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八章 有求必应

    凯恩这一夜休息的还行,雷打不动的作息时间,又贯彻了一天。到点起床、洗漱、然后去礼堂吃早餐。

    结果在礼堂见到很多人都黑眼圈、包括巫师学徒。

    “你们的好奇心得是有多旺盛,才会被这种事折磨的夜不能寐?”

    凯恩腹诽一句,自顾自用餐后,前往主堡八楼,有求必应屋的入口在那边,而那里目前是他的主要办公场所。

    在他的认知中,有求必应屋是像分院帽一样,有着自我意识的神奇造物。

    这种造物类似人造灵魂,又或霍格沃茨常见的灵魂投影(照片、油画),不算是完整的灵魂,而是魔法版的人工智能。

    在他眼中,有求必应屋的另外一个犀利之处,就在于空间置换以及神奇造物,其神奇等级足以掀飞爱因斯坦、牛顿等科学大牛的棺材板,质能转换,甚至一定程度的违反守恒定律,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凯恩的一个面,是那种耐得住寂寞,一个人也可以玩的很开心的死宅。

    他之前就跟有求必应屋较过劲,面对其庞大的垃圾场般的藏物状态,他尝试将其中所有的物品悉数搬空。

    具体的做法就是将之全部搬运到他的半位面。

    那里可比有求必应屋大的多的多。

    有放就有收,有存就有取,事实证明,杂物堆放站形态的有求必应屋是可以被搬空的。

    这里的杂物多,只是因为岁月的积累,千年来,不晓得有多少人为了省事,将这里当杂物间用。

    至于原历史线94年圣诞舞会早上,邓布利多早晨上厕所拐错弯,进入后看到的堆积如山的精致便壶,那是魔法造物,跟存放进去的物品还是有差别的。

    经研究发现,魔法造物也是有数量尽头的,霍格沃茨的魔力消耗光,那么所有神奇都会消失,连锁反应会形成大崩溃,甚至有极高的全面坍塌的概率。

    所以它看起来像、但其实并非神话故事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物品宝库。

    凯恩是贪婪的,只不过他不贪钱,而是知识。霍格沃茨城堡本身,就蕴含着大量的魔法知识,对他而言,能在这里自如的观览解构,就已经是大赚特赚,为此而给予一些回馈,他是愿意的。

    所以有求必应屋的那些杂物,他特意让魔眼商会的专业人士进行修复,然后卖给那些不差钱的麻瓜人士,换回钱财或资源,用于霍格沃茨的修缮。

    相关工作已经在进行中,估计要1-2年才能完成。霍格沃茨这样的超大型魔法城堡,修缮准备工作用一两年,根本不算多。他也等得起。

    刚离开礼堂,就遇到了邓布利多。

    “校长,害您连夜赶回,真是抱歉。”

    一脸疲色的邓布利多勉为其难的笑了笑,“跟你遭遇的事,我赶点路不算什么。”

    凯恩直入主题道:“那些人想要知晓更多的情报?”

    “不是那些人,是几乎所有人。”

    凯恩不以为然的撇撇嘴,“我觉得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彼此缺乏信任。”

    “我倒是没那么悲观。沙菲克家族的所作所为,所有人是看在眼中的。起码的信任有。但确实无法保证什么。你愿意跟大家说说么。”

    “当然,我没问题的。”

    “非常好,我觉得这就是个良好的开端。”

    “有求必应屋怎么样?我觉得那里即便是神明突然造访,也应付的来,不会丢了霍格沃茨的体面。”

    凯恩的爽快,让邓布利多的心情好了那么一丢丢,他半恭维的道:“如果真要迎接神祗降临,至少得有足够的脑洞,才能造出合适的景致。”

    一干巫师们进入有求必应屋,感觉见到的景象就十分的有脑洞。

    三千平的大厅,漂浮着难以计数的魔法阵。

    这些有魔法光芒组成的立体魔法阵,分为红黄绿三色,绿色的都在正常运转,黄色的勉强运转,红色的则是停滞状态,明灭闪烁着光芒。

    凯恩像是主人般为众人介绍:“解构霍格沃茨所得的所有魔法阵都在这里了,我正在尝试修复,为日后修缮霍格沃茨做积累。”

    好几名巫师,眼中露出了贪婪之色,凯恩也不以为意,他心说:“东西的确是好东西,你们能拿的走?不像。”

