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我们走着瞧

    未央对着绿珠笑笑,然后看向小婢,“请她进来吧。【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是。”小婢出去后,不一会儿,商清走了进来,“怡妃娘娘好大的架子。”

    未央眼皮都没有抬,径直道:“来了就好好说话,绿珠,去给元妃倒杯茶来。”

    商清没想到未央的话如此直接,面色不由有些讪讪地,这开场的优势,她已失去,心里便想着接下来的气势,她可不能再输了。

    “绿珠,你别忙了,也就不过几句话的工夫。”商清看向绿珠道,“你先出去吧,我和怡妃有几句要紧的话,你到门外去帮我们看着去。”

    绿珠清楚商清是来者不善,虽不知她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很显然,她不想出去。商清看向绿珠,阴阳怪气地笑道:“绿珠真是个护主的奴才,每次有什么人要和怡妃说几句话,她总是不放心。就好像我们这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人,会将她的主子给生吃了似的。”

    而绿珠也毫无客气地阴阳怪气道:“我家公主菩萨心肠,从不把人往歪处想,才屡屡被人陷害。何况元妃娘娘对我家公主也并不友善,我家公主碍于情面,总不好不打个招呼,我绿珠不过是个奴婢,就是此刻被娘娘赐死了,也不过贱命一条。所以,绿珠没有什么不敢说的。”

    “瞧瞧你这张嘴,都是被你家娘娘给惯出来的。”商清咬牙笑道。

    未央也笑道,“绿珠,不要在这里贫嘴了,还不赶紧倒茶去。”其实绿珠想要说的话,也是她想要说的话。绿珠素来知道她的心思,在见她对元妃没有好脸色的时候,才扮着黑脸将话给说了。

    商清道,“你也太好脾气了。有句话说得好,叫做奴大欺主。”

    “元妃妹妹终究是个明白人,才没有和叛臣同流合污,甚至大义灭亲。”未央不动色地道,商清的脸上却是一阵红,一阵白。

    轻轻咳嗽了一声之后,她道,“被绿珠这么一闹,倒是把想要说的话给忘记了。”

    “慢慢想总会想起来的。”未央的视线终于落到了她的身上,不再飘忽。

    商清也不再说笑,而是非常严肃地道,“萧未央,我明白,现在云昊哥哥最喜欢的人是你。你只要不高兴,云昊哥哥会想着办法让你高兴。你咳嗽一声,整个太医院都会被惊动。你在他的心目中比什么都重要。在这个宫中,没有人能够拥有比你更大的荣宠。”

    未央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并没有打断她的话,只是静静地听她说着。商清停顿着,等的就是她的反驳,只要她反驳了,她才能够继续。然则,未央却是令她失望地,什么都没有说。可即使是什么都没有说,就是那种眼神也已经让她受不了了,那是一种得意的眼神,那是一种鄙视她的眼神。

    “你的样子看起来很得意。”商清恨恨道。

    未央淡淡道,“你说的这些,我并没有在意,而且你也夸张了。首先我不高兴,只是我自己不高兴,他不会想着办法去让我高兴。他是一国之君,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没有那么多工夫去关心我。其次,我生病了,向来只有韩医女一个人过来。整个太医院被惊动!你说得太离谱。”

    “离谱!”商清冷笑道,“我看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吧。算了,关于这个,我已经不愿意和你继续争论了。因为这不是我说的重点。我今天来要告诉你的是,你无论用什么样的办法都是无法让我离开这个宫廷的。我和你如果有一个人必须离开的话,那也是你离开,我是一定会留在这里的。”

    “你在不在这里,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如果想要在这里,就在这里好了。我没有这个权力让你离开,让你离开的人只有皇上。”未央盯着她道。

    商清咬牙道,“你终于说到问题的关键了。没错,除了云昊哥哥,没有人能够让我离开,但要是你在云昊哥哥的耳边吹着枕头风呢,你不是最擅长做这个的吗?”

