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怀疑的对象

    尽管杀死自己父亲的人是姚大年和赵奉如,可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是庄王。【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以他一介草民,如何能和庄王抗衡。

    但是皇上却可以。

    “龙公子,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将账本拿给你看。”姚家良突然道。

    李云昊的眼中闪现莫测的笑容,“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我们说起来不过是数面之缘。”

    “我从龙公子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使得我愿意和你合作。龙公子,虽然你不愿意透露你的真实身份,我也不会追问,但是我信任你,也请你信任我。”姚家良铿锵道。

    “账本在我这里,放在你手上保管。姚大年和连美凤正在寻找账本的下落。万一他们怀疑到了我身上,账本便不安全了。”说着,姚家良已经从怀中拿出账本,递给李云昊。

    李云昊接过来,一本本翻动了一遍,便道:“家良,你做了一件对整个桃源郡都有益的大好事。”

    姚家良苦笑道:“这些不过是意外收获,我也没有那么大的抱负。但既然知道了,总是要尽力做些什么去改变。或许我爹当年也是想改变什么,才会遭到毒手吧。”

    李云昊伸手搭上他的肩,“公道自在人心。”

    姚家良微微点头,忧虑道:“不知道罗刹门是一个什么地方,听名字应该是江湖门派。我虽一直有游历江湖的打算,无奈家有母亲,姚大年和连美凤也看的紧,所以去过的最远的地方,便是桃源郡了。”自嘲一下后,他又道,“所以像罗刹门这样的名字,却是听也没有听过。”

    李云昊沉吟一下道:“你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剩下的事情该由我来做了。”

    “一切就摆脱龙公子了。”姚家良拱手道。

    姚府书房。

    姚大年焦灼地问连美凤,“账本的下落还是么有吗?”

    “老爷,你现在着急也没有用。账本是昨晚上才丢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下落。只是我在想一个问题。”连美凤思索道。

    姚大年一怔,“什么问题?”

    连美凤继续道:“那个刺客怎么会知道账本是在佛堂的。我们收藏账本不是一年两年了,从来没有出过事情,那个人是怎么发现的。”

    姚大年家里一惊,“你的意思是,家里有内贼。”

    连美凤挑挑眉,“你说呢。”

    “这个人的武功很好,而且看身型,必是男子无疑。”她回忆道。

    姚大年表示赞同,“既然如此,我们得想个办法试一试家里的家丁。”

    以从家丁中挑选姚大年的贴身保镖为名,在姚府内,举行了一场现场的比试。姚府所有的人都可以参加。

    各个家丁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有三脚猫功夫的,有中等功夫的,一个个都没有令姚大年和连美凤满意。

    “我看你是不是猜错了。你看看这些人哪一个也不像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账本抢走的人。”姚大年泄气道。

    连美凤皱眉道,“难道,不是在府中。”其实她心里渐渐升起一个念头,这个人就是崔淑芬和姚家良两个人。但碍于姚大年,她将这个想法藏在了心里没有说出来。

    “为今之计,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以静制动。”末了,她只道。

    姚大年不解地看向她,“你的意思是不找了?”

    姚美凤警惕道:“说不定那个人正在暗处窥探我们的每一步动作,我们只有什么都不做,他才奈何不了我们。他拿到账本,很可能会有用处,我已经给我表兄取信,他那边会随时关注的。”

    姚大年微微松口气,“毕竟有赵表兄帮忙,事情总不至于太糟。”

    姚美凤嘲笑起来,“有事情的时候,就是表兄长,表兄短的。姚大年,你需要我娘家的时候,才会当我是你的妻子,要是用不上的时候,你的心里就只有那个贱人和她的儿子。”

    姚大年知道现在他惹不起连美凤,遂赔笑道,“夫人是说哪里的话。你什么时候都是我姚大年明媒正娶的老婆,都是姚府的大夫人。”

    连美凤见他的语气放软,娇笑道:“算你识相,要不然,我才不管你呢。”

    姚大年嘿嘿笑。

    姚家良从李云昊那些如常回来,又遇到了姚溪娟。

    “瞧你高兴的!”她气不顺地嘲讽道。

    姚家良的眉微皱,“怎么哪里都能见到你啊!”

