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谁敢告他?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安化军 书名:风雨大宋_风雨大宋无弹窗_风雨大宋最新章节

    庄子北边汴河岸边一株大柳树下,贝二郎摸了摸屁股,龇牙咧嘴地坐下,对一边正在撕鸡毛的秦三郎道:“三哥,你那样仔细,要弄到什么时候?要我说,干脆用泥糊了,烤了来吃。”

    秦三郎头也不抬:“难得吃一次鸡,怎么那样马虎?你只管一边坐着,我收拾就好。”

    贝二郎摇摇头,轻轻靠在柳树上,看着河里的船出神。

    那一日被马蒙打了,鸡也没有吃成,贝二郎在家里歇了两三日。他越想越是不忿,明明自己凭本事赚来的一只鸡,怎么就不许吃了?还白白挨了一顿打。身体好了,找到与自己交好的秦三郎,这一日瞅准了机会,从马蒙家里偷了一只鸡出来,两人到汴河岸边享用。

    沉默一会,贝二郎叹了口气:“三哥,你们说我们干吗还在马蒙那厮家里做庄客?他的家里又不种地,现在不做牙人,没了生意,我们也没了活计,如何过活?看庄里其他人家,不靠马蒙了,反而人人家里都有活做,有钱赚,日子过得比从前还好。我们被马蒙那厮管着,又不许出去做工,赚不到钱。每日里吃两顿饭,都是稀的。我爹爹妈妈讲,这些日子受了苦,我身子都不长了。”

    秦三郎道:“庄上的人又不是马家的庄客,马蒙这厮落难,许多好处分给了他们,自然逍遥。”

    贝二郎恨恨地道:“左右我们也是闲着,不能跟其他人家一样,出去做活么?可恨马蒙那厮,竟然说出去做活赚的钱,全是他的。出去做工,累死累活,却是给别人赚钱,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

    秦三郎淡淡地道:“有什么办法?当年贪马蒙是本地有财有势的大官人,与他家签了文契,现在后悔也是迟了。那厮自己就是牙人,谁知文契里有多少花样。”

    当年选择到马蒙家里做庄客,许多人贪他门路多,做事可以落下不少好处,佣值并不高。到了现在门路断了,没了额外好处,单靠着文契里订的佣金,大家日子都艰难。更不要说还有人早把几年的佣金预支出来,已经花掉了,吃碗饭都要看马蒙的脸色。

    马蒙的庄客就是他以前的打手,选的多是游手好闲之辈,各种坏毛病,吃喝嫖赌就懂,正经做生活没几人明白。现在坐吃山空,家家过得不如意。便如秦三郎,一听贝二郎说一起偷鸡,二话不说就跟着来了。让他到码头出苦力,他还不干呢。

    把鸡毛草草拔掉,就在柳树边生起一堆火来,鸡架起来烤了。

    贝二郎靠前烤火,对秦三郎道:“三哥,这日子是越来越过不下去了。马蒙那厮还天天想着东山再起,怎么能够!前几日才在县里被知县打断腿,州里更加不要说,来的那个杜推官,明明白白说了让庄里人看着马蒙,时时抓他把柄。就连以前好得跟兄弟一样的州县做公的,也有意疏远他。我看哪,只要这厮露出一点马脚来,官府必然把他向死里整治。”

    秦三郎看着火上滋滋作响的鸡,漫不经心地道:“那是自然。以前官员多不想惹事,约束住马蒙也就算了。谭二娘这么一闹,官员面上无光,民间议论,可不就要拿马蒙这厮开刀。几桩人命案,让州县官员日日夜惦记的人,做公的哪个不开眼还敢跟他来往。”

    贝二郎想了一会,突然眨着眼对秦三郎道:“三哥,你说现在有马蒙为恶的证据送到官府,会不会有赏钱?官府摆出这样大的阵仗,总不会连几贯钱都舍不得给。”

    秦三郎微微一笑:“你这小鬼头,打得什么主意?”

    贝二郎一笑,用肩头撞了秦三郎一下:“三哥懂的!人为财死,天天喝粥哪个受得了——”

    秦三郎不说话,伸手去翻那只鸡。

    贝二郎道:“都是住在马家的人,谁不知道马蒙做的那些腌臜事!我就听说,谭二娘家的药材,明明白白是马蒙那厮吞掉的。本来是让他家赔些钱就算了,不想马蒙那厮强占了二娘的身子,又怕陶家还了钱之后闹起来,又贪恋二娘姿色,竟然就让陆虞侯杀人卷款走了。嘿嘿,天可怜见,陶家的那个陶十七竟然有种,等了几年,把陆虞侯当街刺死,闹了许多事出来。”

    秦三郎笑笑:“你一个半大孩子,只是道听途说,知道多少。我比你年纪大许多,见的事多了。谭二娘的事根本就不算什么,这些年来,多少人在马蒙手上坏了性命。这些事情要掀起来,可不单只是一个马蒙,永城县里,甚至亳州城里,好多人都要牵连进去。你道马蒙现在败落,为何没人告他?实在是不敢得罪这么多人。嘻,一个马蒙算什么,衙门里的人没人敢惹才是真!”

    贝二郎眼睛一亮:“此一时彼一时,以前没人敢惹,现在还一样么!谭二娘衙门前上吊,满州官员颜面无光,他们恨死马蒙了。州县里与马蒙勾结的无非是一些公人,只要官员决心要办,还不是顺手把这些人一起料理了!唉呀,此事若成,多么大的一件功劳!”

    秦三郎只是专心烤鸡,不接贝二郎的话。

    贝二郎越想越是兴奋,好似看见了大堆赏钱堆在自己面前。一时激动,引动了屁股上的伤势,痛得咧嘴,心中更是恨马蒙入入骨。

    实在忍不住,贝二郎推了秦三郎一把:“三哥,你倒是说说这事难在哪里。莫说你念马蒙那厮的主人之义,有那心思,也不会与我在这里烤鸡。眼见发财的机会,而且马蒙被衙门抓了去,我们这些人家雇与他家文契自然作废,多少好处!”

    秦三郎慢条斯理地道:“此事的难处只有一桩,哪个出首的敢保证自己不会牵连进去。这些事情马蒙一个人做得?我与你说,我们这些庄客一个都跑不掉!二郎,就是你家里,爹爹妈妈一样参与的。不说别的,当年谭二娘被马蒙押在庄里,去功她老实从了马蒙的就有你妈妈。别人出首告马蒙可以,我们这些庄客怎么能够?第一是奴告主,再者主家犯事,奴仆之辈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听了这话,贝二郎一时呆住,他倒是忘了这一节。马蒙为什么要在家里养这些庄客?难道让他们白吃白喝?当然是帮着他做事啊。马蒙以前做的法情事,这些庄客没少参与。

    若不是因为如此,吃准了没人会告发自己,这个时候了,马蒙哪里还敢那样跋扈。以前这些庄客就是马蒙的帮凶,几乎全是从犯,本就是与他一条绳上的蚂蚱。

    想到这里,贝二郎坐立不安,屁股上的伤传来阵阵刺痛,只觉得不甘心。

推荐阅读: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神座 召唤万岁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法医探警 抽奖系统之无敌霸主 都市之万界神尊 鸿途帝仙 人皇天子 大神饶命 诡案异象录 觉醒之胃 废物也修仙 都市捉鬼小子 都市之归去修仙 无限战斗升级系统 网游之超极品战士 神剑尊主 时空游商 魔法师先生 被丧尸包养的日子 陈少要抢亲 江山易手 校花有点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