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心愿已了

    “快快扶我起来”天祚王断续道,“快!”

    “外外公!”未央赶紧去到他的床前,“您不要起来了,躺着舒服些。【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

    天祚王专注的眼神看向她,“你就是未央?”

    未央点点头,“我就是未央!我的娘真的是你的女儿?”她曾听到传言,天祚王是一个叱咤风云的王爷,是边塞最有威望的人之一,就是边塞的可汗也会给他三分薄面。可眼前的分明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在他的身上看到最多的是慈爱。

    天祚王沙哑道:“你的母亲是我的女儿,我有她曾经的画像,你看看是不是你的娘亲。”说着,他吩咐守在床边的总管,“赶紧赶紧拿画像过来”

    总管忙应道,“王爷,您稍等,我马上去取来。”

    未央缓缓跪在床边,“可是为什么我的娘亲从来就没有提过,她从来就没有提过她的身世,我无法相信!”

    天祚王叹息道,“我也无法相信,我还以为金安已经死了,却没有想到她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而且是这么好的女孩儿。都是我当年意气用事,说要将她赶走,她就真的走了,再也不回来。等到我气消了,要去找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了。”

    总管已经将画像取了来,“王爷,画像取来了。”

    未央凑近去看,那眉眼,鼻子,嘴巴真的和自己的娘亲一模一样,根本就是一个人。她突然之间百感交集,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却没有想到远远的塞外居然还有自己血亲。

    再也忍住住,未央哭着道:“外公!”她的手紧紧抓住天祚王苍老的手。

    天祚王的眼角流下欢喜的泪水,“这一生我纵横驰骋,征战多年,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找到金安。如今在我即将离开这个世上的时候,还能够见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了。老天终究是待我不薄,我再也没有遗憾了。”

    “金安,父王欠你一句话,这就去找你说清楚!”天祚王伸出手,仿佛是要去触摸什么,随后他的脸上带着笑容,手臂又直直落下。

    床边上痛哭一片,“王爷,王爷!”未央更加是大哭起来,“外公,外公!”

    因天祚王是边塞的功臣,席格决定为他举行国葬,给了他最风光的葬礼。未央作为他的外孙女,也参加了葬礼。

    间隙,李云昊与席格碰了面。

    “席格,趁着这个机会,朕想问问你,边塞新皇的国策到底是怎样的,是战是和!似乎目前你还在处于试探的状态。”李云昊连弯子都没有和他绕,直接单刀直入道。

    席格倒是没有料到他居然会这么直接,表情有些讪讪地,“国策的制定非我一己之力,我还需多多询问长老们的意见。”

    李云昊的嘴角带着轻轻的笑容,“长老们的意见?不知道你在杀掉席勒的时候,是不是也想着要征求长老们的意见?”

    席格的这个可汗之位来得本就不怎么光彩,便道:“席勒是在雪国境内战死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李云昊,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李云昊墨黑的眸子带着讳莫如深的笑,“席格,你我都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其实,朕也不是想要威胁你什么。只不过,你现在的内部真的就那么稳定?各个部族之间是否就真的亲密无间?你要知道你的兄弟们可都紧紧盯着可汗的位置呢。”

    “你想要说什么!”席格咬牙道。

    李云昊无所谓道,“不过就是和你说说平常话。我知道你想要通过进攻雪国来转移大家对席勒这件事情的追究,你也担心他们了解到真相是不是。但是朕想要提醒你的是,当你在进攻雪国的时候,很可能有人的眼睛已经开始盯上你好不容易得来的宝座了。”

    “多谢你的提醒。”席格恨恨道。

    李云昊笑了笑,“那你就好自为之吧。我不希望梁国的百姓饱受战火的摧残,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打,我雪国当然是全力以赴。现在的雪国内政似乎比边塞的景况要好些。”

    边塞的事情一了,他们立刻启程回雪国,所有缜密的安排都是虚惊一场。席格的确是诚心让他们去和天祚王见最后一面的,并没有任何的刁难之举。

    御坤殿。

    匆匆从雪国赶往边塞,接着又马不停蹄地从边塞赶回雪国,本应是很疲倦,但她却始终都睡不着。她的心里是这样的欢喜,不禁和他的感情愈来愈浓,同时又见到了自己的外公,好像所有坏运气全都过去了,现在留在她身边的全部都是好运气。

    猛然间,她又想到了商清,想到了商清的那些话,心里禁不住微微烦躁起来。其实她一直都有一件想要说,却一直都没有说的事情。而现在,她亦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出来。

