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人渣,回国

    “妈!你找到人投资了吗?”宋菲菲知道陈欣出国是为了什么,这时看到她回来了,还直接回老到老宅这边,心里咯噔一下。

    陈欣风尘仆仆站在客厅,一脸疲惫,没有了平日里精致的妆容,眼眶深陷,头发也有些零乱,这样子比早前在机场的时候还要更糟。

    身形单薄地站在那一动也不动地盯着宋菲菲,脚下还放着一个行李箱,陈欣的确瘦了很多,脸上的骨头都突了起来。

    宋菲菲被她这样看得有点渗人,不明白为什么她妈会这样盯着她看,走过去挽着她的手说道:“妈,你今晚是住这吗?”

    陈欣一把推开她,‘啪’打了巴掌她,“你还真是我的好女儿啊!”

    陈欣现在恨不得掐死她,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这个宝贝女儿,如果不是出国走这一趟她都还被蒙在鼓里,一直以为是竞争对手作的怪,她刚回国那些人看她不顺眼,也是正常的事,但没想到,根本不是她想那那一回事。

    “妈!”宋菲菲被她妈找得有点懵了,也有点害怕,她从来没见过陈欣这个样子,以前即使再生气都不会像这样想要把她给吃了的眼神。

    “那个恶魔又找你了是不是?”陈欣指着她问。

    宋菲菲神情害怕,快速地捂住她的嘴巴,这里可不是她的那套房子,这是老宅,如果让人听到了怎么办。

    陈欣扯开她的手,眼神冰冷的瞪着她,一想到公司是因为她,她心里就一把无名火,这公司是她的心血,她用尽心思培养她,没想到到头来,这女儿这样回报她。

    难道她不明白她这么拼为的就是她吗?

    “你还会知道害怕?”她冷声质问宋菲菲。

    宋菲菲一直摇头,神情有点慌张,“妈,我们先回我房再说,好不好?”她真的怕被宋家知道,宋家是她最后的依靠了,没了宋家大小姐这个身份,她什么都不是。

    宋菲菲这两天因为跟宋宇择闹得不愉快,请假没有去学校,原本她去学校也真不是为了念书才去的,只是为了在接近段奕的手段而已。

    陈欣也没有真气得理智全无,跟宋菲菲回了她的房间,她房间只要不是乱摔东西,在里面说话一般都是听不到的。

    她也不想被宋家人知道她们在美国的那些事,这次公司的事,她还要让宋氏伸一下援手,救急一下,那么她跟宋菲菲谈的那些话自然就不可能让宋家人知道。

    在她们母女俩消失在楼梯后,有一对神眼疑惑地看着望着她们消失的方向,但很快又离开了。

    一进房间,宋菲菲就把门给锁上,虽然没有她的许可,别人都不可能进入她的房单,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把门给扣上了。

    “菲菲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差点把妈给害死了?”陈欣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恨恨地说道。

    “妈,我不知道的,我真的不知道。”宋菲菲一边流泪一边摇头说道。

    虽然她这前有想过,但是又觉得不可能,那个恶魔怎么会这么做?他一向不是不屑的吗?

    “他一直有联系你,你怎么一直藏着不说?”陈欣最怕的就是她这一点。

    “唔……”哭,宋菲菲这次真的害怕了,她对于恶魔的手段是发自内心的害怕。

    陈欣也渐渐冷静下来了,没有刚刚那么大火气,知道她再生气,也于事无补,宋家前段时间刚赔了一笔钱,不知道宋老爷子肯不肯同意伸出缓手来解救她公司的危机。

    陈欣不耐烦地说道:“行了,你别哭了!什么时候这么爱哭哭啼啼的了?”

    “那现在我们怎么做?”宋菲菲虽然对狄以为的事狠毒,但她对于公司的事,却是一点都不懂。

    “菲菲啊,照现在老爷子的打算,肯定是想把宋宇择培养变接班人的了,但公司这么多年都是我们二房的人在撑着,一旦公司落到大房手里,我们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所以现在开始你必须要慢慢接解公司的事。”陈欣精明的目光,一闪一闪地开始打着宋氏的主意了。

    她想得很好,因为宋临只有宋菲菲这个女儿,怎么也不可以把公司拱手让人的,特别还是他大哥的儿子,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也隐约能感到老爷子对宋博的冷淡。

    可是又对宋宇择这个孙子很给予厚重,完全就是想要把公司压在他身上的架式,宋临也脑抽似地在渐渐培养着宋宇择。

    陈欣虽然不在宋氏,但也能把情况摸了个大概,以前她还想着自己公司扩大了,宋氏她也就不放在眼里了,但现在不一样了,她公司能不能度过这次的难关还不一定呢!

