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第213章

    “朋友借的?”张清有点不太相信,就他所知如果圈子里有这本诗集,他还会不知道。“你老实跟我说吧!”

    冷臣枫一下子哑口无言,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借口是有点勉强了。

    “我养女的!”如实说了。

    “你养女的?”张清疑惑地问道,其实他心里还是不太相信的。

    不过他也听闻他们夫妻了收了一个养女,应该是朋友的遗孤吧,不然就冷然那性子,可不是谁都能入她的眼啊!

    “嗯,她家族留下来的,我知道您比较喜爱这方面的书集,所以借过来让您看看。”

    张清连连点头,“你有心了!”喜悦不言而愉。“那群老头子要知道我曾经把它捧在手心里细细翻阅过,那不得嫉妒得发狂,哈哈……”

    “你这养女的家族是不一个了不起的家族吧,这书居然是李白老先生后人亲手所赠的。”他这是在后面最后一页翻看到的。

    “老师您是怎么知道的。”冷臣枫与冷相互看了看,疑惑地问道。

    张清那双带笑的眸子瞅了眼冷臣枫,“这书的没看过?”

    冷臣枫的确没细看过,“略翻了几下。”因为是龙魂特别说明过的,所以他才带过来,因为龙魂说的话还是有保证上的。

    “这东西放在你手上就是暴贻天物啊!”张清有点恨铁不成钢地狠声说道。

    门刚打开,李兰就听到自家老头子的声音了,“老头子,你说什么暴贻天物?”

    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你家还有客人啊?”伸头往里看了看。“那我改明儿再过来。”

    李兰看到是冷臣枫过来了,也很高兴,她本身也是一个大学教授,只不过没有带过他们班,但因为张清的关系,她也是对冷臣枫照顾有加。

    既然是冷臣枫过来了,那么只能再改天跟这个老友再聊了,“行,改明儿你再过来。”这起来很有气质的老奶奶其实就是对门的一个教授李秀芳,只不过他们以前不在一个学校任教,退休后都住在这,又是同一个姓,一来二往也都熟了。

    张看看到李秀芳出去了,连忙招手地说道,“小兰,快来,有好东西!”

    “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兴奋。”眼晴都发绿了。

    张清把书递给她,李兰接过手后,小心地翻阅几页后,连连点了点头,“果然是好东西。”走到张清旁边坐了下来,看向冷臣枫说道,“小枫,哪借来的啊?”

    “你怎么知道是借来的?”张清不高兴了。

    “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斜眼瞪了他一下。

    他们夫妻并不是一直都是和和睦睦,偶尔也会发生口角吵几句嘴,但很快也就过去了,谁也不记那喳。

    张清努了努嘴,最后也没说什么,不自在地摸了下鼻子,心想,这老头婆,在小枫面前也不留给我点面子。

    冷然看了暗暗发笑,嘴角弯弯的,两人都成了老小孩了。

    “小然,晚上要在这里吃饭的吧,师母给你们露两手,怎么样?”平时李兰也会做饭,但很少,毕竟也请了保姆,他们年纪也大了,也不再折腾了。

    冷然知道她的心意,笑着点头,“我打下手,我还准备跟你学两手呢!”

    抬头看了下挂在墙上的老钟,已经三点多了,“保姆也快买菜回来了,我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先准备的,我们去忙,让他们在这聊吧!

    伸手去拉了下冷然。

    冷然可以说是把他们当作自己的父母了,当初冷臣枫因为交不上学费差点被退学时候,还是张清觉得这样的好学生因为学费的事被退学太可惜了,于是就替他交了学费,也亲自去跟冷臣枫聊了大半天。

    因为恰是那一年的奖学金因为各种问题被取消了。

    他们平时打找的钱只能维持租房还有吃穿的费用。

    所以他们夫妻的援手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啊!

