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老叫花子

    小白貂猛然窜进她的怀里,结实的身体撞得她一疼。【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以后我们相依为命吧。”未央的脸在白貂的油亮皮毛上蹭一蹭,低声道。

    她身中剧毒,体态衰老,脚程自然缓慢。走了很久,很久,她看着四周的景色除了草和树,还是草和树,没有半点变化。

    又走了好阵子,天已经黑了,昏沉疲累间,她往前栽去,不醒人事。

    阳光普照大地,她的眼睛被强烈的光线刺痛,几乎睁不开。白貂用嘴唇触一触她的脸颊,她微眯着,笑道:“你还没走。”

    白貂似通人性般,叼了一枚果子给她。她伸手接过,声音沙哑,“谢谢你。”

    挣扎着坐起来,身上的果子纷纷滚落下来。未央大喜道:“小白貂,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白貂似听懂了,又叼了一个给她。

    未央不接,笑道:“留着,一会儿吃。”

    白貂听话地放下,趴在她身边。

    未央将果子在衣服上擦擦,大口吃起来。吃完,将外衣脱下,把剩下的果子都包了起来。

    “小白貂,我给你取个名字吧。”歪头想了想,她笑道,“我叫你雪儿吧。”

    白貂听了似乎很高兴,嘴还是去舔未央的脸。

    未央哈哈笑起来,“不要闹了,我脸上都是你的口水。”

    体力依旧不好,走得依旧很慢,但是因为有了雪儿,未央觉得自己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

    来到一条小溪边,她走过去,蹲下身,从溪水的影子中,她看到了一个苍老的婆婆,头发全部都花白了,脸上满是皱纹。

    “这样的容颜,即使站在他的面前,他也认不出来吧。”未央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撩起水,将脸上的泥污洗干净。

    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终于看到了一个村庄,她身上的果子已经所剩无几了。村民很都好奇地看着她,而在她身后跟着的似乎是一只貂。

    “姑娘,你有衣服需要人洗吗,我很会洗衣服的。我不要钱,只要你给一碗饭吃就可以。”未央尴尬地对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开口道。

    那女孩害怕地看了她一眼,立刻跑开。

    未央笑笑,继续往前,想要去问另外一个人。

    “婆婆,你这是从哪里来啊!”说话的人,眼睛不自觉地看了一眼白貂,白貂正戒备地看着他。

    未央不想撒谎,也不想说真话,便道:“从哪里来的,我已经不记得了。”

    “婆婆,这个馒头给你吃。”一个小女孩递给她一个馒头。

    未央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她接过小女孩手中的馒头,说了声“谢谢”,便将馒头往口里塞。嘴刚张开,她又停了下来,揪了一大半,蹲下身,对雪儿道:“雪儿,你吃!”

    雪儿咬了一口,竟然开始吃了起来。

    众人都纷纷奇怪,这貂居然吃馒头。

    未央看着雪儿吃了,才将剩下的馒头给吃了。

    可突然之间,一道剑光闪过,小女孩来不及叫喊,便倒在了血泊当中。

    众人都惊恐地朝出剑的人看去,却是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

    “青莲,你太狠毒了,连小女孩都不放过。”未央激动地骂道。

    青莲微微一笑,不以为然,“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和你有接触的人,帮助你的人,全部都要死。”

    小女孩的爹娘见自己的孩子被杀,都冲青莲跑过来,青莲长剑一挥,两个人都倒了下去。

    未央跪在地上,拉着青莲的衣袖,求着她,“你想要怎么对付我都可以,我求你不要再杀无辜的人了。”

    青莲袖子一甩,未央倒在地上,嘴角吐出鲜血。

    “你有什么资格求我。”她拿剑指着未央大骂道:“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毁容,我要你十倍偿还我的痛苦,我要你终身孤独,生不如死。”

    正在她痛快淋漓骂着的时候,白貂突然跃起,朝她扑过去,她吃痛,用力一甩,白貂被摔到了地上,发出呜呜的声音。

    “小畜生!”青莲恼怒地就要朝白貂刺去。未央奔过去,挡在白貂的跟前,闭上眼睛。

    青莲收回剑,轻功一跃,消失在未央的眼前。

    未央睁开眼睛,周围除了三具尸体还在,除了白貂还在,所有的人都跑得无影无踪。

    青莲也不见了。然则,未央知道,她就在她的身边,她在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准备随时摧毁她生的希望。

    用手指当耙子,当铲子,一下一下得刨着土,手指尖的皮磨破了,鲜血流进泥土里,她却感觉不到疼痛。

    雪儿帮着她,用腿刨着。

    刨了一个巨大的坑,将小女孩一家三口都埋葬之后,找了块宽宽的废旧木块,就着自己手指上的鲜血,写下了“恩人之墓”几个字。

    人几近虚脱。“雪儿,你走吧。”未央仰面直接倒在地上道:“我要死了。”

