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身不由己

    “但是目前,李云昊显然不想让任何一个家族的势力占了上风,所以他便宠幸了怡妃,什么都没有的怡妃,而且还能给卫国的旧民们看看,让他们知道他一定会善待归顺的卫国百姓和旧臣。【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原来如此。”李云弘钦佩道,“还是母亲分析透彻。”

    朱秀敏微斥道,“你少用些心思在女人的身上,多用些心思在李云昊的身上,就什么都想明白了。”

    未央早把事情忘记到了九霄云外,但是其他的人都还记得。

    穆琛对着李云昊道:“皇上,宁王越来越放肆了”

    李云昊的眸色转深,“看来,他们的行动可能要提前了。”

    穆琛一震,“提前,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可以接管兵权的人。”

    “如果还找不到鬼谷子的传人,朕会将军权交给卢元庆。”

    “在放心使用的大将中,卢元庆的确已经是个很好的人选。”穆琛道,“假如能够请动陆长风的话!”

    李云昊叹一口气,“如果朕能得到陆长风和鬼谷子传人的襄助,扫平中原地区指日可待。”

    两个人正在说着话,秦枫匆匆进来,然后道:“禀皇上,暗卫已经联络上了齐慕白,并且将以怡妃的情况告诉给了他,他正在赶来的路上。”

    李云昊一听大喜,“那就好。”

    祺祥宫。

    李云昊向太后请安,“母后,这向身体可好,朕政务繁忙,也不得时时有空来看望母后。”

    朱秀敏抚抚额头道,“哀家年纪大了,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雪国越来越强盛,你们兄弟和睦,皇家早点儿后继有人。”

    李云昊温和而笑,“母后的关怀,朕都记在心里。”

    正巧在这个时候,李云弘走了进来,一看李云昊,忙跪下道:“微臣参见皇上。”

    李云昊忙道,“都是一家人,三哥无须多礼。”

    朱秀敏却已经眼泪汪汪地站了起来,走到李云弘的面前,“弘儿,你真的要走了吗?”

    李云弘瞟一眼李云昊,含泪笑道,“母后,虽然我也舍不得你,但是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家。”

    朱秀敏顿时生气起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皇帝又和你是兄弟,这里怎么不是你的家了。”

    说完,还特意看向李云昊,“皇帝,你说是不是。”

    李云昊微微笑着,点点头。

    “弘儿,再多住些日子,难道你愿意看到哀家思念成疾?”朱秀敏哽咽道。

    李云弘看向李云昊,又转向朱秀敏,“可是皇上他”

    朱秀敏期盼地望着李云昊,道:“皇帝,哀家向你求个情,你让弘儿再陪哀家几天,可以吗?”

    李云昊也走过来,看眼李云弘,叹口气道,“朕明白三哥的心情,也明白母后的心情,只是三哥离开封地已久,郡内的事务虽有人打理,但是没有三哥坐镇,恐怕会有缺失。母后最大的心愿就是国内昇平,百姓安居乐业,三哥回去主持大局,也算是为母后尽份心了。”

    “还是皇上思虑周全。弘儿,既然如此,你先回去吧。等过些日子,皇上会让你回来的,你说是吗,皇上。”朱秀敏淡声问。

    李云昊微微笑,“这个自然。”

    李云弘脸色难看至极,但仍按照宫中礼节辞别了皇上和太后。

    “母后,您不要怪朕狠心,朕也是从整个大局出发,不想雪国祖先创下的大好基业会在朕的手上。朕想三哥虽然遗憾,但是会理解朕的。”李云昊语气恳切,朱秀敏就是想要找个理由斥责他几句,也找不着。

    于是,朱秀敏笑道,“皇上说得对,哀家想,其实弘儿也是这么想的,错的倒是哀家,一直都想要将自己的儿子留在身边。但是,已经有一个儿子在我身边了,我却感觉不到。”她的诚恳语气倒是一点儿都不比李云昊的差。

    “母后能够这么想,朕就放心了。”李云昊微笑着说完,人已经站了起来,“母后,您好好保重身体,儿子就先退下了。”

    朱秀敏微点头,“去吧,政事要紧。”

    李云昊弯身行了个礼,便走出去。

    齐慕白在一处路边的凉亭休息,张恒喝口茶水问道,“少爷,未央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变成傻子了呢。”

    “我也不太清楚,还是要等到见到她才知道。”齐慕白焦急道,“再休息会儿,我们还得继续赶路。”

    张恒苦着脸道,“少爷,我们即使不累,马也累了。”

    齐慕白斜他一眼,“啰嗦。”

    “不是我啰嗦,未央现在是皇”剩下的一个字没有出口,他的眼睛下意识地看看四周,“那谁的老婆,该着急的是那谁,少爷你跟着瞎着急干什么。”

    齐慕白不想听他聒噪,将钱放到桌上,人站了起来,“你不走,我走。”

    “少爷,我就说说嘛!”张恒忙站起来,道。

    齐慕白敲一下他的头,“不说不行吗?”

