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遭众人围攻

    未央在她们两个一出去,就倒在床上,“这下真是在那几个家伙的面前丢人丢大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其实他们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干,她当时确实是困了,抱着李云昊的脖子之后,好像就就想不起来了,可是她的衣衫都是整齐的啊,身子也和昨天一样,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干。

    这样想了一番,觉得自己已经不怎么责怪自己了,便下床,穿好鞋子,然后吩咐刚才的两个婢女进来,为她洗漱。

    “皇上有没有什么时候回来。”未央在两个婢女给她梳头的时候问道。

    “皇上说会回来陪娘娘用午膳。”

    “喔。”

    “皇上除了吩咐你们为我洗漱,有没有吩咐其他的什么,比如看住我什么的。”未央似笑非笑地问,李云昊经常搞这种事情,这次使用盯梢的伎俩,她也不会觉得奇怪。

    哪知,两个婢女吓得慌忙跪了下来,“奴婢不敢!”

    未央看到这两个婢女慌张的模样,便知她们肯定没有说谎,于是赶紧将她们扶起来,笑着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也就是随便问问。既然皇上一下子可能会不来,我先回听涛轩一趟,过一会儿就回来。如果皇上回来问起,你们就说我过去听涛轩了。”

    两个婢女赶紧应道,“是,娘娘。奴婢送您。”

    未央失笑,“我又不是不知道路,你们不用送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是。”

    未央怕李云昊回来了之后看不到她,会着急,便在洗漱之后,立刻离开。其实她回去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就是想要回去找绿珠帮忙打打下手,她想要做一顿饭给李云昊好。

    还记得在鹿城的时候,她做过饭给长风和老元帅吃。细细想起来,那都是好遥远的事情了。昨天,他送给了她发簪,她便想着自己也该为他做点什么。

    未央伸手摸一摸头发上的簪子,开心地往听涛轩走去。一路上走着,想起昨天李云昊跟她说的事情,他要去查看新军的训练情况,她的心里是有疑惑的。这件事情太后他们知道吗,端王呢,他知道吗。他那么大张旗鼓地训练新军,他们怎么会视而不见,不采取任何行动呢。

    军队里面妃子是不允许进去的,她倒是真的没有听过这样的规矩,总觉得里面是有蹊跷的。要是在以前,她肯定会问,但是现在,她只会自己在心里琢磨。她很清楚,他有很多的不方便,而她已经开始在学习渐渐体会他的难处,在他觉得应该告诉她的时候,她相信,他会告诉她的。

    还有长风,让他整日在这个宫廷里面做一个禁军统领实在是无法发挥他的长处,他本是应该在沙场上纵马奔腾的英雄。她还是要找个机会,好好和长风说一说这件事情,她在宫中不需要他的保护。

    和李云昊重归于好,好像天上的浓雾都被拨开了一样,未央心情雀跃地,一路欢快地穿过御花园,然后往听涛轩的方向走去,脚步轻盈。

    路过八角亭的时候,她看到八角亭里面围着了一群人,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的样子。人总是好奇的动物,她也不例外,但是前车之鉴,只要她去看,肯定就会和她发生什么说不清楚的牵扯。所以她只是站定了,朝那边看去,想要明白是怎么回事。

    亭子里面有德妃和兰妃,还有惠妃也在,另外还有她不怎么认识的一些穿着美丽宫装的女人,似乎是品级稍微低一些的嫔位贵人什么的。

    她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所以看到那么多的人围在里面,仅仅好奇了一下之后,她便摇头笑笑,宫里到处都是是非,能躲还是躲了吧。

    为了不让亭子里面的那几个总是和她不睦的妃子发生冲突,她便想着绕开亭子,然后从别的小径回去听涛轩。不曾想,却听到了一阵清脆的响声,这个响声她很是熟悉,因为打过别人,也被别人打过,所以印象深刻。

    接着亭子里面的声音也传了出来,“不是我们偷的,我们就是被打死也不能够承认。”未央听着那声音好像是坠儿的声音。

    “坠儿姐姐说的对,我们没有偷拿,为什么要承认。”另外的一个女子说道,听起来似乎是五儿。

    “坠儿?”未央一惊,立刻往亭子的方向跑过去。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未央在人群外面道。亭子里面的人都纷纷转过身来,看着她。未央推开他们走进去,看到两个宮婢披头散发地跪在地上。

    未央走到她们的面前,蹲下身子,凑近去看她们的模样。两个宮婢似乎也察觉到有人在看她们,遂都抬起头。未央大吃一惊,“五儿,坠儿,你们这是”