    而现在他们夫妻的儿女也是在学校当教授。

    从冰相拿出一些能都的东西,该泡的放水泡,两人就挨着洗手台边上聊了起来。

    “小然,你还考虑要个孩子吗?”李兰也因为他们比较熟了,才敢这么着问,不然一般人她也懒得管别人这些闲事。

    “最近在调理!”她也不能保证啊,虽然龙魂给他做了保证,但始终她对自己没有那么大把握,可能是这么多年失望太多了,抱有一点希望都觉得是上天给她的恩赐了。

    可冷然不知道的是,她并不是真的不会怀孕,而是中毒所导致的。

    “你虽然年纪有点大了,但现在的条件,要一个小孩也是可以的,有了一个小孩,才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圆满的,我这是我们老人家的想法,但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会认同的。”

    冷然垂眸看着自己的鞋尖,她何曾不想啊,有时候都想得快发疯了,幸好一直都有冷臣枫在她身边安慰她。

    李兰又继续说道,“听说你们收养了一个养女,那是怎么样的一孩子啊?”说起来她还挺好奇。

    “是我老友的孙女,她过世了,因为一些事,所以臣枫收了她作我们养女。”

    “看来那孩子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孩子!”

    “嗯嗯,有机会我带她来拜访您两老。”说起冷为她的嘴角都是向上翘的。

    “那好啊,我那孙子都不爱来我这地方,说是无聊,我喜欢热闹,但你们老师却喜欢安静,说是几十年了,在学校还不够热闹,到老了,就该静静了!”所以她经常就会出去窜门,有时候就在楼下跟人学跳舞,虽然年纪大了,但几个老家伙一起,也能消磨些时光。

    *

    洛氏这一个星期接连受到打压,很多人都在怀疑洛氏是不是要倒闭了,搞得整个办公室的人心惶惶,提出离职的也不少。

    这个时候,洛峰联系了段奕。

    他们约在一家酒吧里见面,这是仇家的产业,所以安全性还有**性都有绝对的保证。

    “想不到我们会有这么心和气平坐下来说话的时候啊!”如果不是看了他母亲那封信,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坐在这个比小得可以当他儿子的男孩面前,年纪不够二十只能说是男孩吧!

    “我们互惠互利罢了!”虽然他是左曼老友的儿子,但段奕却不认为这个男人是什么善良之人。

    “说得也对!”换了一个坐姿,“听说你们找到了管家的东西?”不然他不会这个时候约人出来。

    “你消息挺灵通的!”段奕也不在乎他是怎么知道的,反正这件事迟早他也会知道,而且有些东西想必他也会很感兴趣。

    洛峰讽刺地笑了笑,“不灵通我这个时候也不能和你坐一起面对面说话了。”早就被他那所谓的父亲压在实验室了吧!

    “那倒也是!可能就像你那母亲一个被人抽干了血……”

    洛峰刚拿起的酒杯,‘砰’地掉在地上了,所幸地面铺有地毯,而掉在地毯上的酒很快就被吸干了。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快告诉我!”情绪没有先前那么稳了,呼吸开始急促。

    他一直想找母亲的死因,但经过这么多年,别说是找死因了,连尸体都找不到,他知道以他那变态的父亲,肯定不会把她母给火化或是入土为安的,一定是藏在某个地方。

    段奕没说什么,直接丢一个文件袋给他,“自己看吧,但我希望你回去以后再看,我可不想送你回去。”

    不用想,他都知道,一旦知道了直相,应该都会想要喝酒来麻痹伤痛的吧!有时候想想他好像有点可怜,但也仅仅是一点点。

    洛峰拿起文件袋放在一边,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明白段奕指的是什么。

    “这几天那老家伙应该不好过吧!”虽然不能亲生杀了他,但能看到他这样子,在心底也有些许安慰了。

    “这事,你不是应该得更清楚吗?”洛宅里有他的人,别以人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洛峰看他作势要走的样子,出声说道,“不喝两杯?”重新拿了一个杯子倒了杯酒。

    “我是好孩子,不喝酒!”这话说得他都不相信。

    洛峰啧啧啧地笑了起来,笑得很疯狂。

    “好孩子?哈哈哈……”神情看起来很痛苦!段奕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笑着笑着能有这样的癫狂的笑声。

    段奕像是想起了什么,脚步停顿了下,“你知不知道你们洛家在背后还有一股势力?”

