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心脏

    冷为在屋里忙活了几个小时后,把东西都清干净了,身上也出了一身汗,头上的假发,早在关门那一刻就摘下来了。

    她打算去浴室洗个澡就能睡觉了,却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热水,外面是有放着一个煤气瓶,厨房也应该有,但是这些东西放了这么久也不能用了,很可能就存在安全隐患,像她几个小时前去接水碰到的那些胶盘全都硬化了,幸好她奶奶有用木盘木桶的习惯。

    看来明天得要找煤气公司的人来换煤气了,那些管子也换成水管的。

    她这次来这边用的都是现金,一旦用完了,就得要去取卡里的钱了,但在这里不能用冷为的卡,而是用狄以为以前的卡。

    这次她了几万块钱的现金,如果不是买大件的物品,几万块可以用一段时间了。

    冬天的水冰冷刺骨,在抹东西的时候,带着橡胶手套,倒没有觉得水有这么冷,虽然她身体好,但也不敢用这么冰凉的水洗澡,还是用毛巾擦了一下身体好了。

    先把一个木桶洗干净,拆了一条新买的买巾洗过一遍水,再把水端回房里,房里有暖气,这样会暖和很多,把衣服脱了后,从登山包里拿出一套长袖的棉睡衣,再拿一出一个羽绒睡袋丢在床上。

    先用一点水在脱离危胸口的地方感水的温度,然后再慢慢把身体擦两遍,穿好衣服,把水端到浴室倒掉,钻进睡袋里,一下子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大门口就有人敲门,“咚咚咚!”

    冷为从睡袋里出来,抓了一下头发,再想起要把假发带上再去开门。

    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现在才门点了,昨天晚上都折腾到差不多一点才睡觉,再加上几天都奔跑在路上了,根本就是睡眠不足。

    先是从门眼看了一下是谁,再开门,原来是昨天叫她去吃早餐的老奶奶,这也太早了吧?

    打开门,“老奶奶,你也太早了吧?”扶着门,眼晴像是要睡着了一样。

    老奶奶笑了下,我要去晨远,顺便把早餐提给你,“呐!”提起一个保温桶。

    冷为觉得不好意思了,怎么还要让别人送早餐呢!“老奶奶,你太客气了!”手却没去接那个保温桶。

    老奶奶可能是看得出来她不好意思,直接把保温桶塞到她怀里,“不用跟我客气啊!”

    “老奶奶,我明天不用给我送早餐了啊,我可能不在这里,要去看一下朋友。”冷为怕她明早又送过来,她不在,浪费了别人一片心意。

    “哎……,先去吃早餐吧,吃完再去睡。”老奶奶说完转身往楼梯走去了。

    冷为关上门,盯着保温桶看了许久,才突然想起要问老奶奶要煤气公司的电话了。

    既然醒了,也不想再睡回笼觉了,先去浴室用冰冷的水洗簌,再去厨房拿一条勺子,直接从保温桶倒一些粥到盖子里,里面有两层,一层是粥,一层好像是肉包了子,拿起一个咬了一口,果然是肉包子,这一餐,冷为吃得很饱,吃饱了就把保温桶洗干净,放到桌子上,先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走出来,再花上一个淡妆,背一个小小的背包,今天她先不打算上山,而是要把北定市弄清楚地形,再根据情况来实动。

    冷为收拾好自己,出门前还保温桶提上,出门前放到对门的门口,现贴着一张纸条感谢老奶奶,还有就是让回老奶奶把煤气公司的电话写上塞进门缝里。

    冷为先去市区逛一圈,买一些明天要去山上探路的食物,还有一些生活用品,再买一个电热棒,今天晚上回去肯定也冼不上热水的了。

    买东西先放到最后,先去书店买了一张本市的地图,再与她从家里带过来的地图对比,她手里的地图有三张,第一张是当时藏东时的地图,第二张是一百年前的地图,第三张就是奶奶来这里时买的地图,然后现在再买一张回今晚上对比一下,确认一下具体的地点。

    她没有来这地方,说要一下子就能找到那是不可能的。

    冷为刚从书店出来,段奕就打电话过来了。

    “小一,昨天你都没有打电话给我。”段奕在家里都是担心着在北方的她,生怕她出什么事,昨天虽有预先她有通知可能不会打电话给他,但他还是会担心,所以拿着手机,忍不住打电话给她了。

