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第318章

    而卡东呢,提着十几盒莲姐特制的炒面回到组里临时的办公室,里面每一个人的都像颓废得像流浪汉。

    “先吃点东西吧!”刚开始大家都不服他的,凭什么他们要听这个从别市空降下来的队长,可接下来的事,一个个傲气得很的人,通通打脸了!

    一个月下来,他们的傲气全没了,因为不管怎么查都找不到一点线索,这些人做得实在太干净了,就像那些人是凭空消失了,现在网上的还有很多人在喷,但现在最起码没有媒体跟着起哄了。

    这事影响臣大,不止是牵涉到一个地方,还跟外省都能有直接的关系,政府为了不收起更多的恐荒,把很多新闻都压了下来。

    “谢谢队长!”想想他们是有多久没吃到早餐了,现在对卡东也是很服气的,现在重要的线索都是卡东提供的,对于是从哪得来的,他们也曾问过,可最终无果,因为上头领导出面了,所以他们只能在心挠着。

    “上次扑空的事,可能是泄露了消息,你们注意点啊!我再去问问情况!”卡东说完转身就走了。

    “你就不好奇他是从哪来的消息?”一个大概三十多左右的男子捧起一个盒面,碰了碰另一个中年男人问道。

    “这不是我们该问的,你就少打听了!”闷头吃起面来了,“我去,这面哪买来的,这料足啊,你看看这是什么,瑶柱,鲍鱼片……”扒着面数着里面的配料!

    坐在位置上还不太想动的几个人,猛的一下跳了起来,“快快,把那一份给我!”

    “队长,发财啦!”这豪华版本的早餐啊!

    “我看这不像是买的,你看这饭盒,像是一次性的饭盒吗,这明明是保鲜盒好吗?去……。还扣扣的呢,一个好二三十呢!”细心的一个女人看到了,可常期跟一群男人一起办案,说起话来,也变得粗鲁了!

    “还真的是啊!”

    ……

    于是,大家又好奇这早餐是从哪来的了!

    他们在讨论的这一切,卡东都不知道,因为他是从莲姐接过的保温袋,直接提着就走了,哪会去翻着看啊!

    反正他也是吃过了!心里还想着案子的事呢!

    卡东开着车,转着转着,就到了G大附近,想起了仇有宁,于是用手机搜起了江南小筑是哪个位置。

    显示是不远了,转个弯就到了,只是这个高级小区,进出要有户主的同意才行!访客程序比较麻烦。

    退出导航,找出冷臣枫发给他的电话,拨打了过去,电话响了许久都没人听!

    只得放弃。

    正想车子调头,仇有宁的电话回打过来了,“哪位?”

    这种陌生电话,他一般是不会接的,但一想到冷臣枫给他打过电话,于是,看这个号码有点眼熟才回拨过来。

    “我是卡东!”

    “东子叔啊!现在找我有什么啊?”声音懒懒的,像是刚睡醒,不过,仇有宁也确实是刚睡醒。

    “我现在在G大附过,你现在在家吗,有点事找你谈谈,方便吗?”卡东有点疲惫的两指捏了下鼻梁处。

    能听到电话那边的窸窣声,“我现在不在G市,下午才能回到,晚上或明天可以吗?”他还在D市呢!仇有宁也能想到,卡东打他谈的就是案子的事情!

    段奕跟冷为把这事交给了他,他也希望在他们回来之前把人找出来。

    卡东没想到,人会不在G市,这是他意料之外的事了。

    “那我晚上,去找你可以吗,你几点的班机,我过去接机!”卡东说道。

    仇有宁无所谓的说道,“我五点抵达G市机场!”

    卡东刚想再说点什么,就听到那边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叫着少主。

    “东子叔,我这还有点事处理,晚上见!”电话很快就挂了!

    卡东却对仇有宁的身份好奇了起来,但想到冷臣枫让他不要打听他们的身份,于是熄了这份心,他现在案子的事都还没解决呢,哪还能管得了那么多呢!

    开着车子,在G市转了圈,捋捋思维,把案子的事情发生经过从头想了想!

    但还没想出所以。

    于是开着车,回到队里!

    刚进门,就有人走上前了,“队长,早上的早餐从哪来的?”

    “你怎么不问是从哪买来的?”卡东拿出一根烟,倚在门口处的一张办公桌上,吸了两口,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

    “队长,你真会开玩笑,哪家的店这么土豪,打包盒还用扣扣保鲜盒的?”而且还是系列最贵的那一款,他们吃完后就在网上搜了下保鲜盒的价格。

    卡东听后愕然一愣,“没听懂!”

