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都是误会

    李云昊的话让他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的确没有见过鬼谷子本人。【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而每次授课给他的那个人,脸上都带着面具。他曾好奇地问过,那个人只是告诉他,他是鬼谷子的传人,认为他天赋异禀,所以才将鬼谷子的绝世绝学传授给他。

    有的时候,他多问了两句,他便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并且警告他,如果他再想继续探听鬼谷子先生的秘密,他就不会再教授他任何的兵法和武功。

    因此,以后他便也没有再多问什么。在他看来,能够有机会研习鬼谷子的兵法和武功已经是天大的幸运,如果因为自己的好奇而不能够继续研习兵法,岂不是得不偿失。

    “那个授课的人难道就是”蓦然,齐慕白想到了白啸天。

    李云昊道:“具体的情况如何,朕想,你只有向庄主去求证了。”

    的确,他必须向他去求证。

    祠堂。白家祠堂里供奉着老爷和老夫人的牌位。

    “父亲!”齐慕白在他的身后叫道。

    白啸天背对着他站着,好像知道他一定会过来一样。

    齐慕白走过去,给祖先上了香,对白啸天道:“父亲,我是你的亲生儿子吗?”

    白啸天侧侧身子,看着他,“不是。”

    “那我是”后面的话,齐慕白没有说出口,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白啸天,等着他的答案。

    白啸天微微笑道,“看来还是公主有办法。”

    “你不是我的儿子,你是鬼谷子先生的孙子。”白啸天叹口气道,“我一直在想着该怎么将你的身世告诉你,没想到倒是让她开了个头。”

    “那当年”齐慕白的心擂鼓般响着。

    “雪国大行皇帝追杀先生二十载,终于找到其藏身之地,那个时候先生年事已高,便自尽也安陛下之心。我的父亲是先生的书童,在先生隐居之后,便改了名字,创立了龙泉山庄。先生为了避世,和我的父亲断绝了来往。直到先生去世后,你父亲才带着你母亲来到龙泉山庄,将你母亲托付给我,后来他为了报仇,死于宫中众多高手的围攻之下。”

    “所以这么多年来,我恨你和夫人,全都是恨错了人。我的母亲之所以郁郁寡欢,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爹。”齐慕白的声音哽咽。

    白啸天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岳儿,其实你不姓白,你姓越,你的祖父叫越天朗,你的父亲叫越镇南。”

    说罢,他按一下香案前的机关,灵位后面的一堵墙打开,里面摆放着祖父,父亲和母亲的灵位。

    “我不敢将他们的灵位光明正大的摆放出来,只好在后面给他们设了一个灵堂。岳儿,你进去拜拜他们吧。”

    齐慕白震惊地看着摆在暗室的令牌,忽然想起多年前,他没有看到母亲的牌位,和白啸天大吵的情景。

    “父亲,为什么母亲的牌位不能进祠堂?”那时,他大声地冲白啸天吼道。

    吼完白啸天,他又满腔怒火地手指向杭静,“是不是你不准放的。”

    白啸天大声道,“你母亲是妾,妾是没有资格进祠堂的,你明白吗?”

    那时候的他,是多么地不懂事,他居然气得下了山,整整十五年,再也没有踏进过龙泉山庄一步。

    齐慕白对着祖父,父亲,母亲的牌位,扑通一下跪了下来,“祖父,父亲,母亲,不孝孩儿白岳给你们磕头了。”

    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之后,他又侧过身子,给白啸天叩头,“多谢父亲这么多年对我母亲的照顾,对我的照顾。”

    “快起来,快起来!”白啸天忙扶起齐慕白,“从礼数上讲,我还得称你一声,公子,怎么能让你行如此大的礼。”

    齐慕白微仰头,看向他,“如果当年没有您的收留,我这个所谓的公子,还不知景况如何,这个礼,您当收。”

    不待白啸天阻止,他坚持磕了三个头。

    “终于真相大白了。”白啸天转头看向牌位,“我也可以松口气了。”只是,“岳儿,我听洛平说,你将自己鬼谷子的身份告诉了皇上。”

    齐慕白给祖先上了香之后才道,“我即使不告诉,他也猜到了。索性,我便告诉了他。”

    将话说出口的时候,他便做出了决定,辅佐李云昊匡扶天下。可世事弄人,他怎么会想到他和李云昊,居然有仇。

    “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所有的隐情,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白啸天问道。

    齐慕白有些茫然,“不知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办法想。”祖父和父亲都是被朝廷的人害死的,而他现在又去为朝廷效力,祖父和父亲泉下有知,该多么伤心难过。不说他们,就是他自己对追杀他们二十载的朝廷也充满了恨意。