    未央的脸色蓦然冷了下来,“商清,我看在皇上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但是你若是得寸进尺,就不要怪我不给你三分薄面。”

    商清的敏感神经被她触动,立刻站起来,激动道,“你给我三分薄面,是我给你三分薄面才对。我是商清,是如妃娘娘看中的人,是云昊哥哥在她的娘亲病逝前亲口承诺过要保护的人。”

    未央叹一口气,她实在是无心和她争论这些,“是,我知道你对皇上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你要是想在我的面前耍威风,寻找你在这个宫殿中的存在感的话,你已经做到了。我已经强烈地感受到了你的存在。如果你是想要警告我什么,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我没有什么值得你警告的。你想要的名利,我不会和你争,也不会和你去抢。我不是不敢去争去抢,我实在是很厌恶这个东西。”

    商清抚掌道,“果然是大义凛然的长乐公主,做什么事情都是那么有道理,难怪那么多的男人为你倾倒。可是你的这一套,我商清才不会认。我告诉你,皇后的宝座,你休想坐上去。”

    “你想坐,你就坐吧,我不会和你抢的。”未央笑道,嘴角泛着讥诮,她不是很爱皇上的吗,不是应该爱他这个人的吗!

    “我不仅要皇后的宝座,我还要云昊哥哥。”商清不依不饶地继续道。

    未央想了会儿,答道,“李云昊,我不能让给你。你见过有哪一个女子愿意主动将自己心爱的人让给别的女人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着瞧。”商清冷哼一声走出去,刚到门口就发现绿珠在外面偷听呢,不由对着绿珠冷哼一声,而后离开。

    绿珠对着商清的背影皱皱鼻子,走进去道,“公主,你看看她的那个样子,真不知道那底气是从哪里来的。”

    未央笑道,“由着她去吧。”

    绿珠问,“公主,你真的不想做皇后啊!你如果不成为皇后,以后就不能和皇上葬在一起了,你不是说生死都和皇上在一起的吗?”

    未央喃喃道,“如果不是相爱的两个人,即使葬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未央的话音刚落,绿珠就道,“可是,你和皇上很相爱啊!”

    未央答道,“既然相爱,便会心有灵犀。即使不在一起,也能心意相通。”

    绿珠嘟起嘴不高兴地道,“公主怎么说都有道理,奴婢说不过你。”

    未央看着她,轻轻一笑。

    御坤殿。

    边塞传来国书,边塞可汗薨逝,席格顺利成为边塞的可汗。而同时,天祚王堕马受伤,迫切地想要见未央一面,希望李云昊能够尽快安排。

    李云昊将国书的内容说了之后,李云瑾立刻道,“六哥,这两件事情是不是太巧合了,怎么席格一继承可汗,天祚王就堕马了呢。天祚王的马术在边塞是一流的,这也太奇怪了。”

    秦枫附和道,“确实很奇怪。皇上,会不会天祚王的死和席格有关。虽然席格这次站在了我们这边,但是边塞对雪国一直都虎视眈眈的。之前席勒想要攻打雪国,他便怀柔。可现在席勒已经死了,他的国策会不会变呢?”

    李云昊道,“齐慕白那边暂时没有特别的消息传来,边境之地应该还是平安的。至于天祚王的死,目前看似乎仅仅是意外,至于其他的,要详查了之后才能确定。”

    李云瑾问,“六哥有没有将六嫂和天祚王的关系告诉给六嫂。”

    李云昊轻轻摇摇头,“暂时还没有。目前雪国和边塞的形势尚且还不明朗。当初因为她是卫国公主的事情,卫国和雪国的战争给她带去了很多的困扰,朕不想事件重演,所以想着等到雪国和边塞的局势明朗了一点再说。但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是到了该告诉她的时候了。”

    几个人正在说着话,外面有小太监匆匆进来,跑到穆琛的耳边说了几句。穆琛赶紧启禀道,“皇上,外间有宮婢进来禀报,说元妃娘娘要上吊自尽,说是对不起皇上。”

    李云昊的眉头蹙起,“朕去看看。”说罢就要走,见到李云瑾等人都没有动,又道,“你们也一起。”

    李云瑾颇为为难,“我们?”

    “你们不都认识清儿吗?”李云昊烦恼地说一句,便走在前面。李云瑾,秦枫等没有办法只好跟上,他们的确是认识商清,但是也不算很有交情啊。可既然皇上都发话了,他们又能怎么样!

    李云昊一行人快速地赶往仪元殿。刚进去,就听到商清在里面要死要活的,李云昊迈步走进去,呵斥道,“清儿,不要闹了,赶紧下来。”

    商清哭哭啼啼道,“反正云昊哥哥不要我,我在这个世上又没有什么亲人,还不如死了干净。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就不用背着叛臣女儿的名头讨人嫌了。”说罢,就将自己的脖子往绳子上挂。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 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