    重重地闭着眼睛,她思考着要不要讲出来,或者以什么样的方式说出来。

    “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说,总憋着不难受吗?”他的大手轻轻落在她的发上,也许,她的烦躁乱动,他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你能不能将商清送出宫去。我不喜欢她住在宫里。”她倏然脱口而出。

    半晌,李云昊完全没有声音,未央的心沉沉落下去,低低的笑声飘到李云昊的耳朵里,“我随便问问,你不要当真。我先睡了。”

    她赶紧翻个身,李云昊已经将她抱起来,坐到自己的怀里,锐利的黑眸深深打量着她。她被盯得手无足措,心里更加是闷得慌。为了躲避他强势的眼神,她将头埋下去。然则,他却霸道地轻轻捧起她的脸,让她和他对视。

    “我还以为长乐公主是个深明大义的女子,却原来是妒妇。喔,我想起来,之前你生气了,就因为我封赏了商清,那个假商清。”他扬着眉,漂亮的嘴角微微勾着。

    他在笑!他居然在笑!她都要被气死了,他却是在笑,有什么好笑的!未央咬着牙,心里一阵气闷,“是啊,我就是妒妇,我就是不喜欢你的身边有别的女人,我就想要将你宫中的女人都全部赶走,然后全部都换成男的。”

    一股脑说完了之后,她却怔了怔,把宫中的女子都换成男子,他会不会吃醋?在思绪还没有回神的时候,她的头已经被他压了下来,“将宫中的妃子都遣走,我还是可以同意的。但是你后面的话,我不能同意。”

    “你真的会将宫中所有的妃子都遣走吗?”未央忍着笑问着,心里所有的阴霾也都一扫而空。只是心里忍不住又沉重起来,“我不是一个深明大义的女子。”

    那日仪元殿的事情,她也听说了。要不是李云昊眼疾手快,可能商清真的就刺中了自己。咽喉乃人体的脆弱部位,一个不慎,真的会死掉的。

    对于商清,她是有些内疚的。可是绿珠却苦笑道,“公主,你永远都只记得别人的好,永远都不记得别人的坏。那元妃娘娘不知道明着暗着害了你多少次,你都没有和她计较,已经足够了。”

    或许绿珠说的是对的。在这个宫中生存下去,有的时候是该有些狠心的。可她终究无法做到,她无法去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用各种阴谋诡计给害死。

    当然,内疚是有些内疚的,她的心里仍然是不愿意让商清继续留在宫里。她说不出来具体的原因,但是有种强烈的感觉,商清在宫里了,她会很不安。

    每次看到李云昊的时候,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商清,商清已经变成了她在面对他的时候,她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她并不是一个容易委屈自己,然后去成全别人的人。她想让商清离开宫中的想法是如此强烈,强烈到她控制都控制不住。

    “你是个好女子。”他的语气中隐含着淡淡的不悦之情。

    她内心的纠结只有自己能够懂,他亦知道他同样在纠结痛苦之中,他觉得自己的做法对不起自己死去的母亲。

    猛地抬起头,她低吼道:“可是你真的喜欢一个喜欢嫉妒别人的女人吗?你是一国之君,需要很多的女人来给皇家开枝散叶。而且你还有你母亲的遗命在身,我明白你很难做。可是我就是不想你去别的宫里,我,我”

    他喉咙里溢出几声笑,眼角的笑纹更加明显。未央后面的话戛然而止,他这是一副什么表情,是在得意吗?

    她实在是不明白她的话有什么让他可得意的,她不过是将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了而已。但她的惊讶表情越甚,他脸上的笑容就越大。

    ”笑,笑,笑死你算了。”她伸手去打他,两个人嘻嘻哈哈地打闹起来,终于,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身下,声音低沉,“你的精力似乎很充沛,要不要我们”

    透过精致的帷帐细缝,女子的身体雪白,红唇娇艳欲滴。

    其实在睡前,她还暗暗给自己规划了一套情敌作战计划。尽管现在她和李云昊之间如胶似漆地,但商清那边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还不知道她会出什么幺蛾子来勾搭他呢,她得防着点才行。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 求魔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剑道独尊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三世一恋 绝色女保镖:冷少,不服来战 掌上蜜妻,火辣辣! 玄天魔战记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重生豪门:亿万归妻不好惹 邪王扶上榻:农女有点田 我的救赎你的爱 灵异录之骗子小天师 我的女仆是恶魔 军爷撩妻有度 凶宅鬼探 封门诡术 往昔一梦 阴人往事 亿万追爱 缚手成婚 天价前妻,撒旦的心尖宠儿 被女神捡回家 最强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