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娇颜映雪

    这一次,他一个人在大街上行走,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他转身看去,突然发现一匹骏马飞驰而来,沿路的小贩全部都惊慌失措,很多的摊位都被马蹄给踏翻了,行人更是纷纷躲让。【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若是一名男子便罢了,可偏偏是一名女子。

    秦枫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兰心,所以他不打算招惹是非,但有气愤这名女子的嚣张气焰,于是便捡起街边的一块小石子,对着马匹的脑袋就扔过去。马儿都头部突然被砸中,便立刻停步嘶叫起来。那女子没有抓稳缰绳,立刻从马上摔了下来。

    当然,秦枫是留了力道的,所以马匹仅仅只是受了惊吓,并没有受伤。而从马匹上摔下来的女子也无甚大碍。众人见到女子从马上摔下来,全都幸灾乐祸地笑起来,甚至还有人说“活该。”

    女子从地上爬起来,简直都要被气死了。她抽出自己的软鞭立刻朝秦枫飞甩过去,就在那一瞬间,秦枫发现了她手上的镯子。他躲过女子的鞭子,飞身过去,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厉声道,“你的镯子哪里来的?”

    女子不答言,只想甩开她,无奈于秦枫扣得死紧,怎么也挣脱不开。

    “快说,镯子哪儿来的?”秦枫急切地催促道,恨不能将她的手腕给捏碎了。

    女子无法正要开口说出镯子来历,却又突然喊道,“王爷救我,王爷!”

    秦枫一听是王爷,便立刻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看到一架豪华的大车缓缓行过来。秦枫看向女子问:“你和战王爷是什么关系?”

    女子在他分神之际,快速挣脱他的控制,往那辆豪华大车跑去。此刻豪华大车也停下来,有小厮快速将脚踏放到车边,然后一个须眉男子从里走出。

    秦枫定睛看去,不是战勤是谁!

    而此刻,战勤的视线似乎只在那名女子的身上,“赵姬,你为何又在街上骑马,瞧你将街上弄成了什么样子?”话是责备的话,可那语气却很宠溺,并不认为这个被称为赵姬的女子闯了多大的祸一样。

    赵姬撒娇道:“王爷,你看我的手。”说话的时候,她将手腕抬起来给战勤看,嫩白的手腕上果然出现了一道深红的痕迹,正是刚才秦枫使劲捏出来的。

    “是谁干的?”战勤脸一沉,貌似心疼地问道。

    这名赵姬眼见王爷疼爱于她,说话的声音便更加娇媚起来,“就是那个人!”她的手指向秦枫,战勤的视线也往秦枫看去。秦枫跟在李云昊的身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战勤怎会不认识他呢。

    “秦统领!”战勤不再理会赵姬,而是越过她,直接朝秦枫走去。

    赵姬恃宠生娇,心里想着这里是王爷的封地,自然是王爷最大,那个所谓的秦统领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自然没有王爷高。所以她追上战勤,拉着她的手臂,撒娇道:“王爷,你要给我做主!”往常这么说,战勤真的会为她做主,所以她认为这次也一样。

    “闭嘴!”却没想到此次的娇嗔献媚反而招来了一顿骂,立时吓得噤声。

    秦枫淡淡笑道,“秦枫见过战王爷!”他对着战勤恭顺行礼。

    “赵姬冲撞秦统领,实在抱歉!”战勤道歉道,又微侧头叫道:“赵姬,还不过来给秦统领道歉。”

    赵姬本以为秦枫不过是个小角色,却不曾想连不可一世的王爷都对他另眼相待,顿时明白此人来头不可小觑,遂三两步地就过来了,“王爷!”此刻的声音再也不敢故作娇媚,而是小心翼翼。

    战勤粗声粗气道:“还不赶紧向秦统领道歉。”

    “秦统领,刚才妾身失仪,请秦统领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包涵。”赵姬可怜兮兮道。若换作别的男人,必能从她的楚楚可怜中体会到佳人我见犹怜的妙处,可惜秦枫心不在此。

    “夫人应该向刚才被你的马惊吓住的百姓道歉,而不是跟秦某道歉。”秦枫看着赵姬,声音平淡地道。

    此言刚出,战勤便吩咐左右道:“统计出百姓的损失,王府照价赔偿。”

    左右听闻,立刻道:“是,王爷!”

