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章 讲打

    铁玄剑拍手道:“那就是要论打咯?早说要论打,咱们山下就开打啊,绕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王大美闻言大喜,朝钟典公一挑眉,那意思是,怎么样,果然被我说中了吧,他们早没安着好心!

    一直没做声的四寨主徐小刚赢过了两个门客,吃过甜头,道:“我也瞧得闷了,说了半天,原来你们和上一路过来的一模一样,就是仗势欺人,要来讲打的。”

    上官传承知道话里话外铁玄剑已经中了对方圈套,坐实了自己这一趟和上一路来的欧阳骥才吴荻一样,都是来仗势欺人的,再说什么也不占理了,只望着铁玄剑叹气不已。

    杜长空见铁玄剑的模样,不由想起二人曾并肩作战,心头烧的热起来,道:“老铁,我的二哥,咱还得多废话几句。”

    铁玄剑不悦道:“怎么说啊?”

    杜长空道:“咱们毕竟是来讲道理要人的,目地很明确,首先是讲道理。不过眼看这条道理讲不通了,那么咱就剩下要人。”

    铁玄剑道:“啊,对的!要完人咱们就走,可没工夫跟他山上个个动手,你瞧了没有,山上人头挤挤,排队跪在那给我砍,我都得砍到什么时候?”

    上官传承见他们这样海聊的状态,就知道自己的两个小兄弟这是在酝酿动手了,为什么?自己的飞刀见识过啊!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三人还不打不相识。

    而这时候三个人已经是结义的兄弟,看两个小弟在前头,自己这个当大哥的不站出来干点什么吗?

    于是乎大头上官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瞧着对面五英寨五个当家,口头禅随口而出:“你们……真当我这大脑袋是摆看的吗?”

    这话由上官传承口里说出来分量可就不一样了,这就等于是掀桌子了。

    银头逍遥鬼钟典公也算深度认同了三弟摇钟主簿王大美的判断,他也率众兄弟腾的站了起来,脸上面沉似水,摆手道:“那就不必多言了,请三位厅外叙话。”

    众人走出分赃聚义厅,分两拨面对面站好。

    杜长空笑着拱手道:“我先问一下哈,你们这里如果讲打的话,到底是一个怎么个打法,应该是有个规矩的吧?不然像我老铁说的那样了,你们要是这么多人一起来,我们可杀得手酸。”

    先前在厅上,就有小头目瞧杜长空铁玄剑年纪不大,却那么大做派,不由立功心切,闪出一人来,手拿钢刀叫嚣道:“众位寨主,杀鸡焉用宰牛刀,这两个小子让我来对付吧!”

    “你是什么人啊?”杜长空和铁玄剑同声问道。

    “我乃是前山头目,九秋蛾彭阳!看刀!”说罢,跳起来钢刀就朝杜长空当头劈下。

    “兄弟,我来助你!贼人莫走!后山头目三伏雪杜飞到了!”那边厢一挺长枪分开人群,卷着枪花袭向铁玄剑的前胸。

    “三伏雪,九秋蛾,你们这外号都是仇家给起的吗?”杜长空扑哧一乐,轻松的躲开了迎面的一刀。

    铁玄剑侧身躲过一枪,腰间用力,还把长枪震得向长刀扫去,道:“不吉利,起名的人肯定跟你们有仇吧,三伏雪立马就得化了,九秋蛾马上就会冻死,感觉活不了几集啊。”

    “你们俩连个外号都没有,还敢来取笑我们!”那二人恼羞成怒,他们选定外号的时候,自然是憋着劲的。一来是突出说明自己的特殊性,而来是凸显自己想要逆势而为的决心。他们暗自憋着气,就没注意到杜铁二人和他们的功力差距了。

    “撒手吧!”杜长空将九秋蛾连人带刀高高抛起。

    “你也撒手吧!”铁玄剑也将三伏雪连人带枪丢上空中。

    “就是不撒!”二人还在撒狠。

    就瞧见二人忽然被无形的横推,猛的在空中撞到了一起!

    原来闪过两旁的杜长空和铁玄剑也随着跳了起来,各鼓动真气凝聚掌力,将这两人朝着中间横推!

    噗嚓——

    撞击之中,九秋蛾的刀划开了三伏雪的肚子,三伏雪的枪挑穿了九秋蛾的脖颈。

    鲜血四溅,两具死尸倒地。

    一两招之间,两个头目立时就命丧当场。

    五英寨的五位寨主多少都能瞧出杜长空和铁玄剑也不是摆看的,境界肯定高于五寨主,保险的说应该不弱于他们的四寨主。

    何况还有个大脑袋玄丹呢!

    银头逍遥鬼钟典公虽然七旬开外,但也不过是大成后期,并未有机缘突破玄丹的修为。

    自己虽然兄弟五人,可对上他们兄弟三人,胜算还是很低。

    王大美心头一转,怒道:“大哥,他们前番有毁我药池之恨未解,今天又添下一笔当我兄弟之面杀我寨中儿郎的血海深仇。这两家小头目平日里对您最是孝敬,若不是想为你我弟兄出气,在您老人家跟前尽一份孝心,他们何至于横死当场。兄弟们啊……”他言语激昂,说着就要掉下眼泪。旁边喽啰无不被他鼓动。

    钟典公见二人死状惨烈,自己若还不作为,整个山上以后就服不了众了。可动手实在没有胜算可言……他怒指着上官传承道:“上官大脑袋,我早料定你居心叵测,这下可敲出来了。你若是真有本事,可敢与我打上一赌!”

    上官传承道:“怎么说?”

    钟典公道:“我寨中有一座白骨楼!死人能进,活人难出。我已经将那金眼神鹰,用个铁笼子搁在白骨楼顶上,你们若是能破得了我的白骨楼,我们一笔勾销,若是破不了嘛……”

    上官传承道:“要是我们破不了,不但人和东西都不要了,我三兄弟还一起抹脖子死这里给你解恨。”

    杜长空和铁玄剑对望一眼,这老头子,跟人对赌的时候还真敢说狠话,上次要不是逼急了,自己也成不了他兄弟。可这回,怎么一脱口就把咱两个做弟弟的性命都搭里头去了?

    杜长空小声道:“那意思就是我们必须要破得了才行喽。”

    铁玄剑抹了抹冷汗道:“那可不,难不成我们还能把他卖了,让他做大哥的一个人死三回吗?”

推荐阅读:明朝好丈夫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初唐大反王 海贼之无限手套 网游三国之英杰传 农宅手札 重生甜妻:总裁大人,别太宠 男左与女右 凰图旭 萌宝1加1:甜妻拐一送二 农家篱笆院 穿梭时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