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杀死挚爱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湘盈 书名:魅惑芳华_魅惑芳华无弹窗_魅惑芳华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四章

    天空中的第一缕曙光照射进小屋的时候,湘盈悠悠转醒了过来,她动了动身体,虽然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有些疼,但比昨日似乎减轻了些,右肋下的伤口仍旧在火辣辣的痛着,掀开衣服这才发现,自己的伤口上不知何时已被上了药,用白布包扎了起来。

    这块白布,湘盈认识,是李明昔的。

    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忆起昨夜发生的事情,湘盈不禁双颊绯红起来,昨夜发生了太多事情,有愤怒、有恶心、有卑劣、有故作坚强、有情不自禁、有奋不顾身、有恋恋不舍····,太多的情绪现今全都交织在一起,但湘盈只想记住与李明昔在一起的那一段。

    身上的衣服已然好好的穿在了身上,虽然还是那件沾满了血迹的辨不出本来颜色的衣服,但这总好过没有衣服穿。

    手腕上、脚脖上已经被之前的麻绳磨破了皮,勒出了血痕,现在也被敷上了具有淡淡清香的药膏,身旁还放着一个干粮袋子和一个水囊。

    湘盈记起自己的上一顿饭还是在饭庄勉强吃下的一点儿,直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她还滴水未沾呢!

    也许胃早就跟她抗议了,但是这种胃痛和其他的痛相比是小巫见大巫,她直接给忽略了。

    拔下水囊的塞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水,打开干粮袋,拿出一块干饼,咬了几口,正当她要细细的咀嚼时,长须道人廖空突然走来,打掉了她手上的干饼,踩在脚底使劲儿的碾了碾,然后说道:“你不是妖女么,妖女就配吃这种肮脏的东西,去,捡起来给我吃下。”

    湘盈现在虽然未被点穴也未被绑住手脚,但是她提不起一丝的内力,身上虚弱的很,除了剑伤的缘故,她还被前任盟主肖赟海逼迫吃下了散功丸,这种药药性很是强烈,可以让任何武林好手在顷刻间内力全部消失,而且身体会越来越虚弱,还不如一个不会任何武功的普通人,这种情况如果没有解药持续一周以上的话,即使再服用解药,内力也不会再回来了。

    湘盈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抬头看着长须道人廖空,眼睛内满是恨意,她从未那么恨一个人,廖空是第一个。

    虽然昨夜因为李明昔来的及时,廖空没有得逞,但是,他那个道貌岸然的伪道人的恶劣行径,让湘盈看见他就想作呕。

    “怎么?以你现在的样子还想对我做什么?”长须道人廖空讥笑道。

    湘盈没有说话,而是向前迈出了一步,蹲下了身子,捡起了地上被他碾压的已不成形状的干饼。

    长须道人廖空嗤笑道:“贱人就是贱人,只配吃污秽之物。”

    他的话刚说完,迎面一个黑乎乎脏兮兮的东西便向他的脸上袭来。他连忙去躲闪,不过,由于距离太近,让他反应的时间太短,他没有办法完全躲开,一半的脸和肩上都被糊上了他刚才碾压过的已不成形状的干饼,和着地上的泥土和石子。

    “啊呀呀!”当长须道人廖空从脸上抹下这黑乎乎的东西知晓是什么以后,他都要被气炸了,伸手就要去抓湘盈。

    可是被他扑了个空,湘盈怎么会傻傻的站在那里等着被他反击呢!不管能不能逃走,她都要试一试。

    用尽全身的力气来到了门外,却发现有好多人正提着兵刃向这边走来。看到她就那么站在门外,纷纷向她围截而来,瞬间就把她团团围住了。

    长须道人廖空已然甩掉了脸上和肩上的脏东西,但还留有很大的印迹,这让他更恨湘盈了,抬起一脚,就将站在人群中间的湘盈踢倒在了地上。

    湘盈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廖空怎会那么便宜的放过她,又是恶狠狠的一脚踢去,虽没有被踢出很远,但这比踢飞受的内伤还要重,哇的一下,湘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踢碎了。

    但湘盈不想就这么在这些人面前认输,她还想揭露长须道人廖空昨夜的令人发指的卑劣行径,于是她擦掉嘴上的鲜血,手颤抖的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可是她的身体没有她的意志那么坚强,胳膊突然间的一软,她又重新趴向了地面,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天阴沉沉的,压的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众人站在刑场上,等待着午时的到来。

    湘盈被锁在了铁柱子上,此时的她还未从昨日的重伤中完全苏醒过来,她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仅有的意识里,只觉得浑身上下好冷、好痛!

