永乐宫掌事绿珠随侍。”

    本该循例谢恩,未央与绿珠互看一眼。传旨的内监客客气气对绿珠道:“请绿珠姑姑赶快为娘娘简单收拾下,车轿已在宫门外等候。”

    初来雪国,她最爱的去处便是梅园。一转眼,已过一年。光阴荏苒,物是人非,她已不复往日心境。

    走进梅园,里面漆黑一片。绿珠不由紧张,“公主,黑天瞎火的,皇上命我们到这来做什么!”

    未央心中虽慌,也只能强装镇定,“不用害怕,没事!”

    四周异常安静。忽然一盏灯亮起,未央一惊,接着又是一盏灯亮起。“公主,这是”绿珠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

    一盏灯,两盏灯,直到整个梅园笼罩在灯海当中,映得火红的梅花竟多了几分娇艳之态。

    举目而望,李云昊缓缓走来,手中一管长笛,吹奏一曲浣溪沙,孤芳一世,供断有情愁,消瘦损,东阳也,试问花知否?

    他的吹奏与曲调简单清澈,仿佛花瓣划过脸颊的清香柔软,在寂静的夜晚一声一声抵达人的内心。

    随着他徐徐踱至我身前,笛音已渐渐回环低落,似带有一丝伤感,朝未央的微笑却是清淡无害。

    “这些灯”未央轻声问。

    “当然是为你准备的,是不是很感动!”他的笑意低低,“本是想约你雪夜赏梅,结果迟迟不下雪,想想灯下赏梅也是不错的,便邀了你来,是不是别有一番兴味。”

    未央静静直视着李云昊,双手扶上他的双肩,踮起脚,轻轻吻上他的脸颊,“谢谢你,云昊!”

    李云昊微微一愣,并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片刻,才揶揄道:“这算不算你的新年礼物?”

    未央摇摇头,眼角已觉泪意,“不算!”

    李云昊伸臂紧紧拥住她,有暖风拂过耳边,“我等着你的礼物。不是怡妃送给皇上的礼物,是萧未央送给李云昊的礼物。”

    有鞭炮声响起,火光冲天。李云昊揽住未央,抬头看着明亮的光柱升起又落下,只留下余音。

    兰心回到自己寝殿,觉得无趣,便独自出来,兜着手,缩着脖子,绕僻静的地方晃荡。天很冷,冻得她不禁打哆嗦,可她觉得唯有这样的冷,才能令她畅快。

    正走着,听见一个声音道:“守岁的晚上,不在宫里,跑出来喝冷风干什么!”

    兰心侧头一看,原来是秦枫,他一条腿搁在亭子边上的长条石凳上,满脸嘲弄地看向她。

    “你为何在这里?”她惊诧,下意识脱口而出道。

    “你又为何在这里?”秦枫嘲笑道。

    兰心无话可说。沉默间,秦枫猛然反应过来,还没有给她请安,连忙蹲下身道:“公主金安!”

    “什么时候秦大统领变得这么知礼数了。”兰心冷笑两声道。

    因为兰心并没有说话叫他起来,秦枫只能蹲着身子不动。过了一小会儿,终于听到兰心说,“起来吧。”

    秦枫缓缓站了起来,静立着等她离开。

    半晌,她都没动,最后没头没脑地说,“秦枫,你是个孤独人,我也是个孤独人,我们俩今夜可以做个伴!”

    秦枫不解地看着她。

    兰心抓过他手中的酒壶,就是一口,然后递回给他。两人就这么坐在亭子里,一人一口地饮着酒。

    喝着喝着,兰心就觉得前尘往事全都涌上心头。想起以前自己拉着母妃的手,笑意盈盈,想起小时候自己将秦枫当马骑然后,她就一会儿傻笑一阵,一会儿又发阵呆。再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安蓉慧回宫路上,正好碰见李云麟。“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新年吉祥。”李云麟笑道。

    “王爷难得回京,不必客气!”安蓉慧笑如春花。

    李云麟温文尔雅地一笑,“回凤仪殿的路尚远,臣送娘娘一趟。”

    “有劳王爷。”安蓉慧大方道一声谢,便与李云麟并肩而行。一路上,两人几乎没有任何交谈,但安蓉慧满脸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床帐垂地,四下里寂静无声,静得未央几乎能听到铜漏的声音,一滴清脆落下,似要惊破恩爱缠绵的美梦。

