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第247章

    “妈!”仇有宁再次无奈地叫道,如果这个不是他亲亲老妈,她绝对不会有机会说出这句话。

    “放心吧,妈不会歧视你的。”叶语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

    “……”心好累啊,仇有宁不想再说话了。

    “你好好休息啊,我先看看你爸。”叶语也知道自己不能真的把儿子给惹火了。

    仇有宁像是拿着被子出气似的,大力把被子扯上直接盖过头,人也跟着躺下。

    叶语掩嘴偷笑,她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想转移儿子的注意力,儿子这么帅怎么可能便宜了那些基男啊!

    她还等着抱孙子孙女呢!

    转身就从仇有宁房间出来,顺手把门也给拉上,想起自己丈夫还在书房呢,又转身往书房那边走去。

    听到叶语走后,他有宁又从被子里钻出头来,要不是腿还不能下地,不然他不可能呆得这么淡定,白天晚上都躺在床上,他腰都给趟麻了。

    没事做,睡觉这几天已经睡得够多的了,怎么可能还能睡得着。

    而书房的一边,叶语先是敲了两下门,“咚咚!”

    “进!”仇霖在里面头也没抬张嘴说道,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来了,肯定是他媳妇,只为只有叶语敲他书房的门才敲两下的。

    叶语推开门,“还以忙啊,怎么样了?”

    “嗯,你怎么过来了?”终于从文件中抬着头来看看自己的媳妇了,“事情没有任何的进展,刚才黑子来跟我说了,小宁认为是这帮人蓄谋已久的了,我也这么认为。”

    “有没有可能是洛迁付的人?”虽然洛迁付是死得挺惨得,还死在自己的儿子手中,其中还有在逃人的。

    “不可能,其实这些人洛迁付也并怎么得人心,他太过自私自利了,现在这个时候,说真的,不会有那么忠心的人还会给报仇。”那些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想着给洛迁付报仇,也不想想,连那个管家啊森都叛变了!

    那个啊森,仇有宁已经交给警方了,反正这个人跟他们又没什么仇,交给警方,他已是死路一条了,这些年都不知道在他手中死了多少无辜的人了。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那会是谁呢?”叶语他们可不想他儿子整天还这么警惕地过日子啊,那不得累死啊!

    “迟早会露面的。”伤了他儿子,怎么可能还让他们那么逍遥。

    **

    下午六点的时候,冷为换了一套衣服就出门了,她也没特意穿裙子之类的,在她印象中这迎新会就是那聚会着不多,所以就穿了一条铅笔裤,上衣保暖衣白衬衣一件毛衣外面一件尼子大衣,一双短靴,挎着一个背包就出门了。

    段奕是站在阳台上看着她的车子开出小区的才往书房里走去。

    冷为去的时间不算早但也不算晚,还有二十分钟就七点了,班长还特意过来转了圈,看到冷为过来了,脸上的笑容让人看起来更加可笑了。

    “还好你没放我鸽子!”班长大人走到冷为身边说道。

    班长换了一身休闲西装,笑眯眯的说道。

    “你都说会扣学分,我还能怎么着,对了班长你今天怎么穿着得这么正式?”西装在学生身上还是很少见的。

    “我还想问你呢,怎么没换礼服呢?”班长大人上下打量着她着一身休闲服。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这一身能买他身上的好几身了。

    就她身上那件外套,上次陪他姐去见过,好像十几万呢!

    真有钱啊!

    “有这规定吗?”怪不得每个女有都穿着得这么少,幸好他们班上还有暖气,不然都得冷死。

    “没!”他的确没这么说过,但这种场合不都是穿礼服的吗?

    冷为一抬起头就看到水艺和水杰从班门口走了进来,身上也穿着休闲西装加尼子大衣。

    “水艺!水杰,有段时间不见了啦!”其实几乎每天都有见到,但交谈的时间没有,水杰可忙着呢。

    “冷为你来啦!”这两人穿着上这一身,整天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不就是一个迎新会吗?怎么大伙都穿得这么正式了!”虽然她穿着得有点格格不入,可冷为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水艺有点不意思地挠了下头,把外套脱了下来,课室里有暖气,穿着里面的也不觉得冷,“开始也我也没这么觉得的,但大家都这么穿着,我们没有,所以都晚天去买的衣服呢!”