    “明昔,时间到了,你终于可以为你的父母和师兄弟报仇了,我们更可以为武林除去一害,所有被这妖女害死的人,都可以瞑目了!来,现在就由你来手刃这个妖女。”

    刘简堂将鬼头刀递到李明昔身前。

    “师傅!”李明昔的手有些颤抖,他不愿去接这把鬼头刀,更不愿湘盈死在自己的刀下,可是···

    面对师傅严峻却又似乎有些兴奋的面孔,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刘简堂看出了李明昔的犹豫,因为他迟迟都没有伸出手去接这把鬼头刀。

    刘简堂将脸沉了下来,厉声问道:“明昔,难道你不想为你的父母报仇,不想为我雪山派十七名弟子报仇,不想为那些惨死的人伸冤了吗?凶手就在你的身后,你还犹豫什么?”

    湘盈被刘简堂这一声怒吼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疲惫的睁开眼睛,艰难的抬起头来。

    “哗啦啦~”

    她这微小的动作,却也带动了身上的锁链,发出了金属碰撞之声,声音虽不是很大,但还是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都将目光转向了她。

    这种场合,只需要看一眼,就什么都明白了,只是抬头一看,就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了。

    她心中恨吗?怨吗?

    明明都不是自己所为,却不知被什么人强加到了自己身上,最后做了别人的替罪羊。

    可是,都到了这种地步,怨恨还有什么用呢!

    她只是没想到,自己的这一生,这么短暂,许多事情还都没有去做便要结束了。

    想要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但是,有一束目光,让她无法回避,无法去闭上双眼。

    迎上这炬目光,她的心不禁一颤。

    开口,说了句,“明昔,保重!”却是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李明昔听不见她说什么,但却读懂了她想说的话。

    四目相对。

    两双带着血丝的眼眸内似乎都有千言万语要倾诉,却又似乎什么都不是。

    刘简堂斥责道:“明昔,你还等什么,快点接刀!”

    人群里许多人都等的不耐烦了,一起跟着嚷嚷起来,“李明昔,你还愣着干什么呀?”

    “李明昔,难道你对这个妖女还有情?”

    “李明昔,快点动手!”

    “赶紧为死去的人报仇!”

    ·······

    “师傅!”李明昔突然跪了下来,拱手对身后众人说道:“各位前辈,诸位英雄豪杰,现在,我有个不情之请。”

    人群里有人喊道:“别啰里啰嗦的,有什么话就快点说。”

    李明昔看了看刘简堂,他板着脸,什么也没说,看来算是默许了。

    于是李明昔也不管其他人在说什么了,他面向众人说道:“诸位,在杀她之前,我想吹一段竹箫。”

    “什么?”

    “吹竹萧?”

    “我没听错吧?”

    众人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话。

    “没错,就是吹此竹箫。”李明昔从怀中取出了一把竹箫。

    湘盈看见了这根竹箫,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触动。

    这根竹箫,是自己当初留给他的,后来再次相见,从未见他拿出过,自己以为他早遗失了这个很不值钱的东西,没想到,却是被他带在了身边。

    众人之中,有的人听说过李明昔与这个妖女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有的不知道,这不知道的人中就有人暗自忖度着,“看来这个长得挺帅气的小伙儿,在杀人之前是有讲究的,要吹一段竹箫。”

    悠扬的箫音响起,湘盈再次心惊。

    这首曲子,这首曲子是两人初见之后,李明昔弹的第一首曲子,诗经里的“关关雎鸠”。

    箫音将湘盈的思绪带回了两人初遇时的美好情景中,她暂时忘却了周身的蚀骨之痛,嘴边现出了久违的微笑。

    李明昔看着这样的湘盈,心更痛了,今日之后,还会再见到她吗?