    洛峰听到段奕这么一问,怔了下,段奕也没等他的答案就拉门走了出去。

    其实不用他说什么从他的表情也许就能知道了。

    他或许是知道的吧,所以这么多年才一直没动手,就是因为没有十足的把握一次性把洛迁付给弄死。

    电话响了!是冷为的来电。

    段奕看到来电显示,本冷硬的俊脸一下柔和了许多,嘴角轻轻勾起。

    “想我了?”声音还着轻轻地笑声。

    “没正经!吃过饭了?”

    “可我想你了!”是很想很想,想要把她给揉进自己的身体再也不放开。“还没呢!你呢!”

    提到吃饭,她胃好像又犯恶心了,“没,今天上午吃多了,现在提到吃饭我都怕,你这个时候怎么还没吃饭,难道在跟哪个小姑娘在约会?”

    “说什么呢!我的小姑娘远在G市呢,哪有空跟我来约会啊!”微微控诉着。

    “你的烂桃花还少,想当初那宋小姐,还有那谁谁……,都数不清了好吧!”

    “他们又不是你,与我有关系!别说这些了行吗?”虽然他洁身自好,但段奕也怕她翻出宋菲菲的事,那件事本身就是他做得不对。

    冷为也见好就收,“先绕过你吧!”

    “说吧,有什么事?”

    “我不能单纯打电话给你吗?”冷为开始有点不自在干笑着。

    “你说呢!”还好意思说呢!没事绝对不会主动打电话,要不是找人还能找得到,以为又是失踪了。

    “G市情况怎么样了?能加速吗,我想尽快在高考前把所有事情解决了。”现在已经是五月份了,再一个月就要高考了!

    不过说起来,有哪个高考生像他们这样逍遥自在的。

    特别是冷为,都快被班上的视线给埋了,原因无他,其他人每个顶着一双黑眼圈,就他一个活得比高一生还潇洒,能让人不嫉妒吗?

    “本来是不可能的,但因为最近洛迁付急了,可能是身体又出现什么问题了吧,把放在国外的人都叫了回来,倒是省了我们不少事,算是间接给我们铺路吧!”

    “找我是没那么容易的了,他可能是想尽快找到洛峰吧!现在可以说洛峰是他最后的希望了。”真不知道他当时哪来的勇气把那药吃了!

    不过,也幸亏他把自己给作死,不然他们可得有得斗了。

    因为那个时候,洛迁付绝对不会放弃去找狄家祖宅的。

    “对了,洛峰找上我了!有可能他会颓废一阵子了?到时候我们就不要顾忌他的。”

    “你们自己拿主意吧,把活着的洛迁付给我留着就行了。”他要好好看着洛迁付绝望的样子。“你说我找天去看望一下他怎么样?”觉得这个想法很可行。

    这么久了,林冻也没出现过,也不知道怎么了,而且冷为很肯定陈欣母女是被林冻给带走了。

    “小一,你说真的?”段奕还是不太想她冒险。

    “我像是开玩笑吗?”呵呵地笑了两声,接着又说道,“有空帮我空找扫一下,你们亲自动手,我可不想陌生人去我家,明白吗?”

    段奕无语了,这不是摆有要他们去做苦力吗?

    “行,我待会跟他们说一下。”如果冷为真的要高调回D市,那么林冻也一定会知道,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冷为故意引他出来还是真的想回来刺激一下洛迁付。

    “那行,行这样了!”挂电话前,还对电话亲了口,段奕听后也满足了!

    心里一下子也被充满了,坐上车,一路上都是带着笑。

    司机还以为自己的眼精出现问题了。

    “少爷,是回家吗?”司机老张问道。

    段奕想了下,“调头去仇家!”苦力可不能他一个人去做啊!

    反正这段时间仇有宁闲得慌,段奕这想法,要是真的让仇有宁听到,可能会揍人吧!

