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2 俱在刀下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衣冠正伦   书名:汉祚高门_汉祚高门无弹窗_汉祚高门最新章节

    乱军今次进犯下相,统兵将领名为刘满,乃是刘徵的从子,虽然年方二十,但身为将门之后,已经是久从戎旅。

    对于这一次的行动,乱军也是颇为重视。逃入野泽至今,已经数年之久,虽然因为各种原因,他们得以生存下来,而且由于徐州各方相持,境遇也是一点点的转好。

    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能长久安居,野泽中地势复杂,并不适合大规模行伍活动。这不独限制了徐州军的深入围剿,对于乱军本身也是一种限制。如果长久被困于此,他们或要不战自溃,被外界的徐州军分化拉拢。要知道他们也不是什么多有凝聚力的精兵,只是一群走投无路不得不抱团求存的溃卒而已。一旦局面长久停滞不前,乏甚变数,难免人心忐忑、摇摆不定。

    徐州那些军头们,虽然与乱军联络不少,甚至主动帮忙为他们提供给养补充的机会。但那些人也没有什么好心肠,仅仅只是为了饲养一个祸源而已。

    身在野泽中朝不保夕,周遭尽是敌人,这样的日子简直就是折磨。所以刘徵也曾试图派人联络郗鉴,想要商讨投降的问题。然而接下来却迎来各路人马的猛烈打击,那些人是在用行动表示,徐州位置有限,容不下他们这一股势力,让他们安分一些,守好自己的逆贼本分!

    所以乱军眼下看似仍还猖獗,但其实只是行走在一条绝路上,必须要突围出去,否则只能成为那些军头们饲养的贼寇,帮助他们谋取利益,一旦没有了足够的作用,即刻就会遭到肢解。

    那些人玩的越来越大,一点斩首俘获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居然要逼着乱军直接出手帮助他们争利。攻打一座坞壁和一个正式的县治,意义那是截然不同,前者尚可视作地方匪患,可是后者则就是真正的逆乱之贼了。虽然乱军也不畏惧骂名,但真敢这么做的话,郗鉴哪怕迫于物议压力,都要再次发动大军针对乱军进行围剿,这无疑会让乱军的生存更加艰难。

    而且,这极有可能是那些军头们打算彻底放弃他们的信号。此前他们存在的空间,是因为南北局势尚不明朗,羯国毕竟势大已久,一时之乱后很有可能再次卷土重来。那些军头们既要保全实力,又不想将事情做绝,所以不肯用心围剿。

    可是现在,羯国割据混乱的局面迟迟没有结束,反而有越来越乱之势。这些军头们趁乱而起的心思不免变淡,对于乱军存在的需求也就变弱下来。

    另一方面,便是郗鉴日渐年高,徐州随时都有可能迎来一次大的调整变动。所以军头们也需要夯实基础,壮大声势,做好充分的准备来迎接这一次变动。在这样的形势下,变数自然越少越好,泗水这一部乱军自然也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了。

    所以刘徵在接受到外界军头们的指令之后,也是思忖良久兼之与亲信们商讨,都一致认为这意味着军头们已经打算放弃他们,只是在他们临死之前榨取最后一点用处。

    人没有安心待死的,尤其刘徵本身就是那些桀骜军头中的一员,而且在羯国落败之前更是徐州首屈一指的军头,眼下活跃在时局中这些军头,往年给他提鞋都不配,生死都在他的一念之间。结果这些跳梁小丑们,居然敢反过头来决定他的生死,如此奇耻大辱,怎么能忍受!

    虽然心中不忿,但也不得不承认,刘徵眼下并没有再讨价还价的实力和资格。军头们不允许他在徐州再有生路,他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突破徐州军的封锁,离开大泽向北而行,获得魏王石堪的直接庇护。

    可是徐州军的封锁防线实在是太牢固,尤其郗鉴更将其嫡系重兵安置在彭城,直接堵死了乱军北向突围的道路。所以,乱军是迫切需要一个变数,可以引动徐州军调整封锁,他们才能趁势跳出死地。

    人能长存于乱世,不独要悍勇,还要会算计。军头们算计的精明,刘徵也不是什么弱类。下相县是军头们选择让乱军最后发挥余热的地方,可能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一个地点也是刘徵的选择。他不能影响到郗鉴会派何人坐镇下相,但他却能做到无论何人坐镇下相都会成为众矢之的。

    下相作为地近野泽的一个大县,对于任何一个机会都要把握的乱军而言,又怎么会忽略。此地之所以游食入籍者激增,其背后正有乱军的推波助澜。

    或许这就要天无绝人之路,军头们所选择的最后一个目标,恰好与刘徵所准备的后手不约而同。

    乱军今次进攻下相,共有三千余众。除了刘满所率千众乃是乱军精锐之外,余者俱为近期在野泽游食之中招募的丁壮。这也托了那些军头们的福,让乱军此前数月可以从容补充给养,否则连原本的军队都供养不起,也很难再征发起新的兵众。

