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还有点良知(已修改,已修过来了

    不过因为冷为没有在学校吃饭,而且都是一下课几乎就回家,连去篮球社都很少。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吃饭,当然也抱括林诚,仇人见面份外眼红,这个眼红当然指的是林城对冷为的成见了。

    冷为扫眼过去,座子几乎都坐满了,唯一角落是还有一张桌子,是四人桌,如果他们五个人坐的话,也能勉强能坐得下。

    “那边有个位置,我们过去吧!”冷为指着角落那个座位。

    水艺点了点头,他也看得了来这里快坐满了,要想好的位置,就要中别人拼桌了,但他想这些人肯定不会他拼桌的。

    要知道这里一眼望过去都没有一个是二字班的学生。

    并不是这些人排斥,而是他们真的没钱消费得起。

    冷为走过去,中途还有几个人跟他打招呼,她也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不认识那些跟他打招呼的人是谁。

    “水艺,过来一起吃吧!”那边的大桌上传来一个声音。

    水艺随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五班的班长。

    “不用了,我们人多,坐不下。”他那边还有其他人呢!

    “你们几个人啊?怎么会坐不下呢!”他们这个桌子可是能坐下得十个人的,他们这里才坐了三个人。

    这张桌子几乎是他们固定坐在这里的了,所以平时来吃饭,那些人都自动绕过这张桌子到别处坐。

    “我们五个人!”水艺大声说道,然后看了看冷为。

    “看我作什么,既然都认识的,就坐一起吧,反正我们又不是吃他们的。”能坐在大桌了子,肯定不想屈在一个小角落里了。

    既然冷为都不反对了,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

    走近一看,原来还真的都是熟人,就是那上次他们一起烧烤的那些人。

    冷为一走近,其中一个男生就握住冷为的手,“偶像,给我签个名吧!”

    冷为怔了下,怎么会有人找她签名,眼睛没问题吧!她就是一个小人物,“我的签名没有收藏价值。”

    水艺站起来拍开那个男生的手,“干嘛呢!”

    冷为可是女生,这些人动手动脚的。

    “怎么会呢!看了你那场比赛,你就我心目中的偶像了,可惜没在现场看,录像也不是高清的。”男生有点遗憾。

    冷为虽然有高清的,但她不可能给这些人的,因为一旦给了,很快就也会泄露也去了。

    “先吃饭吧!”冷为说道,然后对着水艺说:“去点菜吧!就照之前我们说的点。”这里也是吃完再付款的。

    水艺点了点头,到点菜区那边点菜。

    “跟我们一起吃就好了,干嘛还要自己点呢!”五班的班长叫道。

    “没有,我们想吃水煮鱼。”冷为笑着说道。

    “水煮鱼?那玩意那么辣。”他是不吃辣了,对辣异常的敏感。

    “那你没口福了!”要知道辣那是很多美食都不可或缺的调味料。

    那几个男听了后都是一脸怕怕的样子,这样冷为有点奇怪了,上次烧烤的时候也没看见他们不能吃辣啊,现在怎么就不能吃了。

    “你们怎么这副表情?”冷为疑惑地问道。

    五班的班长很得意地说道,“他们啊,可惨了,昨天跟别人打赌,输了,吃了一大碗指天椒,辣得他们嘴巴都肿了,而且还拉了不少回。”他毫不客气地掀人家的丑事。

    “喂,留点面子啊班长!”两个男生不满地叫道。

    这种事怎么能跟他们的偶像说呢!太丢人了!

    水艺刚点完菜回来就听到他们说的话,“哈哈哈……。”他们几个也毫不客气地大笑。

    这么怂的事怎么就跟人家赌这些,这不是找死吗?除非有百分百的把握,不然谁会做这种事啊!

    “你们在笑什么?”水杰也上来了,一脸疑惑地问道。

    水艺已经笑得直拍桌子了,怪不得看到他们的嘴巴有点不对劲,感情是昨天晚上吃辣椒吃的?

