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墙倒众人推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天才纨绔   书名:天才纨绔_天才纨绔无弹窗_天才纨绔最新章节

    鸣凤城内四大势力,以四方区域来划分的话,城主府在东城,凤家在北城,邱家在南城,,

    东西南北四方区域之中,城主府、凤家以及邱家,对各属区域都是有着绝对的掌控,相比较而言,因为蓝风拍卖场颇为特立独行的经营方式之故,在西城,不管是掌控还是影响力,都是大为不如。

    不如,不是指蓝风拍卖场势力不及,而是其作为后来者,渗透不足。

    龙泉街是一条连通南城与西城的街道,不过说是一条街道,其实就是一条并不起眼的巷子,巷子的这一侧是南城,巷子的那一侧,是西城。

    各方势力的划分,连带着居住在其区域内的居民,都是有着浅显的地域划分意识,这种意识,或许并不算如何的根深蒂固,但是在某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他们行为处事的方式。

    巷子转角处,有一幢两层高的酒楼,酒楼出售廉价的酒水与食物,颇为得到一些苦哈哈的青睐,常年热闹,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南城与西城,不过是隔着一条巷子,在这酒楼之内,有南城的客人,也不缺西城的客人,不同区域的人,高谈阔论起来,说起的话题也是不尽相同。

    众人说的热闹,兴致来了,举杯豪饮。酒意上头后,说话更是百无禁忌。

    “韩家呀……真真是可惜了。”拖长了的音调,略显得尖锐的嗓音,突兀的响起,瞬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如何可惜了?”有人好奇的问询道。

    尖嗓子是一个猥琐的中年男子,眯眼笑道:“想那韩家,万贯家财,即将旁落,怎不可惜?想那如花娇女,豆蔻华年早夭,怎不可惜?”

    “我听说韩家一事,是邱家做的,此事是否为真?”又有人询问。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尖嗓子摆弄着手臂,笑眯眯的说道。

    “摆明就是邱家做的,有什么不可说的?”有人为韩家不平。

    “都说伴君如伴虎,这韩家与邱家同处南城,邱家如何会忍让韩家一直存在?”另有人饶有深意的说道。

    “所以肯定韩家一事是邱家做的?”有人好奇不已,心痒难耐。

    “放P!”大喝之声,就在这时传出,那也是一个男子,同样眉目猥琐。只不过生存于这种环境之中,猥琐或许是标志性的一种存在。

    “谁在放P?”尖嗓子嗤之以鼻,伸手扇了扇鼻子,仿似是闻到了臭味一般。

    “我说你在放P。”那中年男子抬起一根手指,指向尖嗓子。

    尖嗓子嘿嘿一笑,说道:“我可什么都没说,你却说我放P,那你倒是说出个道理来,不然我胡某人可是不会服气的。”

    “韩家一事,捕风捉影,你们将过错全部归于邱家,究竟是何居心?”那中年男子愤愤说道。

    “大家各说各的,你爱听便听,不爱听便走,可没人强迫你坐在这里。”尖嗓子言语挤兑道。

    “总会有明辨是非之人。”中年男子咬着牙,面色Y晴不定。

    “哦,谁是那明辨是非之人?是你吗?还是邱家?”尖嗓子怪笑,嘿了一声,斜睨着中年男子啧啧说道:“这可真是怪事,居然还会有人维护邱家,我今儿出门可没见着太阳打从西边出来,难不成……”

    “难不成什么?”中年男子脸色一变。

    “难不成,你就是那邱家的走狗?”尖嗓子哈哈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其余的人跟着哄堂大笑,一张张猥琐不堪的脸看着那中年男子,看足了笑话。

    “我不是。”中年男子大声嚷嚷,争辩道:“你不安好心,故意挑起话题,往邱家泼脏水,我很怀疑你是那蓝风拍卖场的人,存心散布谣言,妄想贼喊抓贼。”

    “啧啧,我胡某人在这里喝了十多年的酒,可没谁说我是谁的人。”尖嗓子说话技巧高超,他说道:“你既然是邱家的人,这些人的话必然是难以入耳,奉劝你一句,赶紧走吧,不然小心吃苦头。”

    “邱家行事,横行霸道,不知多少人敢怒不敢言,你是邱家人,哪能感同身受?”有人凑热闹。

    “就是就是,是非黑白,早就一清二楚,何须辩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另有人揶揄不已。

    “都给我住嘴。”中年男子听不下去了,怒喝道。

    他的确是邱家的人,他原本不想表露身份,可这些人太过分,让他无法忍受。

    “你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尖嗓子伸手一指中年男子,Y笑道。

    “谁敢让我滚?”中年男子针锋相对。

    “我……”

    “我……”

    ……

    不知道是谁站出来说了一句话,陆陆续续很多人站了出来,蜂拥走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见状不对,本能的起身要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不知道是谁伸出了一只脚,朝着他坐的凳子踢了一脚,中年男子一不小心之下滚落到了地上,然后更多的拳脚出现,招呼在了中年男子身上,中年男子就像是一个滚葫芦一样,滚到了酒楼的门口。

