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异界

    半年后,云霄宗内,穿云峰上,一条蜿蜒曲折的山间小径上,一前一后走着两名背着背篓的小童。

    “都说了,别跟着我——”五六岁大的男童霍地转过头来冲后面七八岁的女童喊道。

    男童明明长得软萌可爱,偏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非但现不出半丝狠虐,反而因为生气双颊染上了一抹红霞,衬着两边气鼓鼓的腮帮子,显得犹为惹人怜爱。

    女童捋了捋背篓的肩带,忍下掐男童脸颊一把的冲动,笑眯眯地说:“好,我不跟着你,那你跟着我好了。”说完“哒哒哒”跑到男童前面去了,往前跑了几步,又想起什么似的从胸别的小挂包里掏出一小包干果回头塞进男童手中,“喏,给你吃。”也不管男童一脸的赚弃,弯腰捡了一枝芒花一甩一甩走了。

    男童瞥了一眼手中包裹在干净手帕内的干果,作势要扔掉,但不知为何手下一顿,目光投向前方背篓歪向一边,蹦蹦跳跳朝前跑去的女童,听着风中传来的断断续续的怪导歌谣,手慢慢地收回,鬼使神差地拈了一粒干果塞进口中,然后在令人愉悦的甜蜜中眯起了眼。

    “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我家大门前,游过一群鸭……我有一头小毛驴,从来都不骑……”

    阳光下,微风中,头发微乱的女童摇头晃脑,肆无忌惮大声歌唱,也不管刚掉了两颗大门牙漏风的歌声让人听了想发笑,偶尔唱着唱着不知想到什么,自个笑得乐不可支……

    “小P孩,楞着干嘛?赶紧跟上啊——”跑远了的女童朝男童遥遥招手。

    男童抬眼望去,眼见女童尖叫着朝一片毛茸茸的草坡冲去,一把扔掉背篓,像只小狗般在软绵绵的草地上打起滚来,不由撇了撇嘴,犹豫了一下,将手上的干果重新包好,塞进怀中,然后慢腾腾地沿着小径朝前走去……

    “……喂,小P孩你好过分,过来了也不吱一声……喂你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啊喂……”

    “……”

    “……问你呢,我戴这朵花好不好看?……”

    “……”

    “……不管,你挖的那棵风铃草算我的……”

    “……”

    “小P孩你干嘛不理我?不理我……不理我我就亲你了哦!”

    “死开了——”

    ……

    “啊……死了死了,忘了今天会降雷雨,竟然忘了带避雷衣了……小P孩你的带了没……什么?你的也没带?惨了啦,赶紧找找哪里有天然的DX,不然待会咱俩都得变烤猪……”

    头顶上,黑压压的乌云像锅盖般罩下,云层中不时划过几道浅浅的电弧,浓橘色的雷团正在默默酝酿中。

    当第一道雷电在头顶炸响,两个惊慌失措的孩子终于发现一个半掩在岩石底下的D口。来不及细想,两人拼命朝D口冲去。

    “小心——”跑在前头的男童蓦地听见后边传来一声大吼,紧接着一股强横的力量猛地撞来,将他撞得摔了个狗啃屎,差点没把满口牙磕掉。

    男童才回过神来,便感觉一阵地动山摇,D顶不断有土块碎石落下,吓得连忙闭上眼晴捂住脑袋祈祷别被活埋在山D中。

    待剧烈的震动停止,男童发现山D里漆黑一片,知道是D口被坍塌的山石堵往了,不禁拍着胸口庆幸自己命大,不过下一刻他便想起自己是被人临门一脚踹进来的,而那踹了自己一脚的家伙此刻似乎安静得过份了些。

    怔忡了片刻,男童摸索着朝D口爬去,很快摸到一只半埋在砂土中的小手,发现那只小手已经脉搏全无,男童的嘴唇哆嗦了一下,发疯似的挖起小手周围的沙石,边挖边无意识地呢喃:“别死……求你……别死……”

    女童的身体很快被挖出,男童探了探她的鼻息,随即像被烫了手指般迅速缩回了手,嘴唇哆嗦得更厉害了。

    男童失魂落魄地跌坐地上,像是感受到彻骨的寒意般蜷起了身子,缓缓抱紧了双臂,泪水慢慢滑落。

    蓦地,地上的“尸体”长出了口气,双眸缓缓张开,平日里漆黑的瞳仁此时在黑暗中透出一抹幽蓝。

    “呵呵……咳咳……”女童抬眸看了默默垂泪的男童一眼,低笑出声,随即被口鼻内的灰尘呛得咳嗽起来。

    “小P孩,咳咳,你哭了哦!”女童笑眯眯地盯着男童,“是不是被姐感动到了?姐都对你舍命相救了,想来你也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如何?”

