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谁的阴谋

    痴傻之时发生的事情,她都全然不记得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那日,李云昊因商清病重离开的时候,连头也没回地绝尘而去。

    “大哥,你一定要撑下去,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她轻轻对齐慕白说着,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安慰自己。

    突然,齐慕白无意识地握上她的手,低语道:“未央,未央,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未央怔愣,想起刚才的情景,猛然闭上眼睛。她不敢再去想,齐慕白死了

    尽管内心忐忑,但她决定出去,至少到洞口,那里或许会有一点亮光,如果张恒来找他们,也更加容易找到。

    “大哥,我带你出去。”未央咬牙,想要将齐慕白的身子抱起来,却和他一起倒了下去。伤口膈到石头上,痛得她冷汗直冒。

    努力了好几次,她终于能够扶着齐慕白起来,将她的一只手臂放到肩膀上,两个人一步一挪地往微微有光的地方走去。

    到了洞口,她惊骇看到齐慕白的唇色发白,脸上却火红,额头上沁上了大颗的汗珠。刚才扶着她的时候,她已经感觉到他的身体滚烫,但是因为洞中光线昏暗,所以忽略了。

    汗水顺着发际流下来,未央忙拿袖子轻轻给他擦拭。

    她的朋友不多,在卫国的时候,能算得上真正朋友的只有两个,一个是陆长风,一个是萧王的女儿萧婉。可萧婉名字柔软,却爱金戈铁马,加上她的父亲看不惯朝中韦氏,所以多年前自请去戍边。她们两人便再也没有见过。

    后来,她又认识了兰心,依澜,还有齐慕白和张恒。然现在,长风生死未卜,齐大哥又变成这样

    他们的情,她该如何还!

    “冷,好冷”

    未央一惊,另一手去摸他的额头,滚烫异常。他正在发烧,难怪说冷。微微挣开被他握住的手,她帮他把身上的衣服拉紧一点。

    咬了咬唇,她忽然生出了一个想法,将自己身上的外袍脱下来,裹在他的身上。但效果甚微,齐慕白还是冷得浑身颤抖,痉挛得身子蜷缩成一团,痛苦地皱起眉。

    未央又慌又乱,他将齐慕白靠在岩壁上,自己爬到外面去看看动静。只有风的声音,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影,可她不敢确定,是不是所有的杀手都走了。天色微暗,似乎已经到了黄昏。

    悄悄摸出去,找了一点干草进来,又找到了两块干燥的石头,她再次回到洞里,拿着两块石头使劲摩擦,良久,没有星点火苗冒出。

    未央又哭又笑,她以前不是因为好奇玩过这样的游戏吗,当时差点烧伤,娘亲还因为这个生气,罚了她。怎么过了几年公主的生活之后,竟然连个火都生不了了。

    她将手中的石头扔到地上,自己趴在洞中冰冷滑腻的鹅卵石上,待胸前冰冷之后,她过去将他的外衣褪下,然后紧紧抱住他。

    齐慕白的身子滚烫,干涸的嘴唇上冒着细小的小泡。未央尽量和他的身子相贴,他在她的怀里轻轻颤抖着。

    “齐大哥,你一定要撑下去。”未央小声哭道,把他抱得更紧一些。

    “快走,未央,未央”反反复复的那句话,他一遍又一遍地低低说着,字句模糊,她听着却字字清晰地击打在她的心上。

    断剑门。

    玉鼎真人望向一个颀长男子的背影道:“挽心丹已经被齐慕白拿走了。”

    “很好。只要李云昊和她有肌肤之亲,挽心丹里的血蛊就会传到李云昊的身上,我们便能连成一体,他死我死,他生我生,这才是好兄弟。”男子背着双手,低低浅浅道。

    玉鼎真人拱手,问道:“王爷答应贫道的事情,何时兑现。”

    被称为王爷的人转过脸,正是端王李云麟。

    他满面笑容,那笑却有些冷,“真人放心,本王答应你的事一定会扮成。断剑门未来必定是江湖上的第一大门派。”

    “那幽莲呢?”玉鼎迫不及待,咬牙切齿道。

    李云麟眯眼冷冷道:“她自然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咯。”

    玉鼎大喜,论门派实力,她还不能和幽莲一较高下,但若朝廷出兵剿灭,情况就另说了。

    “多谢王爷。”

    李云麟端起桌上的两杯茶,“真人,今日之事全仗真人帮忙,这杯茶,我敬真人。”

    玉鼎恭敬接过,“玉鼎往日还要多仰仗王爷,不该说是皇上的提拔才是。”

    李云麟微微笑,“请。”

