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嘴欠

    郑湘衣拿到方子研究了几天,让人送回来消息。

    她确定这些方子都是失传了多年的古方,并非是其它世界弄来的东西。

    同时,她也确定,这方子绝非是宋家祖上流传下来的。

    一方面是她知道拥有这样方子的人家一般只有两种。要么就是祖上是做这一行的手艺商人,经过多年的研究与积累,不停的改进,才会有这么完善的配方。要么就是底蕴很深的世家高门,他们往往会有一些家传的方子流传给自家的出嫁姑娘,以保障家族女儿的利益。

    另一方面,是她发现这方子所用的张纸和笔墨都有做旧的痕迹。如果真是家传之物,那又何需多此一举?

    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她发现这方子是残缺的。虽然按这方子能制出来的非常漂亮的脂粉,可也就是看着颜色鲜亮些,真正上妆的效果却好不到哪里去。

    萧明珠看完郑湘衣的信,随手将信递给一大早就打着送店铺房契借口过来的韩允钧:“你瞧瞧。”

    韩允钧看了,将信放进了碟子上,把自己的残茶倒在上面,看着墨迹化开,最后成了一团黑糊,这才让商嬷嬷给自己换了一杯新茶,道:“这耿大奶奶瞧着不显山不显水的,倒是个心里通透的。她分析得很有道理,这方子要是杨丁香拿出来,都未必让人相信,何况她宋玉茹。”

    杨家的底蕴,也是有点薄的,不过杨家出了个皇后,有些好东西,也能让人接受。

    可是宋家,那就……让人无法相信了。

    匹夫无罪,怀玉其罪,没有权势为靠,哪里守得住好东西。

    他顿了顿,瞥了眼屋内的下人,又压低了声音,道:“父皇在发现他在宫门口拦了萧伯父后,就找了借口将他拘在了宫里,然后请了木玄真人暗中查看,也让白开心去试探了一番,他们都没在他的身上发现什么蹊跷,就疑心了宋玉茹,这才秘密将你接进宫去,打听宋玉茹的情况。事后也没有怪他,反而纵容他尽快将宋玉茹接近了府。”

    这些话,是那日小明珠出宫后,父皇与他说的,他只能信,不敢深想。

    不过,韩允景倒也真是个急功近利的。

    他都没有去证实当初得到的脂粉是不是那张方子做出来的,就听了宋玉茹那天花乱坠吹嘘,以及一些不入流的主意,就决定将人先绑在自己的船上。他就不怕那绑上的是千斤的石锚,会压塌他的那小船吗?

    尤其是他还真打算听宋玉茹的建议,私下开青楼,想利用女人美色去拿捏朝中重臣、或者世家不成器的绔纨子弟把柄进行要挟!

    他就不想想,那些重臣公子哥、家子弟,哪个不是打小就被家族仔细教导过的,再不成器的人也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就算他真碰上那么几个不知轻重的,被他握住了把柄。难道那些重臣世家,就不知道壮士断腕?

    他这样做,只会凭添敌人,而得不到半点好处的

    萧明珠在意的却不是一回事,她很紧张皇上盯上了宋玉茹那个蠢货!

    她悄悄在桌下用手指弹了一下禁步,问008道;【那宋玉茹要是说了她是个穿越者,会怎么样?】

    008抓着脑袋,嘴贱道;【应该会当成鬼怪被烧死吧。】

    【我不是说这个。】萧明珠有些着急;【我说是,她要是透露了她所知道的未来知识,那会怎么样。】她可是还记得,那些书中所写的穿越女,利用后代的知识做出大量的东西,足够推进整个朝代的进程。

    不过问完,她心里就知道答案了;【是不是,真出现了那样的事,而天道没有劈了她,那就是宋玉茹会穿越过来的使命。】

    008安抚她道:【使命不使命的与你也没有太多的关系,你又没打算当女皇。朝代更新,历史进程,这种大件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008提到女皇,心活跃了,又出歪主意:【要不,你也撺掇着那呆子去夺一把位,然后你过过万万人之上的瘾!】

    啪叽!008被空间里突然腾起的风径直拍在了墙上,成了一张黄色的鸡蛋摊饼,随后,它听到了萧明珠充满威胁的声音;【果然郑湘衣说得对,你就是个会蛊惑人心的东西。以后要再让我听见这样的话,别怪我真不留你!】

    008努力凸出来的小爪子戳了戳,含糊不清地哭着解释;【吹(嘴)误,春叔吹误(纯属嘴误),唔只是吹欠(我只是嘴欠)……】

    都是郑湘衣那货的错!

    008用刚挣扎出来的头磕着空间壁,就当自己的头是最结实的板砖,狠狠地在打郑湘衣那个卑鄙的小人!

    萧明珠也明白008根本就不受自己这个世界的道德规范所制约,它根本就没有将那事想得太复杂,就如它所言,只是一时嘴快,想与她说笑罢了。她之所以出手惩戒,是实在想因它这种根本就不适合这个世界的观念对她造成影响。

    她需要保持本分,保持自己最初的心态。

    自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自己决定自己要走的路。

    哪怕是有一天她真走到那种离经叛道的地步,也是她自己的选择,而不是被别人在潜行默化中改变。

    否则,她就不再是她自己了。

    韩允钧瞧着她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也没有出声询问,等到她抬了头,才问:“怎么了?”

    萧明珠生硬的笑了笑,没说,反问:“一点线索也没有吗?”

    韩允钧认为她还是在因那未知的鬼而担忧:“对,一点线索也查不到。唯一可以确定的当时被韩允景截下的信和脂粉都是那人的手笔,还有宋玉茹手中的那几张方子也是。父皇派人去查的时候,所有的痕迹都扫净了。”

    鬼出手,果然比人要厉害得多,尤其是他不能去与父皇提,背后的黑手是附在人身上的鬼。要不然,小明珠能识鬼的秘密可就得穿帮了。

    “所以皇上不打草惊蛇,是想放长线吊大鱼?”

    “对。”

    萧明珠已经将刚008带给她的那些烦恼的念头都抛之脑后了,她双手托着下巴,眼睛笑眯了起来,神色也格外的认真:“那我准备截他们的财路,皇上不会有意见吧。”

推荐阅读:神煌 首席御医 圣堂 网游之天谴修罗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雪中悍刀行 神座 重生小地主 一品江山 我的美女村支书 三国之大汉崛起 大咖传奇 本猫科技 美丽的邻居 柿子湾 抗战之烽火漫天 海贼王之海绵宝宝继承人 蹦哒吧!老汉 米奈希尔之力 猎头诸天 都市最狂修真强少 文娱之我来也 善战之宋 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化中 幻界仙途 变身之女侠时代 锦仙记 重生之圣君归来 唐船——明末海内外的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