    因为女童“死而复生”而震惊中的男童听闻这没有半点正经的语调,心中的一丝感动迅速褪去,怒目瞪着明明狼狈不堪,却笑得肆无忌惮的家伙,恨恨地拍掉那双伸到他身上的“魔爪”,挪挪P股坐到远离对方的另一个角落。

    “啧啧,真是无情啊,姐都这样了,竟然也不懂拉姐一把。”女童遗憾地瞄了一眼男童水嫩嫩的双颊,收回了手,慢腾腾地爬了起来。

    才爬到一半,便听得她大吼一声“别跑”,身如闪电般朝前扑去,也不知她干了什么,整座山D一阵地动山摇,头顶不断有岩石土块跌落,吓得男童赶紧双手抱头缩到D壁边上去,可饶是如此,也逃不过被厚厚的尘土掩埋的悲惨命运。

    好不容易等到震动停止,男童才灰头土脸地自土堆内爬出,便听见女童兴奋地“哈”了一声,下一刻,嘴巴就被一只沾满泥土的小手封住,一颗带着浓重泥腥味的不明物体倏地滑入喉咙,差点没把他噎死。

    “咳咳……你……咳咳……给我吃了……什么?”男童捏着喉咙极力想将不明物体吐出。

    “自然是好东西,废什么话,赶紧用师父教你的方法试试能不能将它炼化,能的话说不定以后你就可以修炼了!”

    男童心中一动,果然不再废话,乖乖盘膝坐下,运转内息尝试炼化腹中的不明物。

    一时间,山D安静异常,除了偶尔感觉到D壁传来雷电肆虐引起的轻微震动,再无一丝动静。

    黑暗中,灰头土脸的女童咬着手指,紧张地盯着男童的脸,似乎在害怕对方出现什么差池。

    这女童,便是半年前莫名穿越过来的花篱,而男童,则是这个错乱时空里的胡利晋。

    一开始,花篱还试图在眼前这个胡利晋身上找到另一个胡利晋存在的痕迹,可半年下来无果,这家伙虽然也叫胡利晋,连相貌也一般无二,可无论脾性还是为人,与当初的胡利晋并无半点相似,且不知为何,这小东西似乎一直对她有着一股莫名的敌意。

    知道自己短时间内可能回不去原来的世界,花篱郁闷了一段时间后,索性什么也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她总觉得老天爷不会无缘无故把她扔到这个时空里的,说不定她就是那牛*哄哄的救世主,在这异世经历一番苦难后功成身就,而后带着千军万马杀回地球,拯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想像是丰满的,可惜现实太过骨感,来到这里已经半年,花篱没有获得任何吊打一切的金手指,也没学会哪门可以大杀四方的大招,当然也没有什么几世宿敌前来纠缠斗狠,由于花篱师父在宗门内至高无上的地位,连一头长须胜雪的宗主也不得不尊她一声小师叔,加上她师父那超级护短的性子,所以即使她的修为渣得让满门上下无颜,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对她无礼,当然这样的结果也令她的日常变得毫无趣味,试问有谁愿意一天到晚对着一张张恭谨到卑微的脸?

    是以,这半年来,花篱连智斗宗门纨绔这样的小事都没遇到过一庄,整日里除了在她那不时失踪的不靠谱师父指点下进行枯燥的修炼、采药、炼药,唯一的乐趣便是逗弄一脸苦大仇深的胡利晋。

    花篱在这半年内已经将云霄宗的大致情况摸清了,这云霄宗是凌驾于大多数宗门之上的修仙大宗,宗内除了花篱师父这位超然物外的老祖宗,自宗主之下,尚有七大长老,十二名峰主。

    长老们平日里并不管事,或闲云野鹤或痴于修炼,只有当宗门发生重大变故时收到传讯才会聚在一起商议事宜,真正管事的是身为一宗之主的任重远以及下面分管各项事宜的十二峰主,每一名峰主名下都有为数众多的历代弟子,每一名弟子除了日常修炼外,还得担负起宗门内五花八门的任务,即使是刚入门的记名弟子,想要获取各项修炼资源,也得通过完成宗门任务来交换,而像花篱这样,凭着自家师父的超然地位无条件无限制获得修炼资源,是每一名宗门弟子梦寐以求的事,只可惜做做梦可以,谁也无缘花篱这种滔天大运。

    原本花篱的师父破例将胡利晋留在宗门已经引来众议,后来在花篱无下限的撒娇卖萌哀求下破天荒将他记在名下当了一名记名弟子,此举无可避免地引起了一片哗然,然而花篱的师父面对一众*问上来的宗门元老,淡淡扔下一句“与尔何干”,翩然离去,留下一众元老面面相觑。

    每当一想起当时的情形,花篱都忍不住握拳为师父点个赞:“酷啊——”

    花篱的师父叫玄冥子,世人尊为玄冥上仙。据说是这异界的四大金仙之一。

    这地位,牛*哄哄的!