    “别笑了!”很丢脸好不!

    几人在调侃中,菜也陆陆续续全上齐了。

    冷为吃东西一点也像一个女生吃东西那么斯文,虽然吃得很快,但吃相却不难看。

    倒是五班的人看傻眼了!看着他们的盘子都清空了,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菜有那么好吃吗?”

    “还行,有点饿了,让你们见笑了!”冷为拿出一张纸巾擦了下嘴巴。

    五班的人都愣愣地对他坚起了大母指,“真能吃!”

    “还行吧!”冷为站了起来,走去买单,连五班那几个男人的也一起付款了。

    大家都吃饱了,坐一起聊天,倒不知道冷为是去买单了,

    直到冷为走回来,“走吧,我先回课室睡一下。”

    “我先去买单!”水艺站了起来。

    “不用了,我全买了,你等拿到工资再请我吃吧!”虽然几百块对冷为来说不多,但对于水艺他们几个来说,那都可能说是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没必要让他们花这些,更何况上来这里吃还是她提议的。

    “嘿……,那先记着。”水艺还真的没跟冷为那么客套,冷为也喜欢他这么直爽的性格。

    冷为刚走到餐厅门口就被林诚给拦了下来,“来一场!”眼神不屑地对冷为说。

    冷为不打算理这种人的,因为他已经听到水艺在后面说的话了,知道他就是林诚。

    不然平时冷为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个人。

    “没空!”

    “你是怕了吧?”林诚用激将法打算把冷为激怒。

    可惜他小看了冷为,这样的话,她还不放在眼内。

    冷为清冷的眼神扫了他一眼,“你有什么让我觉得怕的!”

    “那你怎就不敢跟我来一场。”林诚就是想把冷为比下去,让学校的人知道他才是最耀眼的明星。

    幸好他这话没让四班那几个打篮球的人听到,这种大话也能说得出来。

    就他那样的水平,还耀眼有明星,还真不知害臊。

    “我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要照做!”冷为冷笑道。

    看着他还堵在门口,眼神扫了眼他,从别一边走过去。

    但林诚哪能就这么快放过她,本来想要见到以为都很困难了,难得这样的机会,如果不让学校的人知道他比冷为更历害,那他以后还怎么混!

    他们赌在门口这里,那些想要看热闹的人也跟着站在门口,这样的热闹百年一遇啊!

    七中好像自从冷为了这之后就更加热闹了,好像这学期发生的每一件大事都有她的份。

    “跟他来一场呗!”后来的人叫道。

    “就是嘛!”

    “人家林大少不服气啊!”

    “你知道什么,人家那是嫉妒!”

    那些人就这么当着林诚的面说这些话,林诚气得脸都红了,就更想要赢冷为了。

    冷为也烦了,心想就一次解决吧,免得得每次都来打她麻烦,她可没那么多时间来应付。

    “行!篮球场见,斗牛,十五分钟。”冷为说完就走。

    冷为可是牺牲了休息的时间来陪他玩,亏大了!说真的她心里也恼火!

    她这话一出,后面听到的人都轰动了!

    因为终于可能见到真人赛了,虽然只是斗牛!但也能过过眼瘾啊!

    “冷为,你的要跟他打啊!”水艺担心地说道。

    他并不是担心冷为会输,而是不想信林诚的人品,谁知道他会耍什么花招。

    这个人为了目的很有可能会使阴招!

    水杰也现样担心地看着冷,但冷为脸上却很平淡,隐隐中还有点不耐烦!

    经过一传十,十传百,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冷为要跟林诚斗牛!

