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真正的闵王

    朱敬和不忿道:“他之前都是在韬光养晦,现在时机成熟,他便开始暴露自己的野心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敬和,不要被愤怒蒙蔽了眼睛,丧失理智。”朱秀敏微微不耐道。

    朱敬之开口道:“闵王是异姓王,他若有野心,名不正言不顺。再说,他如此明目张胆地要挟皇上,难道就不怕皇上除掉他。”

    李云弘点头,表示赞同朱敬之的观点,“我倒是和小舅舅的想法类似。闵王突然跳出来,肯定不是在为自己壮大势力,他一定已经依附了某一方。”

    朱敬之看向李云弘猜测道:“是皇上还是端王?”

    “一定是皇上。”朱秀敏咬牙道,“说不定,所谓的调虎师营去剿匪不过是李云昊自导自演的戏码!”

    朱敬和愤怒地握紧拳头,“李云昊太狠了。虎师营是我最嫡系的部队,他现在将虎师营调走了,姐姐,我们的势力大受影响。”

    李云弘双手环胸道,“元妃娘娘那边怎么说?”

    “边塞那边的大皇子正在和二皇子较劲,一时之间可能还顾不上我们这边。”朱秀敏叹口气道。

    李云弘眼睛瞥向朱敬和,“舅舅,我们手中没有有力的棋子,你还是要忍住,不要让李云昊揪到你的把柄。”

    朱敬和咬牙答道:“是。”

    御坤殿内。

    秦枫不解地问李云昊:“皇上,您真的要将虎师营调给闵王?虎师营可是驻扎在瑞都的精锐部队,对护卫瑞都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李云瑾又问,“调走了虎师营,瑞都的护卫军队,皇兄想好了由哪支部队来接替了吗?”

    “朕会让肖劲新组建的赤羽营来接替虎师营。”李云昊沉声答道。

    李云瑾一怔,原来皇兄早有打算。既然已经有了新的部队来接替虎师营,那虎师营岂不是很难再回来了。不过,他担心的并不是这个,他担心的是闵王,他将两万精锐的王师要到手,意欲何为。

    他的忧虑经由秦枫直接问了出来,“皇上,闵王要这两万精锐,定然不是为了剿匪,说不定是有其他的用处”

    “闵王已经不再是闵王!”李云昊打断秦枫道。

    众人皆是一惊,不知皇上为何突然间有此一说。李云瑾开口问道:“六哥,你这是何意,为什么闵王已经不再是闵王?”

    “闵王已经死了,你们见到的闵王是由其他人假扮的。”李云昊淡声道。

    秦枫惊道:“这怎么可能!臣一点儿破绽都没发现。世上真有长得如此相似之人。”如果是人皮面具,他不可能发现不了。

    “你们见到的闵王是李云麟扮的。”李云昊的话让殿中的人全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李云瑾疑惑问:“六哥,你是怎么发现的。”他们那么多人都没有看出来的事情,六哥是怎么看出来的。他不仅好奇,对李云昊的崇拜又多了几分。

    “闵王沉迷丹药,懂些旁门左道,朕不奇怪。但是他无意间流露出来的仇恨目光出卖了他。闵王和朕无冤无仇,他不可能那么恨朕。”

    其实还有一点,他没有说。闵王迷恋丹药,清心寡欲,对女子只会有欣赏,不会有,但是他从那个假闵王眼中发现了他对未央的强烈。

    “皇上是何时发现闵王是别人假扮的?第一次来见皇上的闵王是真还是假。”秦枫忍不住问道。

    李云昊道:“第一次来见本王的闵王是真的,后来来的以及朝廷上的那个闵王是假的。”

    追风彻底被弄糊涂了。“师兄,既然你知道闵王是假的,为何还要将两万的精锐交给他节制。”

    李云昊眸中精芒闪烁,“虎师营中的将领和朱氏一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留他们在身边,后患无穷。朕早欲分解裁撤虎师营,却苦于没有好的理由,正好李云麟假扮闵王找朕要兵,朕便将计就计,把虎师营推出去。既可安抚李云麟,又能削减朱氏的势力,何乐而不为。”

    秦枫佩服道:“皇上计谋精妙,可谓一箭三雕。”

    瑞都李云麟宅院内。

    青莲靠在李云麟的肩头,眼望着李云麟手中的令牌,笑道:“你这次算是大获全胜。估计这会儿朱敬和与李云昊正气得跳脚呢。”

    李云麟凝着令牌道:“朱敬和火冒三丈是一定的,但我那位皇弟就不一定了,说不定这正是他所盼望的。”

    青莲不解:“虎师营是守卫瑞都的精锐部队,现在却归王爷所有,李云昊却不生气?”

