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离家出走,身体残留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有的还拿出手机录像,林欢一时没反应过来,暂时忘了被冷然甩一巴掌的事。

    冷然也趋着人多,偷溜了,此时不走,难道还留下来当女主角不成?

    提着卫生棉气呼呼的跑回酒店,越想越不爽,一个电话打到冷为的手机。

    “小一啊,有个小三今天居然当着我的面来耀武扬威来了。”冷然拿着手机坐在床上咬牙彻齿地说道。

    冷为接到电话时,刚好吃完饭,各自也散场了,“哦?那你是怎么反击的?”拿着手机一屁股坐在床上,吃就睡,这种生活好颓废啊!

    “我甩了一巴掌她算不算反击?”当时应该左右开弓的,哎……,有点亏了。

    “你不会看到人多,偷溜了吧?”冷为猜测道,冷然虽然喜欢热闹,但却不喜欢被人当猴看。

    “是啊!”

    “现在这么晚了,爸没跟你一起吗?”这都快十点了。

    “有急事出去了!”如果不是这样,那个女人也不会找上门啊,这么说来还是小枫子的错。

    突然有一个想法一闪而过,冷然越想越可以,小枫子自己惹的桃花自己解决,就这么愉快决定了,收拾了两件衣服,装在一个比较大的包包里,这样就算他出酒店别人也以为她出去玩,至于保镖怎么甩掉,只能用老掉牙的方法了,厕所换装呗。

    冷为看着已经掉了了的手机,有点莫名其妙,把手机丢到一边,躺在床上闭上了眼,鞋子也没脱。

    冷然让保镖把车开到美食街,她走进一家粥店,找到了厕所,换好衣服后,再从后厨的门走出去,拦了一辆的士去机场。

    这两个保镖就惨了,他们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都没看到冷然走出来,一下子慌了,直接走去厕所去看,人没影了,拦着一个人问,结果才知道夫人跑了!

    这可是大事啊,马上打电话给冷臣枫。

    冷臣枫这会在一家酒店的会所,说是急事,只不过是他合作商忽悠他过来的,他过来才后悔,但当时想走也暂时走不了,直到他接到保镖的电话。

    “先生!夫人离家出走了!”保镖自知失责,他没护好夫人,就等着先生刮皮吧!

    冷臣枫脸一下黑了下来,“你说什么?”这是怎么回事,他出门时还好好的,就几个小时的事,就发生了这么大变化,一定是小然在这其间遇到了什么事。

    冷臣枫知道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冷声问道,“我出门后,夫人遇到什么事,什么人,你详细地跟我说清楚。”

    在一个包间里玩的其他人,也察觉到冷臣枫的情绪变化,在座都想不明白,怎么接个电话,那散发的冷气就像不要钱似了。

    保镖一五一十地将他跟在冷然在这其间发和的事,一字不漏地说了,特别在保镖说到那个女人又拿冷然不会生孩子的事来刺激她,那冰冷的目光足可以杀死人了。

    “你们继续找,我马上就到!”说完,就挂了电话。

    冷臣枫像地狱使者般转身,目光犀利地对着林总说:“林总,我们终止合作!”说完没等林总反应过来,抬脚就走出了包间,一出包间,脚步飞快地奔跑出会所,直接让司机驱车去夜市美食街。

    此时,冷然买到了最后一班飞往D市的飞机,半个小时后起飞,冷臣枫在美食街这边,差点把整条街翻了一遍,最后还是一个扫地的大婶告诉他,有一个跟他形容得很像的女人坐的士走了。

    这时的冷臣枫目光足可以吃人了,把所有的气全撒在了林氏上,终止了他们全部的合作,虽然会赔偿点违约金,但他不在乎这点钱。

    直到违约金打到了林氏公司的帐户上,林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了,如果不能跟然枫集团合作,损失的可是他啊!他用尽人事关系去查,怎么就突然终止合同了。

    但他怎么查都没想到是自己的女儿作的怪,在这之前他有确想把女儿嫁给冷臣枫的打算,因为他知道冷臣枫现在的妻子都没有孩子,以为他们也是利益关系结合的婚姻,却没想到女儿是冷臣枫的学妹,还比他早一步找上了冷臣枫的妻子。

    林总却没想过,如果他去做这件事,他公司不会只是终合同这么简单了,冷臣枫想要打压一家公司那可是轻易举的事。

    冷臣枫现在去没有时间去想林总的事了,满脑子都在想冷然去了哪,会不会遇到危险,一个晚上都没睡,眼晴红红的,但脸却黑得像墨色!

