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同病相怜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安化军 书名:风雨大宋_风雨大宋无弹窗_风雨大宋最新章节

    金书召坐在酒馆里,随手翻看着账簿,心情愉悦。杜中宵做了知县,作为他最亲近的随从,自己的地位水涨船高,熬出头了。以前在巡检寨的时候,杜中宵只是作为州官派在这里,直接管的事情不多,金书召天天忙着审理案件。做了知县,手下有县尉和主簿两个帮手,事务便就清闲多了。

    江监当从外面进来,向金书召拱手:“孔目安好。”

    金书召回了个礼,让江监当在身边坐了,随口问道:“监当回来,可是账目清点好了?”

    “我那里账目一向清楚,只要让手下吏人整理一番便就是了。”一边说着,江监当把一个小布包放在金书召面前,轻轻一拂,露出里面一锭银来。“我们几个凑的一点心意,孔目笑纳。”

    金书召眼睛一亮,继而神色暗淡,有些无奈地道:“监当收起来吧。非是我不心动,这世间事事离了钱财不行。只是节推御下一向法度森严,我今日伸了手,日后被节推知道了,必受重罚!”

    江监当小声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节推又哪里会知道?孔目尽管取去,闲时买些酒肉也是好的。一样当差,我们知道孔目的难处。这些外财是旧例,孔目不必推辞。”

    金书召叹了口气:“节推主事,就是要改这些旧例。来之前节推说过,要想办法在各处场务里补些钱财给我们,但万不可在公事中收受贿赂。监当,节推不是个刻薄的人,只要专心做事,从来不会让手下人吃了亏。钱你收回去,好好整理账簿吧。”

    江监当看着金书召,见他不像虚言推辞,过了一会才试着道:“孔目真地不收?”

    “是不能收。我还想着在节推手下多干些日子,搏个前程呢。若得节推赏识,几年之后,高的不敢说,我如你们一般,监当官应该不难。今日伸了手,只怕将来一切皆休。”

    听金书召说得如此明白,江监当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银锭收了回去。他们这些小官,在知县官人眼里自然上不了台面,但终究是官,管的事情又有油水可捞,职位还是很吸引力的。这些监当小官,很多就是从吏人提拔起来的,金书召真让杜中宵满意,几年之后一样也可以做。

    官吏之间有一道天堑,指的是吏人要转文阶艰难,要想做高级官员基本不可能,基层的小官就容易得多了。为吏多年不犯事,凭着年资也可以混个武阶小官退休,很多监当官就是这么来的。

    把银锭收了起来,江监当叹气道:“我们这些监当官,不怕上面官员贪心,就怕他们油盐不进。虽然位卑,可监当管着的都是日进斗金的营生,谁敢保证纤尘不染?孔目在衙门多年,这个道理想来是明白的。节推自律如此之严,又是何苦?让我们也难做!”

    金书召笑道:“你要知道,节推家里面三州卖酒,家里金山银山,会在乎这些小钱?若不是出外为官,节推在家里做些生意,也是富甲一方的员外。在节推手下做事,你这些心思就收起来吧。好在节推虽然不许手下收受贿赂,总会在其他事上补偿一二,吃不了亏就是。”

    江监当这些人的正式俸禄极其微薄,利用职务捞好处是公开的秘密,甚至有许多途径根本就是合法的,不然他们难以生存。以前顾知县在的时候,他们几个做得也不过分,不然早因为马蒙的事情被牵连进去了。现在永城的小官小吏,剩下来的都是经过考验的,马蒙一案就大浪淘沙的筛子。

    见金书召人好说话,江监当也不急着走,坐着闲聊起来。他是家里原来跟内侍黄德和有七拐八绕的关系,谋了这个小官。结果前两年黄德和到西北督战作死,被文彦博和庞籍斩了,江监当也就没有了朝廷的靠山。好在他跟黄德和的关系本就很远,做官之后也没什么联系,没有受到牵连。

    叹了口气,江监当道:“我家里奉养老母,还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一大家子要养,每月到手一两贯钱,值得什么!管着盐税酒税,多多少少商户有些孝敬,才免冻饿之苦。唉,不只是要养家,族里还有其他人要帮扶,日子过得其实紧巴巴的。其他人看我们做个官,管着许多事情,有酒有肉,却不知道只落个外面光鲜,手中其实并没有多少钱。孔目以后也想谋这么个差事,也免不了这个处境。”

    金书召默默点了点头,他的心里早有准备。监当官的俸禄很低,还跟吏人不一样,是流官,日子过得自然不怎么好。但再怎么艰难,也比平民百姓的日子好得多。吏人在衙门做事,不靠着歪门邪道,不但赚不到钱,还要家里向里面贴钱的,杜中宵这样的官有几个?

    吩咐店里上了酒来,金书召与江监当边喝边聊,竟是十分投机。他们其实是一类人物,只不过江监当机缘巧合,走得快了一些而已。

    一个阶层有一个阶层的生活,也各有自己的烦恼。杜中宵和顾知县他们,想的是前程升迁,金书召和江监当这些人,想的就是吃喝拉撒,安稳平静的生活。

    饮了杯酒,江监当叹道:“节推官人是个好人,办了马蒙这厮,多少人叫好。河对面垦田,也是真做了事,让人赚到了钱的。可好人和好官终究是不一样,百姓眼里的好官,跟我们这些人眼里的好官,又不一个样子。不许我们收钱,百姓自然人人叫好。可我们俸禄薄,没了那些额外孝敬,一家吃什么?”

    金书召道:“监当官心,节推自然有法度,不会亏待了手下的人。我跟着节推半年余,日日忙夜夜忙,平时也没有什么外财。可除夕那夜,节推和夫人赌钱,还给我赢了十几贯呢。”

    江监当叹道:“到底是富贵人家,过年随随便便,便就能拿出大注钱财。似以前的顾知县,十几贯钱拿出来可不容易。可这样终究不是办法,做官哪里用自己家里钱的。”

    金书召知道杜中宵最近也在为此事发愁,他不缺赚钱的本事,但怎么把赚来的钱合法合规地分到手下人手里,却不容易。每年江监当这些人收上来的钱不少,但县里不能动用,又有什么办法?顾知县平时宴请客人,还要手下的吏人贴钱,三司账上的钱那是万万不能动的。

    喝了两碗酒,金书召道:“此事节推官人自有办法,我们这些人,能想出些什么来?只管按着官人的吩咐做事就好。上官能够体恤我们,已经是难得的福气了。”

    江监当也只好如此安慰自己。来找金书召,不只是代表自己,是几个监当官和专知官公推出来,找金书召探口风的。新官上任,他们这些小官心中要有底,以后怎么做事。不然真按着杜中宵处置马蒙一案的风格,耐心性子一定要刨根究底一锅端,哪个不心惊胆战?

推荐阅读: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天才相师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法医探警 抽奖系统之无敌霸主 都市之万界神尊 鸿途帝仙 人皇天子 大神饶命 诡案异象录 觉醒之胃 废物也修仙 都市捉鬼小子 都市之归去修仙 无限战斗升级系统 网游之超极品战士 神剑尊主 时空游商 魔法师先生 被丧尸包养的日子 陈少要抢亲 江山易手 校花有点甜