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爸爸我要去英语竞赛

    “停!”池兰若突然伸出右手大喊一声阻止了律皓君的话,“如果是公开的秘密之类的不好拿出来说的事情,还是不要说了,我怕这秘密对你们富豪们不算什么,是我这小人物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

    “呵呵呵呵~”律皓君看着池兰若一副‘我好怕怕’的表情,突然觉得很想笑,是啊,对他来说仅仅是未来不确定的忧愁,说不定他能拥有的,会是别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对比什么都没有让人不停误解的池兰若仍旧在拼命地努力,还乐观自信。他又为什么要因为压根不需要在意的下人们的眼光和那个根本无法沟通的父亲的眼光和语言而感到世界都要崩塌了呢?思来想去,也许只是因为他把他们当做了家人吧。

    “哈哈哈哈~”律皓君笑得更加大声了,为自己的自作多情,也为自己的心里好像突然豁然开朗,丢掉了一些东西,又拥有了一些东西。

    “喂,你是在嘲笑我吗?”池兰若斜着眼睛看他,有种想要给他一拳让他再也笑不出来的想法,不过好在律皓君在她决定实施这个想法之前止住了笑声,开心地对着她说道:“我没有在嘲笑你,我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这应该谢谢你,小若。”

    “别叫那个娘兮兮的名字,”池兰若皱眉,虽然现在还没有人怀疑她的身份,但是她一直在努力杜绝别人把她和娘兮兮挂钩,省的引起不必要的事情。

    “我听你那个朋友就这么叫你了。”律皓君对池兰若的区别对待很不满。

    “小榕是女孩子,喜欢萌萌哒的叫法,听起来也萌萌的,你一个大男人跟她比什么。”池兰若振振有词,“反正就是不能叫,你叫小池就行。”

    “噗~小池,小吃,你果然是个吃货!”律皓君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气得池兰若绕着沙发追着他要揍他,律皓君趁着主场优势东躲西闪,两人在客厅闹了起来。

    远远地在一边假装打扫实则偷听的佣人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笑着拿起抹布继续干起自己的活儿来。

    佣人的工作做完之后,律皓君坐着佣人开的小车回了大宅,池兰若则是给贝艳雅和崔釆萱开了个微信三人视频会议,两人一听池兰若这个夜探穆宅这个信息之后,一个个兴奋激动不已,立刻就都答应了下来。池兰若和她们约好时间之后,就挂了电话。

    律皓君已经离开公寓,公寓里静悄悄地,再次住到这里,池兰若这才第一次有机会四处打量一下,因为是高档小区的公寓,盖房子的材料都是用的最好的,房间的设计也十分合理,甚至楼间距都比较开阔,律皓君的公寓所处的楼层不高,但是现在仍有阳光从窗口稀稀疏疏地透过来,是小区不知道从哪儿移植的高大的树木,从窗户向外望去,即使冬天的树木已经凋零,小区里面的设施仍旧能够被称作风景。“如果能够一直住在这里该多好啊~”池兰若真心地感慨道,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她还要想办法回到华祥国去看一看她现在的家,也许爸爸妈妈正在家里等着她呢。

    没给她伤感的时间,贝艳雅的电话就已经杀过来了:“我们准备要出发了,你快点啊。”

    “好的,这就去。”池兰若收起手机,拿起律皓君给她的家门钥匙,就出了门。

    律皓君到了老宅,照例去了爸爸的书房,律爸爸正在书房看资料,见律皓君进门,放下了手中的资料,看着律皓君说道:“这次放假了吧?暑假去公司实习吧,这次给你安排的总部的职位。你不是不喜欢经常看见你哥吗?你俩这次不在一个楼层,做好你的事情就行。”

    律皓君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爸一再地强调让他对自己上心一点,现在他爸偏心到对他的好连对他哥的百分之一都不到,这也就算了,平时他爸爸还能记得给他亲近的下属一些关注,让那些下属受宠若惊,但是他连那些下属的待遇都不如。不过这次律皓君却觉得异常的平静,也许他的心里真的是放下了,现在再冷静地看待他爸爸对待自己继承人的时候,他居然觉得他爸做得实在是太粗糙了,不过他人微言轻,还是闭嘴比较好。

    见律皓君不说话,律爸爸以为律皓君心里不满意,他的耐心告罄,抬头就想冲着律皓君发脾气。他刚刚抬起头,就有点愣住了,律皓君满脸的沉思,眼里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忿忿不平,好像只是单纯的跑神了。他抬头的动作惊醒了沉思中的律皓君,律皓君也只是抬起头,冲着律爸爸微微颔首:“我知道了,到时候我到公司去,让前台把工牌和工作地点告诉我就行了。不过我提前跟你请个假,我被学校选中参加全国英语竞赛,如果有比赛日程,那天我就不去公司了。”

    “那个竞赛不是通用赞助的吗?你又不去通用,参加有什么意思?”律爸爸皱眉,总觉得这样的律皓君有点陌生。

    律皓君才不在乎律爸爸心里怎么想的,他像在学校对同学说话一样,温和地说道:“我们班的同学都参加了,我不参加显得太特殊了。”这么多年,律皓君跟律爸爸沟通的唯一的收获就是知道他说什么不会引起律爸爸的反感。“况且公司那边有大哥在,我也只是去玩一玩,少去几天没什么关系。”

    律爸爸越听越觉得不对味,他板着脸问道:“你这是在向我抱怨我给你的机会不如你哥吗?你要知道......”

    “我知道的,爸爸。”律皓君惊讶自己可以跟爸爸说这么多话,仍旧保持着平静,“我只是知道了小儿子应该怎么生活,万事不需要操心,以前是我想太多了,以后不会了。”

    律爸爸虽然很惊讶小儿子能这么快想通他的教育方式,心里感到欣慰的同时又从心底蔓延出一股熟悉的厌恶感,就是这种跟他妈妈一样的聪明劲儿,才让他厌恶。不过这次儿子这么上道,他也不能无缘无故地发脾气,律爸爸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接着说起了其他的话题。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一品江山 首席御医 神煌 大圣传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超级强者 三国之左右逢源 绝色佣兵:王妃很腹黑! 反套路快穿 重生仙女派NPC 从荒岛开始争霸 叫我师父大人 0氪封神 皇后有旨:暴君,速侍寝! 豪门狡妻 我的极品冰山总裁老婆 娱乐大爆料 庶嫁贵妻 秦时月下踏九歌 攻略龙姬的正确方法 大夏纪 流浪在电影世界 放下我的秘籍 西游之白骨逆天 1868新风暴 我真不是欧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