    这两天的会议全取消了,知情的人,都在背后说冷然红颜祸水。

    冷臣枫在全市找了,却没想到冷然会飞去找冷为。

    直到中午收到冷为的信息后,心绷的那根线才放松下来,那信息的内容是【爸,你找妈找得着急了吧?妈昨晚连夜坐飞机来找我了,你暂时不用来接他,明天我会把她给你送回去的,前题是你要把‘小三’处理好,要知道,妈这样乱跑可是很危险的。】

    既然冷然在冷为那边,冷臣枫也就不用担心了,回到酒店后直接快准狠地把林欢给解决了,就是这个女人这么生事非,那就别怪他心狠了。

    林氏被然枫集团打压,很多公司老总都觉得一头雾水,前一天还在吃饭,怎么一天功夫不到,就发生这么大变化了。

    最后还是冷臣枫大发慈悲跟林总说:“林总,要怪就怪你不该生出不该有的念头,你女儿果真跟你是父女啊!”你敢让小然不痛快,我不找你,找谁!哼……

    林总一下子都明白了,没想到自己那点小心思,还是被他发现了,但公司被打压,那么就是他的好女儿做了什么了,林总气冲冲地跑回家里,“你是不是去找冷臣枫的妻子了?”现在他真想掐死了这个女儿。

    “是啊,那个女人还甩了一巴掌我呢!”没想到她一转身的功夫那个老女人就跑了。

    林总在她原有的巴掌印上又甩了一个巴掌,这下子,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这举动,害得我们公司差点破产了!”做这事这前也不跟他商量一下,要是成功了还好,现在失败了,差点整个公司都赔进去了。

    “爸,你打我?”林欢泪眼朦胧地瞪着林总。

    “我不打你打谁?”对这个女儿还是气恨难消,现在上门道歉是不可能了。

    “这能怪我吗?冷然那个女人不会生孩子还霸着臣枫,死皮赖脸的,下次别让我遇到她!”双眸阴毒地眯着。

    冷臣枫即使是年过四十,还是风度翩翩,俊逸不凡柔和儒雅的脸庞随着时间的沉淀越发的有魅力。

    冷臣枫虽然比林欢大了好多届,但那次在校庆上遇到,她对冷臣枫的迷恋就越发不可收拾了,不然也不拖到三十还不结婚,为了的就是哪一天能把他抢过来。

    “那你做这事之前有跟我商量过吗?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他女儿这么漂亮,男人的劣根怎么可能会不对她动心,一定是冷然的那个老婆有什么手段把持着他。

    林总没见过冷然,如果见过冷然就绝不会这么说了,冷然虽然年过四十了,但保养得很好,跟他女儿站在一起,丝毫不逊色,甚至还胜三分。

    林家这一家人都是奇葩,现在公司作成这样了,还无耻地想要把女儿嫁给冷臣枫,真是不作不会死啊!