    学校的人都抢先恐后地去体育场抢位置,所去晚了什么位置都没有了。

    本来还赌在门口的人,几乎全都散了,只乘下冷为他们五个人,连五班的人都去抢位置了。

    “冷为,你不去换衣服?”杨宇问道。

    “不去!就这身就行了!”冷为一开始就没有要换衣服的打算。

    更何况她也没换的衣服带过来,就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没必要换来换去,本为不能睡了下午觉都够烦的了。

    “你就这身去打球?”李辉也吃惊了。

    冷为穿得虽然不是运动装,但也是比较休闲的牛仔裤T恤加外套。

    “你确定?”水艺也问道。

    “肯定加确定。”冷为对着他们一脸担心的样子说道,“去给我买一个一次性口罩过来。”

    “你要口罩干嘛?”水艺不明白地问道。

    冷为白了眼他,问的这不是费话吗?

    “你说口罩能干嘛?”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水杰倒是听明白了,“冷为你这样会不会太高调了?”

    冷为怔了下,“高调?我这不高调,我这是低调,不然我干嘛要口罩。”那些人肯定又会拍照的,她今天又没做修容,她不想这么快暴露,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李辉噗嗤的笑了下,“冷为,你这是有多怕出名啊?”谁打篮球还带口罩的!

    真是前所没闻,见所未见!等下吃惊的肯定不指是他们几个。

    篮球场那边,林诚早已经到了,脸上很得意,现在这种场面才是他一直以为想要的。

    这么多欢呼声,这爆满的人气!

    他还在幻想的着等下把冷为打败,那他就成了七中的强者。

    就在他还作者白日梦的时候,冷为也过来了。

    林诚看到她没换衣服,眉头皱了下,“你怎么没换衣服?”

    冷为冷冷地看了眼他,“我换没换衣服,跟打球没关系吧!”管得还真多!

    又不是正式的比赛,要不是为了以后,她绝不会过来。

    “哼,等下输了你可别怪你没让换衣服的原因。”林诚的语气很傲气。

    他说这话很自信好像已经稳赢了,一点都不把冷为放在心上。

    观众席上已经坐满了人,就等着他们开战了。

    水艺他们已经走到球场的一个角落里了,斗牛只用半个篮球场就可以了。

    “你管好你自己吧!”冷为扭头就走到另一边去。

    临时请来了一个体育老师来当裁判,本为他们还想直接找个学生当裁判的,但被冷为否决了。

    既然要来比,那就请一个有话事权的人来当裁判,如果是学生的话,说不定林诚这个人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随着哨声响起,冷为走到篮球场中间,拿起水艺给她找的口罩带上,这时体育老师看了眼他,连席上的同学都觉得奇怪,怎么就带口罩了。

    旁边记分是篮球社的两名同学,他们是自发过来做这件事,本来这就是他们篮球社的事。

    体育老师把球拿在手中,拿手挂在胸前的哨子吹了下,两们站好位位置,作好准备后,体育老师把球往上一抛,就开始抢球了。

    但林诚的怎么可能抢得冷为,冷为的手太快了,一下子就把球抢到了手上。

    林诚眼看着本来自己应该抢到的球却被冷为抢了,脸一下子黑了下来,接下来的动作也更加狠了,每个动作都带有报复性地想要从冷为手上抢过球,但冷为怎么可有让他得逞。

    一转过身就闪开了,拿着球在地上拍了几个,左右转,因为球不可能一直放在手上,冷为带球运球,都如鱼得水,让林诚都无计可施。

    在观从席上的人,看林诚就像被人当猴耍了似的。

    冷为的动作太快了,他根本没法接触到球,只能左右想要从冷为身上抢球。

    林诚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冷为也不打算跟他一直这样玩下去了,动作很快就连投了三个三分球。

    让观众席上的同学,大乎过瘾,那动作实太漂亮了,饶是这样,林诚都还是抢不到球。

    于是就想用暴力把冷为弄伤,可惜他还是小看了冷为。

    而且这点小动作,她也早就知道了,林诚的每一个动作,冷为都好像是看透了的,他的一举一动,在冷为的眼里都好像透明的。

    林诚心里也是惊讶的,他完全看不透冷为接下来的动作,不仅是因为快,她的思路转得太快了。

    此时,林诚已经大汗淋淋了,但冷为就像好在逛后花园似的。

    因为心里着急,步伐已经开始乱了,动作也慢了很多,想必也是消耗了不少体力。

    眼看十分钟就要过去了,他一个球都没有投到,因为冷为带着口罩,大家也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林诚的脸色很难看。

    大家都开始议论了,因为林诚的动作越来越卑鄙,但又没有犯规,所以体育老师也没有吹哨。

    体育老站在一边看着一场胜负早已明确的对决,摇了下头,怎么就脑抽给自己找虐呢!