    “昨天刚到,收拾一下,给忘了,不好意思啊!”她昨天真的给忘记了,可能真的太累了。

    “只要确认你没事就好,我就担心你出事!”段奕都有点后悔放她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了。

    “怎么会,你别担心了,我明天就要进山,可能会没信号,要是我没打电话给你,就表明我还在山上,要是我遇到危险了,我会想办公法通知你的。”冷为知道段奕想跟着来,但她就是装假不知道,因为一旦他开口了,就不定她就会心软了。

    这个地方处处都可能存在危险,怎么可能让他来这种地方遇险。

    “我知道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洛家这边我会盯紧的了。”

    “嗯!你们也要注意安全,我怕洛迁付狗急跳墙。”冷为还真的这个老家伙对他们出手,要是他们出事了,她心里一辈子都过意不去,心里永远都有一个疙瘩。

    “暂时洛迁付那个老狐狸没时间理我们了,他跟他儿子内站了。”他们也可以秒稍微喘口气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这父子俩怎么回事,居然在这个时候内乱?

    “还不清楚,但这次是洛峰突收跟洛迁付摊牌的。”听说洛氏那天公司的人都人心慌慌的。

    冷为听他这么说,先是沉默了一下,“你们先确认是不是洛迁付在设套让你们对他们放松警惕的陷阱。”

    “这件事,我们刚开始以为也是陷阱,但让查了,并不是,父子俩真的反目成仇了,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反目成仇的暂时还是一个迷。”

    “嗯!洛迁付这个人不简单,你们要不放松警惕就是了,对了,爷爷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这两个老人去京都好像也有一段时间了。

    “说是还要呆一段时间,归期还没定!”段也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事在那边只这么久。

    “洛家的事,你最好跟爷爷讨论一下,说不定爷爷知道是什么事。”他们以前都是旧人认识的,洛迁付的底细也只有他们这些老人最清楚了,毕竟有很多痕迹抹去了。

    “这件事都是仇叔跟爷爷说的,他那边查的东西比较多,最近都忙于公司的事,明年我要去G市那边上学,那公司这边的工作要提前安排。”段奕要趁着寒假这段时间公司的事安排好。

    因为上次叛徒的事,公司内部清了不少了,这次的事后,那么公司必要招很多新人,不管你有没有经验,只要你的能力得到公司的认可,那你就可以留下来,公司这一块,他早就想改革了,当时他还想着等到他上大学后,才开始处理,没想到这件事因为公司内部问题而提前了。

    “嗯!那你去忙吧,我要先另一个地方踩一下点,先不跟你聊了,你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再发信息给我。”重要事要紧,她现在可没空谈情说爱啊!

    “嗯!我先去开会了,你记得要注意安全!”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也没勇气活下去了!最后这句话段奕在心里说道。

    “好!”冷为保证道。

    持电话后,冷为继续前进,坐着公交车,在市区转了一圈,到了下午四点多才去商场买东西再坐车回到公寓里。

    对面的老奶奶的房门是关紧的,冷为先是指纹再用钥匙开锁,在当时是没有这种锁卖的,这种锁安全性极高,是当时仇家特意研发的,这里的门窗都是仇家出品,不然他们不在这里十几年,早就被小贼偷光了。

    开门后,才发现门缝赛着一张纸,可能是因为缝隙小太,塞不进,还特是用透明胶贴住了。

    冷为出纸条后把门关上,放下袋子,把背包放回房间,拿出手机打电话去煤气公司让他们过来换煤气跟管道。

    但是因为冷为这里不是市区,要等到明天才行,冷为跟他们约好早天上午,下午她打算进山,在近的这一个山头,快的话可能当天晚上就能回来。

    今天晚上只能先用电热棒烧水洗澡了,这比起用冷水擦身舒服多了,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南方生活的人来说,一天不洗澡都难受得不行了。

    她可以忍受昨天一天不洗澡,但绝对忍受不了今天也不洗,如果是在山林里那又不一样,因为山里根本就没那个条件。

    有条件自然要挑一些,干嘛要给自己找罪受呢,不是吗?

