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章 飞来横祸

    相看两不厌,只有玄冥榜。

    就是这两块冰冷的榜,屡屡搅得天地间泛起惊涛骇浪。

    三千世界,炼气之徒千千万。

    绝大多数的炼气士耗尽一生,别说上榜,就是看一眼也无缘。

    几人又依依不舍绕着这两块榜单翻来覆去的仔细看足了好几个时辰,似乎要看出花来。

    直到日头偏了西。

    三小凭栏四望,四海八荒尽在眼皮之下。

    杜铁在此傲视天地,众生如蝼蚁。

    毕生追求么,唯有炼气成仙,得长生,上玄榜,才没有白活一场。

    金狮公主俯瞰千里江山,四野万民,自然是另一番感慨。

    几个人依依不舍,出了这个傲视天地阁。

    下次再来可不是这么容易了。

    杜铁两人相约后日启程,因为铁玄剑临行答应还要来找他,陪他去寻找藏宝图的下落。

    金狮公主也希望同行,毕竟藏宝图是从自己手里遗失的。其实杜长空心里已经有谱了,既然说是贼,他知道三千世界里,至少有一个贼可能有昨晚那样的本事——神偷贾克真。

    徐无鬼虽然和贾克真不是很熟悉,而且狡兔三窟,贾克真行踪不定。但是贾克真最常在的几个落脚点,在徐无鬼也就是杜长空现在的脑海里还是有印象的。

    谁料众人分手之后,第二天一早,杜长空的子午功还刚散,就有一队禁卫,直接闯进来,将他和隔壁房的上官传承围了起来。

    为首的尉官道:“上官老侠,杜少侠,下官奉旨而来,今天要请二位去慎刑司衙门走一遭。还望二位多多配合,不要为难下官。”

    杜长空心道奇怪,如果是单抓上官传承,可能是因为嫖宿什么罪被抓,可自己行端履正,这一路走来犯过什么事?

    他实在想不起来,只把眼光看着上官传承,认定肯定是被上官传承连累的。

    若说自己跺脚就走,这些兵丁绝不可能追得上,可若就这么跺脚一走,什么罪名还不知道,原本可以讲清的话变成了讲不清的理,自己平白当了逃犯,天涯海角不可在人间露面,那可不值当。

    上官传承脸色平淡甚至面带微笑,对杜长空道:“三弟,且放宽心。你瞧瞧啊,”他指了指自己的大脑袋,然后凑到杜长空耳边道:“我的大脑袋可不是摆看的呀!呆会到了慎刑司衙门大堂,三句话两句话,你我就能脱身,你知道吗?前天晚上,请我喝酒的就有慎刑司的主簿大人呐!别说咱们没犯案,就是杀了人放了火,就凭你老哥哥这海大的面子,也能一笔勾销,没事,放心吧!”

    杜长空点点头。

    那为首的尉官道:“下官斗胆,就要领二位走一趟了?”

    说罢大喝一声:“锁了!”

    这尉官气势不小,忽然一吼让杜长空一个激灵。虽然说得夸张,但他们身份不一样,不是真锁,只是拿出一条细链子,往他们脖子上轻轻一搭,做个样子,由一个衙役牵着,领着他们一行人回了慎刑司衙门。

    走到慎刑司门口,就看到一行人将铁玄剑也押了过来。同路的,还有绿野先生萧斯年和另外两个跟萧斯年并肩而行的老头,不过这几个老头就完全是事外之人,并没和他们兄弟一样被上锁。

    上官铁杜三人眉来眼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了大堂之上,自有两旁衙役将水火无情棍笃得震天响,口喊威武。杜长空和铁玄剑第一次上堂,饶是有小成巅峰的道行,不由在这官场大堂下有些发憷。

    大人转屏风落座,一拍惊堂木,道:“堂下站立何人?见本官为何立而不跪?”

    “李大人,”上官传承笑着拱手道:“您贵人事多,是不是百忙之中抓错了人呐?堂下站的,是大兄弟我,上官传承呐。”

    “大胆!”李大人闻言勃然大怒,道:“好一个叛国谋反的上官传承!竟然还敢和本官称兄道弟!来人,重责四十大板!”摔下一支行刑令箭。

    杜长空心道,你这大脑袋,好像到哪都不好使啊?还三句话放人?这不一句话就要挨打了。

    “啊?”上官传承眉头紧锁,道:“李大人,叛国谋反,这乃是抄家灭族的重罪,若没有板上钉钉的铁证,可切莫往老夫身上乱加这样的罪名。若被公主和王爷得知老夫被奸人诬陷,嘿嘿,恐怕有些人前程难保哟。”

    “还公主?”李大人叹了口气,道:“公主现下也已被软禁在深宫之中了。”

    “什么?”连公主都被软禁?兄弟三人你望我我望你,这……这事不简单呐……

    上官传承道:“李大人,你脑子没发烧吧?”

    李大人气急败坏道:“左右,四十大板如何还不动刑?”

    “是!”行刑班头出班,点起两个衙役,想将上官传承按到,那哪按得动?磨蹭半天,只得直接站着打板子。四十板大板,若是打在凡人身上那是板板要命的,可没留一点情面,就当真是冤枉的人,挨了五六板下去,瞬时也会含泪给答应招供了。

    可现在这板子打在上官传承身上,似乎也和打在城墙上差不多。

    上官传承纹丝不动,毫发无损。

    倒是两个下板子的衙役手都给震麻了,李大人又下令,让三人跪,那哪能跪他?免不得李大人又摔下行刑令,那也是打在铁板上一样,三人毫发无伤。

    上官传承道:“我兄弟三人你打也打了,你要是拿不出像样的证据来,嘿嘿……真以为我的大脑袋是摆看的吗?免不得老夫当堂踹镣,先要你狗官性命。”

    李大人见有萧斯年远远站着,道:“好,我就给你看证据!来啊,拿证据来!”

    说罢,有人拿着一块拓印,在堂上展开,上面写道:

    “[洛城无德吾替之,遣将调兵自有时。若问虎符何人盗,捉拿大头便可知。]”

    这口吻分明就是镇远亲王要造反,安排上官传承来偷虎符!

    说起来,镇远亲王把虎符作为信物,放在傲视天地阁之内与世隔绝,无非就是想向他哥哥表明自己绝无二心。兄弟间这才相安无事。

    如今虎符被盗,还留下反诗……

    杜长空道:“虽然狗屁不通,这是一首认罪诗啊大哥……真是你拿的?”

    上官传承跳起脚叫道:“三弟你要疯啊,老夫拿那玩意儿干嘛!”

    铁玄剑叹道:“难怪嘴断先生说跟着你要倒霉……偷什么虎符啊……”

    听他们两人似乎在佐证上官传承的重罪,李大人喜上眉梢:“好啊,口供来了!把三人打入死牢!不,把上官传承单独打入天牢中的寒水狱!另外二人打入死牢!”

    上官传承道:“我看谁敢拿我!”

推荐阅读:官术 光明纪元 火爆天王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宠魅 最强弃少 百炼成仙 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初唐大反王 海贼之无限手套 网游三国之英杰传 农宅手札 重生甜妻:总裁大人,别太宠 男左与女右 凰图旭 萌宝1加1:甜妻拐一送二 农家篱笆院 穿梭时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