    眼看时间就要过去了,林诚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在最后一声哨声响起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

    99比0,这样的成绩,很多人都不敢目赌,太丢人了,最起码也要投一球啊,结果倒好,连球都没摸着。

    比赛完了,大家都欢呼,冷为抬头一看,果然不少人都在拿着手机在录像,幸好自己有先见之明,拿来了一个口罩。

    此时,林诚的脑子完全是懵的,怎么会这样,他居然连一球都没有投到。

    这样的事太伤他的自尊心了,十五分钟前他都还是自信满满的,一直相信胜利就是自己的了,谁知道十五分钟后,却被打脸了!

    他的两个朋友走到他身边,想要跟他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太过于自信了,本来他平时都只是一个花架子,打球也爱耍帅,跟本没有用力去练基本功,哄一下女孩子还是可以的。

    还没走的那些学生也是一阵唏嘘,这两人的实力相差太多了,根本没法比的。

    他们都有些佩服林诚的勇气。

    比赛完了,也有些人围了过来,水艺他们也跟着走过来,用手碰了下冷为的手,“冷为你下手太狠了!”

    “不这么做,他怎么会吸取教训呢!”冷为音冷淡地说道。

    她这已经算给面子他的,谁叫他没事敢来打扰她的休息时间。

    水杰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瓶水,伸手递给冷为,“先喝点水!”

    “谢谢!”冷为对他笑了下说道。

    “冷为你这么狠,小心他报复啊!”李辉有点担心地说道。

    林诚这种人可没什么人品可言的。

    仗着自己家有钱,经常做一些不是人的事。

    “别担心,他还不敢对我乱来!”要是敢的话,直接休理一顿就听话了。

    这样的事情虽然不是很明确,但在场很多人都知道林诚这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又自己跳了下去。

    还真怪不了冷为,这件事也是他把别人拦了下来要比的,后果只能自己承担了。

    林诚直接在坐地上,头脑还是一片混乱,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只是脸上的神色让人有点害怕,站在他身边的两个朋友都悄悄地往后挪了下。

    他们跟林诚也只是一般的交往,倒也没有深交,只是他这样的打击,能受得了吗?

    两人同时有点担心的看向林诚。

    这时林诚刚好抬起头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都以为只是以同情他,冷喝道:“谁要你们的同情啊!”

    两人懵了,谁同情他了,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也没过多跟他计较了。

    五班的班长走向冷为,“上次球赛,你没尽全力!”语气很肯定地说道。

    “这有区别吗?”冷为翻了下白眼,打完就行了!

    只是普通玩一下而已,那么认真干嘛!

    “……”

    五班的人很激动,“这当然有区别了!”怎么会没有区别。

    如果准辅导尽了全力的话,四班的人输得更惨,五班的人以为冷为就那样的水平了,谁知道人家都没尽全力。

    冷为随意地扫了眼球场,怎么这么多人还不散啊,难道还等着有下场。

    “冷为,你真的不怕林诚会使什么阴招?”杨宇有点担心地问道。

    她太淡定了,好像这场球打完了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只是一个过客一般。

    “你们别担心了!”隔着口罩说道。

    因为人还是很多,她也没有第一时间拿出口罩还一上挂在脸上。

    水艺向后看了下,发现林诚还坐在地上,一脸的颓废,可眼神却像是在酝酿着什么。

    在收回视线时候发现,发现在桌边给冷为擦汗的毛巾却一动也没动放在原位上。

    再认真的盯着冷为的脸上看,虽然还带着口罩,但额头跟发丝一点湿的迹象都没有,种种表明,冷为滴汗不出。

    “冷为,你没出汗吗?”水艺问道。

    冷为可还穿着一件外套打球呢!