    看着时间还早,先去用木桶烧热水把浴缸给清洗干净,泡个舒服的澡,由于太久没用过这个浴缸了,里面一层厚厚的灰,重复清洗了十多遍,才开始放水,再把烧到五十度水,天气这么冷,泡个澡最舒服了。

    收拾好自己,没有出去吃饭,拿出从超市买的热水壶,烧一壶水,泡一桶泡面将就应付就算了,这附近都没有外卖可叫。

    回到房里拿出新买的地图,再从登山包拿出别外两张地图,比较旧的那么是皮的,冷为也不清楚是什么皮,第二张是油纸,这么多年也保存的很好,应该是当时画好之后就没有用过的,第三张是印刷的,但有一个地方是奶奶用红笔标志过的。

    标出几个相同的地方,虽然经过了这么多年,但路线路几乎都没怎么变过,唯一变的就是山脚下的那条河,现在已不存在了,成了一条高速公路。

    冷为先是拿第三张跟跟她买的这张地图比,发现了一个问题,新这张地图居然没有山林这边的地图,只是简单的坐标。

    这让冷为犯难了,再三对下了之后,她决定按归照第三张地图来定路线,这边几乎没怎么开发,应该没多在变动的,命出一个笔记本,记了一些得要地点,再在上面画了一个简单的坐标。

    地图确定了,那要把明天要用的东西准备一下,今天晚上她要早点睡养足精神。

    把买回来的被子和干洗过的被套套上,她终于可以睡一个舒服觉了。

    当年,狄秋回去D市的时候是把这里的管理费交满了三十年,这个虽然是一个老旧的小区,但管理方面还是挺好的。

    第二天,早上五点,冷为就起床出去运动,回来时全身都是汗水,烧水洗了个澡,这次她没有换上羽绒服,而是换上防风防水的冲锋衣。

    她现在等的就是煤气公司的人过来了,等到九点多的时候,这些人才来,只有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中年男子过来,背着一个工作包,手里还拿着几水管。

    冷为开门的时候,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掏了一个工作证还有一个任务单给冷为看,确定是煤气公司的工作人员他才进去。

    冷为想不到这煤气公司的工作人员质来挺高的,“麻烦大叔你了!”

    “不用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男子在冷为的指引下,直接去了厨房。

    “之前用胶管的都帮我改成跌的。”冷为对工作人员说道。

    “这个很久都没用了吧?这些都还是十几年前的东西,这个热水器倒是还能用,不过我建议你还是换一个新的。”工作人员先是检查一翻才跟冷为说道。

    “是很久没用了,昨天忘记买了,你先帮我把这些装好吧!”怎么会把热水器这么重要的东西忘记了呢!

    工作人员在厨房里忙了两个小时,再从里面出来再去把浴室的管子也换了,才算是搞好的,“小姑娘,我弄好的,你到时候把热水器直接拧上去就行了。”

    “谢谢大叔!”冷为向他道谢。

    工作人员从随身工作包里拿出一张签单,写上哪些更换的项目,让冷为签了之后就交钱。

    冷为从口袋里拿钱给他后,工作人员跟她说:“煤气瓶再过十几分钟就有人送过来了,我们工作是分开的,你就要再等一会了。”

    “嗯!我知道了!”冷为送他出门,再回到厨房收拾好,搞一下卫生,大约也是十几分钟吧!门外就有人敲门了。

    送煤气的来了,安装好后,冷为随便吃了一块面包,就背起登山包也发了。

    这次她没有带假发了,而是把头发喷成一次性的棕色,带上一个大大的黑框眼镜,差不多都遮住了半张脸。

    冷为没坐任何的交通工作,而是徒步去的,走得很快,一个小时就进到山里面里。

    虽然这里靠近村庄,但里面好像从来没有人走过似的,一条小道几乎都被草长满了,要不是还能看到一个路形,都认不出来这是一条山道了。

    走走停停,再拿出地图对比一下,再在笔记本做一下笔记。

    *

    在冷为进山的这一天,D市这边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洛家父子俩的事已经搞到明面上了,前些日子这样的消息还被压住了,但这次洛峰好像刻意要让人知道一样,发疯似地攻击洛氏。

    洛峰现在不在洛宅住,而是住在他同学的一个房子里,这样洛迁付想要找到他也没那么容易。

    在他房间里一放着一个玻璃瓶子,里面放着一颗心脏,而这颗心脏就是洛迁付密室的那一颗。

    林良就为这个心脏做了一个DNA报告,想要看看能不能从记录里找到相同的DNA,却没想到这颗心脏与洛峰居然有莫大的关系。

    可能是以其中的重要性,他立刻就打电话给洛峰跟他说名这件事。

    当时洛峰接到电话时,一下子懵了,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看到这颗心脏心里有会有一种心痛的感情。

    “哈哈哈!”洛峰拿着手机就这么大笑着,眼泪却没停过,这是他母亲过世后第二次哭,上次哭还是他母亲过世的时候。

    “啊峰,你怎么了?”林良担心地问道。

    虽然外人都说洛峰不是好人,自私自利,但林良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洛峰还是有善良的一面的,当年给他交费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林良,那应该是我妈的心脏!”洛峰黑觉着脸说道。

    一定是洛迁付害死了他母亲,不然他母亲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死掉,连尸体都见不到。

    他终于想起他母亲在死前的一个月跟他说的话了,他母亲要她堤防他父亲,为什么她现在才会想起来,为什么!