    冷臣枫这天尽量把工作都做完,然后去接娇妻去玩,如果林总那边还作死的话,那就成全他。

    D市仇宅。

    昨天晚上,冷为睡了一会再起来洗澡,刚洗完就接到冷然的电话要去机场接她,差点把冷为给吓死了。

    最后他只能去把段奕叫醒,因为她知道段奕已经有了驾驶证,可以开车了,两人开车去机场接了冷然回来,折腾到半夜才睡觉。

    仇有宁因为被龙魂施过针,现在都还卧床休息,但他也没那么激动了,要不是仇霖压着他,他都要跑去小院那边守着他妈了。

    龙魂在仇宅给叶语施完针,就让人给他找一些草药捣鼓,现在龙魂是仇家的恩人,宅子里的人自然对他有救必应了。

    段旭逸夫妇也是第二天才发现冷为去接了她养母回来。

    这时,冷然坐在前院的大厅跟左曼聊天,大多聊的是冷为小时候的事。

    段奕趋着这段时间跟冷为去后院了,难得两人有独处的时间。

    “小一,你都快忘了我了!”段奕抱着冷为的腰哭诉道。

    冷为听他这么,嘴角抽了抽,这话的语气,怎么像小孩子讨不到糖啊!

    没回答他的话,只是把脸埋进了段奕的胸前,两人静静的享受这鸟语花香。

    “啊!”突然冷为叫了起来,“我忘了给晨子他们打电话我过来了,要是他们知道,肯定很生气。”冷为这忙里忙外的还真的是忘记了这一回事。

    段奕听他这么说,搂着她腰的手,突然收紧,没差把她勒断

    “跟我在一起还想别的事,该罚!”这醋劲还挺大的,自己兄弟的醋也要吃。

    冷为觉得有点无语了,“想什么呢!”用手挣扎着。

    她越是挣扎,段奕就抱得越紧,冷为的脚都离地了。

    段奕伏身慢慢地靠近她的耳边,恶作剧般舔了下的她耳垂,呼出的敢打在他脸上。

    冷为身体颤抖了下,耳朵悄悄染上了红晕,“段奕!”这叫得有点像在撒娇。

    “哈哈……”笑得很开心。

    “小一,我很想你,很想很想,无时无刻都在想你!”双眸垂下,温柔地看着她,眼神都快腻出水来了。

    “我也想你!”冷为不是那种腻歪的人,但面对段奕这么直白的表白,脸上还是感到羞涩。

    正当段奕想伏身下去亲冷为的时候,被一个电话打断了,两们也没了那种气氛,反而还有点尴尬!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久,之前都是以朋友相称,没有做过这么亲密之事。

    “好了,我们回去吧,我妈有事找我!”刚才的电话是冷然打过来了的。

    俩人手拉着手回到前院,仇有宁也从床上起来了,只不过看样子还是很虚弱,脸上还很苍白,漂亮的桃花眼也没了以往那么有神。

    虽然冷然不让冷为通知冷臣枫她在D市,但冷为还是偷给冷臣枫发了一条信息,不然发以她爸对她妈的在乎,绝对会疯的。

    说是明天把冷然打包送回去,但她打算今晚就把她给送回去了,不然冷臣枫绝对等不到明天,今晚就杀过来了。

    冷为不好打断他们之前的行程,只能让出卖冷然了。

    厅里除了仇霖不在,其他人都在,连龙魂也没在他院子捣鼓他的草药了,只是他看冷然的眼神很怪异。

    这让冷为有点担心了,并不是说担心龙魂看上了冷然,而是担心冷然是不是有什么病,不然龙魂的眼神怎么那么怪异,有点同情,没错就是同情,这让冷为坐不定了。

    悄悄走到龙魂身边,小声地问道:“是不是我妈身体有什么问题啊?”

    龙魂怔了下,噗哧地笑了下,“没有!”这绝对没说真话。

    冷为虽然觉得龙魂没说真话,但他没说,应该也是不大的问题。

    突然又想到昨天冷然是因为被人戳心窝子才一气这下跑到她这边来。

    这会她是想让龙魂也帮冷然看看,还有没有可能怀孕,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龙魂的脾气她也没把握,更可况他现在还在帮叶语治疗。

    “那你看我妈的眼神怎么怪怪的?”眼神摆明是不相信。

    “你看错了!”眼神闭上了,意思就你可以滚蛋了。

    冷为瘪了下嘴巴,走开了,回到冷然身边坐下,段奕却走到仇有宁身边坐下。

    “有宁,身体现在怎么样了。”他都没想到有宁还隐藏有这种病。

    “没事了!让你们担心了!”仇有宁虚弱地笑了笑。

    这样子,让人看了更心疼,特别是冷然跟左曼,“有宁啊,要不你再回去床上休息。”冷然担心地说道。

    左曼也接着说道,“是啊!身体不好,就不要出来吹风了。”

    “冷姨,段奶奶,我没事,只是全身无力而已,坐一会没事的。”他可不想再回床躺着。

    冷为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是冷臣枫发过来了的同,【小一,你妈什么时候回来了?】

    这意思是说,那种不真实的小三,已消除,我的夫人什么时候回来啊?

