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不欢而散

    司思眼巴巴的看着仇有宁,似乎想从他这听到不一样的答案,但仇有宁却很无耐地朝她点了点头。

    “哇……”司思一下子大哭起来,嚎啕大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落在榻榻米上,眼晴通红通红的。

    司思的突然大哭让他们都措手不及,蔚远晨只能笨拙地拿纸巾帮她擦脸上的泪水,细声哄着,“我们一定会找到以为的,我们说好了要一起上大学的,所以你要相信有宁他们家的实力,也要相信以为不会离开我们。”其实他心里也是不确定的,因为到现在为止,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他心里也觉得不安,但又不能实话对司思说。

    仇有宁桃花眸如鹰一般森冷,语气坚决的说:“不管用多久,我们都要找到以为。”他们今晚过来可不是为了聚会,而是找出原因。

    司松也不再一味沉浸在伤心中,他问了司思一直想问,却因为突然哭而没问出的问题,“在我们离开这两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都应该清楚吧!”事情一定是发生在这两个月,不然以为不会走得这么决绝。

    段奕回忆道,“在我们知道以为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她的电话,问了一些很奇怪的问题,那天晚上我们大家正在老宅聚会,她没来,我有点不高兴,就开玩笑的敷衍了她几句,她也没说什么,就挂了电话,等到回学校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她已退学了,现在想起来,以为那天打电话的语气有点不对劲。”他现在都很后悔,如果不是因为生她的气,每次聚会不来,也不会忽略她语气的不对。

    仇有宁也很懊恼的说:“其实我也不对,我家堂口出了叛徒,这两个月我都在协助老头子在清查,也忽视了以为。”如果不是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就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

    蔚远晨也惭愧地低下了头,其实现在说再多也弥补不了以为离开D市的事实,只是他觉得这其中有点不对劲,但又一时说不上来;他家是从政,他爸就想他也从政,但他又不想走这一条路,在家时候每天都面对他爸的苦苦相劝,烦不胜烦;所以每次聚会时大家都心情各异的坐在一起,忽视了很多问题。

    仇有宁家是黑道世家,司松家是搞研究的,段奕家是从商,宋宇择家也是从商,他家是政法世家,因为家里的长辈是世交,所以他们几乎都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以为家是古武世家,只不过后来没落了,现在只剩下以为一个人。

    听到他们一个个这么愧疚,宋宇择有点心虚了,“说不定以为是认为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觉得有差异才离开的呢,你们也不必这么愧疚吧。”他自认为说得很好,却不想大家像见鬼一样看着他。

    司松兄妹俩更是狠狠的瞪着他,“以为绝对不会这么想的。”

    “这就难说了,不然他为什么会离开,走之前谁也不知道。”宋宇择其实不喜欢狄以为跟他们混在一起,感觉拉低了他们的档次,一个没落世家的孤女,凭什么得到这么多人的关爱,这些都应该属于他堂妹菲菲的,以前他什么都不说,是因为还没到时候,现在他堂妹回来了,他就没法容忍了;就算她没走,他也要让他们对以为心生嫌隙。

    但他似乎忘了,曾经他被别人打得半死的时候,是谁救他回来的,是那个他看不起的孤女。

    段奕微眯起深邃的双眸,墨色眸子透出的森寒之气,闪过一抹冷酷的厌恶,目光盯着他,淡淡道,“你一直是这样想的?”

    司松首先就不干了,走到宋宇择的面前,拽起他胸前的衣服,怒喝道,“你他妈的,你还是不是兄弟啊,竟然说出这种话。”

    仇有宁与蔚远晨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他。

    仇有宁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宋菲菲从洗手间出来了,他们说得那么大声,她在里面都听到了,正想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个人,揪着她的头发,“你说,是不是你,把以为赶走的,你刚回国,以为就走了,你这个心机婊。”司思发狠的扯着她的头发,怒目圆睁;宋菲菲没有司思的力气大,一时间也拉不开她的手,只能痛呼的叫着,“哥哥,奕哥哥,救救我啊!”

    仇有宁离她们最近,快速地走的司思身边,拉开她的手,解救了宋菲菲的头发,“思丫头!快放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雪中悍刀行 神煌 圣堂 一品江山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大圣传 神座 贞观小农民 重生之巨变 你在我目光深处 穿越之毒女天下 造化珠 妻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 铁血佣兵 重生医师:陆少高调宠 都市神级愿望天书 黎少,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