    姚溪娟心里的火气正旺,姚家良的一句话顿时将她的怒火给点着了,“这是我的家,我想在哪里就在哪里,和你有什么干系。倒是你,老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

    “我好男不和女斗。”姚家良忍着气,走进去。

    崔淑芬表面上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照样不问世事,什么都不管,依旧对姚大年温言软语,但其实她的心一直都在嗓子眼上吊着。

    “娘。”姚家良一边叫着一边走进来。

    “爹不在房里?”他瞟眼四周,如常问道。

    崔淑芬拉着他,赶紧坐了下来,但又觉那里不妥,忙要去关门。姚家良拉住她的手臂道,“娘,不要关门。”

    “可是”崔淑芬愣一下,明白过来,又坐了下来。

    “家良,我是不是有些反常。”她焦心地问。

    姚家良抚着她的手笑道,“娘,什么都不要想,你只要保持和以前一样,让姚大年和连美凤不要看出什么苗头就好了。”

    “知道,知道。”崔淑芬答道。

    “娘,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姚家良道。

    崔淑芬怔忡道:“难道还有其他的隐情。”

    “您还记得您和我提过的关于罗刹门事情吗?”姚家良小声道。

    崔淑芬赶紧点头,“难道真的和什么罗刹门有关。”

    姚家良点点头,说出当年的真相,“我在账本的信中发现了一封赵奉如写给姚大年的信,其实杀害爹,是庄王的命令。姚大年和赵奉如不过是执行者。”

    崔淑芬捂着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家良,就此停住吧,不要报仇了。”她眼眶中涌动着泪水,紧紧抓住姚家良的手,“家良,你是你爹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你不能有事。”

    姚家良安慰道:“您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我不仅会给爹报仇,也会保护好你自己。只是娘,我没有办法一下子顾及到您,所以您一定要当心。只要不被姚大年和连美凤发现马脚,您就是安全的。”

    “我没事,倒是你,千万小心,啊!”崔淑芬擦擦眼泪道。

    “我知道。”姚家良眼中也闪烁着泪水。

    实际上,他对于自己是不是能全身而退,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使陪上自己的性命,他也要还爹一个公道。

    姚家良走后,李云昊走出来,“未央,我要去一趟镇上。”

    “去镇上?”未央微怔一下。

    香儿爹和香儿娘知道李云昊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刚才他和姚家良两个人在房间里那么久,肯定是在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们两人虽然没有读多少的书,但是并不是糊涂人。

    未央心里也是清楚的,所以她走进李云昊,轻声道,“早去早回,我在这里等你。”

    李云昊微微笑,“你有什么要我买的,我全都给买回来。”

    “我想要”偏着头想了一想,她无奈道,“我都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我想你快点回来。”

    “香儿,你想要什么!”她转向香儿问道。

    香儿也自己想了想,说,“我只想要冰糖葫芦。”

    “那我也要冰糖葫芦。”未央笑道。

    李云昊宠溺地笑道,“好,我给你们带冰糖葫芦。”

    香儿爹忙将自己手上几十文铜钱拿过来,“龙公子,你身上没有钱,怎么给她们买冰糖葫芦。”

    李云昊的心一沉,忙将推辞,“大哥,我家在桃源郡有些生意往来,姚家镇也有曾经有联络的商家,我去找他们借钱,他们一定会借的。这些钱,你赶紧收回去。”

    “我知道你是大户人家的公子,这些钱不过是给你防身用的,万一找不到人,或者借不到,她们总不能不吃糖葫芦!”香儿爹笑着将钱,放到李云昊的手里。

    李云昊这次没有继续推辞,他接过了钱,笑着说,“我走了。”

    未央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猛然升起一股失落。

    去的时候,太阳才升起来不多时,而到了太阳都要落山了,人却还没有回来。

    未央叹道,“怎么还不回来。”

    香儿也拖着腮,“我还想着我的糖葫芦呢。”

    两个人对望一眼,不禁都笑起来。

    及至吃过了晚饭,李云昊却仍然没有身影。未央实在等不住,便去找她。沿着小路,她一路往前走,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看上去很像是龙瑾。

    不管不顾,她高兴地冲上去,便将那人抱住,“龙瑾!”

    “你怎么在这里。黑漆漆的,也不怕有坏人。”果然是龙瑾,他揽住她,笑道,“是在等我回来吗?”

    未央在他的怀中点点头,“嗯。”

    “走吧。”揽住她的腰,两个人并肩走回去。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