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她倒懂事

    “两位哥哥好偏心,就知道和三哥亲厚,把我这个九弟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或者,你们觉得我不配和你们喝酒?”李云瑾站起身来,懊恼问道。

    李云昊知云瑾在帮他,便顺水推舟,笑道:“你们听听,九弟吃醋了。你也不用恼,大哥和三哥的酒,朕都转敬给你,免得你日后说我们这些做哥哥的欺负你。”

    李云弘暗自不忿,而李云麟却淡笑着道:“九弟,大哥敬你。”他高举酒杯,一饮而尽。

    刹那间,尴尬气氛化解,君臣开怀畅笑,众人又连饮数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云昊笑道:“母后说此宴是为宫中三喜临门而设。借着母后的吉言,朕再添一喜,凑个四喜临门。”说着,他从高位处走下来,走向李云瑾。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坐在李云瑾身旁的男子,一身白衣,面相清俊。此人面生,在座的官员都很奇怪,不知是何方人物。又见他长相出众,气度不凡,便开始猜测他的来历。

    有人交头接耳道:“这个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神医齐慕白,听说他上次被皇帝召进宫为怡妃治病。但即使他治好了怡妃的病,也是个无官无爵的平民,有什么资格紧邻瑞王爷而坐?”

    在座之人还没有从白衣男子座次安排的疑惑中醒悟过来,便惊讶地看到皇帝纡尊降贵亲自走到了他的身边站定,对着他微微一笑后,朗声对众人道:“诸位爱卿,朕今日说的第四喜就是朕已找到开国元勋鬼谷子先生的后人齐慕白先生。他不仅是鬼谷子先生之孙,还是龙泉山庄的二少爷,也是江湖传言的神医齐慕白。”

    除了李云麟的嘴角凝起丝不易察觉的笑痕外,朱秀敏之下的所有人全都惊愣住。

    “朕今日赐封齐慕白为天下兵马大元帅,除了朕的禁卫军,其他的军队均由他节制。”旨意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都似盯在了他的身上一样。

    眼前的年轻人温文尔雅,他真的是当年横扫天下的鬼谷子军师的后人?暂且不说他身份的真假,即使是真的,皇上将天下的兵权尽数交于他,他就真的放心?鬼谷子曾经为了雪国开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太宗皇帝却因为担心他功高震主,有谋反之心,而要杀他。追杀鬼谷子的行动持续了二十年,直到鬼谷子终于死了。

    这段恩怨,站在众人面前的年轻人难道一点儿都不介意?

    之前的兵权一直都是在朱敬和的手中,他持续多年一直都是元帅,在军中的影响可以说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而后范相也展开和他争夺兵权的地步。但是因为李云昊之前推行的兵制改革,元帅的地位已经和过去不同。后来范相倒台,朱敬和的元帅位置算是坐稳了。

    然而李云昊又将他最厉害的鹰师营调到了别的地方,朱家的实力已经削弱,而今他又提出这么一招,他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然而这是皇上的决定,他若质疑的话,反而会显得自己想要霸占军权似的。以他对李云昊的观察,李云昊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肯定是做足了准备的,也就是说他根本无法去改变他的决定,而且这么多的官员在场,很多已经是他新提拔上来的官员,他们自然会站在他的那一边说话,最后,他反而会落得一个霸占元帅之位的恶名。

    朱敬和瞥了一眼李云昊,冷冷一笑。李云昊你一步步蚕食我的势力,一步比一步狠,你确实厉害,老夫又输一步!

    朱秀敏迅速和李云弘交换了下眼色。依澜在背后看的清清楚楚,朱秀敏的手紧紧攥着,精致描画的柳眉蹙成一团。

    齐慕白走出来,一掀衣摆,在李云昊的面前跪了下来,声音坚定,“谢皇上隆恩。齐慕白必定鞠躬尽瘁,以报皇恩。”

    李云昊微微眯眸,“朕今日将雪国百姓的福祉托付给你,朕能信任你吗?”

    齐慕白黑眸湛亮,道:“怡妃娘娘曾经说,百姓福祉重于泰山,个人恩怨轻如鸿毛,臣矢志不渝。”

    李云昊微微一怔,脑海里闪过未央的容颜,他没有想到一个女子竟然有这么宽广的胸襟,随即扬声而笑,“齐慕白,朕信你。怡妃相信的人,朕也相信。”

    然而,他和她之间,或许再无可能。以她的聪慧,怎么会不知他的目的,但她仍然没有到场。李云昊的目光远眺,淡淡一笑,走回高台主位,拿起一盏酒,对着齐慕白道:“齐先生,朕敬你。”言罢,仰头饮尽。

    几滴酒汁沿着脖颈缓缓下滑。下座中的李云瑾等众人全都跪下,随着所有人的屈膝下跪,“皇上圣明”的呼喊声回响在殿中。有歌有舞,灯火映出美人的娇美脸庞,下面的人推杯换盏,人声鼎沸,如同一幅盛世的画面在他的面前展开。

    可,他的心里却如同有把火在烧着,是自己醉了吗?还是自己一直都想要醉,却怎么也醉不了。江山,美人,他最想要的是什么。那些坐在下面的人,他们想要的又是什么?人心难测,世事难料,谁能主宰谁的命运?