    洛峰在心里纳喊着,痛苦快要将他淹没!

    “啊峰,你还好吗?”林良听到他这么痛苦的声音就知道他母亲肯定不是自然死忙的。

    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他们研究的那颗药,会不会写这些有关?

    “洛仟付!我一定要杀了你,为我母亲报仇!”洛峰愤恨地说道。

    手掌攥得紧紧的,都能看到那上面的青筋了。

    “你千万不要冲动啊!先冷静!”林良隔着电话着急的地喊道。

    “林良,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冲动的,这么多年我都忍了,就是为了能查了我母亲的事。”这次有这样的线索,他再也不会像这前那样两眼抓瞎了。

    “你不冲动就好,一定要忍住,他既然想要狄家的东西,那我就偏不让他得逞。”洛峰心里有了一列的计划。

    “那我帮你查一下那个管家,看看从医学院这边能不能查到一点线索。”林良听他说过那个跟着洛迁付几十年的管家,这个肯定知道他所有的事,看看能不能从他身上找到切入点。

    “嗯,那麻烦你了!”我这几天暂时不联系你了,我要去做一件事。”洛峰先是跟林良打了声招呼。

    林良也没想到会是这么轰动的事,居然直接跟洛迁付叫板了。

    这人真的傻了,林良差点就要打电话去骂人了,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怕破坏他的计划。

    林良知道洛峰这么做是为了保证他的人生安全。

    毕竟洛迁付都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他这里是洛峰最后的退路了,如果他也暴露了,那么洛峰就真的什么退路都没有了。

    洛家的事,一直都没有停过,还在持续攀高,洛氏股票大跌。

    这次洛迁付可是气得吐血,是真的吐血,直接晕倒了,幸好当时管家就是在身边,不然洛迁付很有可能就这么死了!

    洛迁付醒来后,第一句话说的就是,“那颗心脏肯定是他偷了!”他现在虽然还是很虚弱,但说出这句话是恨不得把洛峰这个儿子给跺成肉泥!

    “老爷,他很有可能早就知道了!”管家十分怀疑,但有一点却没想通的是,怎么会到现在才发难的呢?

    “逆子!”洛迁付心中怒火肯本无法平息,洛氏股票大跌,他得损失多少钱啊!

    他现在都还需要大量的金钱来维持他的研究,没想到居然被这个逆子差点毁于一旦。

    “照现在看来,他应该具体还不清楚,老爷实验还是停一下吧!”实验体都没有,难道他真的打算自己当实验体不成。

    洛氏损失了这么多年,也没有金钱跟得上了,还不如暂停了,如果真的不小心被警方的人知道,那就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虽然他跟在洛迁付的身边这么久,但他的事不经查的,怎么他就想不明白这一点呢!

    管家觉得洛迁付被洛峰气糊涂了,都分不清事情缓重了。

    “不行,必须继续,绝不能停,钱的事,你不用担心!”虽然人躺在床上,但眼神却依然犀利,再加上那死白的脸色,有点像勾魂的使者。

    “老爷!”管家不认同地叫道。

    这都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了。

    洛峰接到消息后,嗤笑道:“怎么还死不了!”

    那人没吱声!就这么安静地站着,因为他知道洛峰并不想他们说话的。

    “行了,你们先下去吧,记得紧盯着他!”洛峰淡淡地说道。

    那两人走后,室内又恢复一片冷冷清清的样子,在寒冬里显得特别孤独!

    林冻那边打了几次电话后,一直都找不到人,洛峰也放弃这么一个人了!

    林商想要的也是狄家的东西的吧!

