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5章 重兵围城

    “攸澜女帝,青云知道不应该这么称呼您,但是眼下情非得已,还请您恕我冒犯!”



    端木青云说罢,看了一眼百里湘雪之后,对着谷幽兰再一次深深鞠了一礼:“青云想请您和大长老随我进宫一趟,父皇病重多日一直不得治愈,我知道您是五品高级炼丹师,所以还请您救父皇一命,我在此保证,只要他老人家稍微有些好转,青云定当与贵国缔结百年友好!”



    伸出素白的小手,谷幽兰将弯下半个腰身的端木青云轻轻托了起来:“太子殿下,救你父皇要紧,我们还是先进宫吧!”



    谷幽兰心里明白,她等的就是端木青云的这个承诺,虽然这个承诺就目前的形式来看,还不一定能够达成,但是她有信心能将这个承诺加以升级,并且毫无阻碍的实现。



    八月底的微风,习习吹在身上很是舒爽,然而刚走到皇宫门口的谷幽兰等人,却感到寒风飒飒,一排排的士兵凛然威仪的将皇宫包围的三层外三层。



    不用说,这些士兵都是端木青鹤的人,也更不用说他们来此到底意欲何为。



    对于经历过百里国宫变,又辅助过公西子钰夺权的谷幽兰来说,这点阵仗还真激不起她的兴趣,勾着唇角,挑着眉尖,大摇大摆的向着宫门走去。



    “站住,来者何人?”还没等谷幽兰走到门口,领头的兵将立刻抽出佩刀,瞪大了眼睛叱问到。



    “放肆,本太子在此谁敢阻拦?”



    跟随的士兵一见是端木青云,纷纷将举起的佩刀又放了下来,而那个领头的兵将却不屑的斜楞着眼睛,憨厉的说到:“对不起了太子殿下,我等奉二皇子的旨意在此镇守,没有二皇子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皇宫!”



    “什么?本太子才是监国,没有孤的旨意,你们携重兵将皇宫包围……难道端木青鹤想逼宫造反不成?”



    “呵呵,太子殿下,小人只是一个小小的守门将军,军人的天职就是执行命令,还请太子不要为难在下!”说罢,又重重的拍了两个巴掌,顷刻间,又来了一队士兵,将皇宫大门围的水泄不通,更是将端木青云团团围在了中间。



    然而就在领头的兵将与太子周旋拦阻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方才走在太子身前的那个黑衣公子是何时消失不见的。



    此时的谷幽兰通过连续的几个瞬移,已经来到了老皇帝寝殿的房顶上,而焱正搀着真正的端木青云,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丫头,宫门口那边已经安顿好了?”焱到任何时候都是一副邪魅慵懒的样子,即使此刻正襟危坐在房顶上,下面又有许多士兵守卫,他仍然也忘记不了,将他那自认为最俊逸,最无拘的一面展示给自家的小丫头。



    “骚包!”谷幽兰撇了一眼焱,嘴里悄悄嘀咕了一声,虽然端木青云没有听出什么,但耳聪目明,神通广大的焱,还是非常清楚的听到了。



    贱贱的挑了挑眉毛,焱不仅不生气,反而呵呵笑了笑,摩挲着光滑的下巴继续调侃着:“本尊就知道,没有什么是我家丫头搞不定的!”



    给焱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谷幽兰看向端木青云一本正色的说到:“青云太子,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开始了,你做好准备了?”



    端木青云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一丝怆然凝于眼底:“今日的事情,我虽然早就已经预测到,但是没想到,青鹤他……还是等不及了!”



    谷幽兰轻呵了一声,似有所思的望了望漆空上的圆月,声音透着清冷:“这就是皇家,自古以来为了争夺皇权,杀父弑母,兄弟阋墙,早已屡见不鲜,端木青鹤的这些把戏,我见过何止一二!”



    听到谷幽兰的话,端木青云猛然抬起了头,三分有感,两分同命相连,还有一分难以理解的痛,让他此刻对谷幽兰不得不重新的正视了几分。



    没有理会端木青云带有审视的目光,谷幽兰看向焱点了点头,还没等端木青云回转过心神,谷幽兰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碧玉长箫吹了起来。



    此箫正是远古神器碧玉九龙箫。



    自从在人鱼公主乔伊娜的手里拿回这把碧玉箫,谷幽兰还从来没有真正的使用过,一丝清凉,一丝曾经属于自己的记忆慢慢的萦绕在心头。



    “羽儿,今日是你的生辰,父神将这把碧玉箫送给你,你可喜欢?”九霄云殿之中,主神亚煌手持一把翠绿的长箫,笑意盈盈的望着殿下自己的爱女,声音轻柔充满了慈爱。



    “父神,您今日终于舍得将这碧玉箫送给羽儿了?”一身九色龙羽长裙的绝色女子,望着坐在上首的亚煌清灵般说到。



    “你这孩子,原先不给你是因为你还小,如今你已经十万岁了,是个大姑娘了,所以父神才将它送给你,作为成人之礼!”亚煌不紧不慢的说着,虽然眼中透着一丝责备,但是浓浓的爱女之意还是忍不住的散发了出来。