    而这还不是刘满今次进攻下相的全部兵力,当乱军登陆之后,沿途又有许多小股的队伍加入进来。这些人早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便潜入下相县,乃是刘徵过去这些年所经营起来的嫡系亲信,为的就是在某一天突然发动,将下相彻底摧残成为一片废墟。

    沿途数百人加入,刘满军势更壮,由此也更加了解到敌人的虚实。此地守令淳于安本身便是一个蠢物,结果大敌当前居然还解散部伍,也真是人傻胆大!这样的对手,刘满自然更加不放在眼里,一路直冲县治。

    虽然淳于安并非他此行的真正目的,但其人也是颇得乡愿,只有擒拿或者斩杀其人,后续才能快速扫荡乡野,击破县中几座大的坞壁,掳掠足够的物用,杀戮足够的人命,造成足够的轰动,继而引动郗鉴调集大军围困野泽,而且也能坚定乱军各部人心。在如此血淋淋的惨剧面前,徐州那些军头们即便跟乱军各部有所联络,短期内也绝对不敢招纳其众,逼得乱军不得不死战突围。

    至于下相稍后会有多少人死在今夜的兵灾践踏中,刘满并不在意,也并无怜悯。乱世之中,唯凶横能活,幻想能跟豚犬一样安逸苟活,自然也就要接受像豚犬一样被肆意宰杀!

    奔行至半途,有先一步潜入的刘氏部曲牵来几匹战马,刘满才得以换乘战马,一时间豪气充盈于怀,挥舞着马鞭吼叫道:“速行,速行!得获南贼淳于安者,攫升幢主,独领一营!凡有掳得,俱归私有!”

    其实不需要刘满再鼓气,乱军士卒们也都在发足狂奔,类似的事情他们做过不止一次,早已经熟能生巧,全都明白根本没有什么危险,只要能够先冲进去,所获必然丰厚!

    很快,乱军们便冲到了下相那个寒酸的县治。可是黑暗中突然亮起火光,兼之对面那些悍卒们高呼的军号,却不是早前几次所见惯的情形,冲在最前方的兵卒们下意识顿足不敢上前,心内隐隐泛起不安。

    “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刘满还在部曲家兵们簇拥下策马行在后方,前方的停顿很快便传递过来,当即不悦怒吼一声。

    “阿郎,淳于安早得信报,前方早已经阵列等待。”

    一名行在前方的亲兵飞奔回报,刘满闻言后倒不觉意外,他们从登陆一路疾行至此,中间将近两个时辰,如果淳于安还无所觉,那真是蠢到家了。

    他手中马鞭一振,前方自然排开道路,很快便行到阵前,首先注意到的是火光照耀高台上站立的淳于安并几名戎装劲卒,见状后不免冷笑一声道:“老贼倒是有几分志气,明知今日必死,居然还敢如此张扬摆开台面。”

    说着,他视线便转到前方的战阵,彼此相隔还有几十丈,就算有火光照耀,一时间也窥望不清楚。但见那稀疏的阵型之后,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讥诮,可是看到那些挺立在战线中以刀背拍打盾面高呼的悍卒们,心内却泛起一丝疑窦,唤来一名早前潜伏的亲信皱眉问道:“那些嚎叫兵众,也是淳于安部从?”

    “不是,是今日才抵达下相。共有四百余,虽然伪作商队,但却伍风甚浓,大概是淳于安请来的援军……”

    这些部曲们即便是掩藏得再怎么小心,也不可能直接潜伏进县治,毕竟淳于安上任时间太短了。而且上任以来便一直不劳民征丁,让人没有机会渗透进去,所以也不知淮南军的具体来历,甚至不知具体数量。

    “援军?哼,既然急于求死,那就让他们死在一处!”

    刘满翻身下马冷笑一声,他倒不是不想策马冲阵,实在马性太劣不堪用,也只能弃马步战。他接过亲兵递来的长槊,口中大吼一声道:“丈夫生死,俱在刀下!杀!”