    祖父辅佐太祖皇帝打天下,威名赫赫,却因为功高震主而被追杀,足以可见这个朝廷不是什么仁义的朝廷,不帮也罢。

    然而李云昊治国有方,如今边塞势力强大,虎视眈眈,两国交战,受苦的还是百姓。

    齐慕白陷入了两难之中。

    “岳儿,不管是你的祖父,还是你的父亲,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都是盖世英雄。他们都侠义为怀,忧国忧民。”白啸天道。

    齐慕白听着他的话,陷入了沉思之中。

    安静的房间里,一个丫鬟模样打扮的人坐在桌边,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云麟的侍女绿萝。而白铭则靠着窗子站着。

    “三少爷,你还没有下定决心吗?”绿萝看着他道。

    白铭仍然有些犹豫,“你们知道,刺杀皇帝,可谓是九死一生的事情,我帮你们做这件事情,到底有什么好处。”

    “以后你就是龙泉山庄的主人了,难道这个不算是好处吗?”绿萝轻声道。

    “龙泉山庄的未来主人是白谦,这个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即使皇帝死了,你的主子做了皇帝,他就能够让我成为龙泉山庄的主人吗?真是笑话,只要白谦还在,我就永远都没有机会。”白铭恨恨道。

    “如果白谦不在了呢?”绿萝的话令白铭心一凛,他眯眸看向绿萝,“难道宁王有什么好办法?”

    “宁王既然有心用你,就必然会好好栽培你。”

    “可是白谦也不是等闲之辈,你们如何能杀得了他。”

    “那就要看你了。”

    白铭不解其中意思,“看我?我可打不过他。”

    绿萝眼睛眯眯笑着,对他招招手,白铭将耳朵凑近去,绿萝轻声在白铭的耳朵边上耳语两句。

    白铭的嘴角泛起笑容,似乎对绿萝的主意很是满意。

    未央在房间里面一直都坐立不安,她走来走去的,李云昊不禁道,“你能不能歇会儿,晃得朕的头都晕了。”

    “你说齐大哥向庄主求证到了真相会怎样?”她不停地在后悔,如果不让齐大哥知道事情的真相就好了,往往真相是最伤害人的。

    “齐慕白是鬼谷子的传人,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事情。”李云昊盯着未央问。

    未央愣一下,道,“在你灭掉卫国的时候。”

    “所以你便借着找鬼谷子的借口,想要离开皇宫?”他料到了她会中途逃跑,却没有想到中间又会发生这么多的变故。

    未央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睛看着桌子上的烛火,“我那个时候一门心思想要离开,却没有想到兜兜转转还是走不了。不过现在倒不想走了,李云昊,我的心已经不在皇宫,即使在皇宫也是一具行尸走肉。这样的我,你真的愿意留下。”

    李云昊轻笑,“我无所谓!”

    未央咬着唇,看向他,半晌突然道,“齐大哥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是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死的,你都不担心他是不是还会辅佐你吗?”

    “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讲缘分的。”

    未央点头叹道,“可惜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往往都是有缘无分的。”

    白铭在屋子外面敲白谦的房门,“大哥,你休息了没有!”

    房门打开,白谦站在门口,身体颀长,“三弟,有事?”他和白铭也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两人的关系比起他和白岳之间要融洽很多。

    白谦举一下手中的酒,“我得了一壶好酒,所以就来找你喝酒了,不知道大哥有没有兴致。”

    此时此刻,他哪里有喝酒的兴致。齐慕白一回来,所有人的视线和目光全部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从小到大,他都是众人追逐的焦点,而他就只能当做他的绿叶。

    虽然她的母亲不受宠,可是父亲却极其偏爱他这个儿子,还有母亲也不知怎么了,他总感觉她有的时候,对他比对他这个儿子还要好。有的时候他真的是想不通,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亲生母亲会这样。

    这次受了伤,关心他的人就更加多了。即使皇上也对他青睐有加,难道他一直都要落于他的下风吗,他真的是不甘心。

    白铭为白谦倒上酒之后,故意叹气道,“白岳一回来,我感觉我就跟个隐形人一样,整个山庄里面的人都只知道有个白岳,根本不记得还有我这个三少爷。大哥,还是你好,毕竟你是长子,没有人敢小瞧你。”

    白铭说完,猛灌一口酒。

推荐阅读:官术 光明纪元 火爆天王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宠魅 最强弃少 百炼成仙 醉枕江山 最终进化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