    于是,一人递上洗干净的保鲜盒指给他看,“喏……,说说呗!那面也老好吃了!里面有鲍鱼片,瑶柱,虾仁……”卡东走一步,这男子就在他后面跟着!

    卡东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么丰富!”当时他吃得挺急得,倒没注意有什么配料了!

    “可不是嘛,说说呗!”声很很谄媚,还抛了一个媚眼,恶心得让同事,都是做了同样的动作,就是呕吐!

    “我朋友家的管家做的!有机会再给你们带!”大家都是这么辛苦了,请顿饭很正常!

    于是大家都知道了,卡东有一个很有钱的朋友在G市,管家那东西,他们只在电视里听过,现实中哪有看见过啊!

    ……

    “呵……,三长老要等等不急了!”段奕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冷笑着。

    “现在被我们知道了,第六家店有存在,能不急吗?”从商场回来后,他们就让苗南小分了点时间查了下,才知道其中的猫腻!

    这些年也吃了不少钱吧!不过吧,到时候多少都得吐出来一些!

    “呃……,对了,上次我们看的那金饰店的经理是谁,你去让人查了吗?”这个人是一个人才,如果不是长老那边的人最好!

    “四长老提拨的人,还很年轻!”把一份档案丢到对面的冷为手上。

    冷为翻开一看,“哟,还挺帅的嘛!”低头垂眸,细细看了下,“年轻有为啊,才三十多岁!”

    “可我们现在不知道四长老的底啊!”这个人藏得太深了!也是这么多年,他们忽略了很多问题,不过一想,这么多年,段爷爷他们都花时间在找她爷爷了。

    “还好,这长老印不关系到狄家那边!”段奕之前就一直很担心长老印的问题,后来经他爷爷一说,他才安下心来。

    “啊奕,我们在京都耗的时间有点长了,现在都一点时展都没有!”四长老太会藏了!这么久了,没有出镜的信息,各大运输站点也没有一点消息。

    段奕轻轻地敲着桌子,深邃的眸子陷入了沉思。

    “我大概猜到他会藏在哪了!”怪不得刚才总有一点想不通,现在这么一联系起来,也就顺了。

    “哪?”照他们调查,四长老这个还很孤僻的。

    “你想当年,洛峰是藏在谁家的?”段奕突然提起已经出国的洛峰。

    “是他大学同学吧!你不是说他也藏在他同学家了吧?”冷为很努力的回想,四长有有同学吗?怎么一点印像都没有!

    “不!”段奕轻轻吐出一个字,“一个让人意想到不的人,就像当年洛峰那样,所以洛迁付差不多把D市翻过来都没找到人!”

    “谁!你别卖关子了!最近在看那些数据,脑都疼了,不太想那么多细节上的事。”冷为没什么耐心的说道。

    “刚才我们还提到的人!”段奕还是没直接说出答案。

    “谁?”他们刚才说到谁了。

    冷为垂眸,手在下巴挠了几个,回想他们刚才有提到了谁?

    眼晴一亮,“你是说……”

    “看来你是想到了!”段奕肯定的说。

    “你不是说,那个经理是他提拔起来的吗?这样的话,四长老那么精明的人肯定也会想到吧!”

    “你认为,四长老是什么样的人?”后背往后靠了下。

    “从资料上,四长人,为人孤僻,几乎每天都在工作,很少与人打交道。”冷为把在资料上看到的说了出来,“可这个经理是因为他工作能力上而提拨的吧!”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了,但我还是觉得这可能性更大!”

    冷为一下子想不起这经理的名字了,“对了,这经理的名字叫什么,我给忘了,名字好像还挺好长的。”

    “蔡山水修贤”很特别的一个姓氏!

    “哦,对,就是这个,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呢!”愣是给忘了!

    “说回刚才的问题,假设,四长老在一个机缘巧合之下就认识了他呢?”

    “你这假设不太成立啊,证据不足!”冷为反驳道!

    “那我们走一趟?”

    “你连地址记下来了?”冷为也跟着站了起来,“不过,我们要跟爷爷他们打声招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超级强者 首席御医 神煌 无尽剑装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贞观小农民 重生之巨变 你在我目光深处 穿越之毒女天下 造化珠 妻逢对手,温先生请赐教 铁血佣兵 重生医师:陆少高调宠 都市神级愿望天书 黎少,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