    “不说还真的不行。少爷,你对未央的感情,应该让她知道才对。”张恒大喇喇说道。

    齐慕白看着张恒,良久都不说话。

    “少爷!”张恒不由低声问,“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齐慕白苦笑,“她知道了又怎么样。她喜欢的人不是我,而且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

    “少爷”张恒闷闷道。

    齐慕白随即又轻松一笑,“只要她健康快乐,我就高兴了。”说完,翻身上马,“驾!”

    发愣的张恒回过神来,大叫一声,“少爷,等等我。”快速跨上马背,“驾!”

    李云瑾走在宫墙之内,迎面依澜走过来,两个的视线都定定地落在彼此的身上片刻,依澜快速醒来神,随后便想转向另外的一条路。

    李云瑾紧跟上她的脚步,一把拽过她,将她拉到树林里,依澜挣扎道,“瑞王,你很喜欢这样吗?”

    “你说呢?”李云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依澜见他松开手,自己后退一步道,“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已经说得很清楚。而且我已经跟太后说了,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宁王。”

    “你已经跟太后说了?”李云瑾眯眼看向她,思索道,“太后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并没有发出懿旨让依澜嫁给李云弘,就表明,太后还是不舍得他的这步棋。”

    “那我要恭喜你了,不日,就是宁王妃了。”他吓到。

    依澜冷笑,“宁王不会娶我,太后也没再提这件事情。”

    李云瑾凑近依澜,“像你这样沉闷又无趣的女人,也就只有我李云瑾肯要。”

    “你说我沉闷又无趣。”依澜怒道。

    李云瑾耸耸肩,“难道不是吗?不信,你去问问兰心,或者怡妃,她们肯定也会这么说。”

    “兰心跟野马一样,如果像她那样叫有趣,我还是沉闷点好。但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沉不沉闷都碍不着你,走开。”依澜越过他就要走。

    李云瑾却拽住她,“如果我向太后提亲,你觉得太后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依澜怒道:“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

    “不是我逼你,是你自己在逼自己。”李云瑾也怒了。

    依澜一把推开他,“我没有逼自己。我没有亲人,太后对我有养育之恩,我报答太后的恩情是我自愿的。”

    “即使颠覆江山社稷也不在乎?”李云瑾沉声问道。

    “你父亲是朝中赫赫有名的将军,他为了社稷朝纲,戎马一生,战死沙场,你觉得这样对得起你的父亲吗?”

    依澜瞪向他,“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我喜欢你,所以太后才会将你看做棋子,如果我不喜欢你了,你觉得你还能成为一颗棋子吗?”李云瑾说完,又突然道,“喔,我想起来了,她还可以将你嫁给其他的藩王,拉拢其他的藩王,不管怎样,你都会为她效力的。”

    “你不要再跟我说这些,我不要听。”依澜捂住耳朵。很多的事情,她都不想面对,也不愿意面对。

    “依澜,我会立刻向太后提亲,至于太后怎么处置你,那我就管不着了。”李云瑾说道。

    “云瑾,懂我如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肯放手。我不想卷入朝局当中,我只是一个婢女,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依澜放下双手,眼泪汪汪地看着李云瑾。

    李云瑾心一沉,“耿建忠部是你父亲的嫡系部队,虽然他们一直都在外驻守,但是战斗力不可小觑。而且耿建忠曾受你父亲救命之恩,只要你一句话,他们一定会为你效犬马之劳。”

    “你怎么知道?”耿建忠虽然驻守边关,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眼线,也曾暗中联络到了她,说如果她愿意,他们愿意效力。可没有想到李云瑾却知道了。

    李云瑾轻笑,“在这个偌大的皇宫里,纷繁复杂地有诸多的势力胶着。这都是先皇之前不抑制家族势力和藩国势力造成的。”

    “可我并没有给他回复。”依澜低低道。

    “但是太后却想要从你的身上谋求到什么!”李云瑾的话刚一出口,依澜就一惊,“你说,太后她也知道。”

    “嗯。”李云瑾点头道。

    “依澜,我只问你,我和宁王之间选一个,你选择谁?除去你的真心,单从形势上考虑,太后可能会将你嫁给宁王,原因我想你明白。”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医道官途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圣王 百炼成仙 宠魅 火爆天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