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不堪承受

    李云昊站在听涛轩的大门前,驻足多时,却不抬步进去。【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距未央搬离永乐宫已有两月的时间,之前韩医女已说她腹中的孩子有一个多月,现在算来该有三个月了。

    穆琛轻声问,“皇上,要进去吗?”

    李云昊微点头。

    穆琛正要喊“皇上驾到。”李云昊却抬抬手,让他不要说话。把守的侍卫轻推开门,李云昊缓步走进去。

    天气已经暖和了起来,未央正歪在小榻上,闭着眼睛小憩。有片片的花瓣飘落下来,落在她的身上和头发上。

    绿珠端着一盘刚切好的水果,走出来,看到了李云昊,忙行礼道:“奴婢参见皇上。”

    穆琛忙将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绿珠赶紧闭上嘴,将水果盘放到小榻身旁的桌案上。

    院子里除了未央正睡着的小榻,仅有一张凳子,是刚才绿珠陪未央的时候坐的。李云昊就着那张凳子坐下来,眼睛凝视着未央的腹部,那里已经微微凸了些。

    他伸出手,想要摸一摸,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视线落在她的脸颊上,似比印象中略受了几分。

    韩医女曾禀报,她心内郁结,始终睡得不太好,即使服用了安神助眠的汤药,也不见效。心病还需心药医,他却不知,他带来的这剂药是会帮她,还是会害她。

    未央仿佛陷入了梦境当中,眉心蹙成一团。李云昊轻轻握住她的手,俯身吻上她的眉心。如蝴蝶的翅膀掠过,酥酥痒痒,未央微微睁开眼睛,眼神迷蒙,“绿珠!”她轻声喊道,嗓音丝丝沙哑。

    撑着小榻两侧,突觉手被人握住,侧头看过去,如坠雾中,眼角却有泪水划过。半晌回过神,她将自己的手用力抽回,起身,欲行礼,李云昊双手托住她,温柔道:“你有身子,不必行礼。”

    “罪妃萧氏,不值得皇上体恤。”未央固执地不依,仍按礼数行完礼才罢。

    李云昊眸光微敛,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见她头发上有片落花,他便伸手,想要替她摘下来。

    不料,未央却后退一步,视他如洪水猛兽般,和他保持一定距离,微行礼道:“罪妃告退!”说罢,转身往屋内走去。

    “萧未央!”李云昊的声音绷得有丝紧。

    未央脚步顿一顿,头也不回地走进去。

    “我带你回卫国!”他在她的身后凝声道。

    未央一笑,淡声打断他,“我不过一庶出的公主,对你灭卫没有任何帮助。”

    “你父皇已下降书,若能见你一面,他便归降。朕已答应他的条件,带你去卫国见他。”未央能听出他话里隐含的怒气,一怔之后,又不免失笑,他都已经胜券在握了,怎么还会生气!

    李云昊听得她笑,仿佛也怔了怔,“你笑什么?”

    “如果我不答应回卫国呢!”未央皱了皱眉道,语气淡漠。

    “顺安帝见不到你,自然不会投降,而卢元庆已经在钦州五十里的地方集结,到时,他会强行攻城。”

    不言而喻,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瑞都到钦州,几乎是日夜兼程。未央怀有身孕,李云昊恐钦州军情有变,心下虽着急,却又担心未央的身体,命人将马车布置得尽量舒适,减少路上的颠簸。

    其实,他本可以令卢元庆攻城,不用管什么降书。但攻城对卫雪双方的损失都很大,所以他才答应了卫国方面提出的条件。

    未央的身体一直在调养当中,兼之路途辛苦,脸色更加苍白。

    韩医女不得不向李云昊启奏,“皇上,怡妃娘娘体质太弱,长途跋涉恐对胎儿不利。”

    李云昊脸色微僵,“休息三天再出发。”

    “我没事,不需要休息。”未央却拒绝道,既然已经踏上前往卫国的路途,她就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李云昊终于怒道:“萧未央,不要挑战朕的底线。”

    未央含泪道:“我总梦到父皇,父皇”捂着嘴,她终于害怕地哭了起来。李云昊走近,将她轻轻抱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哄道:“我们不休息,不休息。”

    韩医女惊讶地看着这对帝妃,她在宫中多年,第一次见到帝妃如此奇怪的相处方式。

    仅用了半月的时间,李云昊带着未央赶到了雪国的军帐大营。

    传信给陆长风之后,陆长风派人过来接未央,同意了李云昊随行,但不准带其他的人。

    秦枫等人均不放心。

    “皇上,说不定是卫国的阴谋。如果卫国将皇上扣下来,要挟我们,怎么办?”卢元庆头一个不赞成。

    李云昊却道:“朕相信陆长风。”

    卢元庆道:“两国多事之秋,陆长风就算一代名将,也难免在危急时刻出此下策。皇上,不如我们开始攻城,卫国早就被打得军心涣散,不堪一击,臣敢拿项上人头作保,三日之内,必攻下钦州城。”

    大家正在商量的时候,未央掀开帐帘,走了进来,对着李云昊福一福之后,看向卢元庆道:“卢将军,我保证你们的皇上会安全回来。”

    卢元庆知道之前未央给卫国悄悄传递消息的事情,对她一直都很有戒心。

    “怡妃娘娘,我怎么相信你的保证。别忘了,你曾经给卫国传递消息,不就是担心卫国失去先机,被雪国所灭吗?”