    看到这冷为噗哧地笑了出来。

    坐在她身边的冷然好奇地问道,“小一,有什么高兴的事?”

    “没,看到有宁这个样子有点想笑而已。”胡乱扯了个理由。

    “哦!”冷然也不疑有他。

    “妈,今天我送你回去爸那边吧!不然爸会担心的。”冷为突然说道。

    “不回去!”还别扭地转过身去,十足小孩子模样。

    “真不回去?你可是正宫娘娘啊!还怕那些小三小四来勾引爸?”

    “哼!”

    冷为也知道她并不是真的生气,而是被人三翻两次地说不会生,觉得不爽罢了。

    “妈你看那边。”扯了下冷然的衣服,指了下龙魂那边说道,“那可是神医,要不过段时间我让他给你看看,说不定有希望了。”

    “真的?”冷然果然还是在意的。

    “嗯,只是这次他是帮有宁的妈妈看病,可能要再过段时间才能看了,到时候你跟爸一起来,龙医生的脾气古怪,我也不确定他会不会出诊。”这事冷为还真不也保证。

    说到冷臣枫,冷然的热情一下子降了下来,“你爸肯定不会同意的,之前我去看过很多中医,针也扎了不少,手都肿了,最生小枫子生气了,说没小孩还更好,其实我知道她是心痛我吃苦。”

    “你趋这次机会再跟爸谈一下,或许就有机会了。”冷然都离家出走了,冷臣枫或许还真会同意了。

    冷然想了下,“小一,还是你聪明!”

    “那今晚你就回去吧,爸真的担心,昨天都快把夜市翻过来了。”冷臣枫有关于冷然的事,都会失去理智的。

    “好吧!反正我们打算好要去西北那边走一趟的,这次要是不去,下次不知什么时候了,小枫子这么忙,我也不好意思让他放下工作陪我到处去。”如果她一个人去的话,就算是带上保镖,冷臣枫也不会同意的。

    幸好现在冷为在学校开了一家店,不然她还真的其她人那样,逛街,美容,插插花,做这些无聊的事。

    这阵子,林太太出国陪儿子了,小一又上学,还真没人陪她出去玩。

    其实冷为也是知道冷然心软了,冷然很少离开冷臣枫的身边在外面过夜,要是冷臣枫出差多几天都会把冷然带上,两人几乎可以说是形影不离,虽然冷然很少去公司,但最起码每天冷臣枫几乎都会准时下班回来陪她。

    “你们俩在嘀咕什么呢?”左曼看她们母女俩低头也不知道在说什。

    “没什么,爸想妈了,要我送妈回去!”冷为很直白地说出来。

    倏地一下子冷然脸就红了,被一个晚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侃,还是会觉得害羞。

    “呵呵!夫妻俩感情好,有什么害羞的。”左曼知道她害羞还继续补刀。

    “呵呵……”冷然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段旭逸站了起来,“你们慢慢聊哈!我们老了,要去休息一下。”每天他们夫妇都有午睡的习惯,今天还晚了半个小时了。