    “妈,你是说真的?”老头子平时都重男轻女,这么说来还真有可能。

    宋老爷子虽然也疼爱宋菲菲这个孙女,但也是看到她有利用的价值,要看宋家的媳妇就知道女人在宋家是什么地位了,不能拥有宋氏的股份,也不能到宋氏上班,这多么苛刻的条件啊。

    宋菲菲就想不明白当初她妈怎么会看上了她爸这个男人。

    宋临的能力平庸,还不及宋博的,但宋博不管公司,在公司也只是挂个闲职。

    但这也是宋老爷子做给别人看了,就是为了防止别人说闲话,在外人面前就责斥宋博不求上进,公司还得要靠二弟来撑之类云云。

    但宋博心中的苦也只有她的妻子知道,连儿子跟他们都没有跟他二叔亲。

    这也是怪宋老爷子在宋宇择从小的时候就把他接到身边养,倒是跟宋博夫妇没什么感情了。

    “我现在还能有心思跟你开玩笑?你也该收收心了,段奕那个人,你就不要指望了。”陈欣希望宋菲菲能放下段奕,觉得她现在只是青春期的悸动,没等几年什么都变样了。

    她可不想女儿在这个时候因为一个男人给毁了自己。

    但她哪知道,宋菲菲比她看得还清楚,想得也更长远,也对,陈欣并不知道段家的真实背景在京都,只是以为段奕只是在D市的一方世家罢了。

    要不是她无意中听到宋老爷子说起,她也是这么认为的了。

    宋菲菲比陈欣想像的自私得多了,不然不会为保全自己连自己的妈都置之不理。

    “嗯,我知道了!但恶魔要的那个东西,我们还得要继续找,说不定找到了,他也能成为我们的后盾。”她感觉得出来,那东西一定是对他们来说很重要,不然不会这么大费周张想要得到,只是……。

    “那是肯定的了,难道你还想回那个地方走一糟。”后不后盾,陈欣是不敢想的了,能放过他们都不错了。

    “那妈,就不要生我气了!今晚就留在这陪我一起睡吧!”她知道陈欣早就跟宋临分房了,也没叫她回去了。

    陈欣没好气地瞪了眼她,“让人去帮我把行李拿上来。”

    听她这么说,表示就是答应了,欢快的下楼亲自把行李箱拿上来,连脸上被打的巴掌也忘了。

    *

    G市南区警局。

    冷然在警局像姥姥逛大院似地左看看右看看,完全不担心赵家母女还有翻盘的可能。

    林太太就第一次进警局,但有点拘谨,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玩着手机,虽然跟她没什么关系,但冷然还在这里,她就不放心走开。

    这让她跟冷然有种革命的友谊。

    但她们不知道,冷臣枫快急疯了,车子飞快地驶往这边来。

    赵家母女还在做笔录,而且赵妈妈还死死咬定是方小小偷了她女儿的项链。

    赵同学却有点傻眼地坐另一个警察对面做笔录,警察问她,刚开始什么都不肯说,后来不知道那个警察说了什么,赵同学就像倒豆子似的,什么都说了。

    冷然在来的路上就问了方小小的班主任,事情就已经知道了个大概,还真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冷然逛完了,就在林太太身边坐了下来,心想冷臣枫会在多久才到。

    “冷然,你不告那个校长?”那校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还对冷然动了那样的心思,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了。

    班主任坐在另一边,看似在休息,但也有留心听冷然他们说的话。

    “没证据啊!”她也知道那肥猪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苦于她没证据,这事还得她家小枫子出手才行。

    “你们要证据,可以去找教务主任,他收集了不少。”班主任平淡地说道。

    “喔?”冷然转身看向她。

    “你们有证据怎么都没告发这个人渣?”林太太疑惑地问道。

    冷然也跟着点头,她也想这么问。

    班主任苦笑,“哪有这么容易,校长背后可是教育局的局长,我们都是平民,没有背景,除非不想在教育这一行业做了。”

    大家何常没试过,就是因为试过了,大家才不敢轻举妄动。

    “看来那巴掌还是打得轻的了,真应该踹多几脚!”林太太咬牙彻齿道。

    “是不是三中以前有发生过什么事?”冷然看班主任的脸色摆明就是发生过什么事。

    班主任淡淡地看了眼冷然,“你应该多多少少也猜到一点了,我们学校的教务主任的儿媳被校长看中,反抗过程中被掐死了。”

    林太太跟冷然瞪着大眼,嘴巴张得大大的,不敢置心地小声问道:“不是吧?”林太太疑惑。

    “你怎么知道的?”冷然问道。

    如果是这样,以校长那种记仇的个性绝对不可能还留教务主任在学校的,难得这其中还有不为人知的事?