    “虎师营的确精锐,但同时也是对李云昊的巨大威胁。”李云麟道。

    青莲更加疑惑了,“威胁?”正待问李云麟说那话的缘由,突然恍然大悟道,“虎师营不是李云昊的嫡系。”

    李云麟满意地笑笑,“没错。所以李云昊的想法很复杂,他一方面想要铲除虎师营,另一方面他又需要虎师营。所以,他便采用了折中的办法,将虎师营调走。”

    “难怪他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你,原来是这样。”青莲暗想,朝中之事果然错综复杂,令人眼花缭乱。

    然,她还有一个疑问,“李云昊真的没有认出你?”

    李云麟将和李云昊面对面的细节全都回忆了下,确定道:“没有。”

    青莲追问,“那秦枫呢?他也是制作人皮面具的高手。”

    李云麟将令牌放到枕头下,捉住青莲的手,“你师父的手艺高绝,他没有发现破绽。”

    青莲笑道:“我看是王爷厉害,定将那闵王模仿得惟妙惟肖,才没让秦枫看出破绽来。”

    李云麟一个翻身将青莲压到身下,“这次你和你的师父立了大功,本王要好好奖赏你。”

    兰心拉着依澜来找未央,恰好碰到未央在院子里晒太阳。

    “嫂嫂!嫂嫂!”兰心高高兴兴地进来,一看到未央就跑过去左看右看,点头道:“嗯,气色好多了。”

    依澜走过来,柔声道:“奴婢依澜,叩见贵妃娘娘。”说着,她就要弯身行礼,未央忙站起来,托住她,“你又来了。”

    绿珠又搬了两张椅子,一张给兰心,一张给依澜。兰心大大咧咧坐下,依澜却始终不肯坐。

    “依澜,你不坐,我也只好站着了。”未央轻声说道。

    “娘娘是贵妃,是主子。依澜是奴婢,不是一类人。”依澜小声道。

    兰心打趣道:“想要做主子还不容易,嫁给九哥不就可以了。”

    “奴婢身份低微,不敢高攀。”依澜微垂着头,声音很小。

    兰心和未央对望一眼,兰心要开口,未央对着她摇摇头。

    这时,绿珠将依澜强行拉到了椅子上,“依澜姑姑,你就放心坐吧。我家公主,是最不爱讲尊卑的人。你要是总站着,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公主身子刚好些,你就不要让公主为难了。”

    未央对依澜笑着说道,“绿珠说得对,你站着,我心里也不好受,还是坐着好,我们一起说说话。”

    依澜听到绿珠和未央这么说,便也不再推辞。

    三个人说说笑笑,极应开春的景致。

    大概是累着了,兰心和依澜走后,未央喝了点粥,便上床睡了。李云昊来时,她正睡得沉。

    李云昊问绿珠,“她今天怎么睡这么早。”

    “兰心公主和依澜姑姑来看公主,说了会儿话。在她们走后,公主便觉得疲累,奴婢就服侍她睡下了。”绿珠回禀道。

    随后,她又问:“皇上用膳没有?”

    李云昊摇摇头,吩咐道,“你随便弄点什么过来,朕吃点就可以了。”

    “是。”绿珠应一声,赶紧下去准备。

    皇上的饭菜岂是说随便就能随便的。幸亏穆琛跟着李云昊,也知道李云昊的喜好。在穆琛的帮助下,绿珠总算备了几个菜。

    李云昊也不挑,妥妥当当吃了。绿珠一旁看着,莫名紧张,直到李云昊说了一句“撤走!”她才松了口气。

    吃了饭,他照旧看各地呈上来的折子,直到宫中点上了宫灯。

    未央醒过来时,看到灯下的他,便坐起来。李云昊一眼瞟到她,快步过来,将床边衣服架上的一件袍子拉下来,披在她的身上,“怎么醒了?饿不饿?我让厨房煮点宵夜给你吃。”

    未央摇摇头,伸出手臂抱住李云昊,“我只想抱抱你。”

    李云昊也伸出双臂,回抱住她,柔声问:“怎么了,是不是做什么不好的梦了?”

    未央轻声答道:“没有,就是想要抱抱你。”

    李云昊轻轻拍着她的背,一室静谧。

    陆长风到了卫国,先是见了肖劲和卢元庆,将自己的来意说明了。陆长风本就是肖劲和卢元庆非常佩服的英雄,所以三个人很快便达成了共识。年已经过完了,士兵们的士气又提了上来,正是破萧的好时机。如果萧王答应投降,便放他一条生路,如果他执意顽抗,便立即发兵攻城。

    然而肖劲顾虑道:“陆将军,虽然你和萧王是旧识,但你现在效力的是雪国,萧王性格宁折不弯,他定然会认为你是叛徒,将你杀子而后快。”

    陆长风叹道,“萧王虽性情刚硬,但我相信他不是一个听不进去道理的人。百姓安居乐业应该是他最愿意看到的景象。”

推荐阅读: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莽荒纪 圣王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