    听到水艺这么一叫,在场地几个人都看向冷为,发现还真如水艺所说的,一点汗都没有,额头干干净净的。

    “冷为,你不会是空调吹多了,得了无汗病吧?”李辉担心地问道。

    冷为刚想要摘口罩的手顿了下,“脑洞真大!”

    球场上的人也散得差不多了,该发微博的发博,发朋友的发朋友,一时间很快也走完了,只剩下他们几个,五班的人也走了。

    但林诚还是一个人坐在地上,看来那两个朋友也走了,应该是林诚跟别人说不好听的话。

    不然别人怎么就甩手走了。

    冷为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还可以在课室的桌面上趴着小眯一下。

    “冷为,我是说真的,你可别不相信啊!”李辉叫道。

    “我真的没事!”都不怎么用力,怎么会出汗!

    “准为,你真的没事?”水杰也有点担心地问道。

    冷为翻了下白眼,不打算再他们乱扯抬脚就走了。

    看到冷为走了,水艺他们也跟去,还不死心地说,“冷为要不去医院检查下吧!”水艺走到他跟前说道。

    冷为被他们搞得无语死了,怎么还不明白了,还无汗病,太搞笑了,难道打球就一定会出汗?

    她停下了脚步,“我真的没事,我都没怎么用力怎么可能会热到出汗呢!”更可况现在又冬天,更加不可能了。

    “但也不可能一点汗也不出啊!”李辉还是不怎么相信。

    “我都不感觉热要怎么出汗,你见过大冬天在外面慢跑的人大汗淋淋的吗?”冷为也知道他们是好意。

    “再说了,我打球也有出汗啊!”这几个人怎么就纠结于她出不出汗上了。

    “哦!”顿时他们也觉得无语了,有点尴尬地笑了下。

    “对了,冷为,你怎么做到不让林诚碰球的?”杨宇对这个还是有点纳闷了。

    “他基本工都不扎实怎么可能抢得过我,估计每天就也在球场上绣绣花。”冷为毫不客气地说道。

    听到冷为这么说,大家都笑了,还真被他说中了,龙虎队的队长就经常这么说林诚的。

    “冷为,那个龙虎队的队长能从你手中抢到球吗?”水艺好奇地问道。

    “可以,你们别小看那个队长,假以时日,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冷为很看好他,这种人有一股狠劲,天赋也不错。

    不过以冷为看来,他不会这条路,太艰难了,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富二代,有钱人,家里不定会舍得他去吃这份苦。

    几人边聊边走地回到课室,这时课室里已有不少人了。

    看到冷为回来了,“冷为,你又火暴了!”有人出声调侃道。

    冷为也不生气,知道他们只是开玩笑,也笑着回话道,“别人奉献的!”

    课室的人听后,都哈哈大笑起来,可不是吗!

    林诚这次也算是自找的苦吃,谁叫没事要找她来自虐呢!

    这实力差这么多,怎么就没自觉呢!

    冷为嘻哈地跟他们玩闹了会,走回自己的座位上直接趴在桌面了,他们说得再大声也吵了了她。

    很快,上课的时间也到了,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本来他的课应该是在上午的,因为有事跟别的老师调换了。

    任浩拿着讲义走进来,一脸春风得意,第一句话就是对冷为说的,“冷为,你真给我长脸了!”

    球赛的事,他有事没去,但过后,每个听说的老师都对他一脸羡慕,冷为不止是打球打得好,成绩也很错,这种学生怎么不在他们班呢!

    就连校长贡思玮都亲自的电话来问情况,任浩心里很舒爽!