    “你们昨天就知道啦,我还是今天知道的呢!”

    “这事早不在班的群里通知啦,你没看吗?”水艺以为她知道,所以都没特意提醒,还有一点就是,他不认为冷为会来,只是没想到班长大人会亲自打电话威胁了。

    “没注意!”冷为没说的是,她直接把群给屏蔽了,所以从来不看群里发什么消息。

    “我看你连我们班上什么人都没认全吧!”水杰调侃道。

    “呵呵……”冷为笑得有点尴尬,她能说是吗!“对了,班长把人叫得这么齐,难道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呢,没听说啊!”他现在放假都在巧姐去打工了,反正社团也退了。

    其实班里的人都基本到齐了,只是他们三人都躲在这角落里,倒没注意到人到没到齐。

    “哎,冷为又没来啊?”其中一个女的大声叫道,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冷为听到声音,看了过去,这个同学,不熟啊!

    她还想想想这人是谁时,班长大人就替她回答了,“比你们都早,看一下人齐了没,齐了就开始吧!”

    冷为扫了眼,其实还是有人没穿礼服的,但也穿了条裙子,全班的女生还真的只有她是穿着裤子的。

    外面这么热闹,他们三人也不好意思再躲在这窗帘后面了,特别班长大人还特意叫了她的名字。

    班上的人都知道冷为的身家条件不错,因为从她平时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了。

    刚才特意叫冷为的那个女孩子叫李艳,挺俗的一个名字,但她从开学起就看冷为不顺眼。

    冷为为也不清楚这是为什么,这事也许只有李艳她自己知道了。

    “你怎么就穿成这样子就来了?”李艳特意走近冷为的身边问道。

    冷为挑眉问道,“有问题?”

    李艳知道迎新会没有规定一定要穿着什么衣服过来,但她就是看冷为不顺眼,“哼!”也没走开,退到一边细细打量起冷为搭在手肘上的那件尼子外套了。

    她发现居然是她上次在国贸看中的那件,但没钱买,一直都惦记着呢,因为他们家衣服都是限量的,每一只有三件,大中小码,而且每个码的颜色也不一样,而冷为这件是藏青色的中码,还有一点不就是,李艳不单止是没钱买得起,还一个问题就是她身高不够,撑不起来啊,小码的早卖完了。

    “你怎么有钱买这件衣服?”李艳伸手就想去扯那件衣服,但冷为的身体闪得更快,让李艳差一点摔得狗趴屎。

    这衣服十几成啊,又不打折,李艳心里一直想得到是这件事,冷为怎么可能买得起,她家虽然条件是好,但她家也不差啊,她爸还是公司的老总呢!

    冷为并不喜欢不熟的人碰自己的东西上,更何况还是一个相互讨厌的人,把大衣换了只手拿着,眼神冷冷的,“关你什么事?”

    班里开着音乐,大家倒没也多注意冷为跟李艳这边的情况。

    水艺也跟水杰去跟同学聊天了。

    “谁知道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李艳这种人自己嫉妒还乱编排别人,总是见不得别人好。

    冷为走开,都懒得理会这种人,简直是一个神经病人,她发现自从上大学以为遇到的都是极品,还是高中好啊,大家多纯啊!

    “班导来了!”不知道是谁叫了声,冷为也顺着声音往门口看去。

    一个中年的女人穿着着一条经裙子走了时来,脚上踩着恨天高。

    他们的班导,冷为只记得姓许,名字倒好像忘记了。

    许班导在同着的簇拥下走到了中心的位置,脸上画着淡妆,笑意盈盈地看着大家,“今天的人都很齐啊,我很开心,说明大伙都很支持我的工作……”明里暗里说了一大窜。

    冷为听着心里就不乐意了,这不是她半逼着大家来的吗?

    她可不会认为这是班长大人说谎啊,因为大家来不来,对他没影响。

    不止冷为心里这么想,她身边有好几个人开始对许班导开始不瞒了,因这次都是鸿门宴啊!

    不管有没有钱都有凑点,虽然这点钱对冷为来说是没什么,但也要冷为给得心甘情愿啊!