    未央淡淡笑,“我给卫国传递消息是真,但让皇上平安回来也是真。虽然两国交战,各有谋略,但是皇上是我的夫君,他送我进城,给我信任,我不会辜负。”

    卢元庆还想反驳,李云昊却道,“朕已经决定了。明天,朕就和怡妃入钦州城,任何人不得有异议。”

    连皇上都开口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第二天,李云昊和未央带着绿珠一起进钦州城。

    萧卫霆数次醒来,又数次陷入昏迷,情况堪虑,每次醒过来的时候,都会叫未央的名字。韦后得知未央已经到钦州的消息之后,让陆长风立刻带着未央进宫。

    未央和李云昊在车架里面,未央因为疲累,始终昏昏欲睡。陆长风骑着高头大马在前面,两个人没有任何交谈。

    当韦后见到未央的时候,眼中居然涌动着泪花,倒是让未央微微一怔。看到韦后神情憔悴不堪,立刻上前道,“未央见过皇后娘娘。”

    韦后一把扶起她,“未央,可算等到你回来了,你的父皇,父皇”话没有说完,已经抽泣起来。

    未央的鼻子一酸,梦中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父皇出什么事了?”

    韦后拉着她的手,“你快跟我来。”

    未央看一眼韦后拉着她的手,没有挣脱,而是跟着她走了进去。李云昊和陆长风也跟着走了进去。

    到了萧卫霆的寝宫内殿门口,韦后转身对陆长风和李云昊道,“靖元帝,长风,皇上想要单独见未央,你们就在外面等候吧。”

    李云昊和陆长风点点头,两个人在外面等。韦后带着未央进去。

    萧卫霆躺在床上,身型干瘦。

    未央噗通跪到他的床边,“父皇,我回来了,未央回来了。”

    “未央!”萧卫霆声音沙哑地说一句,睁开沉重的眼皮。韦后在一旁擦着眼泪,“皇上,是未央回来了。”说着,她弯身将萧卫霆的一只手从被子里拿出来。

    未央忙握住,道:“父皇,你感觉到了没有,是我,是我!”一边说着,眼泪一边流下来。

    萧卫霆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侧头看到未央,泪眼模糊,“未央,我的孩子,朕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未央边流泪边点头,“父皇,我回来了,回来了。”

    萧卫霆的身子动动,韦后立刻会意,将他扶起来,有用枕头垫着他的背。

    “未央,还记不记得我给你的锦囊。”萧卫霆奄奄一息道。

    未央忙将贴身收着的锦囊拿出来,“父皇,我记得,一直都戴在身边。”

    萧卫霆又道:“你把锦囊打开。”

    未央将锦囊打开,看到里面有块细小的绢布,上面写着:未央,我杀了你的母亲。父皇。

    “父皇!”未央不相信地看向萧卫霆,“父皇,这是什么意思!”

    韦后突然跪了下来,哽咽道:“未央,不是皇上杀了你的母亲,是我杀了你的母亲。”

    “母亲不是病死的吗?”未央惊疑地看一眼韦后,又将目光落在萧卫霆的身上,“父皇,母亲不是病死的吗?”

    “未央,你不要恨你的父皇。是,是我!”韦后指着自己,回忆道:“二十年前,皇上微服游玩,和你母亲相遇,两人一见钟情。随后你母亲就有了你,皇上本想让你母亲进宫,但是你母亲不愿意,于是皇上就将她安置在了宫外。后来这件事情被我知道了,我便逼着皇上杀了你母亲。皇上迫于韦家的权势压迫,所以便赐给了你母亲毒药。”

    未央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摇摇头,“不是,不是真的。”转向萧卫霆,她忍着巨大的悲痛,泪雨滂沱道:“父皇,不是真的,不是的。”

    萧卫霆却流泪道,“我一直都不敢告诉你,就是怕你恨我。”

    未央猛然站了起来,嘶吼道:“既然你不敢告诉我,怕我恨你,为什么你现在又要告诉我,为什么!”

推荐阅读: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光明纪元 最强弃少 官术 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火爆天王 神座 宠魅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