    冷为听后,脸上还是淡淡的表情,也没表现出高兴,就让他自说自话,但她不是讨厌这个班主任,那是因为摸清了他的性格,表面上很随和,基本那就是一个懒虫。

    幸好他还是对班上的挺负责任的,而且教学也有一手。

    冷为做完自己的事后,就开始神游太空了,直到水艺转过身,手里拿着一本练习册,另一只手拿着笔戳了下她的手臂,冷为这时才反应过来,把撑起的手肘收起来。

    “在想什么叫呢,这么入神!”水艺随口问道。

    “没什么!”她真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先帮我解一下这题,我怎么换算都不对。”水艺手里拿着笔指了指练习册上那道数学题。

    冷为接过练习册,随手拿着一张纸,刷刷地把题的流程写在一张纸下,写完了,一步一步教他该怎么解这类的题,让他以后遇到类似的题能举一反三。

    经过冷为这么一讲解,他受益良多,冷为这样的思比他那样解题实在简单多了。

    知道怎么做了,收回练习册,转回去继续埋头苦干,他身的边同桌却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这简直不是人类!”

    刚才冷为在帮水艺解题的时候,他也在一听,也让他的思路打开了另一道门。

    水艺自然是听得到他的嘀咕声,噗嗤地笑了下,回了同桌一句,“她一直不是这样吗?”

    “……”要这么说,他还直的没话反驳。

    虽然是一堂语文课,但大家都在做着自己的事,任浩讲完题也不管他们了,让他们自由做自己的事,遇到不懂的事能头问他,哪一科都可以。

    本来他们班的上人都不敢这么大胆的,也没现在这么开朗,这一切都是从换了班主任之后,不再面对那个黑脸婆,大家的性格也开朗了许多。

    以前任浩上课时候,也不敢做其它科目的,自从水艺拿着一道化学去问他,不但没有被骂还帮他解了,于是大家也有模学样。

    有时间就专攻自己不太懂的题,不过说来也是奇迹,当初张老师那么对他们,他们的语文成绩没想到反倒是全校最好的。

    冷为是觉得他们是被刺激到了,才发奋图强,以成绩羞辱以前的班主任。

    有时间,冷为也会研究一下大学的课程,大一大二的专业书,基本上都被她看了个遍。

    别人看一本书,要一个星期,她快的话一天或半天就搞定。

    还好,水艺还不知道她这一点,不然会被活活气死,这是人吗?

    段奕倒是清楚,而他自己都赶不上冷为这种速度。

    一节课就这样度过了。

    而另一边,林诚不知道是不是打击过大,一直都还坐在篮球场上,把脸埋在自己的双腿间。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人来叫他回去上课,结果却把别人骂走了,这样的话,人家自然不会拿着热脸来贴冷屁股了。

    只不过是出于同学情谊才才叫去上课,你就这样的态度,太让人心寒了。

    那来叫他的同学,走这还说了句,“怪不得会输,就你这种自大的心理……”

    这话把林诚气得要死!直接躺在了篮球场上了。

    这一下子,他感觉到了全校的人都在笑话他。

    其实他真的想多了,自以为自己很重要,别人都围着他转,输了别人就会一定笑他一样。

    但大家记住的不是他这个失败者,而是冷为这个胜利者,这赢得太容易了!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后,有一个人偷偷地往篮球场这边走过来。

    看到林诚还躺在这里,有点不屑了看眼,走过去,“相不想报仇?”声音冷咧而带有仇恨。

    林诚睁眼仰头看这个站在他身这的女子,不屑地说道:“就你?”把头转到别一边。

    “就是我,我跟你一样与冷为有仇,我们何不合作!”女子说话很有自信,好像林诚一定会答应她似的。

    可林诚让他失望了,“免了吧!”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

    要找冷为仇,他还直的没想过,虽然是很痛恨冷这他丢这么大的脸,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点没都没有想要报仇的念头。

    他虽然有时候做事卑鄙,但还真的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而且他也不是真的那么笨。

    难道会看不出来她是在利用他来达到他的目的吗?

