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章 不救

    虽然面具下面瞧不到关天仇的脸色,但任谁都能听出话里头的高兴。

    特别是绿若蓝,普天之下,唯有她最能深深体会到关天仇每一句话里头的情绪。这小子到底是谁?为什么他要这么高兴?

    她想起了一件事情!

    于是绿若蓝脸色转冷,望向关天仇道:“教主,你真想下令让我救他?”

    关天仇喜不自禁,未听出话里的刺,哈哈笑道:“哪里话,既然绿大当家能解此毒,自然需要劳烦你略施援手!”

    绿若蓝忽然浑身一激灵,面似寒冰。

    “我要是不救呢?”她忽然狠狠撂下问句,这态度大反转,在场众人无不惊呆。

    袁闹海第一个炸了毛,惊道:“绿妹子,怎么好好的就不救了呢?算我袁闹海欠你一个人情,人命关天你别可耍性子!”

    绿若蓝眼睛直勾勾盯着关天仇,话却是对袁闹海说:“袁尊,论起公来,你身份在我之上,只要你一句话我言听计从,论私交,你夸赞我本事我钦佩你人品,私交确也不错,于公于私,只要你开口,我都必然出手。”她想起前事,心头越发纠结不清,眼神里情绪越发复杂,“何况他中的是这个毒,勿论是谁,我看见就会救!哪怕这个杜公子我不认识,哪怕只是在官道之上碰到的乞丐,只要中了这个毒,我也会倾力把他救活过来。”

    袁闹海听她讲完不解道:“那你怎么又说不救?”

    “因为世上若有一个人让我救,我就不救了。”

    “谁?”

    “就是你,关天仇。”绿若蓝恶狠狠的盯着教主,眼神如同饱尝酸水的怨妇,“看他的年纪,看中的毒,我也猜出这个小子的来路了……肯定他就是当年的小孽种!他来只管来,她为什么要让他中毒,以此来侮辱我?”

    在场唯一只有关天仇能听懂她说的是什么,因为当年,他也是亲历者。他闻言不由勃然大怒,道:“你是不是疯了!大庭广众之下,你胡说些什么!”

    “好,你承认了!”绿若蓝陷入强烈的情感创伤中不可自拔,她颤抖着握紧拳头道:“那个贱人既然这么恶毒来气我,按道理我就该反手一掌拍死这个孽种解恨!”

    袁闹海闻言身影一动,就全神贯注站立在杜长空身前。

    “若蓝!你休要在我山河风云殿口不择言!”关天仇若面具遮挡,但脸色已不好瞧,他爆喝道:“他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绿若蓝忽然情绪失控,眼中密布血丝,眼泪哗哗流下:“好狠的女人!你们要团聚就团聚,为什么要扯上我?为什么还要来伤害我?”

    “你……”关天仇觉得她终于着实让整个神教颜面无光,只得道:“你先退下去吧!下了殿我再和你说清……”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要我退下去?是要我退出吗?好,说得好,我还不走,难道要等到那贱人来当面羞辱我吗?!”她忽然从怀中取出一个令牌,重重往地上一丢,转身就怒气冲冲往殿外走。

    “教主……这?”袁闹海不知如何接话。

    蛊门大当家人称杀人不眨眼的宇文老施平素里最钻营派系斗争,见此刻有给毒门落井下石的机会,瞪着一只独眼,起身道:“教主,这姓绿的怕不是想造反了?大闹风云殿……”

    “是啊教主,”身旁巫门大当家金乌老祖左宏达亦起身抓住痛打落水狗的机会,附和道:“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她将当家令都甩了出来,这分明就是造反!不如教主下令,由宇文大当家和老夫一道去把这个叛逆抓回来伏了教规,至于她毒门之人,个个都要细细盘查,以防还有余孽!”

    关天仇喝道:“你们都给我退下!她若要走,我教上下不许有任何人出手阻拦。”

    “这……”巫蛊二人不由对视一眼,还是左宏达说道:“只是让她这么甩手一走,若是传讲出去,我们教规置于何地呀?二来嘛,这位杜兄弟身上的毒,恐怕就……”

    忽然一声冷哼,一个矮个子老头站于阶下,面容冷峻道:“还敢提教规?敢问二位大当家,苦心内斗,于教规要如何论处?教主他老人家自有决断,容得你二人纠缠吗?”

    此人正是巫蛊神教军师四尺叟吴在升,对于三系内斗,他早厌烦不已,此言一出,二人不敢再做声。

    “军师教训得是。”二人不再敢言语,低头退了回去。

    此时堂上静可闻针。

    杜长空听得清清楚楚,绿若蓝这一走,身上的毒,恐怕这里也可无人能解了。不由还是有些失落。

    “左右无事就散了吧,杜小兄弟,请来我书房,我有话和你言讲。”关天仇已然兴致全无,言毕大袖一番,回转屏风后头去了。

    杜长空没料到落到这样的情况,不由得有些失神。众人三两散去,袁闹海一拍他的肩头,有些不好意思道:“兄弟,倒让你看笑话了。”

    “哥哥哪里的话,”杜长空只觉得自己对不起袁闹海的关照,处境非常尴尬,道:“老哥哥对我如此实心,我纵然现在就毒发死了,也觉足够。”

    袁闹海笑道:“你才不会死!远的不说,你活个三五百年总还是要的,不然怎么对得起我那一炉桃丸?走吧,我领你去书房见教主。”

    跟随袁闹海走到大殿后头,这边可就是教主的起居之所了,勿论是盯梢巡逻的门人,还是个中的景致,都比杜长空之前走的那一片前院又要好上许多。

    穿过层层院落,二人走到一个月亮门外,只见那月亮门内白花花一片,显然被白色墙砖砌满无法通过,袁闹海还拉着他径往上走,杜长空有些不解。

    “老哥哥,是不是走错路了?这个门好像封起了……”

    袁闹海不怀好意的坏笑道:“你摸摸这墙看看……”

    杜长空心想,以前听师父说起过,大户人家家里,或有机关暗门,用以掩藏不为人知的物件。

    莫非这是一扇机关暗门?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 求魔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剑道独尊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初唐大反王 海贼之无限手套 网游三国之英杰传 农宅手札 重生甜妻:总裁大人,别太宠 男左与女右 凰图旭 萌宝1加1:甜妻拐一送二 农家篱笆院 穿梭时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