    “我们是老邻居了,当年教务主任也不是在我们学校任教的,在一中那边吧!知道了这件事后,才申请调职的,因为教务主任当年在儿子很小的时候就跟他妻子离婚了,儿子跟母姓,虽然是这样,但他跟儿子的感情也是融洽的,直到发生那件事,儿子因为老婆被校长掐死,犯人还逍遥自在,他气不过,没跟教务主任商量一个人打算去为妻报仇,结果被告故意伤害罪,现在还在牢里呢!”教务主任差点一阕不振,她前妻也一气之下猝死了。

    教务主任虽然跟前妻离婚了,但两人都没有再婚,大家都觉得奇怪,但也没多口去问。

    “看来这趟水还挺黑的!”这么说来,这个校长肯定不止背负这一条人命了,还有也被掩埋了真相。

    “小然!”冷臣枫像一阵风似的跑进来。

    冷然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抱在一个熟悉的怀里。

    冷然抹了下他额头上的汗,“我没事,我只是来做一下笔录而已,看你紧张的。”

    “怎么回事?”转身看了坐在一边的班主任,“三中的校长呢?”冷臣枫语气中有种杀气。

    班主任也在打量着冷臣枫,有这样气势之人绝对不会是简单之人,看来对付校长,他们的胜算又多了一分。

    冷然瞪着圆圆的眼吃惊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小一说的!”冷臣枫单手搂着她的腰。

    “小一这丫头这么快就找你打小报告了?”冷然笑道。

    冷臣枫沉声道,“你难道想隐瞒我?嗯?”

    冷然惊呼,“怎么可能!我还要你帮我把那个人渣送进牢里呢!”

    林太太看到冷臣枫过来了,就自动让位了,她看到冷臣枫就有点害怕,这源于上次她带冷然去看脱衣舞男的事,那个时候他的眼神像刀子似的刮过来,而且她在想老公那么狠冻结了她的卡,很可能就是冷臣枫出的主意,不然对她对自家老公的了解最多也是骂一顿,再禁足,哪会想到这么高明的办法啊!

    “嗯!”敢指染小然,看来还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了。

    “去把三中校长的事查清楚,再好好送他一程!”冷臣枫对着跟过来的特助说道。

    这个特助是跟他最久的,他这么说,特用助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还有那个教育局长!”冷然插声道。

    “听夫人的!”

    “是!”特助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冷臣枫问道:“现在可以走了吗?”小然应该还没吃饭,肚子应该早饿了。

    “还不行!再等等!”冷然埋进他的怀里,声音懒懒的。

    冷臣枫蹙眉低头问道,“怎么闹到警局来了?”他还不知事情的情过,冷为也没跟他说这件事。

    冷然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这赵家的母女也是认定了小小没有背景想让她吃了这个暗亏,却没想到小小是方教授的女儿,就算我们不出面,他们也没好果子吃,但小小在D市救过小一,我们就直接出面吧!”

    “嗯,这事,让律师过来就好了,你不用在这等着了,我们先走吧,你不是已经做笔录了吗?”冷臣枫觉得这事与冷然没关系,自然就不舍得她留在警局的男人堆里。

    冷然想了想,“好吧!”拧头看了坐到了边边的林太太出声道:“先送你回家还是跟我们去吃饭?”

    “不用了,我让司机过来接了!”开玩笑,跟着去做灯泡,她才不想吃冰碴子呢!她宁愿回去吃泡面。

    “哦!那我们先走了!”冷然说道。

    冷然他们走后,班主任突然“啊!”了声,他终于想起那个男人是谁了,怪不得这么面熟,原来是然枫集团的董事长,前几年有幸见过一次。

    “刚才那个是然枫集团的董事长?”班主任问还没走的林太太。

    “是啊!”既然班主任认出来了,林太太也不会再隐瞒了。

    *

    七中。

    冷为的班主任对她更是恨得牙痒痒的了,因为她知道外面‘巧姐’那家店是冷为家开的,却从没请她去吃过一餐,所以看冷为就更不待见了。

    冷为趁着休息的时间给段奕打了个电话,他们好像没有像别的恋人一样,经常打电话,反倒是段奕经常发微信骚扰她,只是她很少回,有时他发来一窜,她只回了一个“哦!”