    身边的男人闭着眼沉睡,她挣扎起身,半副锦被倏忽滑了下去,惊得她立刻转过头去,他犹在梦中,纹丝不动。

    未央蹑手蹑脚把锦被盖在他身上,披衣而起,痴痴看着床边一对红烛兀自垂泪。

    “在想什么?”李云昊的声音并不大,带有几分慵懒之意。

    “我在确定今晚经历的是虚幻还是现实,我有些分不清了。”未央转过身,眉眼深深,恍惚道。

    李云昊支起半个身子,随手扯过寝衣,“未央,你又胡思乱想了。我不是说过,安安心心做我的女人,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

    未央低了头只不说话。李云昊坐起身来,伸手向他,她亦伸手去握住他的手,斜斜倚在他怀里。

    未央见他若有所思的神态,不由轻声道:“你似有心事?”

    李云昊轻轻抚着她的肩膀,“未央,你要相信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他的声音略略低下去,“你是我最不想伤害的人。”

    未央微微一愣,脱口而出,“那商清呢?”

    李云昊口气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生硬,“朕会给她应有的名分和地位。”

    未央顿感失言这个时候提商清,真是大煞眼前情意绵绵的风景,不由得默默然,并偷偷看他的神色。

    李云昊倒没有丝毫不悦之态,半开玩笑道:“你每次破坏气氛的时机都选得特别好。”略停一停,他又向她道:“你是我唯一想要白头到老的人。”

    白头到老!未央静静不语,只是举目凝视他。烛影重重,他面容清俊,眉宇间浅浅一抹明光,看上去甚至温暖。他说得极为认真,没有丝毫玩笑的意味。

    “你也是我唯一想要白头到老的人。”未央低低答言,嘴角淡淡扬起一抹笑,“萧未央想要和李云昊共偕白首。”

    笑意漾在脸上,心底却弥漫出缕缕悲伤,夹杂着某种无望和期待。没有结果的愿望而已,没有结果!未央握着他手的手指不自觉一点点松开。

    李云昊凝神望着她,眼中闪过如星子的光芒,如流星划过天际,灿烂耀眼,却又转瞬消失。

    “你可知道?你的话对我有多重要。”他用力攥紧她的手,用那么大力,疼得未央暗暗咬紧了嘴唇。

    “为什么,你要对我说这些?”未央的声音沉沉,似有无限伤感,“每当我要死心的时候,你又来给我希望。每当我重拾希望时,你又毫不犹豫地踩灭它。我实在不懂,你意欲何为?”

    李云昊拥紧她的身体,恳切道:“从此刻起,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要给我绝对的信任,信任我今生不会负你。”

    听着他的话,没有惊喜,倒是有如在云端的茫然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惴惴不安。明明那些话实实在在响在耳畔,却总觉不真切。

    毫无头绪,一滴清浅的泪水悄然从眼角滑落,滴在明黄的软被上,瞬间无迹可寻。

    李云昊搂过她的身体,下颌抵在她的额上,轻轻拍着她的背,“别哭,你的泪水令我心疼。”

    未央含笑带泪,抬头道:“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永乐宫。

    未央正想得出神。绿珠早打听过,各宫都准备了厚礼祝贺皇上新年之喜兼生辰之喜。然则,她思来想去,仍不知道该送他些什么。雪国的天下都是他的,他还缺什么!其他国家的国土?非她能力所及。

    论珍贵稀罕,她并没有什么令他感到珍贵稀罕的玩意儿。即便有,也是他所赐。她所能给的,只有她的一点心意。

    他说,他要的是萧未央送给李云昊的礼物,不是怡妃送给皇上的礼物。于她而言,最大愿望便是如平常夫妻和他相守。

    平常夫妻!那就送一个妻子该送的礼物吧。

    细心地在裁好的红色纸笺上分别写下:束发,捶背,做饭,煮茶,弹琴,跳舞,不吵架,不吃醋,不赌气,不顶嘴,生孩子。

    写完之后,她的目光悠悠落在纸笺上,笑了。本来可以再多列几个,为免他太过得意,便只写了这些。

    绿珠看一眼,叹气道:“公主,你不是打算就送这个吧?”

    未央一愣,“不好吗?我可从来没有同时答应过这么多条件,他还想怎样!”细想想,的确有些心血来潮。

    绿珠看未央一眼,眸中几分意味深长,“公主,你送礼物的人不是别人,是皇上。”

    未央揉揉眼睛,“可他也是我的夫君啊。这是妻子送给丈夫的礼物,不是妃子送给国君的礼物。”

    好吧!她能准备就已经很不错了。虽然绿珠对她的礼物很无语,但聊胜于无,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推荐阅读: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凡人修仙传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