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ING集团

    第二百五十八章 ING集团

    ……

    “两位客气了,比起彼得·林奇、查理·芒格和巴菲特等投资领域的大师,我还差得远!”郭守云谦逊道。

    两人对视一眼后,弗农·约翰逊微笑道:“郭先生实在太自谦了。彼得·林奇、查理·芒格和巴菲特确实是投资领域的大师,不过相比他们郭先生也不差。短短一年的时间,您本人就通过雷霆基金赚取到了超过50亿美元的巨额利润,遍览过去几百年的历史,即便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50亿美元?雷霆基金赚了这么多吗?”郭守云脸色不变道。

    “郭先生何必隐瞒呢?虽然至今为止,雷霆基金一直没有对外公布自己的财务信息,但泛太平洋能源集团从四月底到现在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已经投资了40亿美元在企业并购上。而且,目前还在收购美国第五大公共事业公司南方公司。如果这笔收购谈成的话,扣除银行贷款之外的直接投入将不下40亿美元。这样一算,单是在并购上的花销,泛太平洋能源公司就达到了80亿美元,再加上运营上的投入,已经突破了一百亿美元。”

    “…扣除您用旗下资产抵押ABS债券所得资金,剩下的资金量也超过50亿美元。而且,这已经是最保守的计算。如果计算之前您在收购太平洋、南加州、苹果公司、漫威娱乐上的投资,数目将更庞大。”顿了一下后,“貌似,现在能够拿出这么多钱的公司,在您的旗下只有神秘的雷霆了!”

    看着眼神中精光闪烁的弗农·约翰逊,郭守云淡然道:“没想到苏格兰皇家银行对远在美国的我这么有兴趣。”

    “我们之所以会对郭先生有兴趣,是因为我们苏格兰皇家银行业跟郭先生一样,崇尚变革和积极进取的文化。”

    “这点我信。不提去年你们一举吞下比自己大三倍的国民西敏寺银行。单是在美国,2001年上半年被你们并购的银行就超过7家,涉及资产180亿美元!从这方面来看,你们跟我倒是有些相似!”郭守云点头道。

    “看来郭先生对我们也很了解,这样的话,拥有相同基因的我们才更应该合作!”弗农·约翰逊积极道。

    “合作?我很有兴趣听一下你们的方案?”

    “苏格兰皇家银行希望能够跟郭先生的雷霆基金合作,我们为您提供平台,雷霆基金可以从苏格兰皇家银行的高端客户中吸纳资金。如果雷霆基金借助我们的平台吸纳的客户资金盈利,那么雷霆基金有义务把利润的20%,作为借助平台的费用支付给我们!”

    听完后,郭守云眼底露出了一抹思索。

    如今,吞并了国民西敏寺银行的苏格兰皇家银行已经是英国最大,欧洲第二大的商业银行,在它旗下拥有1500万客户。如果雷霆基金能够嵌入这个平台,虽然无法像公募基金那样得到全方位的推广,但只是那些资产丰厚的高端客,也足以让雷霆基金管理的资金迅速膨胀。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也不必总是自己拿钱来作为雷霆的资本金了。

    另外,这个方案也比高盛和摩根的合作方式对雷霆更有利一些。

    “我们雷霆基金并不排斥合作,尤其是与苏格兰皇家银行这样的世界金融巨头。不过,20%的分成比例太高了,我认为2%是一个合适的数字!”

    “郭先生这太夸张了!很多公募基金的利润分成也不止这些。”虽然郭守云愿意合作的意向令人兴奋,但分成比例砍得让弗农·约翰逊心中颇有怒气。

    “苏格兰皇家银行不承担投资风险,只提供一个不能全方位推广的平台,不可能得到高分红比例!”郭守云毫不退让道。

    “即便如此,我们也应该得到18%的分成!”

    “不可能!”

    看着两人像菜市场的小贩一样互不相让,作为中间人的塞尔西子爵连忙打断道:“二位,涉及到具体的分成比例,还是让苏格兰皇家银行和雷霆基金内部更专业的人员去谈吧。至于我们,在顺利且友好的达成合作协议后,不应该开一瓶香槟庆祝一下吗?”

    两人对视一眼后,弗农·约翰逊笑道:“郭先生,我感觉就像爵士说的,具体的分成比例还是让专业人员去谈吧,我们更应该庆祝我们合作的达成!”