    冷为还不适应这么腻歪的对话,就算是这样,段奕也说得很起劲,完全不在意冷为有没有回他的话,只知道她有看就行了。

    冷为现在用的这个微信不是之前在D市用的那个,是她以前用的小号,基本上没人知道,后来跟着冷然来了G市才开始用这个小号。

    段奕接到冷为的电话很开心,“小一,想我了吗?”

    “没!想找你说说话!”

    “呵……,口是心非!我知道你是想我的!”段奕坐在课室的座位上,眉眼都染上了笑意。

    “……”冷为无语扶额,这绝对不是段奕!

    “小一,小一!”段奕叫道。

    “嗯!我在!”脑袋枕在手肘上,手机贴在耳朵上。

    “我没在你身边看着你,有没有男生喜欢你?”段奕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

    “呃……,你想太多了。”冷为翻了下白眼。

    段奕语气有点委屈,“小一,你语气迟疑了,那就是有了,你可不能接受别人的表白啊,那都是骗子,知道吗?”

    段先生,你是在哄小孩吗?怎么这么搞笑!

    “我说你想太多了,他们都以为我是男的,表白?你也太逗了!”想起她说出自己是女儿身时,大家的反应,就连那个老妖婆都像是见鬼似的盯着她看。

    “哦!是吗?”段奕心里已经有了另一翻打算。

    “你不信?”冷为一下子坐起来,冷声威胁道。

    “我是信啊,但不信男人啊!”要是让人发现小一的好,那他得哭死,好不容易才抱得美人归。

    “无稽之谈!”笑斥道。

    “对了,有一件事跟你说一下。”段奕一下子正经了起来。

    “嗯?”

    “宋家在闹离婚?”段奕有点幸灾乐祸。

    “谁?”难道是宋菲菲她妈?

    “陈欣跟宋临,只不过还没传出来,这也是我们的人盯着宋家发现的,好像还在谈判!”这发生得很诡异。

    “好好的怎么离婚了?发生什么事了吗?”这太突然了。

    “还不清楚!”据消息说,这事是宋临提出来的。

    “呵,这事好玩了!宋菲菲有什么反应?”冷为想亲眼看看宋菲菲那是什么表情。

    “呃,没注意!”还真没注意,要不是她的事与冷为的事有关,他都不一定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那你留意一下,我觉得肯定是有事发生,听你这么说,都没说到宋老爷子有什么反应,那么他应该也是默认的了,宋老爷子那么爱面子的人,竟然会默认这种事,那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了。”冷为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现在虽然看似平静,却暗藏杀机。

    “你说得对,爷爷上门都被打发了回来。”冷为还真是敏税。

    “那他肯定是以为爷爷是上门取笑他的,谁叫他平时老在背后嘲笑爷爷没子送终,现在出了这种丑事,肯定是怕爷爷上门取笑他了。”小人之心。

    冷为又跟段奕拉了几句家常才挂电话,今中午她不回店里,也没去吃饭,就吃了早上带过来的一个面包,课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在。

    下学期他们就参加高考,班里的人都抓紧时间一分一秒,没有人像她这么悠闲的。

    上次月考就考了班上的第一,班长就看她的眼神就变了,有嫉妒有不甘。

    水艺他们就直接膜拜了,他们太佩服冷为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怎么看到她学习,没想到成绩这么好。

    下午上课的时间快到了,班上的人也陆续到了,水艺算是来得比较早的。

    水艺给冷为递了瓶矿泉水,“冷为,我觉得你跟我们不一样,不是说生活条件哈,而是你处事很成熟,根本不像是一个高中生,倒有点像在社会历练过的社会人士。”

    “为什么这么说?”冷为跟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她所面临的危险也不是他们所能了解的。

