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个男人的倾诉

    第一百二十六章一个男人的倾诉

    ……

    马修的车子开得很稳,大约下午四点左右,停在了郭氏庄园主楼前面的停车坪上。

    “现在刘知行应该在后面的花园吧?”

    下车后刚要进门的郭守云突然停下脚步问道。

    “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每天下午三点半到五点这段时间,都会在花园后面的橡树下长椅上看书。”温蒂回道。

    郭守云点了点头,“你把我的东西拿到书房去,我去看看他!”

    “好的,老板!”

    穿过别墅主体建筑内部的廊道,进入后面占地过两亩,或疏或密,星罗棋布的栽种着杜鹃、月季、紫藤等各色植被的花园。

    站在台阶上,透过植被之间的缝隙,郭守云几乎一眼便看到了左前方约五十米之外,一颗枝繁叶茂的橡树下,正坐在长椅上静静看书的刘知行。

    穿着淡青色外套,带着眼睛,容颜清瘦的他远看仿佛一尊雕塑,静谧中带着一股庄重!

    略做打量后,郭守云下了台阶,沿着穿越花园的曲折园路大步走过去,在刘知行身边长椅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郭先生!”

    察觉到身边的动静,转头一看的刘知行惊讶之下便准备站起来。

    “不用客气!”

    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来后,看了一眼他手里捧的书,“《美国经济史》?怎么想起看这本书了?”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想了解一下而已!”

    翻了翻书页后,刘知行微笑道。

    “想要了解一个国家,必须先了解她的历史!尤其是经济史!”顿了一下,郭守云略作沉吟,“有没有考虑过再考一次大学?”

    刘知行眼神一变,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默然片刻后,神色平静的缓缓摇了摇头。

    “不了,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

    “是吗?”深深看了一眼面前清瘦的中年男人,郭守云语气中带着一丝叹息道,“安逸的生活确实不错,有时候我也很喜欢。不过相比之下,我还是更想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而且,我想当初你冒险来到美国,肯定也不是打算来这里混日子?”

    刘知行眼底闪过一缕复杂,尽管他依旧没有说话,但脸上的神色却骗不了人。

    “能对我说说你的以前吗?”

    “以前?”

    转头看向远方的刘知行脸上露出一丝回忆,一丝迷茫,以及无尽的后悔和悲伤!

    “就是八六年你考上京城大学后的‘以前’!”郭守云加重语气道。

    “你都知道了?”

    刘知行的语气颤抖着。

    “了解过一些。但我还是更想听你自己亲口说一次!”郭守云平静道。

    刘知行的身体轻轻颤抖起来,直到他深吸了口气后才有所缓和。不过身上的悔恨和伤感却更浓厚了。

    酝酿了良久,就在郭守云以为自己得不到答案的时候,刘知行低沉的语调在耳边回荡起来。

    “我的故乡是华夏冀省唐~山,七六年大地震毁了我的家,同时也让我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后来我被爷爷奶奶带到了京城,在我们家隔壁有一个跟我同岁的女孩叫杨曦月!”

    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郭守云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浓浓的爱恋!

    “…也许是老天的安排,小学、初中、高中我们都在一个班,甚至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同桌。而且,每次考试我们都是班级的前两名。在华夏的教育观念里,学习好的同学总是会受到老师的优待。所以,因为我们彼此在学习上相互竞争,相互欣赏进而产生的早恋,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我们又同时考上了同一所大学。那时候,我们两家已经在谈论给我们订婚的事情了!”

    “…门当户对,郎有情妾有意,那时候的我们被街坊邻居,甚至是同学羡慕着。爱情上的顺利,也随同促进了我的学业。刚刚读大二的我,不仅成绩优秀,而且还是学校学生会的副主席。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还会当选主席,四年后毕业读研,读博。或者进入一家大型国企,一切都会很美好!可是…!”

    温情的语调陡然转入沉重,身体剧颤的刘知行陡然停了下来。调节良久后才听他继续道:“可是应了那句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随着华夏改革开放,国外的富裕的生活,先进的科学技术,给刚刚打开国门的我们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剧烈的冲击。强烈的对比,让所有人都在怀疑:之前我们曾经坚持的理念和信仰是不是错误的?这种怀疑随着关于国外的报道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浓烈。当这种怀疑达到顶点的时候,爆发了86年的学~潮!”

