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遵从你的内心

    “宗主少宗主放心,五天后的接待庆典上,老夫会当众揭发于明之。”田在中咬牙冷笑道。

    既然不把我放在眼里,那我也不让你好过!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

    “如此,麻烦田长老了。”李剑诗轻笑道。

    “不敢,请恕老夫先行告退。”田在中行了一礼,躬身告退。

    他还有事要办。

    “没想到我玄天宗内也有这种蠢货存在。”叶雨惜抿了口美酒乐呵呵道:“难道他以为反对派倒台了他就能完好无事不成?”

    “这不就是师父你的目的吗。”李剑诗幽幽道。

    当初故意提拔一群智商不高的家伙当长老,那些真正的聪明人要不就保持中立,要不就已经加入宗主阵营了。

    或者......已经去见阎王了。

    她的这个师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叶雨惜笑笑,转移话题:“诗儿,为师看你神思不属的模样,有什么心事吗?”

    可没这么简单呐,自己不管事,那群家伙可不一定还站在自己这边了。

    “没有。”李剑诗勉强笑笑:“徒儿在想穷哥哥,也不知他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招惹旁的女子......”

    “那小子滋润的很。”叶雨惜不耐烦地挥挥手:“为师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找他帮忙。

    那小子认识一群高手,随便找几个来不就完事啦。”

    “不行的师父。”李剑诗摇摇头,笑容甜蜜:“白璇玑、苏慕白都能帮到他,我也不能给他添麻烦。若是帮我,他定要欠别人人情,我不想他不开心。”

    叶雨惜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诗儿,不是为师说话难听,你这样的想法完全不对。”

    “两个人相处是要互相依靠的,你光想着让他依靠你可不成。这一点小云家的徒弟就做的挺好,该依靠时就依靠,能帮到他就去帮他。你这样算个什么事儿。”

    李剑诗毫不在意她的话,只是喃喃道:“穷哥哥,你在做什么呢......”

    穷哥哥此时刚到玄天宗不远,他正打算不远的将来在玄天宗搞事。

    “事情就是如此。”秘密前来的李子成说道。

    “原来如此,没想到那于明之也是朝廷的人。”玄空方丈叹道。

    “哼!”海螺姑娘冷哼一声:“两个内应,一个是别人家的,一个已经背叛朕投向玄天宗的怀抱了。

    玄空,朕可以把你这话视作挑衅吗!”

    “陛下切莫误会,小僧并无此意。”玄空方丈笑着回道。

    尔后他问李子成:“师弟,那于明之可还有别的事情?”

    李子成沉默半晌,回道:“并无其他事情。”

    “既如此,师弟便回去好好休息吧。”玄空方丈平和道:“明日一早我等便上门拜访。”

    “我明白了。”李子成点头应是,尔后沉默半晌,开口道:“师兄,我想回少林。”

    他怀念寺中师兄弟们互相扶持,单单纯纯的日子。在朝廷和在玄天宗时的勾心斗角,他已经受够了。

    更何况还有于明之的兄弟情谊......他实在不忍心出卖他。

    与其在这里继续煎熬下去,还不如回寺中过逍遥日子,哪怕被发配去菜园子挑粪他也无所谓。

    面对师门之情与兄弟情义之间的艰难抉择,他想要逃避了。

    “师弟,师兄知道你心里苦。你一向与玄戒师弟交好,当初抽签的时候你偷偷换了两个签位,这些师兄都知道。”玄空方丈和蔼道:“你放心,此事了结之后你便可回寺了。”

    “......”李子成淡淡道:“师兄,此话十年前你便与我说过。可现在又一个十年都过去了,我都混到玄天宗长老了......”

    “阿弥陀佛。”玄空方丈叹了一声,轻拍李子成的肩膀:“玄成师弟,遵从自己的内心。无论你如何选择,师兄都会支持你的。”

    李子成沉默半晌,轻轻点头:“嗯,我知晓了。那诸位师兄,我先回去了。”

    “好,注意安全。”玄空方丈关心道。

    “我晓得。”李子成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转身离开。

    玄空方丈注视着他远去的背影,莫名叹道:“唉,玄成师弟已经靠不住了。玄中师弟,一切都靠你啦。”

    “师兄,玄成师兄他心里也苦啊。”一道人影缓缓走来,赫然便是前不久还跟李剑诗表忠心的田在中田长老!

    只是他现在目光中满是悲悯,哪还有一点儿之前在李剑诗叶雨惜面前的阴狠狂妄。

    “师弟,红尘皆苦,这世上又有谁心中没点儿故事呢?”玄空方丈叹道。

    “......”田在中不解道:“师兄,我有一事不明。当初您为何不告知玄成师兄我的身份?”

    “当初是玄戒师弟自己要求被外派的,他性子从小坚忍,我对他也放心。但是......”玄空方丈闭上了眼睛:“这件事不小心被玄成师弟知晓,他偷偷替换了自己与玄戒师弟的签子,我不忍坏了他的心思,所以便将错就错了。”

    “只是玄成师弟自幼性子柔弱,又十分容易被外人影响,所以我便没有告知他你的身份。师弟,你也辛苦啦。”

    “不妨事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田在中摸了摸这张陪伴了自己二十年的脸,笑道:“我从小便是孤儿,要不是师父把我捡回寺里,我早就不知道饿死在哪个角落了。能为师门尽一份力,我无怨无悔。

    只是玄成师兄他......”

    田在中咬了咬牙:“玄成师兄他心地善良,极易被别人影响。这些年于明之真心拿他当兄弟,我怕......”

    怕他已经背叛少林了。

    “唉,这也是人之常情。你放心,寺中不会为难他的。”玄空方丈叹道。

    “我知晓了。”田在中摇摇头开始说正事:“五日后于明之便会当众发难,届时我会站出来揭发他与秦国勾结之事。若一切顺利,便不需师兄出手啦。”

    “只是他有什么后手我还需几日探查。”

    “无妨,知道这些就够了。安全第一,莫要冒着风险探查此事。”玄空方丈郑重道:“师弟,你要记住,只有活着才有未来。若死了,就只能去陪佛祖啦。”

    田在中开玩笑道:“师弟这条命是寺里给的,没有师兄的同意,谁也不能取走。师兄放心好了。”

    “为避免暴露,师弟先回去啦。”

    “阿弥陀佛,万事小心。”

    他离开后,戒色目光呆滞,喃喃自语:“贫僧在寺内活了二十来年,今日却突然觉得少林寺好像与我记忆中的少林有所不同......”

    这样的师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阿弥陀佛。色啊,这就是方丈肩上要承担的重量。在接任方丈的那一刻,为师已经做好死后被投入十八层地狱的准备了。”

    他瞥了一眼几位默然不语的师弟,心中叹道:

    【谁让为师当初抽签抽到了下下签呢......】

    “师父......咱们太清不会也是这样的吧......”三观同样尽毁的叶清玄喃喃问道。

    紫阳真人抽了口烟,悠然笑道:“小玄子,咱们太清弟子一向直来直去,可不像这群秃驴一样心黑。”

    一旁地吴穷冷眼旁观。

    心没那么黑?能放任那个淫贼李宗瑞滥杀无辜的真人您,可没资格这么说啊......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官仙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赘婿 首席御医 神煌 仙缘劫之汐云 荒野的召唤 极品幸运管家 必须有一位巫妖王 玩命之徒 种田帝国 宅男的无奈人生 DC暴君 鹰掠九天 屠魔工业 (修真)上膳书 罪无可赦 盗牌牧师 穿越者吹水群 民乐大师 生存[末世] 暴虎 从垃圾工到星空战神 召唤神秘 种运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