    “有好几次从你的表情看出来的。”看班主任时那种阴狠,像是地狱来的使者。

    “呵……,习惯就好。”总不能跟他们说,她是随时要打打杀杀的人。

    “哎……,都不知道水杰还能不能参加高考。”水艺担心地说道。

    他现在可是被退学的,校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别担心!”冷为只能这么安慰道。

    “晚上打球?”水艺想起很久没跟冷为打球了,邀请道。

    冷为虽然是一个女生,但打起球来,绝不会输他们学校蓝球队的任何一个人。

    而且现在那个林诚也不再针对他们三个了,注意力全在冷为身上了,但冷为这段时间都没去打球,林诚想要把冷为的人气压下去都不可能。

    “不行,我朋友在三中那边出了点事,我要过去看看。”她现在也不知道方小小那边怎么样了。

    “那行,有时间再约!”只她说是朋友出事了,也不勉强了。

    “冷为跟水艺,现在上课了,怎么还在说话!”他们班主任突然出现在在课室门口,出声道。

    “我去!这怎么换了是她的课?”水艺转回座位小声地嘀咕。

    水艺的同桌听到他的嘀咕,小声地对他说:“好像是明天班主任有什么事要离开,跟化学老师调课了。”

    “早上她的课怎么没说,你听谁说的?”水艺并不是怀疑同桌的话,而是这班主任越来越不靠谱了。

    “中午饭堂碰到化学老师说的。”看来化学老师也是知道他们班的情况,才特意说的吧!

    班主任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的应该是试卷,她丢给班长,让她发传下去。

    这种事本该是学习委员做的,但在班主任这里,所有的事都由班长来做,班里所有的班干部好像都是摆设的,而且也从来没组织过一次班活动,班里唯一次在课外活动,还是冷为主持的。

    班长也跟班主任一个样,看班里的同学像是看细菌似的,她拿了试卷后就丢到后面,而且她也不跟别人一起坐,一直都是一个人坐在前面,旁边空着一张桌子。

    冷为也是一个人坐,因为她的身高,只能坐到最后了,她坐的这个位置本来就是以前水杰坐的。

    冷为冷冷地看着班主任做的这一切,心想等老爸什么时候有空跟他谈谈七中的问题了。

    如果还要对着这个班主任差不多两个学期,她不吃都饱了,谁知道这老妖婆什么时候又发作死,她到时候可没那么多时间跟她耗。

    班上的人都在认真做试卷,只冷为在神游太空。

    反正这试卷也不用交了,每次都是当试练习题一样发给他们做的。

    班主任的语文课,除了学校统一的考试要交卷,其它的都是当成练习卷,这老妖婆连批试卷都懒得批了。

    班上安静得只听到沙沙的写字声,在这么安静的氛围下,冷为眼皮开始打架。

    最后直接扑在桌面上睡着了,这一睡居然睡到下午放学都没有叫醒她。

    这些老师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冷在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中醒过来,抓着要走的水艺的衣服问道,“放学了?”

    “是啊!你还真能睡!”水艺笑着说道。

    “老师竟然没拍醒我?”冷为讶异了。

    “嘿!你还不知道吧?下午都是班主任的课,她跟把这明天跟后天的课跟下午的课给对调了,有两天可以不用见到她了。”哈哈,饭都可以吃多一点了。

    “看来你们都很开心啊!”这也太巧合了吧!怎么她听说副校长也是这两天不在学校,好像去开会。

    “那当然啦,你不是说你朋友那边有事吗?怎么还不走?”水艺提醒道。

    冷为点了点头,也收拾东西去三中那边。

    冷为独自走在去学校后门的小道上,这条小道基本上没什么人走,那小草一丛一丛的,似乎长得很好,连冷为都不忍心踩上去了。

    这边种的大多以桂花为主,这也不知是什么品种,居然还在花期,冷为手贱的摘了一丛放在鼻子闻了闻。

    哼着不着调的歌曲,偶尔抬头望了望空中,一阵风吹来,她就开始嗤嗤笑起来,也不知道她在笑些什么,但不能否定她心情很好。

    三中。

    方小小中午就打电话给自己的父母,说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们,好脾气的方教授直接发火了,“这欺人太甚了,你跟你们学校的领导说,我下午放学过去,现在还有课推不开,你妈那边也有课。”

    “哦,我知道了!”方小小知道自己父亲会生气,却没想到会这么生气,看来自己真做了件蠢事,瘪嘴拍着自己的脑袋。

    在等她爸妈的其间,方小小又不死心打了一次电话给姜希俊,但还是听到那个冰冷的女声,不在服务区。

    方小小却不知道,姜希俊已经在回来的飞机上了,说来这次也是凶险,他差点回不到国内了,原来他爷爷这次让他回去,根本就没打算让他再回国内了,所以才会听他妈的话扣了他的手机护照,后来还不让他上网,最后还是他在一个佣人的口中无意中听到的。