    洛峰对于狄家的事都不是很清楚,以前他都是听洛迁付安排行事,而且洛付迁也不会把重要机密的事跟他说,他也只是知道这个老家伙在找狄家一样而已,虽然十年前的事他知道,但这种机密的事,他还是不有资格参加的。

    看来处理了洛老头,要把这个狄家查一下才行,印象中他母亲好像与狄家的人也是认识的。

    他记得他母亲好像有一个本子的,他母亲过世后,那个本子也不翼而飞了,如果不是洛迁付拿走了,那就是他母亲藏了起来。

    *

    冷为进到山后,一直沿着小道一直走,越往里面走,那些草就越高,有些都比她整个人都还高,都快把她埋住了。

    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冷为又拿了一地图对比一下,照第三张地图的标记,应该有关面有一个记号的。

    她在这附近翻翻找着,在是能找到那个标记,才能确定这地图没有错。

    就在冷为快要放弃的时候找到了她奶奶特有的标记,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冷为这片乱石中坐了下来,没想到这片草地后面翻过来就是低凹的乱石堆,因为是沙土,能生长的植物也没有多少,到处一片枯黄,要是一把把火都能把这里全烧了。

    冷为决定不回去了,就在这里先休息一个晚上,找一块很平整很大的石头,从登山包里拿出一个小形帐篷扎好,把包丢时去,拿出一块面包和一瓶水先把肚子填饱,她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肚子很饿了。

    坐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坐着,双腿圈起,偶尔吹来一阵阵的冷风,还有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叫声。

    吃完后,冷为从冲锋衣里拿出手机一看,果然一格信号都没有。

    不过也不奇怪,这几坐座山里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信号塔都没有,而最近的信号塔就是在小区的附近。

    既然没信号那就不打电话了,她带的冲电宝也只够冲三次电话。

    冷为就这么坐着,直到天空边的彩霞昏暗了下去,才钻进帐篷里拿出一个压缩睡袋睡着。

    山里的夜晚有一种诡异的安静,虽说是安静,却总听到一种吱吱吱的声间,她冷为也不知道是什么声音,好像不管在野外都会有这样的声音。

    冷为会这么大胆睡在这里,是因为根据她奶奶的记载这里没有大型的动物,小动物如果你不去打扰一般都不会攻击人。

    而现在是冬天,蛇已冬眠,但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还了药品在身上,以防成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走路累了,冷为没有了认床的习惯很快就睡了,好像这么两天他都是这样子,如果说在小区的那个公寓是因为有奶奶熟悉的味道,那么在野外,那就一定是因为累了。

    一觉到天亮,连梦都没做,睡得出奇的好,起来先解决了三急,再虽水,吃了点东西后,就收拾帐篷回包里,继续上路。

    冷为这一走一停,续走了三天,才到最里面的那座大山,根据地图,东西应该就放在这里了。

    冷为在山里的这几天都没有打电话给段奕。

    段奕明知道她是进山了,但心里却担心得不得了,还急上火了,嘴里长了好几个泡。

    他们几个都不知道冷为是去北方了,仇有宁就开始取笑段奕。

    “啊奕,不用这样吧!怎么急了上火了呢!”仇有宁唯惟恐不乱说道。

    段奕坐下来,眼神凉凉地看了他眼,“哼!”

    仇有宁看他这个眼神,摸了下鼻子,他这单身狗是不懂他们的相思之情,他不说行了吧!

    “行,我不说了!”闭嘴行了吧!

    蔚远晨送司思兄妹去Y国跟司震过年,因为觉得国外暂时会比国内安全,所以段奕让蔚远晨直接在国外呆到明年开学再回来,到时候,司震夫妇也能回来了。

    这次他们回去这么久,就是因为手续太麻烦了!

    一下拖着,事情都没着落,再加上他手上还有一个实验就快完成了,所以他要把这个实验完成才能没有忧虑地回国。

    “小一不在G市。”段奕小声地说道,虽然他们现在在书房里,但他还是压低了声间说道。

    “哦,不在啊!”仇有宁还没有反应过来,再过一会,猛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说小一不在G市,什么意思?”最后一句话也压低声音来说。

    “她去北方了!”段奕手里拿着手机摩擦着,声音低沉。

    “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现在才说!”仇有宁急了!她怎么可以一个人去那么鬼远的地方。

    而且安全也不能得到保证,仇有宁开始在书房里转圈圈了!

