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冤家路窄

    第三十七章

    池兰若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说道:“被您看穿了啊,我是真的不想上这节课,我还是下课再回去吧。”

    “不过其他人就不能留在这里了,快点都回去上课!”校医开始赶人,完全洞悉了跟着来的这群F班的学生想要逃课的意图。

    “医生,你就让我陪着他吧,我不放心池兰若。”小榕说道,贝艳雅和崔釆萱跟着点了点头,不过校医残忍地拒绝了她们:“你们都回去吧,他没什么大事,休息休息就可以正常活动了。”

    F班的一群学生被校医赶着往教室走了回去,恰好跟扶着律皓君的穆煦阳擦肩而过。小榕跟穆煦阳快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达成了一致意见,穆煦阳晚上就开始帮她补习。

    池兰若被同学们放在了观察室中间的那张床上,现在正坐在床边蜷着腿,拿着酒精棉球沾着酒精往身上擦伤口,好在她比较瘦,因为个子高,校服是按照这个身高的普通男生的体型定制的,所以她的裤子就一直很肥,膝盖上的伤口只需要将裤腿拉上来就行了,要是需要脱裤子,池兰若可能就只能先忍着痛了,她实在不想在她脱了裤子涂酒精的时候在出什么意外。好在膝盖擦伤不重,主要还是磕得黑青,因为她摔倒被律皓君砸在身上的时候,主要的擦伤承重点还是在两个胳膊肘上。

    “同学,你怎么了?”校医的声音在隔壁响起,比刚才接待池兰若的时候慈祥了不止一个度,池兰若忍不住竖起了耳朵,暗自猜测是谁这么大的面子。

    穆煦阳倒是很快帮她解了惑:“律皓君同学刚刚被绊倒了,脚崴了一下,不知道骨头有没有受伤。”

    原来是让自己受伤的罪魁祸首,池兰若心里暗哼一声,不再关心那边的检查进度,自顾自地涂着酒精,心里暗道:整个人砸在自己身上,他能有什么伤?

    校医很慈祥的给律皓君做了一系列的检查,跟刚刚对待池兰若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经过一整套复杂的检查下来,校医很肯定地告诉他们律皓君的脚没什么事情,只要用药酒擦一擦就好了,“你也去观察室躺一躺吧。”校医说道。

    律皓君道谢,穆煦阳拿了药酒,和同学一起扶着律皓君朝着校医室走了过去。“对了,律皓君同学平时要加强一点锻炼,你们A班的同学大部分都缺乏锻炼,只知道低头学习,要是每个人都像穆煦阳那样,我就不操心了。”

    穆煦阳已经被拿做例子习惯了,完全不受影响,律皓君则是不好意思,转头跟校医笑了笑:“我会注意的。”他其实也有锻炼,不过跟穆煦阳那样在某个领域做得比较好不一样,他的锻炼只是为了保证身体的适当的活跃性,所以平时看起来就比穆煦阳瘦了不少,其实他觉得正正好呢,家庭医生似乎也没有对他的身体状况说过什么。不过这会儿还是不要反驳为好。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校医的话让律皓君想到了那天在图书馆,池兰若嘲笑他的话,让他一时间有些尴尬,脑子又有些短路,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

    打开观察室的门后,不意外地看到了池兰若,发现他白色的衬衣袖子上有星星点点的红色,好像是摔破了皮流血了。这会儿她已经把袖子挽了起来晾着,正拿着酒精先擦膝盖上的伤口。

    池兰若见律皓君被穆煦阳和一个同学扶着,带着药酒进门,抬头瞥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前两天两个人在图书馆不欢而散,她就对这个人感观差了很多。今天更是被他弄得差点内伤,再加上校医的差别待遇,心里实在气得不得了。

    当然,最初的感观来源于之前看他们班参加的辩论赛和他和穆煦阳参加的一些演讲比赛之类的,觉得他的知识面的广博并不亚于穆煦阳,但是相较于穆煦阳的男主无敌光环,他一定是靠自己的努力才能这么厉害的,所以池兰若一直很佩服他,感觉看着他就像看到了前世的自己,甚至在他身上找自己的影子。不过池兰若忘了,律皓君毕竟不是她自己了,所以律皓君像A班的班主任一样很讨厌也不是没可能的。

    池兰若没说话,律皓君觉得尴尬,穆煦阳是一直怀疑池兰若偷听了他和小榕的对话,也不想搭理池兰若,所以穆煦阳和A班的同学把律皓君扶到另一边的床上之后,就准备走了。倒是那个A班的同学跟律皓君的关系看起来更好一些,他把药酒给他,叮嘱他快点涂一涂,然后再三确认他自己一个人没问题,这才和穆煦阳一起离开了校医室。

    整个校医观察室里面十分安静,只有池兰若擦酒精时被刺激疼痛而发出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律皓君觉得非常对不起池兰若,所以放下药酒后,他没有擦药酒,反而对着池兰若十分抱歉地说道:“把你绊倒,让你受伤,实在是万分抱歉!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你打我吧。”

    “……”池兰若心说我现在揍你一顿,今晚就得写检查,没看校医对A班的和F班的态度都不一样吗?

    律皓君见她不说话,抬头看了她一眼,就发现池兰若在用‘你以为我是白痴吗’的表情看着他,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却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得挺美的啊,把我搞得这么狼狈,还被穆煦阳同学记恨,一句话就要我原谅你吗?”池兰若说道,但随即话头一转说,“不过呢,想要我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

    这种语气让律皓君紧张地看着池兰若,生怕他说出什么可怕的条件。

    “你就说说你为什么要往那边跑那么着急吧?”池兰若也没有卖关子,“我总得知道我是为什么受伤的吧?”,低头继续擦酒精,腿上的伤口刚刚因为下地,就需要再擦一次。

    律皓君纠结了,要是让池兰若知道他就是太好奇穆煦阳到底找给他告白过的女生什么事情,会不会被池兰若嘲笑?但是他仔细看池兰若,池兰若好像专心致志地在给自己擦酒精,擦完膝盖的伤口,双肘可不好够着,主要是还很疼,不能扯得太厉害。

推荐阅读:百炼成仙 宠魅 火爆天王 最终进化 官术 光明纪元 唐砖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全职高手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 0氪封神 皇后有旨:暴君,速侍寝! 豪门狡妻 我的极品冰山总裁老婆 娱乐大爆料 庶嫁贵妻 秦时月下踏九歌 攻略龙姬的正确方法 大夏纪 流浪在电影世界 放下我的秘籍 西游之白骨逆天 1868新风暴 我真不是欧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