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章 生杀

    北城之上,四色电光闪烁一般,落下四人在赵皇极的驾前。

    四人齐齐行礼道:“主公,属下护驾来迟。”

    赵皇极已经呆不住了,见文房四将来得正好,道:“你们四个听好了,两边厢人马,谁过此界,格杀勿论!”

    说罢身影腾空,翻身反手就见手中刀光一闪。

    九天神兵——生杀!

    天下生杀大权的主宰,手握法宝生杀,再也恰当不过。

    哪怕是文房四将各有玄丹本事,这一闪之中也无法瞧清楚九天神兵的真面目。只觉得那一瞬间,两军之间从天到底,连空气都被一道利刃劈了两半!

    “轰!!”等赵皇极的声影已经一跃而不见,众人才觉得天地间猛然一震,一道宽二寸深二尺、绵延到两头与山相连的巨大裂痕,轰然在灰尘动荡中面世。

    “哗——”一刀下来,是万人的齐声惊呼。

    对面大将不由胆颤心惊,这是往地上削啊,如果刚才王爷这下是横扫过来,自己这千军万马,还能有活口?

    “你们都给我看好了!”郭概忽然走到那线的这一侧,道:“既然王爷吩咐下来,那么如果有任何人胆敢过线的话……哼哼,”他举起一根木棍,作势要敲在头上震断它,他举起棍子道:“对面的,你们都给我看好了,要是你们敢过界,别说王爷不放过你们。就是我,看好我的手!”

    他忽然猛的将棍子朝自己额头怒打下去。啪的一声,棍子没断,却顺着棍子往下流起了鲜血。

    霎时间伤口里的血越流越多,他如同一个血人令人恐怖。郭概看着棍子没断,不由非常尴尬,继而脑筋一转,冷笑道:“谁敢过界,我就让他和我的头一样,我要让他流血!我狠起来连自己的瓢都敢开,你们怕了吧!”

    自然是没有人敢跟他一般见识。

    只有那文房四将之中,白州刺史褚知白实在怕他血流过多,倒到线的另一边去坏了规矩,连忙手轻轻一挥,将他往身后一甩,道:“后头的,接住他!”

    自有他的手下喽啰帮他止血包扎去了。对面被四人来势和褚知白的出手镇住,双方暂时原地止兵,都不再敢冒进。

    赵皇极到了城南,发现城南可比城北还麻烦了。

    赵皇极看着那丫丫叉叉从上山下来的万儿八千人,不由长叹一口气,一道火云落在两军阵前。

    那边还好,虽然是些杂牌的散兵游勇,至少还有个郭概为头给带领着,这边,完全的群龙无首啊。赵皇极暗骂郭概匹夫之勇,连用人都不会,这种情况,明显需要安排两个得力干将来指挥大局才是,可怎么能像这样毫无章法,落地就冲锋呢?

    “孤乃赵皇极!!”他以狮吼功,想一声叫住乱窜奔向战场的喽啰们。

    “疯了吧你,哪有什么姑奶赵皇极?姑爷赵皇极还差不多!王爷是男的!你家姑奶是男的吗!”离他最近,拿着钉耙贴着他身子从他身旁挤过去的庄稼汉,边挤边骂,没有人意识到会有赵皇极从天而降亲自站在这里。

    赵皇极暗恨一声,腾空而起,手中刀光再次闪烁。

    这一次,同样一道天地鸿沟出现在胡乱散碎着冲出去的杂牌军和围城的正规军中间。

    一声巨响之中,所有人为之一怔。

    赵皇极飘身而起,在半空中黄袍大放异彩。他朗声道:“我是赵皇极!都听我的,谁也不准过地上这条沟!”

    “装神弄鬼!”

    “王爷不是被困在城里了吗?怎么可能在这?嗯?肯定是围城那些官兵用的计谋,这条坑,肯定是他们提前挖好了的!”

    “那咱们怕什么!老乡们,为了保护王爷,咱们冲啊!”

    一个,两个,三个,一个接一个,所有人都被自己和周围人的勇气所鼓舞,无视赵皇极的警告,毅然决然的迈过了地上那道鸿沟。

    连对面的大将都看不过去,叫众人齐声喝道:“对面的村夫听真,天上那个是镇远亲王赵皇极!”

    “对面那些人哦,好阴险啊,还想来迷惑我们,朋友们,不要被他迷惑了,咱们冲吧!!”

    “他们不过是周围的百姓,我赵**人,决不能和百姓动手!”赵皇极喊不住这些乌合之众,只得朝对面大将喊起,道:“听我号令,你们全军撤退!紧闭营门!”

    “是!”反倒是那边围城的军马将帅,对赵皇极的威风习惯了言听计从。闻言不再擂鼓助威,而是乖乖的退回营地内,高挂免战牌。

    “哎哟别冲啦呀,他们挂了免战牌了呀……”有识字的,认出了免战二字。

    一时间众人叽叽喳喳,群龙无首,轰然散乱起来,有的要往里冲,有的想原地待命,有的认为王爷今晚已经睡了,自己也想回家睡觉,一时间,一万人至少有八千个主意,场面炒得不可开交。

    赵皇极首次意识到偶像不好当,失去组织的疯狂拥趸,足以随时要了自己的命。

    “赵兄啊!”天地间一声大喊,就见天边一朵青云飘飘荡荡,一个铁面神,飞道了众人头上,他朝赵皇极拱手道:“久违啦!”

    赵皇极拱手还礼道:“原来是铁兄。你不在洞府里清修,怎么到这来了?”

    来的不是旁人,正是玄榜第三丹炉久炼铁岐黄。他和赵皇极不走君臣礼,以炼气士的朋友礼相称。

    铁岐黄叹道:“唉,我们朝元阁,还不是以百姓为重,不想见天下动刀兵。”

    他想起圣旨在身,道:“那个,领军是谁,出来见我!”

    军营之中,自有见过铁岐黄的高层,连忙把主帅请了出来,主帅一见铁岐黄,拱手施礼。铁岐黄道:“免礼,接圣旨吧!”说罢也不自己宣读,随手往那主帅一丢。

    主帅赶忙接过,朝都城方向跪倒,自己小心翼翼打开阅读。

    说生杀,这一张圣旨,才是生杀。

    主帅看完当场鸣金收兵,大军立即后撤。

    他又点来一队人马,命他们将圣旨捧着,快马加鞭传去北门不提。

    铁岐黄道:“赵兄,我就是来通知你一声,我法场擒贼当皇帝面审讯,你家皇兄已经知道另有奸人陷害,和你是误会一场,即刻就会全数撤兵,对了,你的虎符,据我审问,乃是云雷山一个叫应飞鹤的所盗取。虎符未回,这事还没完,赵兄最好要自己去办,把贼人拿来,请宝贝回傲视天地阁,这样你们两兄弟才能完全化解误会。”

    赵皇极道:“多谢铁兄。改日我擒得盗宝贼,亲自押解入都城,必要去铁兄洞里登门道谢!”

    铁岐黄欲言又止,道:“你家里现在也乱得很,好在圣旨到了,他们领了旨你便不用担心破城之危,赶紧回家吧,我家那个犬……唉,不多说了,你回你的流沙河,我回我的高老庄吧!”

推荐阅读:赘婿 天地霸气诀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胜者为王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初唐大反王 海贼之无限手套 网游三国之英杰传 农宅手札 重生甜妻:总裁大人,别太宠 男左与女右 凰图旭 萌宝1加1:甜妻拐一送二 农家篱笆院 穿梭时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