    此时五儿和坠儿的嘴角都是红肿的,显然是被打过了。她们两个看到未央,仿佛看到了救星般,又惊讶又欢喜。

    “娘娘!”五儿的年纪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

    未央看到五儿一边的嘴角高高肿了起来,坠儿的一只眼睛也被打肿了。

    “是谁打的你们?”未央站起身子,盯着德妃兰妃,还有惠妃冷冷道。

    “怡妃娘娘,这两个贱婢偷拿德妃娘娘的东西,难道不该打?”出声的是一个未央都叫不上名字的贵人。

    兰妃的嘴角一扬,“她们听涛轩本来就有偷拿别人东西的惯例。当初不就是有月华偷拿别人的东西吗?”

    围着未央的太监宫女全都嗤笑起来。

    未央冷笑道:“兰妃,你有那么多的时间和这些人搞见不得人的小动作,还不如多花些心思想想怎么哄皇上高兴。”

    兰妃见她眉宇一凛,心中微惊,不敢再说话。陆长风被皇上招揽,而和她交好的那个什么齐慕白又成为了大元帅,她在宫中的势力不可小觑。她吃过了不少亏,多少长了点心。

    倒是惠妃吃吃笑了起来,“我说怡妃姐姐,兰妃姐姐不过是说点实在的话,你又何必生气呢。身正不怕影子歪,你若觉得你的丫头没事,又何必在乎别人说什么。”

    德妃也皮笑肉不笑地附和道,“兰妃说的事情,我在宫中也有所耳闻。怡妃姐姐,你是怎么管教你手下的人的。当初月华就手脚不干净,现在又出了这两个丫头,难道偷拿是你们听涛轩的传统。还是你对你的这些个婢子都太刻薄了,弄得她们不得不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跪在地上的坠儿听着她们的话,愤怒至极,啐了一口道:“放你的狗屁,我们娘娘是最疼我们的人。”

    “贱人,敢骂本宫!”德妃大怒,单手指向站在坠儿周围的一个太监道:“给本宫张嘴,打烂她的嘴。”

    “你们谁敢动手,我就杀了他。”未央冷冷看着那名正要动手的太监,“你们有人想要动手的就试试。”说完,她的身子来到五儿和坠儿的面前,弯身扶起她们,“我们回去。”

    怡妃因为皇上册封了德妃和惠妃,所以这宫里的风向便也悄悄地发生了变化。加之德惠二妃对未央嫉恨,即使知道皇上对未央有情,也会选择闭口不言。此刻众口铄金,她们就不相信未央还能将整个情势反转过来。

    所以众人只认为怡妃已经失宠了,并不知道那其中的很多缘故。尤其是宫中大宴,哪个妃嫔不是上赶着去,可偏偏她没有去,而且理由是为婉郡主守灵。谁人不知这婉郡主是想行刺皇帝不成才自裁谢罪的,故而大家猜测定是皇帝下了旨不让她来,她才不来的。

    刚才那个被未央拦住的太监心里思量着,该不该执行德妃的命令。尽管未央已经和往日不可相提并论,但好歹她还顶着贵妃娘娘的头衔,还是主子。

    而德妃也是那惹不起的人,虽然暂时不得宠,可那是太后的人。太监左思右想,既不敢动手,又不敢不动手,进退两难。尤其是已经举起来的手臂,更是打下去不是,收回来也不是。

    一直都未出声的惠妃突然打破静默的气愤,微微笑着看向举着手臂的太监,“你这狗奴才,没有听到德妃娘娘的话吗?”她的语气冷冽,“这两个贱婢胆敢觊觎霓才人的东西,那是死罪,应该杖毙。”

    “霓裳谢各位姐姐抬爱,愿意为霓裳主持公道。这两个丫头虽偷拿我的东西,但她们都是怡妃姐姐的人,不如就让怡妃姐姐带回去处置吧。”

    颇为为难的声音轻柔地掠过,未央怔忡,朝声音的来源处看去,却是吃了一惊。这站在德妃身边的宫装女子难道就是那晚李云昊带回去的霓裳?

    看她的容貌,的确有种远远照镜子的感觉。要是不知隐情,她还真的会生气,只是,她和李云昊这一天一夜的耳鬓厮磨,已经清楚了李云昊不过是为了躲酒,才将此女带回去的。

    云瑾早已告诉她,李云昊并未宠幸她,而是将她给赶了出去。但后来又考虑到李云麟的因素,便封了她为才人。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圣堂 神座 重生小地主 神煌 醉枕江山 首席御医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