    只可惜迄今为止花篱也没见过他出手,至于平日里对她进行教导的小法术,随便抓个四五代弟子就能耍得溜溜的。

    花篱现在的修为大约与刚进门两三个月的外门弟子相当,若打起架来,随便一个四五代弟子就能将她打趴下。并不是花篱在修炼上投机取巧,而是,她的体质似乎真的不适合修炼,偶尔听宗主嗑唠,说她尚年幼时他家师父曾用了无数种逆天方式助她提升灵根,但都收效甚微,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不再尝试了,只是根据她的修炼速度慢慢进行教导,哪怕她进步慢如龟速,也不急不躁,有元老劝他另收一名弟子以承衣钵,屡屡遭到拒绝,只说花篱是他命中注定的唯一弟子,也是云霄宗运道所在。

    根据自己现在的渣性体质,花篱严重怀疑自己会是影响云霄宗运道的关键人物这一说辞。当花篱拿这事相询,师父只是淡淡道:“此乃天机,不可泄露。”

    好吧,她美如谪仙的师父也会找这种烂大街的江湖骗子惯用的借口,她除了服还能怎么办?

    不管怎么说,她这半路捡到的师父对她确实好,百依百顺,宠溺得不像话,她严重怀疑,如果她说想要天上的星辰,她家师父也会驾着飞剑穿越云霄去替她摘下来。

    不过,她家师父对待胡利晋这个记名弟子就算不得好了,勉强收下他明显是看在她的份上,面对她时如春风拂面,面对胡利晋时却如冬日寒冰,淡淡一个眼神瞥过,就能让他浑身抖三抖,若不是花篱时不时在边上娇嗔一声“师父——”,融化一下这块万年寒冰,真让人怀疑胡利晋能否在他手下活满三天。

    也不知胡利晋居于何种心态,明明对花篱怀着一股敌意,却隐忍了下来,同样的,他也知道玄冥子在用并不高明的手段要*走他,却也忍着不走。

    在花篱的强烈要求下,胡利晋也开始进行修炼,但遗憾的是他虽然也有灵根,却是几乎无法被激活的隐雷灵根,想要修炼,简单难如登天。好在花篱为他求来了一份寻常人调运气息的功法,虽然习了这种内功心法并不能使用仙家的术法,却能强身健体,改善全身筋脉,修炼到一定程度还能化气成刃,以气御敌。

    除了修习内功心法,胡利晋还跟着花篱学习药理知识以及各种炼药术。

    在半年的朝夕相处中,胡利晋看着花篱宛如仇敌的目光渐渐生出了一丝困惑,花篱自然也能感觉到这种微妙的变化,可是,他不说,她便不问,一如既往地嘲笑逗弄,宛若没心没肺。

    从师父的口中,花篱得知胡利晋想要修炼,必须先得到天雷石,然后用一门特殊的功法将天雷石炼化,将隐藏在体内的雷灵根彻底激活。

    然而世人皆知,天雷石为化外神物,初生如卵,遍生雷纹,能飞天遁地,善藏匿,常潜于雷霆聚生之地,汲取雷元素促其成长,一旦生出灵智,便能化身万物,想要找到它,须得大机缘。

    事关胡利晋修炼大事,花篱早将天雷石的模样、属性牢记于心,连她自己也没想到,躲个雷雨竟然也能遇见百年难得一见的天雷石,更没想到会被一颗小小的天雷石砸得闭过气去,更更没想到砸晕了她的那枚天雷石会因为好奇而多逗留了片刻没有及时逃逸,被她一把抓住。

    虽然手心被天雷石内突然窜出的小火苗灼出了一小片焦痕,花篱浑不在意,一直紧张地注意着专心炼化天雷石的胡利晋。

    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胡利晋蓦地睁开了双眼,漆黑的双眸内隐隐有雷光一闪而过,只见他右手一翻,随手掐了个雷火诀,一小团滋滋闪着电弧的雷火便出现在了他的指间。

    “噢耶——”花篱狠狠地挥了挥拳头,兴奋地大吼,“成功了——”

    :

推荐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雪中悍刀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一品江山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大圣传 无上杀神 噬灭剑神 灭世至尊 雪域兵王 枭宠:幕少的重生萌妻 官梯(完整版) 呆萌小兽妃:九皇叔,别乱来 蜜汁娇妻:亿万男神宠上瘾 妖人金靴 变身成仙 弄死那个天道 三界战神 训宠师 别打扰我我还能继续修仙 哲学家的奇妙旅程 娇妻手札 重生:逆天女神 重生之天价弃妇 南朝春色 快穿撩男:极品男神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