    冷然也跟着站了起来,笑着说,“段叔,段婶,我下次跟臣枫再过来拜访您。”下次过来就是正式见面了,他们因狄秋的关系知道对方,但却没见过面。

    因为冷为的关系,正式拜访还是很有必要的。

    “嗯!不用这么见外!”段旭逸说道。

    俩老人相互搀扶着回房午睡。

    “啊奕你打电话给司思他们没?”其实是冷为自己不敢打电话,总觉得有点心虚。

    “发信息给他们了,一会他们就到了,可能现在都到门口了。”他们三人都很生气,但这就不用告诉她了。

    “那也好!”点了点头。

    “魂叔!”冷为出声叫了下还闭着眼晴的龙魂。

    “说!”也没睁开眼,说明他不是在睡觉,只是闭着眼晴思考。

    “我等会有一个朋友过来,她中过药,你帮她诊断一下,身体是不是还在残留?”冷为还是挺担心思思的。

    “就冲你那本医书,我答应了!”说得好像他很贪财似的。

    龙魂的话刚落,司思就气冲冲跑进来了,像头牛似的。

    “小一,你太过份了,过来D市居然都没通知道我们!”司思满脸怒容地瞪着冷为。

    跟在身后的蔚远晨和司松也是一样。

    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似的。

    “呵呵……,太忙忘了?”话说的很心虚,站起来准备走路了。

    “忘记?”司思声音尖锐地叫道。

    冷为被司思他们三个围住了,大有你不说清楚,就别想好过的架势。

    “我是真的忘了,昨天是请龙医生回去给有宁的妈妈看病,太忙了,一下子忘了。”

    “有宁的妈妈?”他们三个一下子听懵了。

    “是啊?”冷为大有把仇有宁拖下水的嫌疑。

    “我看你是跟啊奕卿卿我我给忘了吧!”蔚远晨哼声道。

    “以为你不爱我了!”司松开始撒泼。

    冷为扶额无语地看着司松,你还以为你是市场的大妈啊,还想来一吵二闹三上吊?

    “好了!我理亏,我道歉!一会我们出去去苗叔那边看看吧!”不找样东西暏住他们的嘴是不住的是不行了,苗叔那里最多奇怪的东西了,所以去那边最合适。

    “这还差不多!”司思就这样被收买了。

    “先不闹了,司思过来,给龙医生看一下脉。”冷为拉着司思的手走到龙魂身边。

    有关于司思的身体,蔚远晨也重视起回去,现在不是儿戏的时候,司松也坐地上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人坐着。

    “这是医生?”司松问道。

    怎么看都不像啊?气质不像,这跟司松所认知的医生不一样。

    “松子,别说话。”蔚远晨扯了下司松的衣服。

    这男人一看就不简单,不然以为不会这么重视,还特意让他给司思诊脉,医术应该很好,而且有宁的妈妈叶姨的事,等会也要问清楚。

    这么多年都见的人,不是说车祸过世了吗?难道不是叶姨,而是仇叔又娶了一个女人?

    这会他们倒没多注意仇有宁,刚进来的时候,他们把注意力放在冷为身上了,这会又被司思的身体的事分散的注意力。

    龙魂坐一边闭着眼晴,其实是在听他们说话,还真是怪异的一群人,却不知道在别人眼里,他也是很怪。

    “把手伸出来。”龙魂睁开了眼,坐直身体。

    司思还在好奇这个男人是谁,根本没注意他说什么。

    还是蔚远晨直接把司思的手伸给龙魂,司思这才反应过来。

    这脉一诊就有十五分钟之久。

    在坐的都很紧张,生怕司思真的有事!

    龙魂放下手,蔚远晨就问道:“医生,思思的身体没事吧?”声音还有点微微发抖。

    “是有残留,你们俩人怎么运气都这么好啊?”违禁药说中都中了。

    冷为脸色一白,“那能解吗?”

    “遇到我就能!”这话说得有点狂妄,但也是事实。

    “那会有什么后遗症吗?”冷为最怕的是有后遗症,现在他杀宋菲菲的心都有了。

    “没有!”他要是出手还是有问题,那他也不用出手了,“其实这不是问题,她的西医所说的低血糖比别人都严重,不然这种药也不会对他影响这么大!”

