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丰盛的一餐,实验成功

    水艺刚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就被呛到了,“咳咳咳……”这两个人怎么还看没出来冷为是个女的啊?神经怎么比他还大条。

    在旁边抽一张纸巾,擦了下嘴巴被呛出来的水,说道:“你们似乎忘了一个重点吧?”

    “什么重点?”李辉问道。

    “嗨!还能什么重点!人家冷为帅那可是事实,先不算蓝球打得怎么样,人帅就有优势!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杨宇说这话并不是嫉妒,只是客观说出一个事实。

    “你说这话是夸我还是损啊?”冷然站在门口。

    她虽然长得比较中性,但也没真的像一个男人样啊,这两个怎么没认出她的性别!以后是不是要穿裙子去上学啊!她很真认在考虑这个问题。

    “这肯定是在夸你啊!你说我们几个有谁有这颜值?”那皮肤嫩得,都不知道怎么保养的!

    冷为失笑地看着他们几个,这个人是逗逼吧!说话怎么比司松有时候还二啊!

    “冷为是女的!”水艺淡定地说道!看吓不吓死你们。

    “什么女不女的。”李辉没听明白水艺说的是什么,杨倒是怔住了,嘴巴微微张开,“靠!你说真的?”站起来盯着水艺问道。

    “本人都在这,你不会问啊?”活该你眼瞎!但也不想想上午的时候他也眼瞎。

    冷为这样中性的面孔太容易让人误解了,还有一点就是,长得帅气过头了,特别会女生下意识地认为这是一个帅哥!

    “冷为,水艺说的是真的?”眼神可怜兮兮地瞅着她看。

    “是啊!如假包换!”

    李辉还在状况外,没听明白,“你们在说啥?”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两人都抱胸异口同声地说:“冷为,是一位女同学!”

    李辉还没咽下去的水,就是这喷到了水艺的脸上,表情呆滞。

    “你太噁心了!”站起来,拿纸巾不停地擦脸上跟衣服上的水痕。

    杨宇也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有这么惊讶?”冷为手肘撑着下巴。

    “能不惊讶吗?你下午回去问问班上的人,有谁认出来的!要是有,我给你洗一个星期衣服!”连他这眼力都看不出来,别人能看出来?话说得倒自信满满的。

    “行了!净瞎扯,我跟你们说啊,等会我妈上来了,你不要跟她说上午的事啊!”冷为已经听到冷然上楼的脚步声了,她的耳力都比一般人好。

    “小一,拉一下门!”冷为在门外喊着。

    这店铺上面隔了几个小包间,但这个是专为她留的,目的就是为了中午吃饭,门都装修成日式的拉门,节约空间。

    冷为把门一拉开,冷然端着几个碗,满满是肉站在门口,“妈你怎么不让我去端呢!这么重,摔了怎么办!”

    “你还真把我当作瓷娃娃啊!”冷然嗔怪了一声。

    水艺他们几个,有点拘束站了起来,好宝宝似的,“啊姨好!”

    “呵呵!别客气,都坐坐,这些是我们店里的特色菜,你们要吃饭跟粉都可以。”冷然觉得冷为能同学出来吃饭了,她也放心了,不然还真的她不习惯。

    “客气什么,吃吧!我再去端点其他的上来。”冷为说完就往外走。

    冷然决定中午跟他们一起吃,也多了解一下现在年纪的孩子都喜欢什么,以后才有话题聊天。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冷为的妈妈。”冷然笑眯眯地说。

    “啊姨好,我是水艺,坐在冷为的前面。”

    “啊姨好,我是杨宇,冷为的同班同学。”

    “啊姨好,我是李辉,也是冷为的同班同学。”

    “啊姨,你真年轻,您不说,还以为您是冷为的姐姐呢!”这话不是说假的,气质好,皮肤也好,怎么看都不像是十七八岁孩子的妈。

    “你这孩子的嘴巴真甜!”冷然掩嘴偷笑。

    “啊姨,李辉说的是真的,我们都这么认为的。”水艺认真的说道。

    杨宇坐在一边猛点头。

    “现在你们高三了,学习压力大吗?”冷然没带过孩子,自然想了解多一点。

    “还好吧!过一段时间应该就会觉得了吧!”反正班主任也不会重视他们,上课时基本上都是讲课本上的内容,不会对他们再有什么要求,试卷也没有多少,都是规定的那些,要不是知道其它班的试卷作业多得要命,他们还以为就是这样的呢。