    雪儿轻轻跃到她的身上,舔舔她的脸,趴在她的脖颈处。

    未央的眼角流下泪水,哽咽道,“没想到,最后一刻陪着我的人是你。”

    话刚说完,白貂又从她的身上跳下来,嘴巴咬着她的衣服,似乎想要拉她起来,可是她实在是没有力气。

    “吱吱吱!”白貂高声地叫着,用更大的力气去咬她的衣服。

    “我起来就是了,你不要再咬了,我没有钱买新衣服。”未央气喘吁吁地笑道。

    青莲的警告,青莲的狠毒,历历在目,她再也不敢向任何人求助,甚至不敢找活干,唯恐连累到无辜的人。

    说也奇怪,自己的身子自己很清楚,一直都病恹恹的。有的时候,她甚至都不禁想,自己一定不是个长命的人。却没料到,在这样的环境下,她还能活着。

    镇上丢垃圾的人比较多,每日她都去找那些别人剩下的残羹冷饭,挑一些好的给雪儿吃,剩下的自己吃。晚上,和白貂一起,栖居在破庙里,天气已经转凉,她将捡到的破布,破絮盖在身上。

    每天早晨睁开眼睛的时候,她都会看看头顶上的天,自言自语道:“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雪儿,我们出去吃饭了。”未央苍老的声音叫着雪儿的名字,雪儿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嘴里还含着一个红薯。

    “哇,是红薯啊!谢谢你,雪儿,我们今天烤红薯吃吧。”未央高兴道。

    敲着两块石头,打着了火,她将枯枝都拢到一起,将红薯放在火堆里面烤。红薯的香味慢慢地溢出来。

    未央享受地闭上眼睛,“哇,好香。”

    金黄灿灿的红薯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她摸摸红薯,“好烫!”说着,双手立刻放在耳朵上捏捏。

    这个时候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未央笑道,“我的肚子已经等不及了。”

    雪儿跳来跳去,看上去很高兴。

    未央掰下了一块,放到雪儿的面前,“这是你的。”

    雪儿用舌头舔舔,满意地看一眼未央后,低头下吃起来。

    未央咬一口,连连点头,“嗯,好吃。雪儿,这是我吃过的最香的东西了。”

    开开心心吃完了红薯,未央背着一个用粗麻绳系着的破罐子,拿上竹棍,道:“雪儿,出工了。”

    雪儿跳进她专门为她准备的破布袋子里。

    集市上很热闹,未央拿着竹棍边拄着,边四处看,有没有什么丢的菜叶子,或者是有人吃剩的东西。

    来到一个面摊,她看到有一个人站起来,以为他要走,便站在旁边,想等他离开后,将剩下的面汤倒到罐子里。

    那人瞟她一眼,骂道:“又脏又臭地老叫花子,离我远点。”

    未央脸上微红,苍老的声音,尴尬道,“对不起,对不起。”自己赶紧往后退,生怕肮脏了那个人。

    后退的时候,她没有看后面,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干什么啊,你!”被撞的人高声道,“你弄脏了我的衣服了。”

    “对不起,对不起。”她低着头道歉。

    破布袋子里的雪儿高声吱吱吱地叫着,凶悍地盯着骂人的女人。

    女人一看她袋子里的白貂,顿时来了兴致,“这是什么,看起来好漂亮。”

    “老太婆,你开个价,我买了。”女人大大咧咧道,一派豪气。

    这时,未央慢慢抬起头,布满皱纹的衰老脸上,却有一双清澈的眼睛。她盯着女人,哑声道:“不卖。”

    “你这又脏又臭的,有什么资格养这么漂亮的宠物。”女人鄙夷地看她一眼,不屑道。

    未央不愿再和她说话,转身便要走。

    “拦住她!”女人气势汹汹地道。

    人群中开始有人不平道,“这也太过分了。就算人家是叫花子,但是人家的东西就一定是人家的东西。”

    女人瞪眼反驳道,“谁知道她是从哪里偷来的。”

    “我出个主意,婆婆将她的宠物放下来,如果她跟着婆婆走,就证明是婆婆的,你看怎么样?”群人中冒出来一个清润的男声。

    未央不自觉朝说话的人看去,整个人顿时愣住,长风,是长风。她赶紧低下头,就要走。

    女人身边的一个下人去拦道,“你还是让我们确认一下再走。”

    未央不答话,径直将破布袋里的白貂拿出来,放在了地上,通身雪白的毛发,两只漂亮的眼睛,那模样甚是可爱。

推荐阅读: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剑道独尊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将夜 最终进化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