    郭守云耸了耸肩,“实际上,我也很讨厌这种讨价还价的过程。不过,酒我可不喝。我未婚妻怀孕了,她讨厌酒的味道,尤其是现在。”

    “是吗?那可要恭喜郭先生了!”塞尔西爵士道。

    “我能有幸知道您的孩子什么时候出生吗?到时候也好准备礼物登门道贺!”弗农·约翰逊道。

    旁边的塞尔西爵士也认同的点了点头。

    “医生说的预产期是9月15号左右,但真正的时间还要看他们什么时候打算出来!”郭守云笑道。

    弗农·约翰逊点了点头,“预产期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准确的,但也有很多例外的情况。”

    “没错!”塞尔西爵士点头后,“孩子的名字取了吗?”

    “伊丽莎白和乔治,如果是女孩就叫前面的,如果是男孩就叫后面的!”

    塞尔西爵士笑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在这个小家伙出生后做他们的教父!”

    听到这里,旁边的弗农·约翰逊眼睛也亮了起来。这可是跟眼前这位潜力无限的商业天才拉上关系的最佳捷径。

    “他能够得到您的教诲当然是我所期待的事情。不过,在您前面已经有人抢先了!”郭守云道。

    “哦?谁?”

    “卡尔·罗夫先生!”

    “卡尔·罗夫?布什大脑?”塞尔西爵士惊讶道。

    “是的!”

    塞尔西爵士微微皱了皱眉后点了点头,“这家伙能够在十年内把小布~什那个酒鬼调教成美国总统,确实很有能力。他做孩子的教父倒是合适的人选!不过,想来你也不可能只有一个孩子,等第二个出生的时候,请让我做他(她)的教父!”

    约瑟·罗伯特·塞尔西作为英国最老牌的贵族之一,在英国乃至欧洲拥有深厚的影响力,他愿意做自己孩子的教父,郭守云自然不会拒绝。

    “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当然荣幸之至!”

    “哈哈,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旁边的弗农·约翰逊眼底流露出一丝羡慕。但同样的要求他并没有提。毕竟郭守云生第三个孩子还不知道猴年马月,现在说出来,图惹人嘲笑而已。

    在三人聊天的时候,已经回到自己住所的希尔斯·弗朗西斯·巴林心中怒火难平,当众被一个小辈坑了,还有比这再丢脸的事情吗?

    在书房里转了几圈后,他拿起自己的手机给远在美国的奥列弗·巴林打了过去。

    “希尔斯叔叔?”

    “嗯!你鼻子好的怎么样了?”

    上次被郭守云摔在地上后,奥列弗·巴林的鼻骨被摔断了。

    “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对于布鲁斯·郭,你打算怎么办?”

    提到仇人的名字,奥列弗·巴林心底的怒火‘腾’一下燃烧起来,原本已经痊愈的鼻子仿佛也传来了阵阵刺痛。

    “我要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奥列弗·巴林一字一顿道。

    “这是肯定的事情。巴林家族的男人从来不是那种被人打了后却忍气吞声的懦夫!”

    “这么说您答应支持我了?”奥列弗·巴林道。

    “奥列弗,你知道,自从巴林银行倒闭后,我们家族的资产已经不多了。除了一些公司的少数股份和几个农场之外,最值钱的财产就是价值6.3亿美元的力拓集团5.1%的权益。就算全部抵押也无法筹集到10亿美元…!”

    “希尔斯叔叔,不需要动用家族资产!”

    希尔斯·弗朗西斯·巴林微微皱了皱眉,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动用巴林资产管理的资产?”

    “这仅仅是一部分。巴林资产管理旗下,真正能被我们利用的资金只有37亿英镑,其它的资金受监管所限,不能投资高风险的股市和期货。所以,我们想要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来对付布鲁斯·郭,还要从ING集团身上想办法!”

    “别卖关子,有什么想法直接说。”

    “是!ING集团旗下最大的对冲基金‘郁金香’的管理人罗纳德·科曼已经退休了,我觉得我可以竞争一下这个位子!”

    “你去年才刚刚被提拔到巴林资产管理CEO的职位上,如果再向上提拔,恐怕很难服众。另外,作为ING集团旗下最大的一只投资期货市场的对冲基金,郁金香管理的资金达到183亿美元。你的能力很难让董事会和管理层放心!”希尔斯·弗朗西斯·巴林皱眉道。

    “希尔斯叔叔,在我从事金融行业的十年中,平均每年取得的资本收益率都达到17.3%,这是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成绩。另外,在之前对安然的操作中,虽然后期损失了一些,但整个过程下来,我依然为公司创造了7.8亿美元的营收,以及1.44亿美元的税前利润,这些都是我的资本。”

    “…而且,我们巴林家族与霍普家族有三百年的友谊,作为ING集团的主要股东,相信他们会在这方面提供帮助。另外,您本人与现在ING集团的董事会主席瑞安·范德法特不仅是牛津大学同学,还是姻亲。如果您开口,想来他不会拒绝!”