    这就是他这种人的缺点了,傲慢,瞧不起人。

    在他眼里,这些醉心权力财富的人,多半是蝇营狗苟的废物,缺乏灵性的人才去混政客圈。在信奉力量,也的确有力量的他的眼中,这类人档次偏低,很多都不及最下层的劳动者有用。

    他跟凯瑟琳闲聊时曾说过:“现在的人类社会,十个官员砍死九个,剩下的照样能支撑起相关需要,所以那些官员每天做什么呢?为那一个人就能胜任的权柄狗斗。”

    凯恩一挥手,所有的立体魔法阵,就如同狂风中的纸片,都被扫去了一边儿。

    再一挥手,镜面般光亮洁净的圣白色大理石地面升起断环形圆桌和高背椅,古色古香、美轮美奂,兼职像是王座。

    再一挥手,穹顶透明,阳光垂射,而桌上,椅后,都有了极速生长的植物点缀。

    有求必应屋是无法进行生命造物的,所以这些植物,是凯恩的手段。

    与会的巫师们也都知道这种魔法殿堂一般不会有生命造物的能力,因此凯恩露这一手,自然是将他们震撼到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虽然魔法能欺骗人的视听,但大多数巫师们仍旧本能的相信他们亲眼看到的、听到的。

    之前听闻凯恩?沙菲克如何犀利强悍,他们倒也不是不信,但毕竟没有亲见,印象不清晰,不深刻,现在清晰了、深刻了。

    这种程度的施法,他们就是捆一块儿,也玩不了。

    这可不是谦虚,不说别的,光是能量关就过不了。

    地火水风外加光,哪个少了都不行。

    而且这是复合使用,还多少涉及一些时间和空间的魔力。

    这方面凯恩讨巧了,有求必应屋的魔法阵从旁协助,还制造了包括承载植物的土壤和器皿。

    即便如此,仍旧堪称高端,他这等于是将有求必应屋当作魔杖使用。

    除了创建霍格沃茨的那四位,千年来还没有哪位巫师能与有求必应屋如此深度的技术衔接,进行近乎随心所欲的精细操控。

    巫师们陆续入座,桌上已经飘起了令人闻到便觉精神一振的茶香。

    不是阿瓦隆仙露春芽,而是超级祁红,源自万象门体系某位原本是茶博士的轮回者,又叫灵红茶,小紫茶(红蓝条相加为紫色,缓慢补命回魔,于是叫小紫)。

    邓布利多小啜了一口,顿觉暖流入腹,然后散去四肢百骸,通体舒泰。

    凯恩从一处缺口走入环桌的中央空场。那里是天光垂落的地方,相对而言,环桌之外则光线偏暗。

    从座位看空场中的人,可以说是纤毫毕现,而反之,则看不太清楚,至少普通人不行。

    这种谁发言,谁就被放在阳光下供人审视的格局,让与会的巫师们感到很满意。

    凯恩朗声道:“我知道这种时候,没人愿意当众承认自己敏感多思,承受能力差,因此劝解的废话也就不说了。我只强调一点,今天诸位听到的,只能烂在自己肚里,有誓约为证。”

    说着,他在空中一抹,行星秘文的契约便在空中显现了文字。

    这些文字巫师们看不懂,但没关系,只要用魔力感知,其内容自然明了,然后桌上有个摁手印的地方,左手拇指,一摁就算是完成契约了。

    “这不合适吧?我们只是代表,回去后必然要对更多人有所交代的。”一名巫师这样说。

    “如果我告诉你世界明天就会毁灭,这样的消息现在放出去有益于广大巫师又或麻瓜吗?造成影响导致灾害事故发生,谁承担?你还是我?我所要说的信息,没办法保证什么。你们把它转述给别人,这算不算以讹传讹?”

    “出我口,入你们耳。我对我的原话负责,不发生二次泄露,就是负责的表现。你们怎么想、怎么对别人说,是你们的事,但不能引用我的原话,我觉得我这样做没毛病。”

    巫师们互视、以及低声交谈之后,纷纷选择了缔结保密契约。

    陈述正式开始。

推荐阅读: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神座 最强弃少 官场之风流人生 召唤万岁 九星天辰诀 重生之温婉 光明纪元 圣堂 九娘诡事录 最终浩劫 恶魔领主提不起劲 我的钢铁战衣 火影之土之意志 我收容异界来客 我的后台是地府 上神难求 涂料王国 摸金贼的前世今生 变身官家小姐 三国之严白虎的逆袭 崩坏世界来了一位年轻人 最强牛头酋长 代汉 后蜀崛起 一双手的穿越之旅 我是绝世树仙 乱世小神医 快穿之绝顶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