    没钱,许班导叫他们这来过来就是借着这次迎新会的目的揽钱,说是什么班内的活动,反正是怎么回事,冷为是没听清楚,除了他们几个不瞒的人,影应的都有一大半了。

    而许班导其实从一开始就盯着冷为了,别看她快五十了,但穿着打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人,对于奢侈品也有一定的研究。

    说了这么多,许班导就往冷为这边走来,直接开口说道,“冷同学,你要支持多少呢?”

    “两百块!”冷为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本为她都不想给的,但是不给那么多双眼晴都盯着你,也不好意思啊,他留意了下,很多人都是给这个数的。

    许班导的笑脸一下子僵住了,一口气一下子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皮开肉不笑地再次问道,“两百?”

    “是啊!”招了下手让班长过来,从小背包里拿出钱包,拿了两张红票出来,递给班长,而班长也没嫌少,笑眯眯地接来的,在本子上记下了冷为的名字。

    其实说好听一点是什么班内活动,不过就是班内募捐罢了,也不知道是真或是假。

    “冷同学,你要不再捐一点,大家有能力的就多捐一点啊!”这话虽然是对着大家说的,但冷为却知道是针对她说的。

    “班导,我一个学生能有什么钱,再说我,我的钱也是我父亲辛苦赚的,还有你说的什么爱心什么的,我一点都没弄明白,两百算是我的善心的吧!”对于学生来说,两百真的不少了,他们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固定的,有谁能有冷为这样身家十几个亿的。

    许班导着一点吐了口老血,想向冷为吼一句,你这件衣服都值不少钱啦!

    如果冷为知道是这衣服的问题,她今晚一定不会穿着这衣服,因为她也不知道这么有要多少钱,是冷然年前买给她的,当时候买的时候商场还没上架的呢,也不知道冷然是从哪里买回来的。

    冷为撇了下嘴,早知道是这种情况他还不来呢,一点意思都没有,还不如和段奕去逛街。

    说是募捐,所以许班导也不好逼着冷为捐十万百万的,所有的气只能往吐子里咽,差一点都气炸了。

    她越是气,冷为看着越高兴。

    许班导不想真的被气死,装模作样地说了两句就灰溜溜走了。

    冷为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想跟水艺他们打声招呼就走人了。

    背着小背包,漫步走在月光下,从校内的大道是慢慢走。

    没走几步听到后面的高根鞋走路的声音,这个时候,路道上太安静了,急促的高跟鞋声,让冷为好奇地转身看了眼。

    却没想到会是李艳跟着出来了。

    看到是她,冷为又慢慢向前走着,但有些人就是不想如她的愿,李艳上前拦住处了她,“站住!”

    冷为不理会她,你拦这边,难道我不会走另一边吗?

    继续走,嘴里还哼着小调,心情似乎还挺不错的。

    “冷为我叫你站住你听到没有?”李艳气急败坏的大声叫道。

    冷为依旧是对她的声音视作无,但李艳这次却直接把暏在她面前了,“我有话跟你说。”

    “可我不想听你说啊!”你当你是谁啊,你说我就要听!有病人吧!

    没差几步就到校门口了,心想着,要不买点吃的回去跟段奕喝点小酒什么的呢!

    反正都在外面了,顺咱拐去夜市那边也没多远。

    冷为不想听李艳说话,但李艳就是缠着她,所以一路跟着。

    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冷为看到段奕也走到校门口,嘴巴一下子咧得大大的,眼晴里都闪烁着笑意。

    “啊奕!”举起手晃着。

    段奕听到熟悉的声音,眸子直直地往前一看,原本冷冰冰的眸子一下子染上的温柔的笑意。

    脚步也加快了,在他眼里完全忽视的冷为身边的那个跟屁虫。

    李艳看到段奕在,也惊喜地抬起头,可她看到的是段奕把冷为搂在怀里的侧身,心里一下子嫉妒得发狂,手指不自觉地攥得死死的,手背上的青筋都可以很明显看出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 雪中悍刀行 首席御医 神煌 一品江山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大圣传 神座 贞观小农民 重生之巨变 你在我目光深处 穿越之毒女天下 造化珠 妻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 铁血佣兵 重生医师:陆少高调宠 都市神级愿望天书 黎少,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