    其实他们都没听明白龙魂说的是什么,什么残留,他们一都没听懂,不过后来说司思的血糖低倒是听明白了。

    冷然也没听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当初冷只跟冷臣枫说过的事,却没跟冷然说,就是为了不让她担心。

    “医生,是不是说司思的低血糖可以治疗?”蔚远晨知道龙魂这么说,肯定是可以治的。

    “是可以治,但得吃一年的中药调理,至于他身体的残留,也要吃五天中药。”龙魂面无表情地说道。

    喝中药这对于司思来说那可是酷刑。

    司思张口就想不治了,但幸好及时被蔚远晨捂住了嘴巴,“没问题。”

    龙魂难得抬眼瞥了眼蔚远晨,继续说道:“她体内的残留要及时清理,所以先吃五天中药,排一下,等一个月后,再吃治低血糖的药。药方到时我会写给你,有一点你们得注意,不能用市面上药店的中药,那都是被硫磺渲染过的,至于你们怎么找,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蔚远晨松了口气,大家也松了口气,因为找药这点事,对他们来说还是小意思,龙魂没说什么特殊的药材,应该就是普通的药才了,可以要比较新鲜的罢了。

    其他人是松了口气,司思就像是要上酷刑似的白着脸,在蔚远晨身边,小声地问,“能不能不吃血糖的药?”残留的药她知道要吃,但再吃一年的中药,那不是要她命吗?她最讨厌喝中药了,应该说讨厌所有一切的药物。

    “不行!”蔚远晨这次绝不可能再纵容他的。

    这有关于她的身体,蔚远晨历来是最紧张的。

    听蔚远晨这么说,司思倒有点幽怨地看着龙魂了,要不是他,她也不会吃这么久的中药。

    龙魂被她这么看,一时觉得乐了,这丫头还真有趣!

    当年龙魂跟他妻子也想生女儿,结果生的全是小子,把龙魂给气坏了!那臭小子有什么好的,还会跟他抢人!

    其实他可以在怀孕前改变染色体,但被他妻子阻止了,说:“生什么就是什么!”这话给打发了。

    而也也坚信自己会生的是女儿,结果打脸了,他还气了大半年,把上门求诊的人全赶了出去。

    冷为知道司思不喜欢喝中药,“思思,你还想被宋菲菲暗算不成?”一句话把她给堵死。

    就算司思不喝,蔚远晨跟司松也会押着她喝的。

    “思思,你要是不喝,我就告诉爸妈,你照样也要喝!”司松这话可不是说假的,司震可是最宝贝这个女儿了,儿子都靠边站。

    司思一想到要喝一年中药,他们再怎么说都还是苦着一张脸。

    最后还是冷然把她拉到一边哄着。

    又到龙魂跟某人视频的时间了,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司松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拽的医生。

    司松自从经历冷为的事后,成熟了很多,脾气也收敛了很多。

    “以为,你是在哪找的医生?”蔚远晨对于冷为的事认识还是很少,疑惑地问道。

    “他是小小的表舅,当时我就是被他救的!”冷为淡淡地说道。

    这时,大家都怔了下,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说,但方小小跟他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亲戚关系。

    “应该不是医院的医生吧?”气质不像,如果不说他是医生,绝对没人会认出来。

    “龙医生有自己的医馆诊所。”虽然窝在一个小村庄里。

    “你说他姓龙?”蔚远晨一下子站了起来。

    “是啊!”冷为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激动的,跟当时霖叔似的。

    “这可是神医啊!”蔚远晨扶了托了下眼镜说道。

    “晨子,你认识?”段奕问道。

    “我听爷爷说过,龙医生是这二十多年来最牛的神医,只不过神出鬼没,知道的人不多,他的信息更不多。”没想到是这么年轻,这男人有三十了吗?

    这又是一个被龙魂外表骗到的人。

    冷为自从跟他住过后,再也产生不了什么崇拜感了,龙魂绝对是他见过脾气最怪的人,没有之一,这几天他还算是正常的。

    要知道那几天,他可是像女人来大姨妈,看谁都不爽,她想方小小最有体会了。

    但小小也找虐,去谁家不好,还偏跑来他表舅家。

    仇有宁在一边坐着听他们说话,听着听着,睡着了。

    “有宁睡了,你们谁抱回去?”冷然发现仇有宁挨着椅背睡着了。

    蔚远晨跟段奕两人对望,意思是说,“你抱得动?”