    “嘻嘻,就知道父神最疼爱羽儿了,那羽儿就受之不恭啦!”女子话落,恭恭敬敬的走到亚煌的面前,双手接过碧玉箫,眼中透着喜爱,立刻情不自禁的放到嘴边,呜呜的吹了起来。



    箫声委婉,如泣如诉,时而高扬,时而低沉,似乎在轻声诉说着什么,又似乎在这诉说之中,隐藏着无限的梦境。



    时间飞速,记忆流转……



    不多时,围绕在寝殿下的士兵们纷纷含着满脸的笑意,扑通扑通,七扭八歪的躺在地上沉沉的睡过去了。



    “走!”焱,简单的一个字,立刻让房顶上的谷幽兰三人纷纷行动了起来。



    进入满是浓浓汤药味的皇帝寝殿,四周都是沉沉睡去的士兵还有几个年岁大一些的太医,转了一圈,也没发现端木青鹤的身影,谷幽兰不由的有些诧异:“端木青云,你可见到了二皇子?”



    此刻已经快速奔到龙榻前的端木青云,赶紧转过了头:“怎么,这里没有他吗?”



    心下顿觉不好,谷幽兰立刻说道:“我们上当了!”



    “丫头别急,也不尽然!”焱,背着双手一边慢悠悠的踱着步,一边望着龙榻若有所思。



    “大长老,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端木青云焦急的搓着手,满心的不安溢于言表。



    “青云太子,你还是先看看龙榻上躺着的到底是不是你的父皇再说吧!”焱悠闲的踱步到龙榻前,轻轻拍了拍端木青云的肩膀。



    端木青云一脸不解的望着焱,又手足无措的点了点头,赶忙看向明黄色铺就的龙榻。



    此时,龙榻上躺着一位面黄枯瘦的老者,深深凹陷的双眼和高高凸起的颧骨,紧紧皱起的眉毛和微微抿着的薄唇,不是老皇帝还能是谁?



    端木青云望着自家父皇,明显比前两日见到时又消瘦了几分,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父皇,儿臣来看您了,您睁开眼睛瞧瞧儿臣,好吗?”



    说罢,端木青云噗通一声跪在了龙榻前,悲痛的内心让他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青云太子,你确定这个人就是你的父皇?”焱依然漫不经心的说着,就好像躺在床榻上将死的老皇帝是个路边的阿猫阿狗一般。



    “当然是了,父皇疼爱了我那么多年,我不说日日陪伴,天天伺疾,也不为过!”端木青云虽然有些不悦,但也知道东方府的这位大长老并无恶意。



    “恩,你确定就好,否则,我家丫头浪费了那么贵重的丹药,万一救错了人,可如何是好?”焱继续毫不在意的说着,丝毫不管自己的话语是否会伤及到端木青云饶有的一颗大孝子之心。



    端木青云听言,本来就苍白的脸庞,瞬间毫无血色:“大长老,我可以确定!”



    “恩!”焱点了点头,随即对着一旁似乎是在看戏的谷幽兰轻声说道:“丫头,时间紧迫,你抓紧救治吧!”



    说罢,甩着宽大的袖袍,飘到一旁的椅子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青花瓷釉的水壶和两个同样花色的杯子,自顾自的烹起茶来。



    望着这样的焱,谷幽兰满头黑线的扶额长叹,端木青云更是气的满脸铁青,但是又碍于自己有求于人,也不得不强行将怒火压了下去。



    此时,已经走到床榻边的谷幽兰,内心还思虑着方才焱说的话,虽说焱的话语有些不尽人意,也的确属于他一贯的风格。但谷幽兰知道,一向不爱管闲事的焱,绝对不会说出毫无意义的话,也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谷幽兰内心思忖须臾,似乎已经有了答案,立刻抓起床榻上老皇帝的手臂,慢慢的寻着他的脉搏摸去。



    



    



    



    



    



    



    



    



    



    



    不得不说,端木国的两位皇子都很聪明,因为在争夺皇权的这条路上他们审时度势的都最先选择了与谷幽兰合作。



    但是端木青鹤的做法甚为激进,而且又深深的触碰了谷幽兰和焱的底线,然而端木青云则不同,他选择了情意,他懂得利用机会,而且在刚见到谷幽兰的时候,他非常聪明的表演了一出与百里湘雪一见钟情的戏码。



    所以说,在端木青鹤利用鹣鲽接近谷幽兰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的结局,而端木青云却晓得自知之明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推荐阅读: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灰巫师 无上仙域 吻安,绯闻老公! 总裁宠妻:北爷悠着宠 泅渡 穿到天堂怎么办 嫁给首长那些事儿 杀手王妃太嚣张 我的灵魂很强大 惊世女王爷:嗜血太子追妻难 我的绝色阴妻 极品狂兵混都市 影后羞羞哒:首长,我有了 快穿之非专业修仙 暖婚袭人:BOSS大人轻点宠 蛮荒之貌美如花[系统] 校草心尖宠:丫头,抱一抱 控虫大师 乡野大刁民 头号萌妻:总裁深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