    “秦统领,既然到了此地,不妨到王府中喝一杯再走。”战勤又对秦枫道。

    秦枫此行本是为了打听兰心的下落,现又见赵姬手上的镯子就是兰心手上曾经戴着,从未离身之物,加上战勤和赵姬的关系,不禁开始怀疑兰心失踪一事和战勤有无关系。

    “既然王爷盛情,秦枫领命。”秦枫拱手恭敬道。

    战勤在王府设宴,为秦枫洗尘,并让赵姬相陪。在战勤的眼神示意下,赵姬端着酒杯为秦枫献酒,秦枫一手接过她的酒,一手握住她的皓腕道:“夫人这镯子是从哪里来的,这般精致。”

    赵姬微愣,轻笑道:“不过是个普通的镯子,秦统领似乎很感兴趣。”

    秦枫的声音微厉,“普通?此镯名娇颜映雪,乃世间罕有。难道你没发现通透的羊脂玉里有红色的爱心图样吗?”

    赵姬细细看去,果如秦枫所言,顿时愣住。

    “贱人,还不赶紧说出这镯子的来历。”战勤听秦枫的言辞语气变了,便知这镯子对秦枫特别重要。而秦枫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他怎么也得给足面子。

    赵姬怯怯道:“这镯子是江县令小姐我的。”

    关于王府中的姬妾暗中收受下面官员的贿赂,为他们说话的事情,他是知晓的,只是没有在明面上组织罢了。所以在听到赵姬如此说的时候,脸上并无任何惊讶的表情。

    “来人,立刻将江县令传来。”战勤立刻命令道。

    秦枫的手微抬,“战王爷,我是否可以单独见见这个江县令,说到底这是秦某的私事,不该劳动王爷打架,但王爷盛情,秦枫不敢不受,所以还请王爷帮人帮到底,给行个方便。”

    “这个容易,没问题。”战勤爽朗地答道。秦枫是皇帝身边的亲信,他的一句话顶得上他的十句话。

    秦枫笑着谢道:“秦枫感念王爷恩情,若有机会,定还王爷这个人情。”

    “好说,好说。”战勤回笑道。

    此后,战勤果然不再过问秦枫之事。秦枫顺利得以和江县令单独见了面。事前,江县令已经被告知了他要见的是什么人。

    “下官见过秦统领。”江县令抖擞着身体道。

    秦枫时间紧迫,无暇和他打哑谜,遂径直将镯子放到他的面前,“这个镯子是哪儿来的?”

    江县令一怔,“这个镯子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枫就打断他,“快说。”

    “是是是。”江县令一迭声地道:“这镯子是”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继续道:“是伯阳山的大当家送的。”

    秦枫的眉头皱起,“伯阳山的大当家?”

    江县令吞了下口水道:“伯阳郡因为山林多,所以占山为王的也多。但要论这伯阳地界,那支土匪实力最强,当然要数这伯阳山的土匪。这只镯子便是大当家所赠的。”

    “你下去吧。我和你所谈内容,不得向外人透露半句,否则,你项上人头不保。”秦枫沉声道。

    江县令一听,立刻道:“是是是”而后快速退出去。秦枫坐下来,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秦枫一身黑衣装扮,戴着斗笠只身前往伯阳山,半途中,突遇一伙人正与一名女子缠斗,他立刻上前去帮忙。几名壮汉被他轻而易举地就击退,仓皇逃走。

    被围的女子收剑道谢,“多谢公子相救。”

    秦枫面无表情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姑娘不必言谢。”说完,他转身便继续前行。

    “我叫宁珊,你叫什么?”宁珊追上去问道。

    秦枫不理她,继续朝前走。宁珊抬眼远眺,此路是不是去伯阳山的方向吗?

    “前面是去伯阳山的路,你是要去那里吗?”宁珊好奇问道,“你知道伯阳山是什么地方吗?”秦枫相貌堂堂,表情冷漠,一身黑衣更是将他英挺的气质体现出来。

    秦枫停住脚步,返身看向宁珊,冷漠回道:“那里是土匪窝。”

    宁珊一惊,“你知道。”

    秦枫答:“就是知道,我才要去。”

    “你去那里是”宁珊打量一下他的全身打扮,心中猜想他说不定是遭遇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才想着去那里的。莫非是复仇,他的表情,他的装扮太像是一个复仇的人。想到这里,宁珊顿时不痛快起来,她不想和秦枫成为敌人。

    “我要去投靠伯阳山的大当家。”秦枫说一句,转身继续走。

    宁珊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投靠。

    “你叫什么名字?”她跟上他的脚步,追问道。

    秦枫边走边回道:“知道我的名字对你没有好处,而且前面是土匪窝,你一个姑娘家就算是有些拳脚功夫也不宜再前行。”

    宁珊笑道:“没有我的同意,伯阳山没人敢收你。”

    秦枫再次停下快速移动的脚步,不悦地看向宁珊,“姑娘,你不知天高地厚也未免太过了些。我不愿和你争辩,你还是快些离开吧。否则,我到时即使有心救你,也心有余力不足。”

推荐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九星天辰诀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圣堂 最强弃少 神煌 召唤万岁 首席御医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