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章 算无遗策

    二人各自与军师见礼,这厅上人才济济,玄丹高手就有数人,看座次都以这军师为尊。

    仅凭这殿上众人可见,王府实力不可小觑。

    军师高挑寿眉,道:“首先感谢二位少侠途中行侠义之举,夤夜之间,救下了我家公主。”

    “见义勇为乃吾辈侠义之士分内该做的,军师过誉了。”

    客气一阵,军师道:“既然人到齐了,我且给列位讲讲,公主为何会流落在外,又到底受了什么委屈。”

    他羽扇轻摇,道:“列位可知道斩仙山?”

    “是在那太平庄南八十里的那处吗?”

    “不错。正是那处所在。这斩仙山上头有个五英寨,五位寨主虽有些劫富济贫的举动,但不在本地方犯案,亦不欺压本地百姓,逢旱涝还常下山在周边馈赠相邻,也算一方义盗,所以我家王爷法外开恩,这才多年容他,未曾剿灭。”

    他朝众位门客道:“众位还记得上次异界小国来进贡的异兽金眼神鹰吗?”

    众人点头。

    朱茂学继续道:“公主见金眼神鹰特异的通灵性,这才起了好玩之心,带着两三个门客,架着神鹰就出了宫。”

    “金眼神鹰最通人性,你跟它说什么,他就必然办到,公主先是让他逮个小白兔,抓个小松鼠之类的,可看到他抓回来的猎物太过凶残血腥,又失了兴趣,她想起山上多有灵草,这才再次放飞金眼神鹰,让它查看哪里有灵草。”

    “这一去不得了,它回来就带来了数样灵草,而且转身又去,回来又有。这下公主来了兴趣了,想必定是山上有一处福地,多生灵草,这才唤住金眼神鹰,让它头前带路,一行人跟着神鹰穿山越岭,不知不觉走入一处山林。这山林半坡之上,竟密集的长了许多的灵草,公主喜不自禁,这才带着人前去采摘。”

    “她带去的门客,江湖经验尚欠,虽略觉不妥,但没有看破到底有何玄机。唉。原来那里乃是五英寨的后山药池,那处的灵草,都是五英寨精心培育的。当神鹰第二次来采集的时候,他们人的就已经发现了,暗自盯梢,想等神鹰再来,就把它打下来。谁知这一次等来了这么大一伙人,早有人通禀前寨,分赃聚义厅上,当时就有两位寨主起身,点起喽啰来到后山药池。”

    到这里他顿一顿,事情说得已经很清楚了。公主贪玩,被神鹰领到别派药池,还以为自己捡到宝了,实则是犯了江湖大忌。众人听了不由摇头。

    “不错,当时五英寨当时就有一众喽啰搬请来了二位寨主,一位是二寨主金头风流鬼曾花了,一位是五寨主黑风剑何夕。双方见面自有一番理论,公主全不知情,只当他们是来半道要抢的山贼,心想自己宁愿把这些灵草踏碎也不愿意落在这股贼人手里,于是将未采摘的灵草,都当着五英寨的人,踩得七零八落。”

    在场所有人均心想,哎哟喂,公主刁蛮起来真不是省油的灯,虽说不知着无罪,可自己这边实在是丝毫不占理啊。

    “那时,公主还未表明身份,自有两位寨主要拿下公主。公主随行的那几个门客,均不是两位寨主的对手,于是乎,一行人全被他们擒获带至前山。”

    “五英寨前山分赃聚义厅上,有五英寨大寨主,人称银头逍遥鬼钟典公,亲自拿问公主。公主堂上表明身份,又有旁人佐证,他自不敢对公主一分为难。立即当堂松绑,将公主独自放回,只是那金眼神鹰和护卫公主的几个食客,俱都扣在了他五英寨内。”

    朱茂学说道这里,眼光落在杜铁二人身上,道:“于是乎,公主才闷走太平庄,哪料太平庄不太平,这才与二位相遇。”

    杜长空心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好在这个王府军师言语之中无偏无颇,丝毫不带自己的主见,没有对公主的行径盲目的偏袒,足见此人虽然位居王府军师,食王府俸禄,却心头正直,真有侠义之风。

    只是不知道这事找他们俩一起说干什么?

    “公主此行,确实对斩仙山五英寨有所冒犯,虽公主明事理有意挽回,可她万金之体,自不可再为此事奔波。于是乎嘱咐到老朽这里。老朽已备好进山厚礼,却不知在坐的哪位英雄好汉愿意为老朽分忧,上斩仙山走一遭啊?”

    这去一趟可不简单,一是送厚礼赔礼道歉,二是讲情把扣留的人和异兽给要回来。

    这军师老头不以王府势力欺人,去赔礼认错还带厚礼补偿人家斩仙山的损失,的确厚道。

    在场众人都琢磨,这事情看起来并不难办,只要厚厚的礼物送到山上,口里说上几句好听的,五英寨必要卖王府这个面子,人和异兽随口就要得回来。可说这一趟是立功轻巧的肥差一趟。

    话音落地,立刻在门客之中有二人出班,道:“军师在上,门客独角恶龙欧阳骥才,打遍天下吴荻。我弟兄二人愿为军师分忧,往斩仙上走上一遭。”

    朱茂学先看了杜铁二人,再转瞧那两人,慢悠悠道:“原来是欧阳宾和吴宾。二位这是……”

    吴荻道:“回禀军师,此时被扣在斩仙山上的王府食客之中,有欧阳兄的师弟青莲居士蒋魏生,亦有我的旧友一骑当千何武器,因此于公于私,于忠于义,我二人这才毛遂自荐,斗胆在军师坐前讨要一支军令,为王府去效这一趟犬马之劳。”

    “正是。”欧阳骥才拱手捡便宜。

    军师瞧杜铁二人都不做声,只得道:“既然你二人立功心切,这就拿我军令,去走这一趟吧。此行宜早不宜迟,我安排了府中法宝九脚床供此行使用,也让斩仙山的人瞧瞧王府的气派。”

    九脚床乃是相当于坐骑类的中品法宝,或人或物,放在这九脚床上,心念所及它抬腿就走,九支机关怪脚一旦迈开,日行千里就不在话下。

    “谢军师!我兄弟定不负所托!”二人顿首接下军令,独角恶龙欧阳骥才将镔铁棍身后背紧,打遍天下吴荻将腰间雁翎刀栓牢,带人去拜访斩仙山不提。

    杜长空和铁玄剑纳闷,我们不是你家王府的门客啊,为什么瞧军师那意思,老是希望咱们二位出马一样?

    杜长空从来都是闲云野鹤的性子,可没想来王府混个极品家丁。

推荐阅读: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天地霸气诀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初唐大反王 海贼之无限手套 网游三国之英杰传 农宅手札 重生甜妻:总裁大人,别太宠 男左与女右 凰图旭 萌宝1加1:甜妻拐一送二 农家篱笆院 穿梭时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