    其实他们还真抱不动,司松就更不可能了。

    “我来吧!”冷为伸手就要去抱了,却被段奕拦住了。

    “我跟晨子一起吧!”让冷为去抱有宁,他还是觉得很不爽,就算有宁只是把冷为当妹子也一样,因为他是一个异性。

    冷为肯定知道他在不爽什么了,没好气地说道:“行了,闹什么,有宁病了,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走去过去伸手轻松就抱了起来,不过也幸好冷为身高也不矮。

    平时一动就会醒的仇有宁,这会睡得死死的,看来这次真的病得不轻,不然不会这么没警惕心。

    仇有宁的院子离主前院这边有点远,冷为就近在前院打找了个房间给他睡下。

    蔚远晨这时才发现仇有宁脸上的病容,“有宁这是怎么了?”

    “知道他妈还活着,刺激到了,引起了病发,过一阵子就好了!”冷淡简单解释道。

    “你是叶姨还活着,这是这什么意思?”蔚远晨对叶语还有印象的。

    不过司松兄妹倒印象不深,因为当年他一有假其几乎都被司震接出国了,很少来仇宅。

    但也知道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啊姨。

    司思只记得是一个经常请她吃糖的啊姨,还常说要把司思来给他家有宁当小童媳,还吓得司思好久都不敢来了。

    “是活着,只不是植物人,不然也不会请龙神医过来,叶姨还活着的事,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奶奶他们应该知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为有宁也知道。”这就是冷为一直想通的地方。

    “应该是跟有宁的病有关!”这是段奕唯一能想到的了,不然仇叔不会瞒着的。

    “我想也是!”

    “那有宁的身体没什么事吧?”脸白成那个样子还真有点吓人,本来就白了。

    “没事!”有龙魂在,能有什么事,只不是要虚弱一段时间了。

    冷为突然转身叫正在跟司思聊天的冷然,“妈,我等会送你去机场,爸会在机场接你!”

    这时,冷然也知道这次冷为回来,并不是回来玩的,而是有事,她也不多呆了,点了点头,“嗯!”

    “那你伪装一下,我记得有宁那里有眼瞳是蓝色的,你现在是短发,换套衣服,再带个眼镜,做个男孩样子,应该不成问题。”蔚远晨说道,不然他们的目标太大了。

    现在D市谁也不知道冷为回来了,如果她就以女装出去,很容易让人怀疑,但换了男装就一样了,再加冷为本身的脸就比较中性化,去送冷然,让人知道她们只是母子,就更安全了。

    毕竟谁也联想不到冷为与然枫集团的关系。

    “晨子说的对,现在你们的安全最重要!”等事情都完了,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来了。

    “松子,你就不去了,在这里陪思思,顺便看护一下有宁。”蔚远晨吩咐道。

    冷为去换装,还特意把仇有宁收藏的特制增高鞋穿上,头发也喷一了次性的染发剂,仇有宁这里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因为仇有宁有时候还挺骚包的。

    冷为从外面走进来,差点把他们吓一跳,这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人都跟段奕一样高了,完全就是一个男人的样子,冷然还特意拍了两张照片保存着。

    “这绝对没人认出来了,要不是我们事先知道,还真认不出来。”司松一脸惊讶地说道。

    他也拿着手机拍了几张,以备后用。

    ------题外话------

    这几天天气像火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体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最散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贞观小农民 重生之巨变 你在我目光深处 穿越之毒女天下 造化珠 妻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 铁血佣兵 重生医师:陆少高调宠 都市神级愿望天书 黎少,不约! 薄雾战记 狂傲女帝,太难撩 大先生 毒医凰后:妖孽世子霸道宠 春风不识你 [综]暗堕婶每天都在被感化 灵界塔徒 昏君奸臣之宦妻 太古剑尊 乾坤陨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