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天才纨绔   书名:天才纨绔_天才纨绔无弹窗_天才纨绔最新章节

    直到江枫被jǐng察带走,马连豪这才犹如从噩梦中惊醒过来,赶忙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打电话,他知道,事情闹大了。

    就在马连豪打电话的时候,红魔酒吧的另外一间豪华包厢内,江浩也在打电话。电话不是打给别人,而是打给他父亲江景云。

    江浩今晚恰好在红魔酒吧喝酒,对于酒吧内发生的事情都一清二楚,他知道,马连豪出了事,不管是出于义气还是出于面子,江枫肯定会来,如此一来,他也肯定今晚红魔酒吧会很热闹,是以,在女伴的再三催促之下,还是沉下心,打算看了好戏再走。

    并且,他本就和江枫之间不对付,一直在等待机会让江枫好看,好教江枫为他的愚蠢作为付出代价。可惜近段时间江枫太老实了,根本抓不着毛病,眼下机会难得,如何会错过?

    而后续事件的发展,也没让他失望,江枫果然出现了,只是,他毕竟是江家人,若是太过明目张胆,联合外人欺压江枫的话,一旦传出去,老爷子肯定会对他有所不满。

    毕竟,江家的人做错了事情,江家自己内部可以自行处理,但江家的骄傲不容侵犯,别人,是没有资格教训江家子弟的。

    是以,他只能假装视而不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当然,最好的选择,是他立即离开,不过他不愿意错过这场jīng彩大戏,他倒是要看看,一会江枫被李元珏教训的凄惨模样。

    但不得不说,最终结果,让他失望了。

    “爸,红魔酒吧发生了点事情。”压抑着心头的狂喜,江浩汇报道。

    “什么事?”电话那头,传来江景云威严的声音。

    江浩便是一五一十,将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装模作样的说道:“爸,江枫出手实在是太狠毒了,竟然打断了李元珏的一条腿。”

    “是啊,成何体统,简直是乱来。”江景云回了一声,父子二人,均是哈哈大笑起来。

    “接下来该怎么做?”江浩询问道。

    “你不用多管闲事,交给我来安排就是。”江景云冷哼一声,挂断了电话。

    一如江浩一直在寻找江枫的把柄,他亦是如此,不过因为是长辈身份,某些事情无法做的太露痕迹,不然被老爷子发觉了蛛丝马迹,必然引得老爷子雷霆震怒。

    不过,这一次可是江枫主动将把柄送上门来,他若不能好好利用一番,就算是老天爷,都不会原谅他的。

    ……

    江枫出手之直接,下手之残暴,彻底颠覆了夏冬雪的印象,致使坐在jǐng车内,她看向江枫的眼神,依旧极为复杂。

    江枫自是不会在乎夏冬雪的想法,他做事素来随心所yù,不说踢断李元珏一条腿,就算是要了李元珏的小命,他依旧不会放在心上。

    他在想到底是谁报的jǐng,肯定不会是李元珏,李元珏有着绝对的把握要教训他一顿,没那么傻把jǐng察招惹过来。

    可不是李元珏又会是谁?

    江枫想不明白,这种被人在背后算计的感觉,让他极不舒服。

    夏冬雪见江枫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态度,却是气不打一处就来,气冲冲的说道:“江枫,就刚才的事情,你难道没什么想说的?”

    “哦,今晚月sè不错,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两杯,谈谈人生理想怎么样?”他故意笑眯眯的道。

    “你……”夏冬雪恨的直咬牙,酒囊饭袋就是酒囊饭袋,都大祸临头了还不忘记泡妞,她瞪江枫一眼,恨恨的道:“江枫,看来你心情相当不错,只希望你能够一直保持下去。”

    江枫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丝毫不理会她言语间的威胁,笑道:“和夏队长这样的绝sè美人在一起,我想是个男人,都会心情大好的。”

    “江枫,我看你是皮痒了对吗?”受不了江枫的戏弄,夏冬雪抬高了音调说道,心中也是觉得奇怪不已,以往江枫每次遇上自己,就都变成了软脚蟹,藏头露尾畏畏缩缩的,哪曾有过如此大胆的时候?

    再一想起之前在红魔酒吧,江枫二话不说踢断李元珏一条腿一事,就是觉得江枫给她的感觉异样的陌生,陌生的甚至让她心底微有些发怵。

    夏冬雪生气的模样,非但没让江枫觉得害怕,反而是觉得有趣不已,当然,他也清楚,以前的江大少,对夏冬雪,也绝对不是害怕,不过是因为她是个女人,才狗改不了吃屎生出怜香惜玉之心,不愿过多刁难她罢了。

    毕竟,夏冬雪虽然xìng格火爆,但身材还真是没的说,这一身jǐng服穿在身上,前凸后翘,十足的制服诱人,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便是见多了各类绝sè的他,都不能不承认她是个尤物。

    车子在jǐng局门口停下,夏冬雪率先下车,拉开车门,沉声道:“江枫,下来。”

    江枫莞尔一笑,大喇喇下车,淡笑道:“夏jǐng官,女孩子还是温柔点比较惹人喜欢,你觉得对不对。”

    “不用你管,住嘴。”夏冬雪羞的脸sè通红,忍无可忍,大声怒斥。

    江枫哈哈一笑,大摇大摆往jǐng局里边走去。

    站在门口处的一个年轻jǐng察见江枫如此模样,皱了皱眉,对夏冬雪说道:“夏队,你没事吧?”