    曲子再长,也有结束的时候。

    当竹笛离开了唇畔后,湘盈也同时闭上了双眼。

    她在心中默念:明昔,希望下辈子我们不要再见面!

    鬼头刀最终还是被李明昔握在了手里,他每向前走一步,心里就好似碎了一件名贵瓷器般,碎的不仅稀里哗啦还被每个瓷片都刮伤了心,脚下如踩针毡般,步步难行。

    可是,尽管他走的非常非常艰难,他还是走到了湘盈的近前。

    没有了眼神的交流,他只能看到湘盈惨白的脸上强装平静的神色,她在他心中本应是九天仙女下凡,现如今,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裸露在外的皮肤可以看到累累的伤痕,头发凌乱的披散了下来,嘴唇发紫,头自然的垂了下来,一副逆来顺受任人宰割的样子。

    不,她不应是这样的,这不是真正的她。

    李明昔的心中忽然袭来了一种不真实感。

    “李明昔,你磨蹭够了没有,时辰已经到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快动手啊!”刘简堂很不耐烦的对李明昔吼道。

    “无量天尊,就用她的血来祭奠被她杀死的那些无辜的人吧!”长须道人廖空开始在那里佯装圣人般的说道。

    听到了长须道人廖空这句恬不知耻的话,湘盈实在忍不住睁开了眼,目光投向了丈外的廖空身上,那种眼神好似刀子般的凌厉,仿佛下一刻就会冲出无数把刀片割向对面让人作呕之人。

    长须道人廖空看到了湘盈忽然将冷冽的目光投向了自己,心中莫名的心虚,他担心她在众人面前说出那夜的事情,虽然他可以说是妖女再搬弄是非,故意诋毁自己的清誉,但是终归是很不好的事情。

    所以,长须道人廖空眼睛一转,赶忙说道:“李明昔,难道你还对这个妖女有情吗?你千万不要被她迷惑,你别忘了,她可是害死了你的父母,害死了你的师兄弟,害死了多位将军的性命,伤了我们好多武林同道的罪魁祸首,若现在你对她留情,下一刻,死去的将是我们全部的人,难道你想让我们所有武林同道都因你的软弱而都葬身在她手中吗?”

    长须道人的这番说辞够狠够毒,他以天下所有武林中人的性命相威胁,若李明昔不动手,他就是变相的将天下武林同道置于了危险的境地,这个责任,李明昔担得起吗?

    最终,鬼头刀被抬起,举向了高空,湘盈再次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生命的终结。

    这短短的二十一载,她过的好累,好辛苦,最后还被背负了这莫须有的罪名而死,她不知自己是否还会有来生,如果还有来生,应该不会再过的这么艰难了吧!

    她已经感受到了刀锋带动的风声正向她袭来,她心想,也许这将是她在这个世间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忽然之间,狂风大作,吹的众人都有些站不住了,李明昔即将落下的刀因着这突如其来的风产生了犹疑。

    “叮~咚~哗啦啦~”突然间,数十枚寒镖射向了李明昔,李明昔已经发现了有暗器向自己射来,他却没有用刀去隔开,而是依旧落下了鬼头刀。

    湘盈睁开了眼睛,因为她听到了异样的风声,并且她感觉到了胳膊上突然而来的清松。

    定眼观瞧,原来是李明昔用鬼头刀砍断了锁着她胳膊的铁链。

    李明昔咬着牙说道:“快走!”

    接着他便倒在了地上。

    因为李明昔没有去特意躲闪那些飞镖,有六枚飞镖射中了他的身体,镖上带着毒,无论这飞镖是否射中了他的要害,他都无法再站立了。

    “明昔!”湘盈想去查看李明昔的伤势,可是她的脚仍旧被铁链锁着,无法迈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强势归来: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 冷情总裁VS纯情冥妻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给我差评 庄园之梦 作妖纪 凛然妖气 末土纪元 喵道兄,请留步 变身最皮萝莉 末世之枭爷实力宠妻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闪婚隐形大BOSS 农家悍女:嫁个猎户宠上天 随身空间之一品农家女 重生娱乐圈:盛宠隐婚影后 豪门婚恋之暖婚萌妻 错嫁权臣:倾国聘红妆 绝世驭兽之妃常凶猛 佟少追妻:予娶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