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章 玉面狐

    别说在三目凶狐关天仇面前,就是他手下人才济济的巫蛊神教,随便拉个说得上话的人出来比,杜长空都渺小的如同蝼蚁。

    杜长空不知道要如何去要回对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他只有勇气。

    关天仇忽然变脸,道:“我现在就要你送给我,不然我就杀了你。”

    “我要有钱,钱可以给你,我要有地,地可以送你。哪怕我一条胳膊一条腿,甚至一条命,我都可以豁出去,但是两样,只要我活着,谁也不能抢走。”

    “哦?”关天仇见他临危不惧,颇为赞赏,道:“哪两样东西?”

    “就是刚刚你拿出来的两样,一个是我师门传承的千年秘密,一个是我挚爱的定情之物。”

    杜长空一早以为关天仇会和袁闹海一样关注在木牌上面,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他拿着不放的却是这个定情的玉壶。

    “你光靠嘴说有什么用?”关天仇道:“我就不给你,你拿我怎么样?难道你还想和我动手吗?”

    杜长空慢慢站起来,左右都是死。受辱而活,还不如捍卫自己的尊严而死!

    即便这个喜爱探听少男少女**变态关天仇是纸糊的,门外头的蛇可是真的,倘若侥幸再逃脱蛇口,自己的毒可还是会发。

    不就是死吗?

    “两情相悦的私事,不足与外人道。定情之物,恕不外借!”杜长空将丹田气海真气全部调动,竖掌于胸。

    关天仇见状上下审视杜长空,眼神在“这人脑子有病”和“这人踏实可靠”之间,挣扎判断了很久。

    “你大概是不知道我是谁吧!”关天仇如同看完朽木,摇了摇头。

    “你是冥榜上凌驾于天下的绝世人物,说打遍天下无敌手一点也不夸张;你还是势力浩大五邪之一的巫蛊神教教主,主宰生杀大权、势力翻云覆雨。不过,管你是谁都没用,都别想抢我最重要的东西,除非我死!”杜长空为捍卫尊严,随时准备动手。

    “唉,你还是不知道我是谁。”关天仇十分失望,伸手发在自己的额头的面具之上,黯然神伤之态。

    杜长空正要趁机出手抢夺,忽然关天仇额头上的手,轻轻取下了面具。

    他把面具轻轻放在书案之上,然后整个人转过来和杜长空脸对脸。

    杜长空看清楚了他,一张脸白净而英俊,剑眉星目帅气逼人自是不用说,唇上精致的短须让他颇有些沧桑之感,最显眼的是他额头上头,由发际到眉间,一条指甲宽竖着的伤痕。一张如此英俊的脸,本不该有如此恐怖的伤,连杜长空看到了都觉得心疼。

    真帅,杜长空暗讨自己人到中年相貌如何,必然是帅不过眼前这位的。

    特别是,这位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的眉眼之间,像极了一个人。

    心月!

    “怎么长得这么像,难道你是心月的……?”杜长空心底想到了一个人,如果是那个人,一切也就好解释了——“你是她舅舅?”

    关天仇不由差点吐血。

    “你是说她叫心月?那么我应该是她爸爸。”关天仇道:“没想到,她一直没有忘了我,还养大了我们的女儿。”他瞥了一眼不知所措的杜长空,道:“你再说说,心月送你的信物是个什么?”

    “是个壶啊。”杜长空不知道此刻该如何相处,只好有什么说什么。

    “没错,壶就是狐。玉面狐的狐。”关天仇道:“这东西……就是我当年,送给她母亲的定情信物。当年我还叫玉面狐,不叫三目凶狐。”

    杜长空如遭雷击,半晌说不出话来,如果真如他所说,这中间得有多少肝肠寸断的故事

    关天仇又问杜长空道:“你可略知星宿?”

    杜长空道:“不敢说懂,二十八宿还是背得下来。以前师父走江湖算风水八字有时要用到的。”

    关天仇道:“好,那我问你,东方七宿,第五宿是什么?”

    杜长空随口道:“东方第五宿是心月狐啊。”

    “你看。”关天仇轻轻的擦拭着玉壶,如同擦拭爱人的脸,“你说她叫心月,不也是指的狐吗?”

    杜长空没想到这一层,不由得再次打量这位和自己对坐的中年男子。

    他说得严丝合缝,不是编造得出来的,而且连长相都……杜长空不由失语,道:“你……您……您老人家……真是心月的父亲?”

    “如果老猿和你说的都是真的的话,没错。”关天仇终于轻轻在书案正中间放下玉壶,摊手道:“怎么样,还要和我动手吗?”

    杜长空没想到这人竟有可能是自己的未来岳父,亏自己刚才还和他叫板要玩命。不由得连忙拜服在地,脸红得都不敢抬头:“叔叔在上,请原谅小侄鲁莽!”

    “哈哈,快起来说话吧!”关天仇以言语相激,正是对杜长空的试探,他听闻此子和女儿心月两情相悦,自然得把关考较一番。

    “叔叔,小侄冒犯了叔叔,实在该死啊,哪里还有脸起来……”

    “这不过都是我的一番考较,起来说话吧。”

    关天仇心想,虽然杜长空没什么背景,不过他不在乎别人有没有背景,反正谁的背景反正都没我大。虽然杜长空没什么修为,不过他也不在乎,谁的修为又比我高呢?关键,他看中的是人品。杜长空的真情有几分?是否对心月存一片真心?

    显然答案他还比较满意,他起身把满脸通红的杜长空拉了起来,杜长空低头不敢再和关天仇对视。

    “这壶你还不收起来?”

    “小侄不知道这壶的来历,既然这壶最先是叔叔的,还请叔叔收起来就是了……抱歉抱歉!”

    关天仇见他不敢动的模样好笑,笑着把壶往杜长空手里一塞,端起茶,摆出轻松听故事的样子,道:“这就别跟我见外了呀,来跟我说说吧,你是怎么认识心月的?”

    杜长空就把自己的来历,如何结识袁闹海,怎么碰到心月,两人如何相处,白娘子如何使自己中毒等,一一和盘托出。当然什么容易歪解为一起洗澡的,自然是不敢细讲的了。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胜者为王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初唐大反王 海贼之无限手套 网游三国之英杰传 农宅手札 重生甜妻:总裁大人,别太宠 男左与女右 凰图旭 萌宝1加1:甜妻拐一送二 农家篱笆院 穿梭时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