    “…不过那时候的我刚刚迈进大学的校门,对外部世界的了解还是懵懂的状态。所以并没有受到影响,直到三年后…!”

    **年的政~治风波,郭守云前世没有经历过,但听得却不少。

    “我参加了那场在天安~门前的运动。然后…被学校开除了!”沉重如山的话透出刘知行心底的压抑,“没有学历和文凭,最糟糕的是**年的事记入我的档案!在那个国营企业占据主体的时代,这几乎断绝了我所有的上升通道。除了种地、打造厕所、清洁工这种体力活,我找不到任何体面的工作。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想想我曾经可是老师喜欢,同学羡慕的天之骄子,现在却沦落到跟一群莽汉粗妇一块扫厕所?这种剧烈的落差,摧毁了我所有的自信和骄傲。屡屡碰壁,屡次被嘲笑半年后,我彻底的绝望了。整日里借酒消愁,那时候的我就像是一个毫无用处的废人!”

    刘知行的语气中流露出对自己的无限痛恨。

    “…那时候,除了我的爷爷奶奶和曦月之外,没有人愿意跟我在一起。尤其是曦月,她不顾家里的反对,执意嫁给了我!可是当时的我满心对社会的愤懑,根本察觉到这种情意是多么的宝贵!”

    两行饱含悔恨的浊泪顺着刘知行的眼角缓缓流下。

    “…那时候我们家全靠曦月的工资维持。九三年奶奶去世,九五年我们有了囡囡,九六年爷爷也离开了。可那时候的我依然浑浑噩噩。”情绪太过激动的刘知行努力平复了一下后才继续道,“九十年代出国热,知道我在国内没机会的曦月想让我换个环境。所以,她努力考上了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然后辞掉了工作带着我们一家来到美国。”

    “可惜老天爷不开眼。我们刚到美国不久,曦月便在学校的一次体检当中查出了子宫癌!”刘知行语气和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眼中悔恨的泪水仿佛江河决堤般流淌下来。

    郭守云感受到他无尽的悲伤和后悔,事实上两辈子以来他都没见过哪一个男人哭得如此肝肠寸断!那种撕心裂肺,深入肺腑的悲伤,让郭守云忍不住转过头去不忍再看。他怕自己忍不住!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在心底压抑的太久,太苦,太累的刘知行直到一刻钟过去后,才缓缓平复下来。

    看着他红肿的双眼,郭守云拿出纸巾递了过去。

    “擦擦吧!”

    “谢谢!”哽咽着接过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后,“两年后,曦月离开,我悔不当初。可惜她再也回不来了。我带着她的临终遗言,离开了纽约这块伤心地来到了西雅图!…半年后遇到了您!”

    顿了一下,再次平复了一下情绪后,“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懦夫的故事。想来此刻你一定很鄙视我吧?不过也正常,连我自己都鄙视我自己!”

    看着满面嘲讽之色的刘知行,郭守云语气沉重道:“我确实鄙视你,你没有一个男人的担当。”

    “是啊!我不配当一个男人!我算什么男人,简直把华夏男人的脸都丢尽了!”刘知行惨笑道。

    “所以呢,你是准备继续丢我们华夏男人的脸,还是准备改变现状,为囡囡树立一个好父亲的榜样?”

    “我当然想为囡囡树立榜样,可我…!”

    郭守云挥手打断他满是激动的话,“你现在才32岁,还有着大量的时间去奋斗,去改变自己的现状。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对得起自己的妻子,对得起她十几年的艰辛的话,就从现在,从此刻开始改变吧!”

    话落,郭守云站了起来。

    “你的投资移民资格我已经为你办好了,最多两天你就能拿到绿卡。接下来如何选择全看你自己。”话落,郭守云向前走了两步。中间犹豫了一下后,又停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转身。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报考一所大学,中间也可以到我旗下的企业去实习。”

    说完后,郭守云迈开脚步朝前面的别墅走去。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刘知行凝视良久后,喃喃自语道:“谢谢!”

    ……………………………………………………………………………………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大圣传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超级强者 圣堂 九星天辰诀 无尽剑装 横刀 英叔后人灵异录 艾泽拉斯游侠之王 西厂 重生都市魔帝 我的神级手机助手 暗世部 口袋之数据大师 修道千年归来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贵府嫡女 主千秋 香江七十载 长生诀之通天塔 极品捉鬼奶爸 何方妖孽 华归 即便如此小镇仍然运转 万古之王 主神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