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高枕无忧

    事情的起因是葛聚自上任通判江宁府军府事后,一直在思索着怎么吃点油水,江南农工商皆发达,江宁府所辖水田更是肥沃,然而因为王安石最重农务,所以只能从工商想门路了。他这天天苦苦思考,还真的想出来怎么弄了。

    这得利最多的是贩盐、贩茶、军马、丝绸、布匹、醇酒,还有就是铸钱。铸钱由于开封统一铸铜钱,未有私钱流于市中,而且私铸钱币是犯大罪的,葛聚倒是没傻到这样。军马和茶叶大多是从川、蜀、陇掉过来的,特别是川地多茶,然而运往江南中转成本太高,也是不宜考虑的,军马作为国家管制之物,虽说并不xiàn'zhi私人有马卖马,但是江南水路畅通,不宜装甲骑兵,卖给厢军的利润也就少了许多。

    丝绸和布匹是民之所需,日日供应需求皆大,然而江南小农之家户户都可制衣,即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唯有盐酒这类国家管制的物品才有高利。

    葛聚瞧准了盐,立马入主盐监司,准备按销售额来拿提成,但宋元丰新法准许富商贩盐,只是收取高额盐款税收,葛聚召集上百个精壮卫士作为盐监护,负责运输和察看盐料。后又广邀江宁附近的润州、常州、苏州、秀州、湖州、越州和明州等各大州的大盐商们作客江宁,好就好肉大吃一通后,葛聚宣布盐税永不再加,盐商们感恩戴德、痛苦流涕,感动的一塌糊涂。

    还没等他们高兴完,葛聚有搞出一个贩盐许出来,称江南两路、两浙路所有盐商都必须办理这个贩盐许,若无贩盐许,则抓到后以贩盐未过税论处,既要没收盐产,又要罚交税收,重的还会有牢狱之灾,而这贩盐许只需制钱五百贯,真是便宜极了。

    他这个便宜极了在众盐商听后真是苦笑连连,五百贯可养活十户人家一年,但是又不能不给,不然这个葛聚真要收盐罚税的话就完了。

    这样众盐商也就认命了,一年供奉葛大爷五百贯。但是葛聚还不满足这个,他竟然把手伸向盐场。秀州沙要盐场、袁部盐场的监盐司因为和葛聚有同学之谊,加之有相同的爱好,于是他们开始向上瞒报,漏盐作私盐卖给盐商,再由盐商卖出,赚取其中盐利。

    但是天不随人愿,这样作了一年后,葛聚腰包富足了,但是碰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一个盐商因为层层盘剥终于破产,忍耐不住向人透露出这个秘密,恰好这个人是个小官且喜欢管管闲事,于是上报给户部官员,洋洋万言,尽说葛聚之恶,非流放五千里不能平民愤。

    像这样的摊子谁会真正来接着?户部没把它当回事就扔到一边去了,压在那边几十天都没人动它。

    那个小官左等右等不见吏部回音,于是一发狠,变卖家产,打点上下把奏章用非正常的手段送到了尚书省,时正值吕公著调为尚书左丞,想做点政绩,刚好以这个为切入点;

    于是向下秘密追查,谁知那小官因家徒四壁、穷困潦倒后竟至追随其亡妻去了。吕公著也不能撒手了,只能暗中调查这个贩盐之事。

    葛聚开始还没意识到大难临头,直到鸿胪寺有一密友悄悄地通知他后,他才慌慌陆陆地托关系起来,然而这次无人敢帮他了,那上面可是有个尚书左丞啊,会压死人的。

    吕公著借这个机会想在江宁安插旧党人手,所以他在新帝刚立未久就上报此事,并说那小官是由于受葛聚之徒压迫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太皇太后高氏阅后大怒,要求捉拿并彻查葛聚等一大帮盐监、盐场官员。

    葛聚知道汴京来的消息后,吓的魂不附体,只觉得要完蛋了。还好他的一个小参谋机智,对葛聚说:“吕公著为人刚直,且位高权重,大人若与之相衡,若以卵击石,必碎矣!然而有一个人就不一样,无论资历、名声或是威望,都是吕所不能及的。要是他能保大人,则万事无忧矣!”

    葛聚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他说的是谁,连忙追问,那个小参谋也不卖关子了,直接说道:“就是原来的老相公王相公、老知府王大人啊!王相公一则士林领袖,一则前朝宰相,一则大宋国公,一则年高德重,要是王大人肯保你,不要说吕公著,就是司马大人也是无可奈何啊。”

    葛聚哭着脸道:“我和这个老大人不生不熟的,哪能请的动他啊?”那小参谋嘿嘿笑了笑道:“大人不必如此,明天你去请王老相公到知府衙门里来就行了,千万不要去半山园,显得你和王大人有何关联。至于如何说动老大人,大人只需要死死咬住没有徇私舞弊,是jiān人所害!然后稍微隐蔽地说出是吕公著等人要拆变法派的台子,估计拿大人您开刀来了,这个老大人一向是对自己人维护之极,一旦说动,大人便可高枕无忧了!”

    那小参谋脸上显出得意的笑容道:“大人如果还不放心,可向朝中的宰辅章惇章大人打个报告,稍微说些唇亡齿寒的话,以章大人的聪明自然就会保住大人您的!”

    葛聚被这个小参谋忽悠的一塌糊涂,立即去请了王安石到衙门厅内,准备好好地演场戏给这个王老国公看一看。

    王安石听了葛聚说出自己如何如何的无辜,而旧党是如何如何的po'hài自己,虽然他对司马光、吕公著之人很是不满,但是他还是怀疑葛聚说的真实xing,不由地用一种奇怪地表情看着他。

    葛聚正装作一副可怜相哭着说着,嗓音低哑并带着哭腔,凄凄惨惨的样子却还是让人感觉有点别扭。

    “葛大人,若你身受这不白之冤,应该上书圣上,说明原由才是正道。”王安石似枯木一般,慢吞吞地说道。

    葛聚大急道:“荆公,当今皇上年岁尚幼,太皇太后垂帘处理军国大事,而文彦博、吕公著、司马光诸人都是前朝旧党老臣,太皇太后对他们深信不疑,我若是往汴京一去,恐怕能有完尸回来就是天佑了。”

    他说着便大哭了起来,这倒是有点真哭,看到了唯一可以仰仗的竟然想不管不问,这一下xing命堪忧了。

推荐阅读:超级强者 大圣传 无尽剑装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官仙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驭龙有术:高冷上司好迷人 十周年之最后的问候 生仙纪 热血兵王 病妻嫁到:邪王好温柔 攻心掠爱,萧少的豪门妻子 一串菩提 神级游戏在古代 网游之天际世界 幻梦志 阴缘不断:冷酷Boss鬼王妻 重生之天魂大陆 霸气逆袭:废柴皇后凤还巢 重生之马小跳 红警之战神部队 复仇游戏:绯色之爱 隐婚甜蜜蜜:总裁,宠上瘾 缘来是你,总裁的首席财务官 绝世小道爷 步步生莲:废柴小姐要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