    “别转了,我看着头晕,这件事,小一必须要去做得,而且还得是她一个人去做,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她,不然你以为我不想跟着去吗?”段奕烦燥地说道。

    “那你知道她去干嘛吗?”既然段奕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没得商量的了,要知道小一掘起来,谁也劝不了的。

    “不清楚!但我听爷爷说过,狄奶奶在那边的北定市生活过!我想小一去的应该就是北定市了!”段奕只能这么猜测着。

    “这事还有谁知道?”仇有宁问道。

    “冷姨他们应该知道,但具体去哪里,我想冷为也没有告诉他们!”连他们都没有说,其他人也不会说的了。

    “虽然洛迁付在中洛峰在斗着,但宋菲菲的幕后之人,我们现在都还不清楚,那个人很明显是冲着狄家来的,啊奕我很担心小一会碰上这些人!”她一个人在外,他就怕她会遭到暗手。

    “这我清楚,但这事她说她必须要去做的!”段奕也很痛苦,他发现自己真的很没用,一点都帮不上她。

    每次都眼睁睁地看着她面临那些危险,而他却有心无力。

    “唉……!”仇有宁深深地叹了口气,其实他心里也明白,但还是忍不住担心。

    “仇叔说有洛家是因为什么事而引起他们父子反目成仇的吗?”洛家的事,如果能趁早解决那最好不过了。

    “据老头子说,是在为一颗心脏!”

    “心脏?谁的?”段奕问道。

    “洛峰的母亲的!”谁会想到洛迁付这么变态还收着洛峰母亲的心脏。

    段奕皱紧眉头,“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

    仇有宁打了一个响指,“没错,你猜对了,据我们的调查,他母亲是被洛迁付害死的,心脏一直放在他的密室里面,直到前段时间才被洛峰发现偷了出来,做了DNA才发现那个是自已母亲的心脏,才有后面的事情。”

    “这件事,我曾听我爷爷偶然间说过一次,他们父子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那么以前他们他开始有矛盾了,只是还差一个爆发点而已!”说不定洛峰早就知道洛迁付是害死他母亲的凶手,只是苦于没证据,听说,当年洛夫人死的时候,连尸体都没有摆在灵堂的,当时棺材里的只是一些衣服。

    “怪不行了,洛峰在洛氏没有占有任何的股份,如果是这样那这些也解决得通了!”这洛老头有点众叛亲离了!

    “那个管家现在还没查到吗?”段奕还是觉得那个管家有问题。

    “老头子说快了,有点眉目了,就差去证实了。”老头子因为洛家的事,不能好好陪他妈都快暴走了!

    “你说那个老头年纪都这么大了,还占着公司干嘛,他还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几年前据资料显示飞机失事死了,还一一个是最近移民了,在这其实洛迁付曾很差急找过这个洛春乐,资料我发给你的,你有看一下,说不定你会发现很有趣的东西上。”仇有宁眯着桃花眸,用手肘托着下巴说道。

    “所以这才是奇怪的地方,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查洛家管家的原因!”洛迁付很信任这个人!

    现在他的来历成迷就可疑了。

    “对了,段爷爷这个星期会回来吗?”仇有宁问道。

    段奕像只还没睡醒的狮子椒,神情慵懒,“这两天就回来!”本为他爷爷没这么早回来的,但听他说起洛家的事,沉默了几分钟后,就决定提前回来了,想必洛家这事对他来说很重要才会放手上的事赶着回来。

    “啊奕,我有一种感觉,觉得小一要是回来了,有些真相也就会浮出水面。”更何况他家老头子也是神神秘秘的。

    那个神秘男人消失在D市,紧接着宋菲菲父母离婚,再来就是洛家出事,虽然这三都之间都没关系,便却都与狄家的事多多少少有关。

    虽然还不能够确认,但据他们的调查,洛家的人写宋菲菲幕后的人不是一伙的。

    “先等小一出山了之后再说吧!”好几天都没消息,让人急死了,如果能去找他,绝对不会留D市这么痛苦等着。

    “现在只能是这样了!晨子那边还要说吗?”仇有宁觉得还是不要说好!

    免得大家都跟着担心,要是被司思知道了很有可能会直接回家!

    到时候就会很麻烦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雪中悍刀行 神煌 圣堂 一品江山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大圣传 神座 贞观小农民 重生之巨变 你在我目光深处 穿越之毒女天下 造化珠 妻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 铁血佣兵 重生医师:陆少高调宠 都市神级愿望天书 黎少,不约! 薄雾战记 狂傲女帝,太难撩 大先生 毒医凰后:妖孽世子霸道宠 春风不识你 [综]暗堕婶每天都在被感化 灵界塔徒 昏君奸臣之宦妻 太古剑尊 乾坤陨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