    希尔斯·弗朗西斯·巴林思虑片刻后,“如果拿到郁金香基金的管理权,你准备怎么做?”

    “做空黄金!”

    “做空黄金?奥列弗,你知道现在国际经济低迷,再加上愈演愈烈的阿根廷金融危机,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受到追捧,这种情况下做空黄金,要承担多大的风险?”

    “我当然知道。不过,黄金是有周期的,在它达到一个顶点后,就会出现下跌。越是危机,波动就越是强烈。所以空头反而比多头更容易获利,只要我们能够判断下跌的空间,并提前设置好止损线就可以。另外,这次打算做空黄金的也不仅仅我们一家。”

    “哦,还有谁?”

    “花旗、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和法斯托投资基金!”

    “花旗也参与?”

    奥列弗·巴林幸灾乐祸道:“嘿嘿,花旗手里持有的安然股份可比我多。而且,价格也偏高,所以他们并没有跟着我一块退出来。随着安然股价进一步下跌,花旗损失惨重。即便他们做空苹果公司上赚了不少,却也无法弥补所有损失。所以自然要另找方法。”

    “…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也一样,当初安然的股价能抬到那么高,它的功劳可不小。现在,在安然的资产负债表上,还有一笔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发放的,价值18亿美元的贷款没还呢。因此,它也要弥补损失。而且,这个大家伙还是花旗的人拉过来的。”

    “…至于法斯托投资基金,安德鲁·法斯托这些年从安然身上吸的血近9亿美元。这家伙是个金融天才,但也是一个人格上的混蛋。不过,有他参与的话,我们在与布鲁斯·郭博弈的过程中,最起码胜利的希望会更大。”

    默然片刻后,希尔斯·弗朗西斯·巴林问道:“那高盛、摩根和美洲银行呢?他们放弃了吗?”

    “比起花旗,高盛他们已经从安然和布鲁斯·郭身上赚了足够的便宜。所以,他们更倾向于胜势更大的那一方,而不是在一开始就压上筹码!”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沉吟片刻后,希尔斯·弗朗西斯·巴林继续问道。

    “现在已经动手了,不过只是通过短期操作积累资金。具体动手的时间,还要看布鲁斯·郭什么时候入场!而且,现在的黄金处在上升通道中,在未达到高点之前,与整个大势作对是不明智的。我们虽然希望打压布鲁斯·郭,让他破产,但也不会拿自己的资产开玩笑。”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郁金香基金管理人的职位我会尽力为你争取!”

    “多谢希尔斯叔叔!”

    “我们都是一家人,客气的话就不用多说了。”顿了一下后,“如果这段时间,你在黄金上操作的好的话,我会把家族在力拓集团的股份抵押来支持你!”

    “您放心,我肯定不会让您失望!”奥列弗·巴林振奋道。

    ……

    参加完塞尔西爵士的慈善晚会后,回到家的第二天,他便给秦志成打了个电话,让他来负责雷霆基金与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合作细节谈判。

    至于他自己,在英国又待了一个多星期,等到美国那边关于他的评论平息后,他辞别莫莉·贝文再次回到了这里。

    不过,他并没有去纽约,而是秘密来到了休斯顿。

    当然,这次回来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

    “布鲁斯,我先回家了,明天的时候我再来见你!”

    郭守云点了点头,“好好休息,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

    “放心吧,我明白!”

    看着丽贝卡·马克的背影直至对方消失后,郭守云转过身,“我们也走吧!”

    跟在身后的保镖点了点头,随着郭守云坐上了机场边早就准备好的车子。

    当然,第一次来休斯顿的郭守云并没有回酒店,而是来到了一家郊外的会所。在这里,已经有人在等他了。

推荐阅读:医道官途 圣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校花的贴身高手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求魔 横刀 英叔后人灵异录 艾泽拉斯游侠之王 西厂 重生都市魔帝 我的神级手机助手 暗世部 口袋之数据大师 修道千年归来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贵府嫡女 主千秋 香江七十载 长生诀之通天塔 极品捉鬼奶爸 何方妖孽 华归 即便如此小镇仍然运转 万古之王 主神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