    “死人了!”不知道是谁怪叫了一句。

    就是见得那中年男子,蜷缩着躺在酒楼的门口,已然是脸色铁青,嘴巴耳朵鼻子都是有血迹渗出,瞧着那一动不动的模样,分明是死了。

    “死人了,大家快走。”又有人一声怪叫。

    前一刻还闹闹嚷嚷的酒楼之内,众人登时一哄而散,冷冷清清起来。

    ……

    树倒猢狲散。

    邱家还没有倒,甚至可以说,邱家未必会倒,但是,整个鸣凤城内,已然是纷乱四起。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其他的地方,凤翔街、鼓楼街、东正街……这三条街道的存在,与龙泉街一般无二。

    就像是有针对性的一般,在一场场纷乱之中所死的,都是邱家的人,那些人中,有的是邱家安C在各处收集情报的眼线,有的则是邱家经营在各处的势力。

    无一不是以一种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方式与手段被拔掉,且是那样的戏剧化,粗看上去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但一种不安的因子在不断的发酵,所有的矛头,以一种极其清晰精准的方式直指邱家。

    这一次,与韩家一事不同,韩家灭口,并无实质的证据证明是邱家做的,坊间的各种传闻,大都是捕风捉影,算不得数。

    但这一次,矛盾尖锐而直接,挑衅着邱家那十数百年来,无人敢轻易撼动的威严。

    “这是挑衅!”邱家内部,邱博伦恶声恶气,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邱博伦凡事都喜欢第一个发表自己的观点,但他说的话往往都是对的,没有人会去怀疑这个邱家的第三号实权人物的明辨能力。

    “先是西城,再是东城,再是北城……”邱真言喃喃自语。

    “真言,你有话就直说。”邱博伦不耐烦。

    “蓝风拍卖场在西城,城主府在东城,凤家在北城。”邱真言以正常的语调说道,“他们不再隐藏行迹,纷纷出手,四处点火,我邱家,四面楚歌。”

    ……

    “开始了。”杜尘说道。

    杜尘在与卿雅喝茶,这一次,不是卿雅煮茶,煮茶的是杜尘。

    杜尘做事有种一丝不苟的专注,即便是在煮茶,他依旧做的一丝不苟,并无太多的美感。

    “你后知后觉,早就开始了。”卿雅淡淡说道。

    “对,我后知后觉。”杜尘一笑,然后喃喃说道,“终于要好好的热闹一场了,我以为,这一天不会这么快就到来。”

    “你想说什么?”卿雅问道。

    “你想做什么?”杜尘没有回答卿雅的问题,而是反问。

    “时间差不多了。”卿雅简单说道。

    耸了耸肩,杜尘说道:“就这样?”

    “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卿雅不置可否。

    “或许当真是我想的太复杂了。”杜尘摸着鼻子苦笑了一声,分明是不会尽信卿雅的话,但他也没有刨根问底继续深究,而是说道:“邱家这一次,恐怕是真的要坐不住了。”

    “你在幸灾乐祸?”卿雅平静的说道。

    “为什么不呢?”杜尘不置可否,他说道:“有戏看,总归是幸福的。”

    “别忘记自己也是那戏中之人,切记得意忘形。”卿雅始终冷静如常。

    “多谢提醒。”杜尘笑眯眯的抱起拳头,然后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之后,说道:“周妩眉的伤势如何了?”

    “不知道。”秀眉蹙起,杜尘摇了摇头。

    “那么,江枫并不知道你现在做的事情?”杜尘又问。

    “我是为我自己做事。”卿雅不悦。

    杜尘怪笑,望着卿雅说道:“以前你从来不屑于向我解释什么。”

    “人总是会变的。”卿雅不置可否。

    杜尘承认卿雅这话是对的,会变的不仅仅是卿雅,他自己也会变,不过卿雅未必意识到,她现在的改变,是因为江枫的缘故。

    是的,卿雅改变了许多,她做事依旧是缜密的,但是略杂了一些情绪化,这些情绪,虽说并没有影响到卿雅的行事方式,但去影响到了她的行事风格。

    “邱家行事,天怒人怨,有得今日结果,不过是墙倒众人推,所以做人,万万不可太过嚣张。”杜尘岔开话题,轻声感慨,似乎仅仅是针对邱家而言,又似乎是另有所指……

    :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吾家娇妻有点萌 重生之步步黑化 顾家小小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文娱大戏精 一切从剑神开始 妖孽师父不外嫁 异界乒乓 女配总是被穿越 跟着课文学历史 妖孽修真高手 影后重生:帝君霸宠 法师亚当 我非神棍 归朝 三国之风起汉末 神国物语 梁仕容传记 抗日之烽火连天 黑科技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