    既然知道了,为那么还要去做这样的事。

    女子没想到林诚拒绝得这么干脆,她有点傻眼了!

    来的路上,她都在想着要怎么利用林诚来帮他报仇的事,谁知道他居然会拒绝!

    这样一来就打断了她的计划。

    “你就这样甘心?”女子还想劝着。

    林诚当听不到,往出口走去。

    女子很快就追上去,拦住了他。

    “只要你帮我报仇,我就答应你一件事。”女子向他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

    可惜林诚看不上她,停下脚步,从上往下,再从她身边转一围,讽刺道,“就你这样的?”语气很嫌弃。

    林诚这话可把妇子惹恼火了,开始口不择言,“怪不得你会是一个废物,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

    林诚听了虽然很不爽,但也没被他的话给套住,“你以为用激将法对我有用。”

    如果换了一个人,林诚或许有可能还真的会答应了,可怜这个女子在他们班上,是他一直挺讨厌的一个人。

    为什么呢!因为对于这个女子,林诚也算是对她的事知道一些,更何况还是特反感的事。

    “你……。”这下子女子真的怒了!

    “有时候,多看两本书吧,别乱出来勾答人!恶心!”林诚说完就走了。

    女子没想来找林诚全作报仇的事,反被侮辱!真的是气得她肝都疼了!

    女子向林诚说的后面那一个承诺时,刚好被一个来偷懒的人给听到了,而这个人刚好又是他们班上的人。

    这下子也不顾得睡觉了,飞快地跑回去,大肆渲染一翻。

    等到他回到班里的时候,全班的人都知道了,都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她。

    林诚虽然是丢了很大的脸,但回到班上,大家都没有怎么看他,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好像那件事就没发生一样,一如往前。

    女子以为是林诚说了些什么,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瞪着林诚。

    这样的事,肯定不会瞒得过八卦通水艺了,从外面转一圈回来,把这件事,在班上说了。

    “没想到林诚还有这样一面!”杨宇不可置信地说道。

    “好像是我们度小人之腹了!”水杰之前也担心林诚会找冷为报仇却没想听到这样的消息。

    “他本性应该还不是全坏的。”水艺说道,虽然他一直跟林诚有过节,但他也没实际上找过他们的麻烦,不然就在一个学校,虽然是不同班,要找一个人还是很简的。

    “他这么做肯定是事出有因的!”冷为肯定的说,但也不否认水艺说的话。

    “什么原因?”杨宇不明白。

    “他们可是同班的同学校,也不至于这么羞辱她的!”这隐隐中好像还有一种厌恶。

    “难不成他们以前是一对,后来她给他带绿了?”李辉又开始脑洞大开。

    冷为像看白痴地看了他一眼,这人每次都能不能想点好的。

    “你想像力真丰富!”水杰也无语了。

    “你们还别说,说不定还真是样。”水艺也有点认同地说道。

    “你们两个可以去青山转一圈了!”冷为翻了下白眼说道。

    越说越不靠谱。

    “冷为,你不信?”水艺问道。

    “这样毫无根据而且也没有理由的事,谁信,你问水杰信不?”那两个人完全都不像有有交集的人,怎么会是那种关系。

    ------题外话------

    我今天居然手贱,本想把章节改过来的,结果把存稿全部都一个Delete键给删了,我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本来码字就不快,九仟字我要花五个小时啊!几万字,我就要几天时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重生小地主 神座 醉枕江山 官场之风流人生 最强弃少 九星天辰诀 召唤万岁 圣堂 重生之温婉 光明纪元 贞观小农民 重生之巨变 你在我目光深处 穿越之毒女天下 造化珠 妻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 铁血佣兵 重生医师:陆少高调宠 都市神级愿望天书 黎少,不约! 薄雾战记 狂傲女帝,太难撩 大先生 毒医凰后:妖孽世子霸道宠 春风不识你 [综]暗堕婶每天都在被感化 灵界塔徒 昏君奸臣之宦妻 太古剑尊 乾坤陨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