    “请。”玉鼎仰头喝完。

    “道长,这茶味道还真是不错。”李云麟望向玉鼎,淡声道。

    玉鼎愣一下,不解其中的意思,正待发问,猛然腹痛如绞,倏地明白过来,手指着桌上空余的茶杯,“这茶,这茶”

    “真人,你不要怪我太狠了。断剑门附近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皇上一定会彻查的。他的那些手下可都是聪明能耐的人,说不定已经知道了那些杀手不是冲你而来的,如果继续追查,保不住就查到你这里来了。所以,我只能让你为我保守秘密。”

    “你,你真卑鄙!”玉鼎指着他,咬牙切齿地骂道。

    李云麟微微笑,“真人说笑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本王不过是使用了一点小小的谋略而已。”

    “本王一向赏罚分明。为了奖励你为本王做的贡献,本王就告诉你一个秘密作为报答。”

    “什么秘密?”玉鼎捂着肚子坐到椅子上,冷冷看着他笑道,“我这真是引狼入室。想必断剑门早已在你的控制之中吧,即使我现在叫人,也是不会有人听见的吧。”

    李云麟轻笑,“真人心思澄明,说得一点不错。”

    玉鼎忍着痛苦,满头汗水,“你说的那个秘密是什么秘密?”

    “你最爱的男人,黄袍老道已经死了!”李云麟轻声道,“是死在你痛恨的幽莲手上。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为他,为你自己报仇了。”

    “死了?”玉鼎听闻,立刻慌乱起来,眼睛湿润,“他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断剑门其实是因黄袍老道创立。当年他还未修道,后来为了他师父的衣钵,又因她不肯离开罗刹门,两人最终分道扬镳。她断剑以示断情,从此不再踏足红尘。

    一口鲜血喷出,玉鼎捂住肚子的手松开,仰靠在椅子靠背上,眼睛微阖上,泪凝于睫。

    “娘娘,娘娘”

    “二哥,二哥!”

    各种嘈杂凌乱的声音传来,还有纷乱的脚步声。

    “嫂嫂!”

    “二哥!”

    未央微微蹙眉,慢慢睁开沉重的眼皮,哦,好多人,都是熟悉的面孔,唯独没有那个人。

    现在他正和商清在一起,又怎么会在这里。

    从他们的眼中,她看到了惊愣,甚至还有不可置信。

    秦枫紧锁眉心,脸上的神色可谓震惊之极。兰心站在秦枫的身边,怔怔地看着她和齐慕白。追风微微偏过头。

    洛平和白若芸眼底的情形更是精彩。至于长风,他眼里的表情,她看不懂,也不想去懂。

    略略低头看了看自己和齐慕白,他还在昏迷中,而她的身上仅穿了中衣,被她搂抱住的齐慕白也只穿了中衣,所有的外袍都盖在了齐慕白的胸前。

    “长风,你还活着,真好!”含笑带泪地,她闭上双眼。

    陆长风一下冲过去,“未央!”

    所有的人似都被惊醒。白若芸擦擦眼泪,走向齐慕白,扶住他,“二哥,二哥!”

    人群中有人一凛,但谁也顾不上去说什么。洛平立刻上前帮助白若芸扶起齐慕白,“若芸,他身体太重,你扶不住。”

    兰心苍白了小脸,毫不避嫌地走过去,道:“陆大哥,我来帮你。”

    陆长风淡淡看她一眼,轻声道,“暂时不需要。”

    “哦!”兰心微微一怔,随即又点点头。

    秦枫暗自一笑,却没说什么。龙泉山庄又过来两个下属,两人一左一右扶着齐慕白出去。

    “这里是哪里?”微微睁开眼睛,未央看到兰心坐在她的床边,便问道。

    兰心欢喜雀跃,忙将未央扶着坐起,“谢天谢地,嫂嫂,你可算醒了。这里是龙泉山庄的客房。秦枫本来是想将你带回宫的,但陆大哥说你伤重,不宜路上颠簸,我们便都来到了龙泉山庄。等你伤好些了,我们在回宫”

    “齐大哥呢?长风呢?”未央没有心思听她说那些,径直打断她道。

    兰心低声道:“齐先生还在昏睡中,大夫说要过些日子才能醒来。”

    “我要去看他。”未央眼圈一红,就要下床。

    兰心抱住她,哽咽道:“嫂嫂,你昏迷了两天才醒来,还是好好休息,就不要过去了吧。”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未央重重闭上眼睛笑了笑,道:“你们在怀疑什么!怀疑我和他之间有不清白的关系?”

    兰心一怔,慢慢站了起来,背过身去,“六哥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嫂嫂,你的身份还是避讳点比较好。”

    “避讳?就因为我的身份,所以我要对一个用生命去救我的人,不闻不问,置之不理。”

推荐阅读:官术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火爆天王 召唤万岁 宠魅 最强弃少 百炼成仙 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