    仇家。

    仇有宁捧着一把古琴在凉亭纳凉,虽只是五月初,但D市这天气已非常炎热了。

    这时有保镖走来,“少主,段少爷来了!”

    “大晚上,他来做什么!”虽这么说,但他还是从座位站了起来,“让丁婶准备一些饭菜端来这里,肯事实上是来蹭饭的!”最后一句话虽说得小声,但习武之人,本身就耳朵灵,还是听到了。

    “是!少主!”

    保镖刚走开,段奕就往这边走来了。

    “饭菜我让丁婶准备了,你等等就有得吃了!”又坐回原位抚琴,琴声悠远而绵长。

    从这琴声听来,此时,仇有宁的心情应该是挺不错的。

    “你知道我是来吃饭?”

    “嗯哼!”

    “一半原因吧!”本想说他不是来吃饭的,但很不巧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

    “还有一半呢?”仇有宁可不认为是什么好事!

    “你不正闲着吗,小一让我们去打扫她家!”他也走到一边的椅子坐下,听着琴声很放松。

    虽然仇有宁有时吊儿郎当的,看起来不正经的样子,但这琴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高,连当时的授课老师都说他天赋异禀。

    琴抚的不是技而是心。

    听这话,仇有宁就不服气了,“你哪只眼晴看到我闲了!”

    “我双眼都看到了,都焚香抚琴了,这般闲情逸致……。”后面的话不用多说,仇有宁也明白了。

    “什么时候去?”整理了下气息,把琴用丝布盖上,“晨子他们就不用叫了吧!”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听说他一直在给他们兄妹辅导作业呢!

    “能者多劳,我没意见!”最怕是被司思那丫头知道了,吵着要去。

    “司叔他们还在吗?”这夫妻俩几乎都住在实验室,他们碰面的机会几乎为零,可能他们都忘了还有一个月他们的一对儿女要高考了。

    “不在,应该还在实验室吧,听说实验接近尾声了,近段时间都不回来了。”虽在同一屋檐下,但他也见不到人。

    “菜来咯!”丁婶端着托盘,保镖在后也跟着双手各拿着一个托盘。

    “丁婶,你这是煮八大会啊?”仇有宁眼晴瞪得大大的。

    丁婶笑呵呵地没说什么,就退下了。

    “吃吧!”仇有宁把筷子递给段奕,“丁婶专门为你做的,对你这么了,我平时都没这待遇,我都吃醋了!”挟了块排骨狠狠地咬了口,像是要把段奕吃进肚子似的。

    段奕知道他这个时候不平衡,不也说话,坐下来就吃,不过他也是真的肚子饿了。好像中午他就没吃东西上,一直都在忙,应该是没有吃吧!

    保镖看到自家少主的吃相,不忍直视默默地转了个头,心里腹诽道,少主啊,你这个时候要大度啊,这吃相太难看了。

    其实仇有宁是吃过饭了,肚子也不是真的饿,吃了几口就不吃了,“你刚才没说小一为什么要我们打扫房子啊!难道她回来信!”声音里有着些许期待。

    “说是回来刺激某人的!”段奕的吃相很优雅。

    “某人?”仇有宁想了下,“洛迁付?”

    段奕笑了,“还好你的智商还在线!”

    “喂!喂!最近你可不地道了!”老挖苦他算什么意思啊!

    “小一是有这个意思,但我担心她回来是想引林冻出来。”段奕说出自己的担心。

    但他却不知道,冷为真的只是想回来看看洛迁这副鬼样子,顺便刺激一下他,最好能让他摊在床上,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想死都死不了那种。

    冷为没跟他们说狄可天的事,不然就不会认为她会以自身为诱饵来引林冻了。

    冷为因为狄可天,她做事还是会顾忌很多了。

    “放心吧,小一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重生小地主 召唤万岁 神座 重生之温婉 官场之风流人生 光明纪元 九星天辰诀 官术 贞观小农民 重生之巨变 你在我目光深处 穿越之毒女天下 造化珠 妻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 铁血佣兵 重生医师:陆少高调宠 都市神级愿望天书 黎少,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