    有了刘满上前压阵,兵卒们心内惶恐稍敛,继而情绪又鼓噪起来,纷纷向前冲去。这些卒众们仓促成军,全无阵型可言,不乏人脚下不察,失足跌入浅壕,瞬间便被那尖刺洞穿。这并不足影响士气,但血淋淋的尸体杵在那里终究有几分扎眼,所以便收束阵型,从几座桥梁上冲过去,吼叫着奔向前方稀疏的阵型。

    兵卒们散漫冲阵,刘满则率领精锐部曲不疾不徐压阵向前。实力如此差距悬殊,甚至让他连上前烈杀的兴致都无。

    高台上淳于安看到那些乱军兵卒们蜂拥冲来,一时间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他虽然已经心存死志,但看到敌人们如此汹涌之势也是难以淡定。

    至于高台周围的那些县兵们则更加不堪,明明对方距离此处还有十数丈远,但已经惊悸得连兵器都握持不住,毕竟在他们看来,敌众仿佛蝗虫一般无边无际的向此席卷而来,这是从来都不曾面对过的恐怖画面!

    “弩杀!”

    敌众冲得越来越近,擂鼓声陡然转为急促。一声断喝之后,战线上陡然响起“刷、刷”尖锐的破空声,仿佛夺命的妖音,十数道迅猛到肉眼难以捕捉的乌影陡然向对阵扎去,呼吸之间,原本还是漫无边际的敌军冲阵陡然出现了十数道长达数丈的缺口。

    许多乱卒尚在发足狂奔,忽而身畔疾风骤起,便见身畔同在嚎叫飞奔的袍泽身躯陡然扬起后掠,血花被激荡的劲风吹舞喷洒激荡起来,顿时兜头浇下,甚至直接灌进口鼻里!

    “杀贼!”

    守护在弩车近畔的淮南军卒们再次狂吼一声,而后便追随着弩箭的轨迹直接扎进被强弩射出的缺口中,仿佛猛虎冲进羊群,原本极为狭窄的缺口,顿时被强势撕裂开来!

    此时在高台上,淳于安视野更为广阔,只见到那些潮水般汹涌冲来的乱军们仿佛拍在了坚硬无比的礁石堤岸上,原本迅猛的冲势陡然被遏止,那些飞扬的尸首,像极了被礁石硬阻而粉身碎骨的浪花。

    “祸国之贼,敢进一步,杀无赦!”

    这种烈度的战斗,根本不需要兵长再镇后掠阵,刘迪此前站在高台上,只是为了更清晰把握战机,此刻混战一团,更不再需要什么临战的调度。所以也抽出了腰畔的宿铁刀,看了一眼满脸震撼之色的淳于安,继而便持刀冲下了高台,身后几名亲卫一人掌旗,余者俱都挥起兵刃,直往对阵斩去!

    如此一场战斗,实在没有美感可言,乱军一群乌合之众,面对的则是天下精锐的淮南军,仿佛遭遇狼杀的羊群,根本没有招架之力。淮南军虽然人数占据劣势,但哪怕在这混乱杀阵之中,仍然保持着一线阵型,手中宿铁刀以相同的频率挥砍劈下,迎面之敌顿时仿佛杂草般被砍倒整齐一层!

    这些乱军们原本还做着美梦要哄抢收获,可是迎接他们的,却是那无坚不摧的刀阵。那根本不是**能够承受得住的凛冽杀气,一刀劈下,身首异处!即便侥幸不死,也都瞬间被喷洒的血浆浇透,血浆虽仍温热,但却带给他们刺骨寒意,下意识转身后逃,拼尽全力想要逃出这一片修罗杀场。

    此时刘满刚刚率领部曲跨过浅壕,突然前方冲杀的兵卒们全都转向,直接向他的士伍冲来。猝不及防下,他身边部曲们阵型顿时被冲垮,他甚至还不知战场发生了什么异变,只见到周遭俱是前后混乱对冲的人影,局面已经完全失控。

    “向我靠拢结阵!”

    刘满也算是久历战阵,见状之后瞬间做出反应,手中长槊直接向前扎去,两臂蓦地横挥,直接将身前扫荡出丈余空间,继而便将仍然贯穿着尸体的长槊向天一指,大吼说道。

    “死罢!”

    突然,混乱的军卒们当中飞跃出一员悍将,刘迪踏住一名跌倒的军卒肩背继而再发力踩上另一名兵卒头颅,那兵卒脖颈霎时被踏碎,而战刀业已劈下,振槊高吼的刘满身躯蓦地一颤,兜鍪瞬间被迸飞,左侧肩颈之间陡然出现一道飙射的血箭!

推荐阅读: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光明纪元 最强弃少 官术 醉枕江山 火爆天王 重生小地主 神座 宠魅 倚天屠龙之征战天下 我的手机里有美女 纵使相逢应不识 重生之相濡以沫 全能魔术师 豪门盛宠:另类灰姑娘 弑佛 不死天帝 异界之绝世杀手 好一个异世三国 猫牌嫡女 迷校 农门绣色 全民女神:总裁,潜不? 烽·烟 炮轰玄界 九天武主 魔女,做我主人吧 记者实习生 隋末大权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