    他才去找姜父证实,姜父没想到姜希俊已经知道了,所以也没瞒他,而且再过两天他就回去给他退学转到这边的学校。

    这边的学校,老爷子已经找好了,所以都在在瞒着他的情况下做的。

    姜希俊在愤怒的同时也恨这些所谓的家人,打着为他好的旗号在他的生活里指手划脚。

    好在,姜父也并认同老爷子的做法,只不过是迫于无奈才这么做。

    姜希俊第一次哀求他父放他回国去,最后姜父实在受不了小儿子的苦苦哀求,心软了,从他母亲那拿来护照证件跟手机给他,还送他去了机场帮他买了机票,又把钱包也还给他,才得已坐上飞机。

    手机也因为太久没冲电早关机了,所以他也就错过了方小小打了那么多电话给他。

    姜希俊心早就飞回到方小小身边了,这段时间他跟家里人对持,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脸都尖了。

    他是次日早抵达G市机场,他先坐出租车回到家里换了衣服,再马不停蹄赶去学校,却忘了今天是星期六,学校不用上课。

    拿出手机却发现手机没冲电,想要打电话给方小小都不可能,“靠!”

    还好他身上还有几百大洋,足以坐车去方小小家里。

    方小小去学校直接给她办停学,直到赵家肯当全校的面给方小小道歉为止,反正他们也想方小小转学的了。

    其实方小小心里是不想转学的,毕竟同班的同学还是挺好的,如果她要转学的话,就要适应新环境,还要与姜希俊分开。

    想起姜希俊她心里就闷闷的,他走的这些日子已经超过他所说的时间了,而且一个电话都没有。

    坐在客厅抱着一个熊,拽着它身上的毛,把它当成了姜希俊来泄愤。

    姜希俊没想到他到方小小小区楼下会与冷为碰到一起了。

    他走得太匆忙,倒是没看到冷为,可冷为看到他了,“呵……,这不是姜大少吗?在温柔香舍得回来了?”

    冷为只是看到他的背影,并没有看他的面部,当他转过身瞪冷为时,冷为还吓一跳了。

    这是怎么了,怎么瘦成这鬼样?

    姜希俊并不理会冷为,瞪了眼她就往电梯口走去。

    两人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那肯定是会坐一辆电梯上去的了。

    “这个鬼样是怎么回事?”冷为关心问道。

    虽然她平时老爱讽刺他,但离开一个多星期就变成这个样,还是点担心的,当然是为方小小担心的。

    那丫头虽然嘴上不说,但眼神的黯然却骗不了人。

    姜希俊还是不说话,双手插在裤袋里。

    “你说小小会不会不让你进门?”冷为托腮,看似在自言自语,但却也是说给他听。

    姜希姜终于有点反应了,声音沙哑地问道:“小小,有没有被人欺负?”这声音沙成这个鬼样子,如果不细听还真听清他在说什么。

    “还行吧,差点在局里坐一个晚上了。”冷为故意往重地说。

    虽然他现在也很可怜,但小小在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不在,就该让你担心吊胆悬着。

    姜希姜眼里的担心更甚了,拳头攥得紧紧得,好像在压抑着什么,眼眶氤氲着水气。

    冷为瞅着他,有点吃惊,该不会是要哭了吧?

    电梯‘叮’的一声响,到了方小小的楼层。

    冷为按着门铃,但一下子又闪开了,就留着姜希俊一个人站在门口。

    方小小还不知道冷为会来找她,所以他偷打开一条门缝,一看是姜希俊,这么多天的委出涌上心头,‘啪’地把门关上了。

    方小小只有一个人在家,方教授夫妇学校有事去忙了。

    站在让门口的姜希俊傻眼了,随之脸色也更难看了,手想抬想来敲门,但又不敢,他有点胆怯了,怕小小让他滚。

    冷为站在一边观察着他,心想,这姓姜的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平时不是对小小死缠烂打的吗?这会要退缩了?

    “怎么不敲了?”冷为出声问道。

    “小小真的生我气了!”声音还是那么沙哑,比之前好一点了,可能是之前很久没说话了,但还是能听得出话里的沮丧。

    “她不生你气才怪,你走这么多天,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电话也打不通。”冷为说的可是事实。

    姜希俊不吱声,低着头,他不想跟冷为解释什么。

    冷为看他还愣在门口,一把扯开他,自己去敲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雪中悍刀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一品江山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大圣传 贞观小农民 重生之巨变 你在我目光深处 穿越之毒女天下 造化珠 妻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 铁血佣兵 重生医师:陆少高调宠 都市神级愿望天书 黎少,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