    “没事。”夏冬雪摇摇头,也是觉得失态了。

    那jǐng察就是说道:“你也辛苦了,这个案子交给我来办就好,先回去休息吧。”

    “没事,我还不累。”夏冬雪这时如何能回去休息,要是不把这笔账算个清楚明白,她今晚是铁定要失眠了。

    年轻jǐng察知道夏冬雪是个工作狂,一工作起来就不要命,有心说上几句温柔的话,话到嘴边又是说不出口,便是将满肚子的恶气算到了江枫的头上。

    审讯室内,江枫就要坐下,人才动,那年轻jǐng察猛的窜了上去,用力朝他肩膀上一推,厉喝道:“站着,谁让你坐下的。”

    江枫看他一眼,淡淡一笑,也不以为意,夏冬雪却是皱了皱眉,说道:“吕队,怎么回事?”

    叫吕志森的年轻jǐng察说道:“这样的社会败类,进了jǐng局也不消停,必须让他吃点苦头才行,不然他还真以为自己有多特别。”

    夏冬雪便是看了江枫一眼,见江枫一脸淡然,丝毫没将年轻jǐng察的责难放在心上的模样,也是心中气愤不已,有心杀杀江枫的威风,便是说道:“也好。”

    吕志森将椅子搬开,回到夏冬雪旁边坐下,摊开本子,问道:“夏队,人是你带来的,就交由你审讯吧,我就在旁边听着。”

    夏冬雪直接进入主题,沉声问道:“姓名。”

    “夏队长是失忆了吗?”江枫淡淡的道。

    秀丽的眉蹙起,夏冬雪不悦的道:“江枫,你什么意思?”

    “你一边叫我名字,一边问我叫什么名字,不觉得很无聊?”江枫没好气的道。

    夏冬雪气的直咬牙,恨恨的道:“我知道是一回事,问你又是另外一回事,我问什么,你尽管回答就是。”

    “夏队长,你这态度很让我怀疑你是在公报私仇。”江枫苦笑道。

    “你可以保留怀疑,但请不要质疑我的办事方式。”夏冬雪沉下了脸,不悦的道。

    吕志森也是一拍桌子,疾言厉sè道:“江枫,你最好是放老实点,不要以为有了江家的庇佑,你就可以为所yù为。”

    江枫深深看了吕志森一眼,知道这家伙是铁了心要跟自己过不去了,他并没有得罪他,那么唯一的原因,就是在夏冬雪身上了。

    不过,他要因为喜欢夏冬雪而想舀自己出气以讨得美人的欢心,那可是大大打错了算盘。

    江枫懒的废话,眼眸微垂,沉声道:“滚!”

    “你说什么?”吕志森又惊又怒。

    “啪!”江枫直接出手,对于这种家伙,他从来不会浪费自己的口水。

    突如其来的一个巴掌,将吕志森打蒙了,捂脸不敢置信的望着江枫,他根本就没看到江枫是怎么出手的,而且他与江枫之间有一定的距离,江枫就算是跑过来扇他耳光,他也可以躲过去,更不用说江枫手无缚J之力,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可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江枫扇了一个耳光,一张脸顿时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没错,他这么卖力,的确是为了给夏冬雪留下几分好的印象,好让夏冬雪对他刮目相看。

    夏冬雪是分局出了名的jǐng花,追求者众多,他也是其中之一,只是不管他怎么努力殷勤,夏冬雪始终不为所动,让他屡屡碰壁。

    江枫让夏冬雪不高兴,他帮忙打压江枫,让江枫交代自己的恶行,一来可以说是恪守职责,二来可以给夏冬雪留下一个不畏权贵的良好印象。但现在偷J不成蚀把米,他恼怒不堪,就要发作。

    夏冬雪拉他一把,说道:“吕队,你冷静点,不要上了他的当。”

    一听这话,吕志森登时冷静下来,是啊,江枫那样的身份,打他还是轻的,就算是剥了他身上这身jǐng服,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反抗,可是他要是敢动江枫一根手指头,那么他就彻底完蛋了。

    是以虽然心中极度不甘,他还是强行按捺下心头的怒火,想着一会之后,要怎样让江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

推荐阅读:将夜 傲世九重天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天才相师 全职高手 吾家娇妻有点萌 重生之步步黑化 顾家小小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文娱大戏精 一切从剑神开始 妖孽师父不外嫁 异界乒乓 女配总是被穿越 跟着课文学历史 妖孽修真高手 影后重生:帝君霸宠 法师亚当 我非神棍 归朝 三国之风起汉末 神国物语 梁仕容传记 抗日之烽火连天 黑科技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