    但他答应了冷为不说班主任的事,他也就不提了。

    “平常心面对就好,压力过大,反而考场失常啊!”她也是经历过的,但不会像现在的孩子这么大压力,考的科目也没这么多。

    “我下次让冷为给你们都带些往年一中三中的模似题吧!多练习还是好的!”之前好像有听林太太说过,他儿子也高三了,每天忙的时间比他爸还长,而且也说一这几套的试题还是挺不错的。

    “谢谢啊姨!”先不管怎么样,听到这样的消息都是高兴的,谁都想考一个好成绩。

    “来了!”冷为一手撑着一个托盘,两个托盘加想来都有七八个菜了。

    “冷为,你怎么拿这么多?”水艺目瞪口呆地盯着满桌子的菜,说真的他家过年都没这么丰富。

    “先别说那么多了,不然赶不上回去上课了。”冷为提醒道。

    冷然其实也没多饿,一个小时前就吃了点点心,拿起筷子,随意地吃了几口。

    一顿饭下来,也吃得其乐融融,最后都还剩了不少,“冷为,这我可以不可打包啊?”水艺不好意思地指了指桌上剩下的菜。

    冷为怔了下,“可以啊,我等下再打包几个给你们回去晚上加餐吧,只是到晚上会冷了,口感就没那么好了。”学校食堂好像也没什么好吃的。

    杨宇咧嘴笑着说,“就算是冷的也比食堂的好吃!”这学期连食堂的师傅都换了,听人说是校长把食堂承包出去了。

    那些菜难吃得要命,猪食都好看一点,青菜一点油都没有,一个星期吃下来,嘴巴都淡出鸟了。

    “时间也不早了,我也不留你们了,快回去上课吧!”冷然看看时间说道。

    几个人手脚麻利的把菜打包好,对冷然道谢,就往学校方向跑!

    D市,洛家书房。

    “上次的事办得怎么样了?”洛迁付幽深的黑眸锐利地盯着他的儿子洛峰。

    洛峰低下头,“失败了!”

    难道真是他想多了,当年他可是亲眼去查看狄家古宅的事,但最近有风声付出,有不少人也在跟那件东西,这让他有点着急了,不惜被当地原住民发现的可能去做这件事。

    洛迁付难得没有责怪他,“下去吧!”

    洛峰心口松了口气,这是全所未有的事,他一直以为觉得自己是他的下属而不是亲儿子,他从小到大没有感受过一点点的父爱,最多的也就是责骂,让他在心里产生了不少阴影。

    这次他跟那个男人合作,也算是心里压制已久恶魔在驱使他吧!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胆量去背叛父亲跟别人合作。

    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母亲算是他得到唯一温暖的亲情了,但被他父亲抹杀了,从母亲过世那一刻起,他就开始压制着心里的怨恨,

    洛峰对他父亲有恨也有惧怕,唯一的就是没有爱,曾在无数的夜晚,他都想手刃他父亲,但最终他还是在最后一刻收手了,他要从父亲的手中夺权,一时的痛快觉得没意思了。

    洛迁付坐在书房内,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只是偶尔抬了一下眼看看挂在墙上的那幅山水画,眼神实在诡异得很。

    远看这幅画就是一幅很平常的山水画,但如果凑近细看就会发现,那画的的红松仿佛是会流动的鲜血。

    洛迁付从圈椅站起来,走到后面的那排书柜前,打开一个放在架子上的宽口花盘,伸手时去,不知摸索些什么,一旁的书架悄悄拉开了一道小门,里面亮如白昼,但外面却一点看不出来。

    密室里,摆满了大大小小无数个小瓶子,在墙角放着一个高高透明的玻璃容器,里面还有一颗用福尔马林药水浸泡的新鲜心脏,让人看了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这怎么看都像一个实验实,一个医学实验实,洛迁付从那些瓶子中挑挑捡捡拿出四五个出来,然后每个瓶子都倒出一颗药丸,再放到一个空的透明容器里架在酒精灯上烧,他戴上手套,一手不停地摇晃着,另一只手拿着搅拌棒搅着,每过一分钟他眼里就会这亮一分,直到最后药丸溶化混合在一起成了一种鲜红的液体,他那张有了些老人斑的狐狸脸发出内心的狂喜,往日阴险而恶毒的眸光,此刻都变了。