    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他问身边的穆琛:“怡妃怎么没到?”

    他的这一声,让半醉不醉,不醉装醉的人瞬间都清醒了过来。其实所有的人都留意到了,怡妃娘娘没有到。在刚才齐慕白说到怡妃的时候,他们便本能地寻找怡妃的身影,却是没有看到。

    没想到,皇上还是问了。当然其他的官员也并不在意。论朝廷的势力,怡妃没有任何值得他们去关注的必要。

    穆琛恭敬地答道:“怡妃娘娘说自己目仍是为婉郡主守灵之身,不宜参加这样的盛会。而且一萧王造反之事,她身为卫国的公主,尽管没有参与,但也难辞其咎,所以在听涛轩闭门思过,也同时超度死去的亡灵。”

    李云昊听完,沉默了会儿,淡淡道:“她倒懂事!”

    各朝臣听着皇上的口气漠然,便都暗自想着,都说皇上宠爱怡妃,真假难辨,如今看来,果然是三分真七分假。卫国最大的一支宗亲势力已经被剿灭,怡妃昔日的风光只怕难再有了。不过卫国的百姓归顺的时间不长,皇上又想要收复陆长风和他的那些旧部,所以对怡妃倒也不能完全不闻不问。

    妃嫔们感觉到李云昊漠然的口气,内心欢喜,有把持不住的,已经轻轻笑开。皇上独宠怡妃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太后瞥了一眼座下的元妃,她嘴角微扬。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她似乎越发安静了,谨言慎行,不比之前咄咄逼人的个性,倒有几分让人捉摸不透。这时,她眉眼盈满笑意,太后轻抿了口素酒商清,也不过如此。

    这时,惠妃微微一笑,道:“臣妾斗胆献丑弹一曲,为皇上助兴如何?”

    惠妃之前不过是进宫的一个宫女,没有人注意到她,后来她攀上高枝,一跃成为惠妃,惊讶了不知道多少人,当然也遭到了不知多少人的嫉妒。

    兰妃在惠妃的话音刚落的时候,就不屑道:“论弹琴,这宫里有人比怡妃弹得更好吗?惠妃妹妹,我看你还是不要班门弄斧的好。”

    惠妃也不生气,依旧笑道:“我知道怡妃姐姐的琴好,要是怡妃姐姐在,妹妹也就不敢献丑了。”

    众人都看好戏似地看着兰妃和惠妃,李云昊展眉一笑,道:“惠妃,朕翘首以待。”

    朱秀敏笑道:“惠妃能得到皇帝的圣眷,自然有过人之处。哀家也很是想听听。”

    德妃嗔道:“皇上,你可不能偏心,惠妃都献艺了,臣妾也要献个丑。”

    安蓉慧终于笑骂道:“你们啊!”说着,她看了商清一眼笑道:“你们都是精通才艺的人,姐姐我自然觉得是比不上。这宫中要说才艺能和怡妃一较的,恐怕就只有元妃妹妹了。”

    李云昊的眸光微带促狭地看向安蓉慧,笑道:“皇后过谦了。朕偏说,没有人的琴艺比你好。”

    大家都有些吃惊,一向对皇后仅仅以夫妻之礼相待的皇上,为什么一下子好像转变了性子,开始对着皇后宠爱起来。所以德妃和兰妃有些急了,连一直都不得宠的皇后都引起了皇上的注意,她们怎么还坐得住。但又不好说什么过分的话,只好不停地说皇上偏心皇后。

    一时间,庆祝大会变成了妃子的献艺大会。

    李云麟提议道:“皇上,既然各位娘娘都迫不及待地展示自己的才艺,就不如让愿意展示的娘娘们都展示一下,我们顺便也饱一饱耳福和眼福。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母后,依你的意思呢?”李云昊侧头看向朱秀敏。

    朱秀敏笑道:“如此甚好。”

    演奏得好,说不定就能得到皇上的青睐,从此成为宠妃。所以表面上的演艺,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场战争,一场各宫妃子争夺皇帝的战争。

推荐阅读:神座 重生小地主 官场之风流人生 醉枕江山 九星天辰诀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圣堂 重生之温婉 神煌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