    刚走出洛宅大门口的洛峰,好像是忘了拿什么东西,又折了回去,去书房找他父亲,在书房门口敲门,却怎么都没人答应,转身去找管家。

    “我父亲可是出门了?”声音阴冷地问道。

    这管家可是他父亲最忠心的一条狗,平时对他都是一脸倨傲,没有一丝尊重。

    “老爷还在书房,不曾出门。”管家站得直直,眼里没有一丝波动。

    “我刚才去敲门了,里面没人!”洛峰就觉得这管家在忽悠他。

    “我的确没有看到老爷出门,不在书房那应该在卧室吧!”其实管家心里清楚洛迁付在哪,因为他已经想到了,他这个时候应该在实验室,关于这点他是不能对洛峰说的。

    但洛峰却一点也不信他的话,转身就走,也没再问了,只是他心里有一个疑惑,他父亲应该是没出门,那应该在书房,这个时候他是不会在卧室的,所以管家后面说的话,完全是在放屁。

    在洛家,他完全没有自己可用之人,在公司倒还有几个心腹,只是现在是非常时刻,平时联系都是小心翼翼。

    他现在能希望的就是从那个男人那里得到突破点,因为他等这一天,实在等太久了。

    洛迁付即使在实验室里,也对外面的情况一清二楚,对于这个亲生儿子嗤之而鼻。

    实验成功了,对洛峰那些事倒也没多大在意了。

    没过一会,管家也来敲门,有节奏的敲了三下,等过了有三十秒再敲三下,这倒像是暗号,然后,管家也没等里面出声,就自己开门进去,里面的情况果然如他所料,兴奋地朝实验室走去。

    管家进到实验室,看到洛迁付满脸笑意地坐在一边喝茶,就知道这是成功了,“老爷,这可是成了?”

    洛迁付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口,笑眯了眼地点了点头,管家也忍不住狂喜,脚步快速地走去实验台,一看成品果然放在一边放凉。

    其实整个洛宅除了洛迁付,没人知道管家是一个医学高材生,他年轻时在国外留学,因为做人本实验被人发现,在最危险时候被洛迁付认了出来,解救了他四处逃亡的生活,觉得对他有恩,而后开始为他做起了人体实验。

    洛迁付因为常年的钻研,在医学上有很高的造诣,“多年的心血可终于见成果了,啊森,我们成功了。”慢慢地走到管家面前。

    其实他内心也很激动,他想要什么,就要不顾一切的得到,一个实验做了差不多三十年,他也有耐心等下去。

    管家心里很佩服这样的人,不然不会死心塌地跟着他,“老爷,我们还要去找实验体吗?”

    “暂时不用了。”洛迁付摆了摆手,他心里很肯定这次是成功了。

    “那您是打算自己服用?”其实他心里还是觉得去找一个实验体比较好。

    虽然是成功了,但没有实质上的数据,稳妥来看的话,第一次就不应该自己服用,万一真出了什么事,那可不是玩玩笑的,但他知道这个时候的洛迁付不会听他自己的,跟了他三十年了,这个男人虽说不能了解十分,最起码也有六分,这是一个自大的男人,却也让他佩服的男人。

    “啊森,等我得到了咏春经再加上这药,你觉得这世上我还有有什么可怕的!”洛迁付自大地说出自己的豪言壮语。

    管家眉头轻蹙了下,有点担心地看着洛迁付,怕他被这种自大蒙蔽了双眼,先不说,现在咏春经连影都没见着,就这个实验一旦被人发现都会出大事,他一向做事小心谨慎,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最终看到洛迁付那张喜悦的脸,还是没说。

    这个时候就算是出于善意的提醒,他听了都有可能会发怒,一个连妻子都能弄死的人,还能有什么良心,虽然他也是一个没良心的人,但最近不怎么的,睡得越发不安稳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最散仙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贞观小农民 重生之巨变 你在我目光深处 穿越之毒女天下 造化珠 妻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 铁血佣兵 重生医师:陆少高调宠 都市神级愿望天书 黎少,不约! 薄雾战记 狂傲女帝,太难撩 大先生 毒医凰后:妖孽世子霸道宠 春风不识你 [综]暗堕婶每天都在被感化 灵界塔徒 昏君奸臣之宦妻 太古剑尊 乾坤陨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